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122 神展开,我的导师到底是谁?

    猎人,在《全职猎人》这个世界里最赚钱也最尊贵的职业,不管在此前是什么人,一旦成为了猎人,拿到猎人执照以后,人生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普通人无法进入的国家,以及全世界75%的禁区,凭着猎人执照就可以自由出入,然后95%的公共设施都可以免费使用,以及其他各种优越的待遇。

    如果把猎人执照卖掉,可以获得至少享用七辈子的财产,而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拿着它也可以一辈子玩乐渡过。

    至于到底怎么使用,全凭猎人自己做主,猎人协会不会进行丝毫干涉。

    当然,正因为猎人有着这样绝对的自主权,一旦猎人执照遗失或被盗,猎人协会也不会补发,如何去保护自己的猎人执照,这也是对新生猎人的一种考验。

    不过这种考验对汤成三名挑战者却没有什么影响,因为除了需要使用到猎人执照的时候,其他时间只要往背包里一塞,任谁都抢不走。

    然后,值得一提的是,这么一张小小的猎人执照,放在背包里竟然能占据一格的空间,同时汤成还拿唐雅的猎人执照试验过,当背包中存入自己的猎人执照时,唐雅的猎人执照就无法再放入了。

    对于这种情况,就算比他们有着更多经验的林尘都没有经历过,但三人都是善于分析之人,倒也不难理解……毕竟猎人执照算是这个世界最有效的通行证,那么对他们挑战者而言就是重要的剧情道具,而且还拥有着唯一性,任何人都无法使用他人的猎人执照,而购买猎人执照的富翁也不是去使用,而是为了收藏,大概就是出于这个原因,背包里才只能放一张猎人执照吧。

    另一方面,持有猎人执照的人可以在世界各地接受各种委托。不管是当杀手当保镖,亦或是寻找什么宝物,猎人执照都是最好的敲门砖,那么……他们挑战者是不是也可以凭此去触发支线任务呢?虽然无法确定。但这么想来,它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猎人考试结束后的第二天,颁发完了猎人执照,同时也叮嘱了部分猎人们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当天下午,这一届的十位新生猎人便陆续离开了,向着更远的道路前进。

    西索这个变态早早的离开,谁也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去干什么,伊路米则是彻底卸下了伪装,拿着猎人执照去执行下一个暗杀任务了。不过在离开前他还是有向汤成交待过,叫他尽快学会念能力,而关于他所说的事情,这次任务完成之后也会报告上去。

    然后是小杰、酷拉皮卡和雷欧力三人,和原著里一样。他们要去揍敌客家族寻找奇犽,半藏则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去精进自己的武艺。再是彭丝,这个因为抱了汤成大腿而把原著里的爆库儿挤下去的蜜蜂妹子,她的目标同样是幻兽猎人,离开时倒是好好的向汤成道谢了一番。

    最后,汤成、林尘和唐雅三人也得分道扬彪,毕竟猎人考试虽然已经结束。但在这之后还有另一场考验……念能力的学习。

    除了已经拥有念能力的西索和伊路米之外,对于其他八名考生,猎人协会都会为他们每人安排一名导师教授他们念能力。当然,这个导师姓甚名谁,到底在哪里,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于他们面前都是未知的。甚至于,除了汤成他们三个知道剧情的挑战者,其余五名新生猎人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场考验。

    而因为对每名新生猎人的念教导都是单独的,所以三人也无法同行。

    当然,事实上除了唐雅对自己的实力没什么信心。有点不安之外,汤成和林尘都是更希望独自出去玩一下的,于是唐雅也只能放弃了同行的想法,一边盼望着下次见面时自己能够变得独挡一面,一边向着某一个城市前进。

    而汤成的目标则是天空竞技场。

    天空竞技场位于巴托奇亚共和国境内,是这世上第四高的建筑物,共有251层,楼高991米,同时也是这个世上最高等级的格斗场,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无数格斗家,不管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实力,都是一个最合适的场所。

    原著里,小杰和奇犽在猎人考试结束后不久,就来天空竞技场锻炼过,也是在这里学会的念能力。

    三天后,汤成来到了天空竞技场所在的城市,但并没有立刻参加,而是在附近寻找猎人相关的场所。以他现在的实力,足以轻松打进两百层,低层的比赛对他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两百层以上的所在都是念能力者所聚集之处,不会念能力的他就算打了也没用。

    所以,相比起这个,还是先找到自己的念能力导师比较好一点。

    而对于这方面,每个新生猎人的念能力导师也是不同的,有的会主动出现在你面前,有的需要你自己去寻找,而有的则会伪装成偶遇以另外的关系传授念能力……汤成的这位导师就需要他自己去寻找,这也是对新生猎人的一份考验。

    当然,这样的考验对汤成还是没有难度,毕竟有着猎人执照的他在很多事情上都畅通无阻,并且也可以查看一些猎人的相关情报,然后再结合自己这方面的信息,不到两天的时间他就找到了自己这位导师的所在地。

    地点是位于城市郊区的一座教堂,人则是教堂里的神父,因为某些原因,这名猎人伪装成神父的身份呆在教堂里,处理一些猎人的委托和事项。

    查出位置后的当天傍晚,汤成就动身前往这座教堂。

    老实说,这座教堂不仅位置偏僻,而且还非常的老旧,从表面看起来根本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如果不是提前查出来,就算汤成都不会到这种地方来找人。

    “不起眼的位置,不起眼的猎人,总感觉有点失望呢……”

    汤成一边走着一边喃喃抱怨着,然后,当他推开教堂有些破旧的大门时,一股血腥味顿时从里面涌了出来,让他本能的眉头一皱。

    彻底推开大门,抬眼望去,就见教堂正中央的雕像下,一位神父打扮的男人躺在地上,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

    汤成在附近没有感知到其他人的气息,而如果有人躲在附近却连他都感知不到,那就说明对方并不是他能够对付的,于是也没刻意警戒什么,皱着眉头走了上去。

    “死因是被利器割断脖子,伤口已经凝结,身体也已经僵化,看来至少死了一天……啊,真是麻烦,果然是各种意外都会发生啊。”检查完尸体的状况,汤成不由重重的一叹,自己的导师竟然被人杀了,这种剧情展开他可从来没有想过。

    那么,杀他的人到底是谁呢?

    汤成如此想着,随后便在尸体身下找到了一件熟悉的东西。

    ……

    半个小时后,汤成回到自己居住的旅馆内,然后拔通了一个号码。

    “哎呀,竟然能够查到我的电话号码,真是了不起。”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西索!

    “客套话就免了,我想说的是,你该如何负责这件事?”

    “你在说什么啊?我有点听不懂。”

    “当然是你杀死我导师的事喽。”汤成把玩着一张沾血的扑克牌,似笑非笑的说道,“在杀人现场留下那么重要的道具,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是你干的。”

    “哦,是我不小心有什么东西掉下了吗?那就没办法了……”对面传来戏谑般的声音,“虽然有点对不起你,但这不是我的错哦,是那家伙先挑衅我的,然后一激动的我不小心就把他杀掉了。”

    “你的一个不小心直接让我失去了学念能力的机会啊混蛋!”汤成骂了一句,随手将那扑克牌从窗口抛出,“我虽然是新人,但也知道猎人协会想要调动一个导师并不是简单的事,毕竟全世界仅有六百余人的猎人,不是谁都有空闲来给新人当导师的,你现在把我的导师杀了,难道是想亲自来教我念能力吗?”

    “啊,这个不行。”对面的西索立刻拒绝了,“我虽然愿意等待青涩的果实成长起来,到完全成熟的时候摘取,但却不能亲自培养,因为……亲眼看着果实一点点成长起来,那份美妙的滋味会让我兴奋*,可能再也忍不下去……啊啊啊~~那样的话就糟糕了啊,万一不小心在果实成熟前毁掉的话,我就会……”

    “行了!”汤成听得一阵头皮毛麻,当即打断了他的呻吟,道,“所以,这事到底该怎么解决?猎人协会那边就算能派出新的导师,估计最少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待。”

    “嗯……”电话那边顿时沉默了下去,直到半分钟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我这边今天刚好过来了一个人,暂时还没有离开,而且这个人最近也比较空,虽说脾气有点不太好,但要教你念能力应该没有问题的……放心吧,我会付钱的,那么呆会再联络你。”

    说完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付钱?”汤成拿着嘟嘟嘟叫着的电话,多少有些发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