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四章 比武(一)

    第四章 比武(一)(本章免费)

    唐震天的话一出口,大方禅师立马站了起来。

    大方面上一片震惊,道:“唐老施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恕老衲愚鲁,敢问唐老施主此话怎讲?”

    唐震天道:“大师,你要是不说出少林七绝流落在外,我还不敢说出此事,既然以你一派掌门人的身份都如此说,那么,看来贵派的绝艺是真的落到了外界。不瞒大师,你们少林寺的天蝉刀和天蝉刀法,我已知晓在什么地方!”

    “什么?唐老施主,你的话可是真的?”

    “哈哈,我唐震天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我敢以唐门的信誉保证,我的话没有一句掺假,不过……”

    大方一听到对方知道“天蝉刀“的下落,满脸激动,道:“唐老施主,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不过什么?”

    “其实我也不敢肯定我家老三见到的刀是不是天蝉刀,但是以我想来,贵派的天蝉刀和秘笈失踪,这么多年也不见它们出现于江湖,不是埋没在深山里,就是被人拿去苦练刀法至今没有成就,否则早有人拿出来显宝……哈,大师,你以为我说的对是不对?”

    “阿弥陀佛,老衲完全同意唐老施主的看法,这天蝉刀关系到少林的兴衰荣辱,万望唐老施主告诉老衲,老衲感激不尽。”

    唐震天听到大方的口气,显得非常的客气。心头一乐,笑道:“大师,这有何难。只要我们两家比武切磋过后,我就叫我家老三仔仔细细的将他所看到的进过说出来,到时贵派派人前去取刀,岂不是很好。”

    说着,一双大眼看着大方,看他如何是好。谁知大方非常干脆的说道:“既然唐老施主这么热心切磋,少林寺再要推辞,岂不是不给唐老施主的面子。以老衲看,我们先从小一辈的开始,不知唐老施主以为如何?”

    “呵呵,妙极妙极。我正有此意。老二,你看叫谁打头阵。”

    唐震天旁别站立着的三个中年汉子,其中一个高高的微一弯身,道:“爹爹,德儿近年的功夫大张,不如让他去领教少林绝技,也知道少林的正宗武学究竟如何厉害!”

    “好,就叫阿德去吧,可不要大意!”

    唐震天话一说完,从后面七个青年人里跳出一个黑衫少年,先是向唐震天一拜,道:“爷爷,你就放心吧,德儿不会弱了唐门的名声,你老就看我的了!”

    说完,转过身,走上前去,向少林寺的方丈大方禅师一施礼,道了声好,接着又是向达摩院的长老和戒律院长老还有几个同大方是一辈的和尚逐一施礼,这才高声说道:“在下是唐门的唐德,向各位大师问好,不知那位大师前来赐教,在下在此恭候。”

    他话一说完,立时就从少林寺四代弟子中走出一个年轻的和尚,模样倒是挺英俊的,不知为何要出家作了和尚,可惜了他的人才。这个时候,明儿正站在师父的身边。大和尚是戒律院长老大苦禅师的大弟子清成和尚,在师父和掌门师伯与众位师叔师伯面前,自然没有座位,他也是站在大苦的身后,他的旁边是明儿。明儿看了看走出去的和尚,向清成大和尚悄悄的问道:“师父,觉真师兄上去了,你看他能不能打败那个唐门的唐德?”

    “嘘……,明儿,小声一点。当心让他们听见了。为师的又不是神仙,怎么能在他们动手之前知道谁更厉害,论暗器,觉真师侄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这比武又不是比暗器,谁有什么绝活尽管使出来,谁还怕谁呀!”

    突然大苦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吓得清成立即低下头去,嘴里细声念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戒嗔,戒狠,戒色,小僧刚才差点破戒矣,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明儿听了,小脸憋不住一笑,心头暗道:“得了吧师父,你口口声声说你要戒嗔,戒狠,戒色。我倒是没见你找过女人,什么戒嗔,戒狠,都是说着玩的。你训我的时候何曾不狠,前些日子我只不过拿了你一点吃的,就大发雷霆。呵呵,真是好笑。”

    偷眼看见师父仍然低着眉,嘴里念念有词,差点为之笑破肚皮,只是忍在心底,偷偷直乐。明儿在向场中望去时,那个唐德已是和师兄觉真教上了手。觉真使的是少林的“龙爪手”,一招一式极为到位,他的内功有些火候,手掌到处,传来轻微的风声,看得少林寺的僧人们点头称好。再看对方,唐德虽守多功少,但他们唐家最厉害的是暗器,拳脚上有这么好的功夫已是难得。唐德同对方打了数十招,见对方越战越猛,自己仗着要好轻功和一套武林中常见的拳法,支撑了这么多功夫已是不错,心头一动,大声道:“觉真师傅,唐德要出真功夫了,小心!”

    觉真听到他出声招呼,心下大生好感,躲过对方的一拳,道:“好,唐兄弟出手吧,小僧接着就是。”

    他话刚一出口,嗖嗖的数道黑芒直奔左臂而来。来势之快,当真快如闪电。从此便可看出唐门的暗器功夫之快。觉真一式“燕子翻身”,数粒木做的圆形暗器擦肩而过,觉真心中叫了一声“好险”,眼光一扫,对方又是三枚暗器发出,一枚在前,两枚在后,闪电击到。

    “哎呀,不好。”青城看了,脱口而出。明儿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师父?”清成搔搔头,说道:“你觉真师兄八成要输了,吓,这唐门的暗器果真防不胜防。”

    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分,觉真躲过了前面一枚暗器,后面的两枚来不及躲,双臂一张,双掌一合,竟把两枚暗器给抓在手里,手心暗暗生疼。正自高兴,身后一声轻响,感到什么东西在肩头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唐德微微一笑,向觉真道:“承让了,觉真师傅。雕虫小技,贻笑方家了!”

    原来,觉真闪过去的第一枚暗器就在觉真抓住后两枚暗器时,突地打了一个旋儿,觉真不知此招,暗器在他肩头一触,好在这枚暗器已是强弩之末,也好在不是什么尖锐的利器。觉真只感有物接触,没有多大的事。看到唐德暗器的妙招,觉真心下亦是佩服,自己虽输了,让少林丢了面,可是也不能就灰溜溜的下去,觉真双掌合十,道:“唐兄弟的暗器功夫果然高明,小僧拜得心服口服,今日一比,唐门功夫真是让小僧大开眼见了。”说着,翻身退回了众僧之中。

    唐德微微一笑,在老爹和爷爷的眼光赞赏之下,也下去了。不知下一次少林寺会派出什么人来。少林寺输了第一场,第二场无论如何是输不起的。大方禅师向达摩院的大悟禅师看去,大悟眉头一皱,低声向身边的一个弟子也不知说了什么。

    一个和尚一步一步走了出来,面上带着嘻嘻的笑容,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他极力的要装成一副老成的样子,可是看在别人眼里,他那副模样,那种神情,就像街头的小瘪三一样。

    “少林寺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子?”

    唐震天看到此人,心中暗想,险些笑了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