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五十一章 圣母无情

    第五十一章 圣母无情

    刀神再次喊来伙计,添加几道菜肴,满满摆了一桌。

    伙计去后,方剑明对着满桌菜肴,嘻笑道:“刀大叔,你把我当成了小猪不成,叫了这么多好吃的。”

    刀神道:“大叔就把你当成了小猪,还要感谢你这条‘小猪’的救命之恩,倘若不是你及时出手,大叔这条老命就玩完了。”

    方剑明不清后来发生的事,道:“这话怎么说?陈大哥和黄大哥呢?”

    “他们还在童府,我叫他们在那里善后。唉,我真担心童五洲,他性子极烈,固执起来,谁也劝阻不了。”

    “他怎么了?”

    “他是那种把诚信视为生命的人,一旦没有做到答应别人的事,自责心重,严重起来,会悔恨终身,到头来大概免不了做出自杀的举动。”

    方剑明急了,起身催刀神道:“刀大叔,我们去看看童老爷子吧。他是一个大好人,可不能死,我们去劝劝他。”

    刀神坐着不动,叹道:“不用去了,他们已经来了!”

    方剑明凝神一听,果然听见院子里响起脚步声,接着有人敲响了房门,陈锦蓝的声音很着急的喊道:“刀老哥。”

    “进来吧,门没有拴上,是不是带来了坏消息?”

    陈锦蓝和黄升推门进来,脸上都是一片悲愤,身上还带着忙乱过的痕迹。黄升上身被利器划破,头发凌乱,粘着些许尘土。瞧这模样,倒是名副其实的丐帮门下!

    方剑明急忙让座。

    陈锦蓝摇摇手,道:“方老弟,你吃你的吧,不用如此客气,有一件坏消息要告诉你们。”

    方剑明抢着问道:“什么坏消息?”

    陈锦蓝脸上一黯,道:“童老爷子自断心脉,被人逼死了!”

    方剑明睁大双眼,不相信的道:“这怎么会呢?是谁逼死了童老爷子?”

    陈锦蓝对刀神自责的道:“前辈,晚辈实在无能,你走后不久,天方透明,魔门来了一批手下,内中有几个武功甚是了得。我与黄兄及那十几名前来助拳的好汉齐心协力将他们逼在厅外。

    正血战的当儿,来了一个蒙面女子,自称白莲圣母,武功高强,一掌将我打退,又一掌将黄兄逼退。并叫魔门的人住手。大家才停手。

    她对童老爷子说了一句‘姓童的,见了本圣母,还不自杀谢罪?’

    童老爷子自从见到女子现身后,脸如死灰,听她说了这句话,不怒反笑,道:‘很好,很好,你终于来了。当年老夫不自量力,有负所托,乃自做自受。老夫向来是说一不二,今日就还你一条性命’

    我等听童老爷子说出这话,有自杀之意,待要劝阻,童老爷子抢在前头,对我等道:‘承蒙各位瞧得起童某,前来助拳,童某万分感激,深表谢意!’

    对着我们深深施了一礼,转过头去,对两位世兄道:‘侠儿,义儿,你们要记住,为父是死得其所,我希望你们将来仗义要量力,不要从蹈为父的复辙。不要心怀怨仇,切记,切记!’

    话一说完,竟是自断心脉,谁也拦不住。

    白莲圣母眼见童老爷子自杀,领着手下就走。此女蛇蝎毒心,枉自童老爷子在她危机之时救了她的儿子。黄兄气她不过,抄起判官笔从后赶上,要和她决一死战,谁知——”

    说到这,没有再说下去。

    黄升苦笑一下,道:“陈兄不说,是给在下面子,这也不是什么羞人的事。在下用了师门最厉害的一招‘双雁南飞’,白莲圣母头也不回,在腰间一探,抽出一把软剑,电闪似的刺出数十剑,可怜在下身上的衣服就成了这般模样。

    她击退我后,冷冷的道:‘看在丐帮的面子上,本圣母不与你为难,告诉你,就算黄百鸣亲自,本圣母一样也要教训他!’

    在下听她辱及义父,心中大怒,追上去正要出招,岂料,她出招疾快,头也不回一掌反打出,掌风卷地而起,强大异常,在下学艺不精,抵挡不住,被掀翻了几个筋斗。在下站定之后,一群人却是走得一干二净。

    在下与陈兄同着众好汉,帮着两位世兄处理了一下童老爷子的后事,差不多忙了一天,这才急忙赶过来告知刀前辈一声。”

    果然不出刀神所料,童五洲确实视“信誉”为生命。

    “我早看出他有死意,我等要是硬要拉住他,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除非把当年丢失的孩子找到,才能使他安心。他既已寻了短见,就是找到孩子,也于事无补。”刀神叹气道。

    方剑明哼了一声,道:“这个圣母真是一个不分恩怨的坏女人。童老爷子曾帮她照顾孩子,有恩于她。虽然这孩子后来被别人抢走了,但怎么能怪到童老爷子身上?她不思回报,反而逼死童老爷子,实在可恶!”

    刀神道:“他不逼童五洲,童五洲也不会好过。童五洲以侠义自居,依我判断,当年他遇到圣母母子,心生侠义,要帮圣母照看孩子,好叫圣母逃生。圣母为情势所逼,不得已才将孩子交给他,却又没有将来历告知,或者是捏造身世骗过童五洲。如果他当时得知圣母来历或许就不会如此莽撞了。另外还有一点,白莲教,也就是今时的魔门,身为圣母,是禁止成婚的。这孩子真是她的孩子?如果也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呢?总之,除了童五洲,受害的人还有那孩子,也不知道后来是生是死”

    对于白莲教的事,三人都不太清楚,陈锦蓝道:“想不到白莲教还有这种教规。我只听说白莲教里有三圣,即圣母、圣姑、圣女,女子当家。如今,多了一个天罗护法,还是地榜高手,说不定还有其他护法。”

    刀神道:“应该不会有这么多高手,那天罗护法,当年号称‘拳罡魔君’,武功独步,堪称一绝。他自称天罗护法,或许还有一个地网护法与之相应。”

    黄升道:“照此推断,魔门的实力确实不一般。白莲圣母的武功,大概不在护法之下。在下在她手底下连一招也没有走完,即被羞辱了一番,算是在下学艺不精,但她居然口出狂言,要教训家师。帮主若在此地,听了这话,任她三头六臂,除非道歉,否则休想出得童府!”

    这话不仅含有崇拜帮主之意,还有一种信任,这种信任绝不是盲从,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话。

    “贵帮帮主是谁?”

    没等黄升开口,陈锦蓝突然肃然起敬,抢先道:“黄兄,让我来说。”想了一想,对刀神道:“前辈,不知你听没听过近十年来流传最广的一句口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