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迎风一刀流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迎风一刀流

    有刀神开道,方剑明非常顺利的走上酒楼。

    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酒楼上的人,刀神大喝一声,道:“下来!”

    “咚”的一声,一个“重物”从楼顶掉下,摔在楼板上。

    方剑明定睛一看,见是一个穿着古怪服装的佩刀武士。这人从楼顶上落下后,就如死人一般躺在地上,看样子是被刀神点了穴道。

    两个同他一样打扮的武士走上去将他扶起,嘴里怒道:“八格牙鲁,八格牙鲁……”

    方剑明不知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刀神脸色一沉。

    “扶桑人,再给老夫不干不净的,老夫把你们的舌头割了!”

    屈指一弹,射出一道指风,将那武士的穴道解开了。他出手打中对方的穴道,没有人看清是何等手法,但解穴的手法却被一些人看清了。

    被解了穴道的武士满脸怒容,刚要开骂,却听有人沉声道:“鸭卖呆!”

    武士听了,躬身道:“哈依!”

    众武士都退了下去。

    酒楼上本来安静异常,两人上来后,再也不能安静下去,有人开始切切私语。

    方剑明抬头扫了一眼酒楼上的人。

    这一扫,顿时惊喜万分。在座的人,大多是九大门派中人,有不少还是他所认识的,内中几个更是他做梦都想见到的人。

    看到方剑明突然出现在这里,认识方剑明的人,有的感到惊喜,有的却暗自冷哼了一声。

    刀神看到了其中的一个和尚,哈哈一笑,道:“你们师徒当真有缘啊,他刚出来,你们就能碰面。小和尚,好久不见了!”拉着方剑明向那人走了过去。

    那和尚听了,苦笑不已,心头却是又惊又喜。

    两人走不到五步,走出两个扶桑武士,拦住去路。

    刀神“嘿嘿”一声,正要动手,刚才说话的那人用很多人听不懂的语言说了几句话后,两个扶桑武士道了一声“哈依”,退了下去。

    方剑明听得稀奇,暗道:“这些就是扶桑人么?说话好古怪!”扭头看去,见说话的人是一个打扮奇特的短发老头,瘦削脸庞,看起来很干练,穿着一件蓝色和服,坐在椅子上,腰杆挺得笔直,身旁坐着三个和他年纪相仿,一样穿着打扮的老者。身后,站着一群扶桑武士,个个抱着膀子,腰间挂着特制的长刀,神态很高傲。

    刀神要去见的人,你道是谁?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剑明的师父清成。楼上的武林中人,刀神就认识清成。

    清成压根儿没料到会在这里碰上方剑明,看到二人上楼,因楼上情势,不敢招呼。在座的人,有许多是一派之尊,他要是大声嚷嚷,便失了礼份。

    二人走到近前,清成赶紧起身让座,刀神也不推迟,一屁股坐下,方剑明问候过清成和师祖大苦后,与清成随后也找位置坐下。

    刀神看了看大苦,问道:“你就是少林寺戒律院长老大苦,也就是明儿的祖师?”

    大苦不知刀神底细,但见他和方剑明一块同来,只道是“朋友”,道:“正是老衲,敢问施主是那一位?”

    方剑明听大苦在刀神面前自称“老衲”,心头好笑,正要给师祖介绍。刀神哈哈一笑,道:“我么?一个江湖中人而已!”

    说着,向方剑明和清成使了一个眼色。方剑明和清成想说出刀神的身份,刀神不让他们说,他们也只好作罢,可笑大苦一个一个的“老衲”和刀神低声交谈起来。

    方剑明低声问道:“师父,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清成压低声音道:“还好,看见你没出事情,为师就放心了。此事三言两语无法说清,总之,这酒楼上一共来了中原九大门派的八家,另外还有丐帮,咱们稍安勿燥,等着看好戏吧!”

    “什么好戏?”

    “你看,这不是来了么!”

    话刚一落,短发老头咳了一声,操一口流利的汉话道:“贵国武学博大精深,吾在扶桑,多有耳闻,今天请各位前来,希望各位不要误解。”顿了一顿,道:“在座的都是武林高手,难道就没有人敢出来一试?”

    只见一个老道士“嘻嘻”一笑,道:“武林大会召开在即,铃木先生乃朝廷之客,又何必要我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无礼?”

    铃木先生淡淡一笑,道:“道长切莫误会,今日请大家来此,只想见识一下贵国武术的神奇之处,别无他意。可是,在座众位,好像都没有出手的意思,不知是何缘故?”

    只见一个背着佛尘的老尼姑冷笑了一声,道:“铃木先生,你今天请了这么多武林高手,难道不怕自取其辱?”口气极为不善。

    铃木先生看了老尼姑一眼,道:“这位想必就是九大门派之一的峨嵋派现任掌门圆性师太吧?”

    老尼姑沉声道:“正是贫尼!”

    “师太既然这么说,不如就由你们峨嵋派开始?”

    圆性师太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动手之意,也没有吩咐弟子上前动手。

    方剑明看到这里,朝左首看去,对着三个人含笑施礼,这三个人却是丐帮帮主华天云,王宾,烟雨楼楼主杨柳月。

    看到方剑明望过来,华天云、杨柳月也是含笑为礼,唯独王宾,仍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华天云传音道:“剑明,听世明说,你不是在魔教里吗?怎么出来了?独孤教主没有难为你吧?”

    方剑明传音道:“没有。我遇到了义父,是义父带我出来的。我们出来喝酒,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你们,真是太高兴了。华大哥,请恕我不能过去和你们说话,这楼上的情形有些不对!”

    “嗯,这帮扶桑人好生无礼,想与我们较量,他们是朝廷的客人,不到大会召开的日子,大家都不想节外生枝,枯坐半天。还好,你们一来,就打破了这个僵局,和你一块儿来的就是刀神前辈吧?”

    “是的,华大哥,你和世明哥见面了吗?”

    “我们早已见了面,今天他有事,不能前来!”

    两人传音到此,只听有人高声叫道:“老夫还有事,不便久留。总之,黄山派的人不想在今日出手,先走了!”

    一个高大的老者站起身来,带着一群人就要离开,他这一走,其他门派也有人说要走。坐在铃木先生旁边的一个和服老者脸色一沉,陡然跃起,落到高大老者身前,腔调古怪的喝道:“你的,不许走!”五指一张,犹如蒲扇一般,抓向对方肩头。

    高大老者冷笑一声,道:“老夫早已说过,现在还不想和你们打!要打,咱们就在武林大会上见高低!”说着,身形一晃,躲过了对方的攻势。

    这高大老者是黄山派的掌门重阳老人,方剑明心头微微叫奇,暗道:“那日在石壁上,此老傲气十足,不可一世,怎么今日变得如此怕事!”

    和服老者拦不住重阳老人,却拦住黄山派门下弟子的路。

    重阳老人沉着老脸,没有开口,他的徒子徒孙纷纷叫道:“你这扶桑人好生无礼,赶快闪开,我们要下楼去。”

    和服老者抱着膀子,站在过道上,冷冷看着重阳老人。

    重阳老人心头冷笑道:“就凭你今日的行为,换在以往,老夫非把你废了不可,但这个时候,老夫岂能和你们扶桑人打起来?黄山派可不想做替死鬼!”

    突然,传来人上楼的脚步声,一个扶桑武士扑到楼梯口,沉声喝道:“什么人?”

    “小的是……是店伙计!”

    “你的,干什么来?”

    “小的……小的是来送酒菜的!”

    刀神听了,叫道:“让他上来!”

    扶桑武士正在犹豫,刀神脸色一沉,铃木先生自看到刀神出手之后,心中估量刀神是中原武林的奇人异士,他可以得罪中原武林的大门大派,但对这种人,他可不想得罪,见刀神脸色不善,急忙喝道:“让他上来!”

    扶桑武士“哈依”了一声,闪到一旁。

    伙计神色惊惶的走上来,这时,重阳老人对和服老者冷冷的道:“阁下到底想干什么?”

    和服老者道:“想走,可以,不过,你们得承认自己的武功不如我们!”

    此话一出,黄山派上下大怒,倘不是重阳老人交待过,他们就要上前暴打此人。

    重阳老人正在思忖要不要动手时,只听有人大笑了一声,道:“既然你们如此热心比武,华某就和你们玩玩!”

    重阳老人听了,哈哈一笑,道:“华帮主果然不愧丐帮帮主,中原武林的面子就交给华帮主了,我是深信华帮主的武功的!”说着,带着黄山派的弟子又回到了原位坐下。

    和服老者转过身躯,问道:“你要怎么比?”

    华天云看了看那正小心翼翼走路的伙计,心头一动,叫道:“伙计,暂且留步,你等一等!”

    伙计心头一跳,回头道:“大爷,你有什么吩咐?”

    华天云向刀神遥遥一抱拳,道:“前辈,华某有礼了,想借你的酒菜一用,不知可行?”

    刀神老谋深算,约一思量,便知他想做什么,笑道:“可以啊,不过,菜可以给你,酒,我却要留下!”话声刚落,只见伙计手中盘子上的一壶酒和两个杯子飞了起来,平稳的落到了桌上。

    这一手功夫使出来,在座的人无不大惊,刀神动也不动,就能把酒壶,酒杯隔空摄走,这等神功,世所罕见。

    铃木先生见了,心头大惊,对刀神的顾忌越来越大。大苦见了,对刀神的身份怀疑起来。

    华天云哈哈一笑,道:“前辈神功盖世,华某佩服。伙计,请你后退六步!”

    伙计不知他要干什么,但大爷吩咐,他不得不照办,胆战心惊的退了六步。

    华天云对和服老者笑道:“尊驾如何称呼?”

    和服老者傲然一笑,道:“中村三郎!”

    华天云道:“中村先生,你请坐下!”

    中村三郎满脸疑惑,走回原位坐下,问道:“到底如何比法?”

    华天云微微一笑,道:“你是客人,华某怎能与你动刀动剑,这有伤和气,我们就来一个文比。”

    中村三郎一怔,道:“什么叫文比?”

    华天云笑道:“所谓文比,大家点到为止。中村先生,伙计手中的盘子中,共有六碟佳肴和两双筷子,你我同他的距离,大概也差不多,我们就以盘子中的八件东西比试。”中村三郎低头一想,道:“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们两人,谁拿的东西多,谁就算赢,是不是?”

    华天云笑道:“正是,这种隔空取物的手法,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困难,既然要比,我们就要比个有难度的!”

    中村三郎大笑,道:“哟西,哟西,这个办法不错!”

    华天云一伸手,道:“中村先生远来是客,理应先请!”中村三郎点点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慢慢伸出右手,一股真力破空而出,华天云微微一笑,道:“请恕华某得罪了!”曲指一弹,一道指风射向那股真气。

    中村三郎喝道:“很好!”左手一拍,打出真力,将盘中一叠菜肴震起,就在同时,华天云利用真气,将盘中一碟菜肴隔空抓走。

    中村三郎见了,脸色一变,想不到华天云的速度并不比他慢,不敢大意,将真力运到极致,隔空拿菜。

    转眼功夫,两人已将伙计手中盘子上的菜肴和筷子隔空拿走,中村三郎数了一数,见自己拿了四叠菜肴和一双筷子,微微一怔。

    华天云哈哈一笑,道:“中村先生的内功当真是惊人之至,你我各拿了四碟菜肴和一双筷子,算是平手之局,中村先生想要再比,也请你划下一条道来!”

    中村三郎将刚才的情形想了一想,不禁有些惊奇。两人出手极快,不过眨眼功夫,但他拿东西的时候,每一次出手,均是小心翼翼,担心碟中菜肴打翻,反观华天云,神态悠闲。

    他每拿一件东西,华天云就会在同时,几乎不分先后的将另外一件东西拿走,当他最后拿筷子的时候,本来华天云的速度要落后他半分,但不知是怎么回事,他将筷子隔空拿走,放到桌上以后,华天云竟然比他早一步,将筷子放到了桌上。

    虽说两人所拿的东西都是一样多,但落入行家眼里,一眼就能看得出,华天云拿得很轻松,游刃有余,而他,拿得有些吃力。

    华天云要他划下道来,他思忖了一会,道:“算了,我不是你的对手,我认输!”此话一出,同他坐在一块的另外两个和服老者脸色一变,对着中村三郎大吼起来。

    中村三郎脸色哼了一声,对着他们大吼,所说的话,都是方剑明等人听不懂的语言。

    三人争执了一会,铃木先生才口开说话,三人听了铃木先生的话,才停息了争执。

    铃木先生看了看华天云,道:“今日所请的武林高手,除了八大门派之外,我还请了丐帮高手,莫非先生就是丐帮帮主?”

    “正是华某!”

    “素闻丐帮乃贵国武林第一大帮,帮中上下能人辈出,帮主更是武功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真乃大英雄也!”

    “华某不过是一介武夫,当不起‘大英雄’三字。华某只知何事当为,何事不当为,武林大会在正月十七召开,眼看时日不多,铃木先生何必在召开武林大会之前要我们献丑?”

    话说得义正言词,坦坦荡荡,许多人听得热血沸腾,方剑明对华天云的敬仰又增添了几分。

    铃木先生脸上很平静,心头却是大惊,暗道:“据传此人乃中原武林第一好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次行动,绝不能让他得知,否则将很难办!”沉思一下,站起身来,端起酒杯,道:“华帮主,敬你一杯!”

    华天云立身而起,拿起酒杯。

    “铃木先生太客气了!”

    两人慢慢举起酒杯,气流不安的滚动起来。

    眼看两人就要仰首喝酒,铃木先生道:“丐帮‘破天录’乃贵国一大神功,华帮主何不让我等开开眼界!”

    说着,双眼暴射精光,一道无形的刀气逼近华天云。

    华天云哈哈一笑,道:“铃木先生既然想看,华某就献丑了!”将手中酒杯一挡,无形刀气击中酒杯,没有任何动响,酒杯霎时粉碎,散落在桌上,杯中的酒却没有落地,就像在底下铺着一层无形的东西。

    酒水转动,飘在华天云手心之间。就在酒杯碎裂的一霎那,铃木先生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微笑,酒杯放到嘴边,仰首……

    “铃木先生,华某也敬你一杯!”

    铃木先生心头一跳,一股霸气的力道压双臂之上,这股力道好强,令他一时无法举杯喝酒。

    说时迟那时快,华天云张口一吸,停在空中酒水被吸得一干二净,紧接着,铃木先生也把酒杯中的酒喝干。

    “原来是迎风一刀流!你到底是什么人?”

    随着话声,两条人影急射而出,大有动手之意。

    众扶桑武士拔出长刀,围在铃木先生四人桌前。武当派的弟子和峨嵋派的弟子纷纷拔出兵刃,站了起来。

    华天云眉头一皱,道:“飞星道长,圆性师太,你们这是怎么了?大家有话好说”

    铃木先生“哈哈”大笑了一声,道:“都给我退下去!”

    众扶桑武士收起长刀,退了下去。

    铃木先生走上前来,对飞星老道与圆性师太道:“你们也认识这种刀法?”

    飞星老道沉声道:“老道虽然不曾见过,但也曾听闻,铃木,你怎么会使‘迎风一刀流’?”

    铃木先生淡淡一笑,道:“迎风一刀流乃本门至强刀法,也是我大和民族第一流的刀法,我身为武士,怎么不会?”

    圆性师太对他不报好感,冷冷的道:“令师何人?”

    铃木先生听了,脸上一怒,接着一想,明白过来,道:“哦,原来你们把我当成了倭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