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京中是非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京中是非

    一个身穿白衣的英俊少年走了上来,向英俊青年施礼,道:“二哥,小妹多有得罪,给二哥道歉!”

    英俊青年一脸愤怒,道:“小妹,你的人打伤了二哥的人,道歉两字就能解决么?”

    英俊少年苦笑道:“二哥,你也知道遥老出手一向很重,小妹想叫他们住手也晚了一步”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抛给明舞阳,道:“这是大内的‘九转黄龙丹’,你拿去疗伤!”

    明舞阳急忙下跪道:“多谢公主增药!”

    英俊少年含笑道:“你起来吧!”

    明舞阳站起身来,却不敢当面服下,英俊青年挥了挥手,明舞阳才告退下去。

    英俊青年看了看“妹妹”,然后又看了看她身后的逍遥二老。虽然身处王府,但他们二人依然一副高傲的神态,连见面的礼也不施。他好歹是一个王爷,对逍遥二老的行为暗中生恨。

    英俊青年干咳了一声,道:“小妹,咱们客厅说话!”

    巾帼公主道:“不了,深夜打扰二哥,实在不便,小妹来此,只是向跟二哥说一些体己话而已!”

    英俊青年诧道:“什么体己话?”

    巾帼公主脸色一正,道:“今晚皇兄被刺客惊扰,不知二哥听说了没?”

    英俊青年已知此事,但假装惊声道:“是吗?皇兄受到了伤害没有,可曾抓到了刺客?锦衣卫是干什么吃的,大内供奉干什么去了?皇兄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本王绝不会放过他们!”

    巾帼公主看了看他,陡然问道:“二哥知道刺客是什么人吗?”

    英俊青年一怔,接着有些生气的道:“小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在怀疑二哥?”

    巾帼公主道:“二哥,我们三兄妹虽然不是一个母亲所生,但凭心而论,我对皇兄和二哥,不管在那个方面,都是一视同仁,绝没有偏袒过谁。我只希望大家做好自己的事,维护朱家的利益,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但是,今晚皇宫来了刺客,闯入皇兄室内。刺客虽然被赶走了,但难保以后不会再来,我为皇兄的安危担心,他贵为一国之君,倘若遭受什么不测,宫廷之中必有一番政变。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我希望二哥能为家族利益着想,三思而后行!”

    英俊青年听了,脸色微微一变,冷笑了几声,道:“说什么一视同仁,小妹,当年对你最好的人,不是他,而是二哥!”

    巾帼公主听了,身躯微微颤抖,一张俏脸显出苍白之色。

    是啊,她记得小时候,和二哥在一块习武的情形,二哥总是在她感到无助的时候,出手相助。巾帼公主一想到两个哥哥的事情,不禁生出苦涩之感。

    好在巾帼公主绝非寻常女子,保持镇定之后,缓缓的道:“二哥,小妹之所以来王府跟二哥说这些话,正是因为二哥对小妹的诸多好处!”

    英俊青年沉思了一下,语气和缓下来,柔声道:“小妹,有什么话,咱们明天再说,行吗?”

    巾帼公主道:“不,二哥,咱们今晚就说清楚,你究竟想怎么样才肯甘心?”

    英俊青年听了,禁不住“哼”了一声,想了一想,道:“小妹,你口口声声说二哥的不是,难道不怕是在误会二哥么?”

    巾帼公主听了,心头泛怒,本来不想说的话忍不住说了出来,道:“二哥,我要是误会了你,那你为什么要提前入京?”

    英俊青年听了,脸色一变,失声道:“你说什么?”

    巾帼公主道:“按照我们大明朝的祖训,没有奉诏,任何藩王不得私自入京,我想问二哥,你是何时入京的?”

    英俊青年定了定神,一口咬定道:“我入京是在接到皇兄圣旨之后。皇兄要我到京城来与司马大统领一同主持武林大会,我怎么敢不来,难道我是来错了吗?”

    巾帼公主道:“二哥,你在撒谎。早在去年腊月初的时候,你就已经出现在京城,你逃过了锦衣卫和东厂的耳目,却逃不出我的耳目!”

    英俊青年厉声道:“小妹,你不要胡说,要是让皇兄知道了这个传言,我的罪名可就大了!”

    原来朱元璋立国之后,把子孙封为藩王,为了防止藩王谋叛,监视异常严密,若没有得到奉诏,藩王不许入京,就是在封地,出城扫墓,也必须奏请。藩王之间,不许往来,更不得干预朝政,一犯禁令,就要被削爵,贬为庶人,送凤阳府高墙“牢狱”永远禁锢。

    这英俊青年就是当今皇帝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他受封郕王,本来是在封地的,但由于京城要召开武林大会,朱祁镇想到了这个弟弟,知道他曾修炼过武功,特地诏他入京同司马无风主持大局。他奉诏的时间大约是在腊月中旬,但巾帼公主说他早在腊月初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京城,倘若是真的,便是犯了祖训,就算朱祁镇看在兄弟情份上,不拿他,朝中大臣也会有人要奏他一本,这个大罪想逃也逃不了。

    巾帼公主听了朱祁钰的话后,劝道:“二哥,你既然知道这个罪名很大,何不就此罢手?”

    朱祁钰叹了一声,道:“小妹,二哥的为人你又不是不清楚。二哥希望你不要插手此事。你自己的事都很麻烦,还有心思来管我们的事吗!”

    巾帼公主苦笑了一声,道:“二哥说的可是瓦刺王子扎那?”

    朱祁钰点点头,巾帼公主神色有些黯然,道:“我是不会答应这件婚事的,只好辜负了扎那的一片心意!”

    朱祁钰道:“那瓦刺人怎么交代?要是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王子被骗了,他们会放过我们么?”

    巾帼公主道:“我已经跟皇兄说好了,他也不打算把我嫁出去。其实,这次瓦刺到京城来,一是来朝贡,二是来参加武林大会,婚事倒不是很重要!”

    朱祁钰沉思了一下,道:“小妹,二哥跟你说一句真心话,武林大会之后,你就离开京城,远走高飞,京城的是非太多,不是你一个女孩子所能解决的!”

    巾帼公主深深的看了朱祁钰一眼,道:“二哥,无论我怎么说,你都不能答应我么?”

    朱祁钰沉默不语。巾帼公主彻底的失望了,同时也感到一种悲哀,一种酸楚袭上心头,令她险些掉下泪来。

    半响,巾帼公主幽幽的道:“二哥,我走了,我听你的话,武林大会之后,我就会离开京城,这一去,恐怕是永远不回来了!”说完之后,带着逍遥二老飘身而去。

    朱祁钰犹如一根柱子般立在夜色里,看着三人远去的方向,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一条人影从黑暗中跃出,落到朱祁钰身后,低声问道:“主人,我们该怎么办?”

    朱祁钰冰冷的声音缓缓道:“实行第二个计划!”

    夜色下,方剑明施展轻功,飞速的向前狂奔,寒风吹得他的脸庞隐隐生疼,左肩有一种火烧一般的感觉,他受伤了。按照他和看唱本的约定,再走两里,应该有一座破庙,看唱本会在那里等他。尽管受了伤,但他的轻功依然不受影响,很快,一座庙宇出现在前方。

    他心头一喜,加快速度,腾身一跃,落进了破庙中。

    “看老,我来了!”方剑明叫道。

    没有人回应,破庙里没有人。四周静极了。

    方剑明“咦”了一声,暗道:“明明说好在这里等我,他怎么还没有来,难道凭他的武功,还摆脱不了那些人么?”

    这是一个年代久远的破庙,早已没有人住。

    他进了庙堂,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盘膝坐好,闭目调元。他先前同“黑”硬碰了一下,受了内伤,同时左肩也被拳风扫中,遭受皮肉之苦。

    他的武功业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一派掌门也不是他的对手,比起天榜,地榜上的高手,所差也很有限,怎么会被那个“黑”击伤了呢?

    其实,那个“黑”另有一番来历,一身劲力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他的那一拳,含怒出手,换成其他人,早已被他击毙,但方剑明由于在梦中同十八铜人交手,修炼到了铜头铁臂,他才只是感到左肩火辣而已,武功强过方剑明的人,受了那一拳的拳风,倘若不是修炼过横练功夫,手臂上的筋骨多半会断裂几根。认真说来,方剑明算是很幸运的了。

    他虽然在闭目调元,但心神并不全放在庙内,正当他运功到紧要之处时,发觉庙外传来了衣袂破空之声。

    方剑明忖道:“难道是看老来了吗?”这么晚了,除了看唱本应该不会有人来,所以方剑明才敢放心大胆的运功调元。

    三条人影从庙外凌空跃起,向院中飞落,还没有落地,内中一人冷喝道:“有人!”身形一转,便向方剑明扑了过来,轻功之高,令人可怕。

    另外一人却急声喝道:“慢着!”身形一晃,以快过肉眼的速度拦在了那人身前。

    三人落地之后,拦住去路的那人向二人抛了一个眼色,二人当即领悟,翻身退出破庙。来得快去得更快,身法就如鬼魅一般。

    方剑明张开双眼,定睛看去。一望之下,惊喜不已,要不是他正在运功,早已失声叫了出来。

    月色下,来人一脸微笑,双手背负,一步步的走进庙堂,背起来的一双修长洁白的手慢慢的紧握,朱唇轻吐,道:“姓方的,咱们又见面了。我早已说过,我会来找你的。怎么样?你是感到高兴呢,还是感到很不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