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三百六十五章 无敌

    第三百六十五章 无敌

    龙紫吟看了看张向风的脸色,心中大喜,语气有些惊讶的说道:“是紫气神功。晚辈恭喜张前辈突破了紫气神功的第八重,终于修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众人听了这话,心中暗自吃惊。

    这“紫气神功”虽是武当派任何一个稍有资历的弟子都可以学的内功,但自从张三丰开派以来,除了他的大弟子曾将此功修练到第九重外,任何弟子不管多么的勤奋,资质多么的好,都不曾突破第八重。这第八重顿时成了武当派的隐痛。只要突破了第八重,将会是另外一个新的天地。

    张向风归隐前(其实是由于当年的一段情孽使得他闭关不出世),也不曾听到他将此功修练到了第九重以上,他当年之所以被人称做大侠,一来是因为做了不少惊天动地的侠义之事,二来是因为一手高深的剑法,堪称无敌。没想到他竟将“紫气神功”难以突破第八重的百年神话打破了。

    黑袍人听了龙紫吟的话,心中暗叫一声“侥幸!”,要是让他知道张向风将“紫气神功”突破了第八重,他恐怕就不会来参加这次围攻慈航轩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将鬼神带给他的压力摆脱,调元了一下,飞身向方剑明扑了过去。麒麟鼠不知他是敌是友,张嘴喷出一口天火,黑袍人闪身避开,叫道:“主人!”

    方剑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擦掉了嘴角的血迹,哈哈大笑,众人听他大笑,均是有些莫明其妙,就连鬼神也感觉稀奇,他算定方剑明被他重击之后,只剩下半条命,根本就不能站起来,谁知方剑明不仅站了起来,听他的笑声,也异常的充沛。

    他那里知道不休当初在梦中让方剑明接受十八铜人的考验,这些苦可不是白吃的,有付出总有收获嘛。

    方剑明笑过之后,将麒麟鼠叫住,道:“看来鬼神也不过如此,血手门想称霸武林,简直就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鬼神听了,双眼泛起一道杀气,一股气劲无声无息的撞向方剑明,黑袍人脸色一沉,拦在方剑明身前,打神鞭一挥,化作一道屏风,接下了这股气劲,人却被震得眼角留下鲜血,说不出得恐怖。

    方剑明心头好不感动,抢上前去,叫道:“黑袍,你受了重伤,让我来!”

    黑袍人摇了摇头,冷冷的道:“主人,你要保重,还是我来!”

    鬼神听了,阴森森的大笑起来,道:“方剑明,你放心,本神暂时不会杀你的,留着你还有一些用处!”说完之后,转首注视着张向风,冷笑道:“张向风,你有几条命?你受了内伤,不要再硬撑下去了。”

    张向风眼中闪过一道紫芒,双掌划着圆圈,淡淡的道:“你虽然带着面具,但我发现了你的一个秘密!”

    话声刚落,鬼神全身发出一股恐怖的邪气,这股邪气是不由自主的发出的,带着惊怒,来势之猛,竟将场中许多人震昏了过去,能站着的人也就二十多个人。

    “什么秘密?”鬼神厉声喝道。

    张向风眼神一亮,倏地双掌往前一推,胸前紫色的光圈旋转着冲向鬼神,半个天空似乎也变紫起来。

    鬼神怒啸一声,腾空跃起,赤红如血的双掌朝天空一举,一道血红的光圈在手掌出现,另一半天空彷佛已被烧红,向前猛然一推。

    紫色的光圈与红色的光圈撞在一起,时间霎时就如凝固了一般,接着响起一声闷雷,风云变色,暗淡的天空猛然闪过一道闪电,宛如巨龙掠空,场面好不惊人。

    站着的人只觉强大的劲风扑面而来,就算是运起全身功力,也无法相抗这股强大的力量,均被迫出了三十多丈外,只能远远的看着场中二人。

    两人的真气相撞之后,鬼神翻身落地,右手虚空一按,一股气流撞向张向风,张向风视而不见,双手划了一个圆圈,气流穿过张向风身体后,便不再有何反应,这股气流似乎已被张向风所划的圆圈吸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鬼神冷哼了一声,道:“张向风,你真奸猾,竟然乘我心神松懈的时候,向我攻击,枉你是一代宗师!”

    张向风听了,突然大笑起来,边笑边道:“我只求无愧于心。武功到了我们这般境界,本是不再管江湖中的事了,一心追求有所突破。没想到你会逆天而行,作乱武林,老夫真是为你感到惋惜!”

    鬼神狂笑一声,道:“张向风,你很超脱吗?要是真的超脱,你也不会出山了!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向风突然长叹了一声,道:“你组织血手门,绝不会单单是称霸武林那么简单,你究竟有什么仇怨,要向整个武林报复?”

    鬼神眼中露出一种怨恨的神色,冷冷的道:“我要拿回别人所欠我的,别人迫害我一分,我就要让别人还我百分、千分!”

    张向风道:“不可化解?”

    鬼神“嘿嘿”冷笑,道:“化解?可笑,可笑,张向风,你真是越老越糊涂,要化解我心中的怨恨,除非天塌下来。就算天真的塌下来,也未必能化解,这个世上,强者为尊,弱者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明知是逆天,我也要逆天而行,我就不相信天命不可以逆转!”

    众人听了这话,只觉心头如钟撞了一般,这鬼神的怨气未免太大了,虽然不知他受过什么委屈,但要想和天作对,这种气魄,也可以说是狂妄自大,古往今来,又有几人敢想敢做?

    张向风双掌放在胸前,不动了,脸上显出不以为然的表情,淡淡的道:“逆天?天在何处?我告诉你,天就在你心中,你逆天就是逆你自己。你不应该修炼四大邪书之一的‘逆天典’,这种邪功不仅将你毁了,还让你入了魔道!”

    鬼神声音竟然有些战抖,喝道:“你说什么?”

    张向风眼中闪过一种奇怪的不忍之色,道:“你放心,你的秘密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我只希望你能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鬼神听了,哈哈大笑,道:“正与邪,魔与圣不过是一线之间而已,你们所谓的正,未尝不是我们的邪。人有了**,却要装成一副的圣人样子,不去发泄。难道你不觉得真小人比伪君子要可爱得多吗?”

    张向风沉吟道:“可惜你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这条路是不归路,灭绝之路!”

    鬼神眼中闪过一道讥诮,道:“张向风,我不是来听你的教训的,你要是就此离去,或许还可以多活一些时日,若想再管江湖中事,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张向风淡淡一笑,道:“我是会死,但绝不是死在你的手中,不信你就试试。”说着,衣襟飘动,向鬼神飘然走了过去,所走的姿态宛如神仙,凡人是不可能走出这种步法的,众人看了,几乎要拜倒在他的足下,人人露出神往之色。

    鬼神心头一惊,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能让他退后,就算是死,恐怕也不会让他退后,但在张向风的自信面前,他退了。

    张向风面上带着自信的微笑,突然加快速度,突破极限,一晃而到鬼神身前,以一种奇怪的打法击向了鬼神,他双手软绵绵的,看起来没有半斤力道,足下却点尘不惊。这根本就不像是武功,而是一种舞蹈。

    鬼神赤红的双掌本来要按向他的胸膛,但总被一股怪异的力道迫开,他将真气全力催动,想在身前布下一道无形真气,不让张向风近身。谁知张向风的身形竟不受真气的任何影响,人仿佛已经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与他总在三尺之内。

    鬼神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可怕的武功,心头有些恐惧,突然想起武当派的一种功夫,厉声问道:“你使的可是武当太极拳?”

    张向风哈哈一笑,道:“太极者,无极而生,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随由就伸……”边说边“舞”,看起来就不像是在跟一个绝代魔头比武,而是在独自舞蹈。鬼神越打越觉得可怕,眸子内泛起绝望、痛苦、悲愤、无助……

    突然仰天大叫一声“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

    心神大乱,真气突然倒转,竟将自己震伤了,闷哼一声,电闪而失。瞬息之间,他的人已经到了十里外,在山中发足狂奔,双掌赤红,随手一挥,便有一股恐怖的红龙飞出,不管是什么东西,碰到之后,很快被被炸得粉碎。不知道翻过了多少山岭,迎面出现一座大山。鬼神厉啸一声,将全身功力运起,红雾狂涌,将他周身包围,向大山撞了过去,离大山还有二十丈的时候,红雾回收,钻入了他体内,他突然化作一道巨大的红色手掌撞在半山上。

    “轰隆”一声巨响,整座山峰摇晃起来,巨石腾空,沙石飞舞,山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化身为巨大红色手掌的鬼神势如怒涛,穿破大山,向远去滚去……

    天!好可怕的力量!

    鬼神离去之后,张向风依然独自“舞”着,一举手一投足,无不令人神往。众人只顾看他舞蹈,连鬼神是怎么离开的也不知道。在他们眼中,整个天地之间,除了张向风的神奇的招式外,其他好像都是浮云。

    ……

    “哇”的一声,张向风突然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鲜血飞出,宛如盛开的鲜花,优美的招式陡然停住了。

    他怎么能够停下?!

    众人心头滑过一种失望和悲伤,只恨为什么不能再多看一眼。待众人醒悟过来,却发觉眼角不知何时竟然留下了泪水……

    张向风仰头看着天空,天气已经开始好转,他的心也跟着欢快起来。尽管他知道自己没有半个月可以活,有些不舍这个世间,但是他依然快乐;尽管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完全领悟太极拳的精髓,但是他依然快乐。

    他的思绪飞速流转,往事历历在目,仿在眼前,百年前的一桩桩情事触动心魂,好像就是昨天才发生的。

    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悄然滑落……

    就在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思念着她。这种思念实在太刻骨铭心,任时光如何飞逝,百年、千年……

    也不会有一丝改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