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世事多变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世事多变

    方剑明失声问道:“孔海山大哥和熊白祥大哥他们有事没有?”

    曹庆伤道:“他们虽然受了伤,但没有性命危险。本来,我们的安排已经很周密了,谁知道却被奸细泄漏了消息,让血手门的人知道,才让他们钻了空子。顾此失彼,这场劫难也算是命中注定的事,只是白白牺牲那么多人。”

    吴世明冷冷的“哼”了一声,问道:“曹老前辈,不知奸细查出来了没有?”

    曹庆伤道:“目前只是怀疑,还不敢肯定,相信不久就会查出来。”

    辛二娘听了,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们武林联盟主事的帮派极多,有奸细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也不知道武林万事通是怎么搞的?要在百年前,老婆子绝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

    听了她的教训,谁也不敢说话,张三丰走出来,笑嘻嘻的道:“二娘,你生气了?”

    辛二娘冷笑道:“你不用讨好我,这种事我早已不管了。什么武林正义,江湖中的仇恨若能化解也就不叫江湖了。”

    曹庆伤轻叹了一声,有些感慨的道:“听武林万事通说,这场劫难乃千年来武林中的一大浩劫,将会死伤无数。只要武林后辈能活下来,继承武学,我等就算是死也甘愿。”

    张三丰道:“这的确是一大劫难,杀了鬼神也无济于事。”话中之意,就算他亲自出手,也挽救不了这场劫难。

    听了他的话,众人都是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曹庆伤问道:“吴世明,你知道华盟主现在何处吗?”

    吴世明听他问得奇怪,道:“难道他已经不在泰山?”

    曹庆伤点头道:“不错,他已经离开了泰山。此刻,他正率领着盟下部分人前往祁连山,要与聂皇杰交涉。”

    方剑明道:“曹前辈,两位副盟主也跟着去了吗?”

    曹庆伤道:“这倒没有。独孤副盟主坐镇泰山,龙副门主带着盟下部分人要去江南,大概出发了两三天。”

    龙月听了,急忙问道:“曹前辈,我家小姐赶去江南做什么?”

    曹庆伤脸上显得凝重,道:“鬼神聂皇杰和毒神虽然还在祁连山,但天尊令狐松和大漠之王已经赶去了江南,要策划雷家的叛徒反叛,并联合了沿海一带的倭寇,要占领江南。龙副门主这次的任务可不轻。”

    药仙道:“聂皇杰这一手真够狠毒的,要是让他们占领了江南,武林联盟背腹受敌,日子更加不好过。”

    曹庆伤道:“因此,江南的这一战是三路中最至关重要的一战。但是,其他两路也不容忽视,尤其是华盟主这一路,不仅要与聂皇杰斗力,还要斗志。总之,形势极为的严峻。”

    药仙问道:“你的打算是?”

    曹庆伤道:“华帮主这边,由我和吴世明带着部分丐帮弟子前去助阵,江南这边,就由峨嵋派的现任掌门方少侠带些人前去。”

    说完,转过头去,看了看张三丰和辛二娘。辛二娘当然明白的他的意思,冷冷的道:“这些事情,老婆子不喜欢管,还是让张邋遢来管。“

    张三丰道:“老道已经老了,想管也管不了。你们只要尽心尽力,总有一天会消灭血手门的。”

    掐指算了一算,面上有些凝重,催道:“你们两个快启程吧,不要耽误了时辰。我对他们自会有交待。”

    当下,曹庆伤和吴世明、艾孟海向众人告辞,率领丐帮弟子前去与华天云会合。

    三人刚走不久,辛二娘也要告辞离开,众人挽留不住。

    辛二娘看了看龙月,又看了看风铃,突然轻轻的叹了一声,道:“张邋遢啊张邋遢,我可被你害苦了。”

    除了张三丰外,大家都不明白她为何会在临走前说出这种话来。

    辛二娘也不需要向他们说明,转头对药仙道:“你的这个小徒弟非常可爱,不知你愿不愿意让老婆子带走她?”

    药仙听了,又惊又喜,道:“劣徒能得前辈的抬爱,晚辈求之不得。风铃,还不快上去拜谢辛老前辈。”

    不等风铃上前,辛二娘大笑一声,身形如风,右手一拉风铃,左手一拉龙月,闪电般掠出了客厅。

    龙月惊疑不定,回头去看什么,口中有些着急的问道:“师父,你要带徒儿到那里去?”

    方剑明、药仙、东方天骄和祝红瘦随后追出了客厅外,落在院中,抬头看去,只见辛二娘拉着两女站在对面的屋顶上。

    辛二娘沉声道:“月儿,不要闹。凭你现在的武功,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师父要好好的调教你一番。”

    龙月心慌意乱的向下面看了一眼,道:“不知道徒儿要去多久?”

    辛二娘道:“这就要看你的资质了。你何时像个样子,师父才会放你回去见你家小姐,还有你的方大哥。”

    这时,下面四人向三人摇手告别,东方天娇和祝红瘦对她有了一些感情,见她要离去,心中都是一酸,喊道:“龙妹妹,保重!”

    方剑明道:“月儿,记得要好好的学武。”

    听了这话,龙月心中有一种害怕。她怕这一去,再也见不到方剑明,再也见不到小姐,再也不见不到关心她的“亲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只觉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哽主了。

    药仙虽然也很伤感,但能让风铃跟辛二娘去学艺,这是她天下的福份,摇着手道:“铃儿,记住要听辛老前辈的话,不要惹辛老前辈生气。”

    风铃回过头来,一脸的天真,笑颜如花,道:“师父,我记住了。过几天,我买好多好多的东西来看你,孙悟空,再见了,两位小妹妹,再见了。”

    三人心中禁不住涌出一种伤感,道:“风铃姐,再见。”

    方剑明见龙月呆呆的不说话,安慰的道:“月儿,你放心的去吧。芸儿哪里,我会替你说一声的。”

    龙月正要对他们说一声告别的话,眼泪再也忍不住,不停的留了下来,喉头咽住,说不出半个字。

    辛二娘身形一起,带着两人消失不见,传来风铃奇怪的声音道:“咦,月妹妹,你怎么哭了?不哭,不哭,姐姐会待你很好的。”

    麒麟鼠也不知从那里跑出来,一跃上了屋顶,朝远处“吱吱”叫个不停,大白鹤在半空盘旋鸣叫着,声音有些哀伤。

    四人在原地立了一会,方剑明叫回麒麟鼠,四人才黯然伤神的回到了客厅。

    下午的时候,方剑明把药仙拉到了自己的房中。药仙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道:“方小子,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要问我吗?究竟是什么事?”

    方剑明想了一想,道:“小子斗胆,请问你老是怎么认识魔门圣母的?”

    药仙听了,心中吃了一惊,道:“你问这事做什么?”

    方剑明并不回答,问道:“你老是不是炼制过一种叫做‘一睡三百年’的药丸?”

    药仙更是吃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眼,突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神色惊疑不定,接着又摇着头道:“不会的,不会的,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巧?”

    方剑明抬起头来,道:“这事对晚辈极为重要,还请你老成全。”说完,就要向他下跪。

    药仙急忙将他拉住,叹了一声,道:“这些事我本不想再提起,但你既然要知道,我就不隐瞒你了。”

    想了一想,道:“数十年前,我为了炼制两种神奇的药丸,一种是你所问的‘一睡三百年’,一种是几能起死回生的‘一醉解万愁’,前去武林几大凶地之一的桃花源。

    桃花源虽然美丽,但其中暗藏着无数杀机,我去的时候,正赶上桃花盛开的季节,我历经万险,终于挖到了想要的药草,但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一群奇异的人把我拦住了。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一群人,每一个人的武功都在我之上,但看他们的打扮,就如普通的农夫。他们有的说要把我杀了,有的说要把我抓进去治罪。反正,我是逃不出他们的手心,正感到绝望的时候,来了一个少女和一个丫鬟,哪群人见了少女,尊称她为少谷主。

    我虽然不知道这少谷主是什么人,但她有一副菩萨心肠,她以少谷主的身份命令哪群人在什么谷中到来之前放了我,还说一切后果由她承担。为了感激她的救命之恩,数十年来,我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就算是天都他们,也不知道这事。

    二十年前,有一个女子找上我。这女子就是哪位少谷主身边的丫鬟,也就是魔门的圣母,她说她家小姐被仇人追杀,要从我这里拿一些治伤的药,为了报答哪位少谷主的大恩,我非但给了她很多治伤的药丸,还把我苦心炼制的‘一睡三百年’给了她。

    这药的药性极为奇特,本来是在失眠的时候吃的,但是,吃过量或者经常吃,对身体就会有害,轻则整日昏昏欲睡,重则一睡不醒。我本想让她拿去除掉仇家,可是,我后来一打听,江湖中并没有“睡死”的武林高手,也就不清楚她拿去做什么用。

    当她再次找上我的时候,我问过她,她没有说。这些年来,她三番五次找上我,不是要这,就是要那,只要我有的,都给了她。后来,我起了疑心,打听到她所干的一些坏事,便不再给她,除非她让她家小姐亲来。

    我已经明白了,她家小姐是一个非常仁慈的人,怎么可能会让她干出这些无理的事情来?定是她离开了她家小姐,假借小姐之名。我要是早些想明白,也就不会给她药丸去害人了。”

    方剑明再次听到有关娘亲的事,心中不禁有些悲伤。药仙又仔细的端详了他一会,道:“现在想起来,你和我的哪位大恩人有几分相像,你……”

    方剑明也不隐瞒,黯然道:“她正是我的娘亲。”

    药仙张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半响,才叹道:“难怪你会问这些事,你是从何处打听到有关你身世的事的?”

    方剑明道:“我父亲是魔教前任散人,我的身世是独孤教主与魔后告诉给我的。”

    药仙又叹了一声,道:“想不到你还和魔教有很大的关系。”心中突然起了一些困惑,问道:“这么说来,你也见到了他们?”

    方剑明伤心的道:“见是见到了,但他们已经作古多年。”

    药仙吃了一惊,道:“这……圣母还活得好好的,恩人怎么会去得这般早?他们是怎么死的?”

    方剑明听了,心头一震,想了一想,轻声道:“病死的。”他没有说出真正的死因,显然不想让药仙为此事有一分内疚。

    药仙面色一沉,喝道:“圣母这丫头果然早就离开了恩人,不然的话,恩人和令尊绝不会死得这般早。”顿了一顿,问道:“如此说来,你是在魔教出生的,怎么又会被大方抱到少林寺去的?”

    方剑明道:“是圣母把我从魔教中偷去的。她被独孤教主派人追截,急于脱身,又把我交给了一个位武林长者,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又从这位武林长者手中抢走了我。师祖伯发现我的地方却是北方的一个被马贼践踏的村庄。”面色突然一喜,道:“对了,师祖伯曾经要我到北方一个叫做‘吉祥村’的村庄查找我的身世,这个村一定就是师祖伯救了我的哪个村庄。”

    药仙点了点头,道:“虽然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既然有这么一个线索,将来有机会的话,你也要去看看。”

    方剑明道:“我会的。”心头却暗道:“奇怪,难道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吗?李大哥来中原的时候,曾在一个叫做‘吉祥村’的村子生活了多年,我又是在‘吉祥村’被师祖伯捡回来的,莫非都是同一个村子?”

    一想起武狂,眼前便浮想武狂那张非常个性的老脸来,也不知道他在高丽怎么样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