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七百七十九章 昆仑大劫(14)

    第七百七十九章昆仑大劫(14)

    方剑明抬头望天,一脸的凝重,就算面对秃顶青面老头时,他也没有这般警惕过。他心中隐隐猜到来人是谁,如果不出意料之外的话,来人一定是地皇!

    一阵轻风吹过,场上忽然多了一人。他是怎么来的,谁也没有看清。

    宝蓝色的长衫,英俊的面容,双手背负,气概非凡。在他身上,你再也找不出半分邪气,有的,只是一种经历过生死之后的淡静。

    方剑明等人见了他的样子,全都吃了一惊。

    东方天骄失声叫道:“司马宸宇?你当真没死?”

    来人确实是司马宸宇,只见他淡淡一笑,朝东方天骄一抱拳,道:“司马宸宇见过东方公主。”接着,又向龙碧芸、周风、朱祁嫣、凤非烟施礼,叫她们为“龙轩主”、“周小姐”、“朱小姐”、“凤城主”。

    周风和朱祁嫣脸色阴沉,司马宸宇明知她们恨不得杀了自己,但仍微笑以对,

    只听凤非烟诧道:“你知道我是谁?”

    司马宸宇笑道:“凤城主之名,司马宸宇早已听说,今日得见芳颜,不胜荣幸。”

    如果不是他那张异常英俊的面容,方剑明等人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人就是昔年那个邪气凛然的司马宸宇。突然之间,他们都有一种错觉,是不是自己认错了人。

    司马宸宇目光清澈得如同一汪清水,落在方剑明身上,笑道:“方兄,别来无恙乎。”

    方剑明哈哈一笑,摘下脸上的面具,随手一扔,远远地落在了高高树梢上,道:“司马兄好久不见,风采更胜往昔。”

    司马宸宇道:“方兄过奖了,当年之事,都是司马宸宇的任意妄为,还请方兄原谅。”

    方剑明打了一个哈哈,道:“我们都是大难不死之人,什么事都早已看开了,还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只是……”

    司马宸宇道:“只是我双手沾了不少无辜人的血腥,我弟弟倘若知道我还活在世上的话,一定不会放过我。”

    方剑明道:“你明白就好。”心中却是想道:“奇怪,他死而复活之后,竟变了个人。世明哥知道之后,不知道还会不会杀他?”

    司马宸宇叹了一声,道:“当年都怪我不好,一时错手,杀了我那未过门的苦命弟妹。我听说弟弟已经出家,他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亲上少林,向他赔罪。”

    东方天骄冷笑道:“你会这么好心吗?司马宸宇,你究竟在玩什么花招?你是怎么复活的?”

    司马宸宇一点也不生气,笑道:“东方公主,我想你是误会我了,司马宸宇确实是真心改过。当年,我被方兄重创,接着又给你和龙轩主双剑穿身,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料遇到了一个贵人,用一种古老的方法,将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龙碧芸沉吟道:“救你的贵人一定是个医术高明的奇人,武林之中,有起死回生之术的,除了药仙前辈之外,好像再也没有其他人。”

    司马宸宇道:“这个贵人现在已成了在下的义父,说实话,他老人家的医术并不怎么高明,但他老人家懂得一种古老的医术,他就是用这种古老的医术,救了我一条命。”

    龙碧芸道:“你的义父当真是神通广大,这几个苗疆大王所说的主人,想必就是你义父了。”

    司马宸宇道:“龙轩主冰雪聪明,说得一点没错。”

    龙碧芸道:“你既然真心改过,今日又为何要来找昆仑派的麻烦?”

    司马宸宇道:“龙轩主,以你的才智,一定不会看不出现下的江湖表明平静,其实暗潮汹涌,一片危机。”

    龙碧芸道:“这又如何?”

    司马宸宇道:“武林早晚会有大**的一天,每一个江湖中人,都要被卷入其中。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率先发难。昆仑派之所以屹立武林数百年,那是因为它远离中原,不在争杀之地。波斯圣教远来西域,意图昭然若揭,昆仑派又岂能幸免?如果令狐掌门能与我们合作,昆仑派的名声将会继续留在武林中,但一旦波斯圣教发难,昆仑派之名,只怕将永远消失在武林中。”

    令狐剑南听后,沉声道:“昆仑派的存亡,不劳阁下关心。我问你,究竟谁是地皇?是你,还是你的义父?”

    司马宸宇道:“是我。”

    令狐剑南道:“那好,我昆仑派的人全都在这里,你究竟想怎么样?”

    司马宸宇道:“令狐掌门,你身为一派之尊,应该为贵派着想,你当真要把昆仑派推向坟地吗?其实,你心里很明白,昆仑派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即便我们不来,别人也会来。”

    这句话似是说中了令狐剑南的心事,只见他面色惨白,呆呆的沉默了半刻,长长的叹了一声,道:“这件事我已做不得主,因为方大侠已插手此事。”

    司马宸宇转目望向方剑明,笑道:“方兄,你意下如何?”

    方剑明道:“我虽然是个局外人,但也深知令狐掌门此刻的心情,你或许是一片好意,但我想令狐掌门总不能将昆仑派的基业拱手让与他人。我既然答应令狐掌门,就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除非你们能打败我们,那时,我们想管也是无能为力。”

    司马宸宇笑道:“方兄的性子果然一点没变,请恕司马宸宇无礼,向方兄讨教几招。”

    方剑明道:“请。”

    语音未了,两人身形一幌,消失在场上,眨眼间到了山顶。从殿前到山顶,起码也有里许,但两人一闪即到,场上众人,除了秃顶青面老头或许还可以办到之外,就算是几个苗疆大王能施展出来,但未必是那么潇洒和从容。

    山顶是一块五丈大小,有些倾斜的冰层,别说站人,就算是昆仑山中最机灵的动物,也不敢爬上去。两人落在上面之后,即刻交起手来,两人并没有腾飞之势,双足附在冰层上,手上的一招一式,全都普通普通,无半点劲风之声。

    秃顶青面老头仰首凝目看了一下,面色微微一变,低声道:“这两个小子年纪不大,一身武功怎么这般神奇?”

    忽听先前嘲笑昆仑派的那个苗疆大王笑道:“老符,你要不要出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