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和尚打僧人,无法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和尚打僧人,无法

    这第一场较量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其中的那股气势却深深地震动了不少人。这些人的武功不高也不低,也就介于一流到超特级之间,他们不像一流高手以下,一点也看不出司徒寒松和南海菩萨这一刀需要多少的功力,也不像绝顶高手以上,十分懂得这一刀的厉害。他们只知道,司徒寒松和南海菩萨所表现给他们的,是一种令他们这辈子都在极力追求的境界,所以,比起其他两类人来,司徒寒松和南海菩萨的这一战虽然是惊鸿一瞥,但已在他们心底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象。

    彭和尚待南海菩萨回到自家阵营中后,道:“司徒施主之名,老衲早已听闻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司徒寒松道:“惭愧,惭愧,在下要不是仗着‘金鹿刀’的威力,又岂能一刀之下,胜了贵帮的副帮主。”他语气虽然谦虚,但谁都听得出他潜在的意思是:我司徒寒松没有金鹿刀的话,也照样能将南海菩萨击败,只是时间要长一些罢了。

    彭和尚老谋深算,怎么会听不出来,只是没有表现在脸上,淡淡一笑,问道:“这把‘金鹿刀’堪称绝世神兵,却不知司徒施主是从何处寻到的?”

    司徒寒松道:“此刀是独孤盟主借给在下用的,至于它的来历,在下一概不知。”

    彭和尚“哦”了一声,目光转动,泛起一层摄人心魄的寒光,笑道:“想不到独孤教主的宝贝真不少,据老衲所知,正天教没有这样的一把宝刀。独孤教主,这把‘金鹿刀’你是从别处得来的吧?”

    独孤九天哈哈一笑,道:“彭大师,关于这把刀的来历,今后有时间的话,咱们再作详谈。不知贵帮第二场派谁出战?”

    说话的当儿,司徒寒松已经退了下去,他也没有走进自己的轿子内,而是走到了符无忧的身边,并把头上的面具摘了下来,拿在手中。

    彭和尚道:“我方已经先出了第一场,这二场还是由贵方先出吧。”

    这“谁方后出场,谁方将会占些便宜”的道理,彭和尚和独孤九天都懂得,所以,彭和尚并没有上独孤九天的当。

    在这一点上,独孤九天自然是不能“谦虚”下去,想了一想,笑道:“二相大师,这第二场由你出战,你觉得如何?”

    二相听了这话,忙越众而出,躬身道:“盟主这般看得起贫僧,那是贫僧的荣幸,贫僧一定不会辜负盟主的厚望。”话罢,转过身来,往前走去。他的步子迈得不是很大,就与寻常人差不多,但突然之间,众人忽觉眼前一花,他的人已是出了五十多丈外。

    二相展示了这般盖世轻功之后,引得不少人啧啧称奇。二相甚是得意,伸手一指,道:“南海如来,贫僧想会会你,看究竟是你这个如来厉害,还是我这个僧人厉害。”

    南海如来听了这话,目光闪过一道寒光,却没有出声。二相的师姐,也就是骊山神尼看到这里,禁不住对身后的**道:“你们的这个师叔还是改不了自大的脾气,学武之人,最忌骄傲自满,你们可不要学你们的师叔。明白吗?”

    众**都道:“是,**明白。”

    彭和尚深深望了一眼场中的二相,将手一挥,道:“普杰,你上去会会他。十招之内,为师要你胜。”

    只见用手托着“白莲”的两个和尚跃出一个人来,此僧一出,“白莲”便完全由另外一个和尚举着。那和尚出来之后,躬身向彭和尚施了一礼,道:“**遵命。”听他的声音,并不是很苍老,奇怪的是,他却生了一对又白又长的眉毛。

    那和尚说完,也不见他转身,忽然倒跃出去。凌空翻了十几个跟头后,便已到了场中,双脚落地时,人已面向二相。身法之快,动作之健,实是万中无一。

    二相见了这一手轻功,倒也不敢大意。他微微打量了对方一下,见对方白眉胜雪,身体极为壮实,便双手合十道:“师兄如何称呼?”

    那和尚道:“普杰。”

    二相道:“原来是普杰大师。”站着不动,以为对方会问自己的法号,那料等了一会,普杰却只是冷冷的望着他,并不开口。

    二相心头泛怒,暗道:“好你个秃驴,居然敢这般小瞧我,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心头想着,脚下微微一动,道:“请。”

    普杰一动不动,看上去一丝动手的意思也没有。

    这般一来,二相怒火更甚,低吼一声,一掌朝普杰拍了过去。这一掌一出,立时便将周围三丈的退路封住。普杰仍是站着不动。二相武功之高,出手之快,自是不容多说,掌影在普杰身前晃了一下,便收了回去。原来这一掌其实是虚招,二相只不过想试试普杰的反应。

    “这秃驴在搞什么鬼,我刚才那一掌若是实招的话,早已一掌将他打得吐血了。难道他已经看出了我这一招是虚招?不可能啊,我这一招十分高明,便是师姐,只怕也看不出来。”二相心中念头急转,脚下移动,绕着普杰走动起来。奇怪的是,他走到哪,普杰便望到哪,一双森寒的眼睛始终盯着他。

    二相绕着普杰走了六七圈后,身形突然加快,相应的,普杰在原地转动的速度也随之加快。片刻之后,二相化作一道灰影,早把中心的普杰挡住了。

    忽听“蓬”的一声巨响之后,灰影一顿,停在了三丈外。众人凝目往场中看去时,却见二相一脸的怒容。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才听得二相冷笑道:“好啊,原来你是在与我拼命,你以为这样一来,我就怕了你吗?我倒要看看你能挨得住我的几掌!”说完,身形一起。这一次,他的速度倒不是很快,远处的人都能清清楚楚的看见他一掌按向了普杰的胸口。

    “砰”的一声,二相一掌打在了普杰的胸口上,但也就在同一时间,普杰出手如电,亦是一掌拍在了二相的身上。两人在中掌的刹那,都运起了护体真气,但挨了这般重击,即便有真气护身,也吃不消,普杰尚还能忍住没出声,只是退了五步,二相却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也向后退了五步。

    如此一来,二相的心头火气更大,大吼一声,运足功力,双掌向普杰印了过去。普杰待他双掌来近之后,这才出手迎上。二相掌势突然一变,到了普杰的身后,那料普杰的身法诡异之极,刹那间就转了个身,仍是出手迎上。二相身形晃动,在电光石火间换了数十种身法,结果仍是徒劳无功,无论他的掌力攻到哪,普杰的掌力都能及时的迎上。

    二相虽是个僧人,但**子颇为暴躁,见普杰采用这种古怪的打法,令自己满身的武功无从施展,一时火冲顶门,口中哇哇大叫,排山倒海的向普杰发出了三记重击。

    “轰轰轰”三声过后,沙土飞扬,劲气四涌。二相和普杰各自“哇”的一声,张嘴喷了一口鲜血,向后连退十数步。

    二相站定身子,感觉内伤颇重,不由又惊又恨。他的功力原是被方剑明破去了不少,后来经过药物治疗和自己的苦练,终于恢复了十之七八。最近几天,他更是感觉功力恢复了以往的十之**,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他就能全部恢复。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受了极重的内伤,只怕会影响功力的恢复速度。一时之间,他也不敢再出手,只是愤怒的瞪着普杰,一双眼珠子几乎要夺眶而出,面上一片紫红。

    独孤九天看到这里,禁不住发出一声冷笑,扬声道:“彭大师,你当真要你的**为这一场比斗而死掉吗?”

    彭和尚道:“阿弥陀佛,这叫死得其所。”

    独孤九天道:“好一个死得其所,看来本教主还是低估了你。二相大师,你退下来吧。”

    二相呆了一呆,大声道:“盟主,您要贫僧退下?”

    独孤九天道:“是的。其实论本领,大师的武学修为要在对手之上。”

    二相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听从独孤九天的意见,退了下来。

    另一块场地上,白依怡和宫本一夫的较量也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两人久战不下对方,多少有些不耐。宫本一夫身为黑龙集团的会主,如果连白依怡都斗不过的话,今后还有面目继续领导黑龙集团。因此,他当先改变了打法,每出一剑,便将古武学的招式运用在剑上,白依怡紧守门户,待宫本一夫的气势稍弱之后,她便转守为攻,直杀得宫本一夫由攻转为守。

    如此数次之后,两人已把各自的古武学发挥得淋漓尽致,看得许多人瞠目结舌,便连彭和尚与独孤九天,也饶有兴致的看着,暂时把他们双方的比斗抛到了一边。

    激斗之中,宫本一夫多次用草剃剑去撞干将剑,希望能将干将剑震断。白依怡对干将剑本是甚为爱惜,但一来被宫本一夫这样的打法惹恼,二来如果继续避让的话,时间一长,势必为敌所乘,因此,她也顾不了那么许多,干脆放开手段,与宫本一夫硬碰起来。

    “当当……”之声,绵绵不绝,听得人心里有一种发慌的感觉。

    倏忽之间,白依怡和宫本一夫都停住了身形,手中宝剑粘在了一块,在剑上较量起功力来。不多时,两人头上冒起腾腾的白气。这般持续了一炷香时间后,两人头上的白气越来越浓,竟将头顶三丈的天空全笼罩了,两人的面色也变得十分吓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