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一千三百十九章 义之所在

    第一千三百十九章 义之所在

    看汉书五人一去,独孤九天的话声传来道:“明儿,不要怪独孤伯伯无情无义,古往今来,成大事者无不如此。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内,你要是亲自前来京城,那是再好不过,三个月一过,我便亲率大军莅临点苍。到那时,你还是执迷不悟的话,我便踏平点苍,不论老幼妇孺,一概杀之。望你好自为之。好啦,你现在就离去吧,走得越远越好,免得我突然反悔。”

    方剑明深知独孤九天的话绝不是恫吓,以独孤九天目前所掌握的势力,别说他们这点人,就算是现在的整个点苍派,也不足以和独孤九天等人对抗。他向着东方拱了拱手,道:“独孤伯伯,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下次相见,我可能要你叫一声独孤盟主了。临走之前,我也有一句话要送给你,这句话就是:以你现在的武林成就,已经超越了武林史上的所有人,希望你能见好就好,不要越陷越深,最后不能自拔。”说完,率众而去。

    方剑明一行走后,全场数千个人,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谁也不敢乱走一步。

    此时,东面远处,大地的尽头,依稀有那么一群人。独孤九天威风凛凛的站着最前,身后由左自右,分别是无上老祖、足利义光、喜大师、柳生无剑、司徒寒松、红叶真人、勾老头、乌沁阳、都大先生、苏残阳、江如血等等这些人。再往后一些,看不见的地方,却密密麻麻的站了数百个浑身铠甲的青年。

    这样的阵势,绝对可以把方剑明等人置于死地,但独孤九天最后还是选择了给方剑明三个月的时间考虑,显然他对东海蓬莱仙山上的人,多少有些顾虑,尚未有把握能够对付。

    独孤九天负手望天,不知在想些什么。

    场上寂静了一会之后,忽听无上老祖道:“盟主,咱们虽然不清楚东海蓬莱究竟有多少高手,但想来再高明,也绝不会高明到天边去。就算东海三圣率众打来,只要我们齐心协力,谅他们也讨不了好去。今天放走了方剑明,可能是一大后患啊。”

    独孤九天笑了一笑,问道:“木老,依你看来,方剑明现在的武功如何?”

    无上老祖道:“他一剑险些砍断了司马宸宇的手臂,这等功力,环视整个武林,只怕也只有盟主一人才能对付他。我与彭兄联手,多半也奈何不了他。”

    独孤九天淡淡一笑,道:“真人,你一向甚有计谋,可猜得出我为什么要放走方剑明他们吗?”

    他所说的“真人”,指的自然就是红叶真人了。

    红叶真人沉吟了一会,道:“盟主的大略,贫道也只能猜出十之三四,盟主放走方剑明等人,可能与一个人有关。”

    独孤九天笑道:“真人不妨说说此人是谁。”

    红叶真人道:“此人可能便是于谦。”

    独孤九天听了,哈哈一笑,道:“知我者,真人也。真人,你既然猜到了此人是谁,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红叶真人躬身道:“贫道一定将这件事办得妥妥当当,如不能令方剑明返京,贫道愿提头来见盟主。”

    方剑明一行走出四十多里之后,小鸟突然他去,只说有事要办,叫方剑明等人走得越远越好,它随后便会跟来。

    众人因为担心独孤九天出尔反尔,突然追来,便尽力的向前行进。张大干等人先前本已快到了筋疲力尽的时候,但方剑明来到之后,他们有了一点时间调息,多少恢复了一些体力。

    他们此番行进,不顾伤势,只求能走远一些。因此,天黑的时候,他们居然一口气赶了三百多里。

    方剑明见他们个个咬牙苦撑,好生难过,见得前方有个小镇,便提议在镇上住一夜,一来可以疗伤,二来也可以等候小鸟。张大干等人虽然还想赶路,但此时已经快走不动了,只得点头答应。

    进了小镇,找了镇上一家最大的客店住下。方剑明将背上的周风解下,运功给她疗伤。张大干等人则是聚在一间屋里,盘膝运功调元。屋外,天鹫子一边吃着酒肉,一边看护,一副快活似神仙的样子。

    一夜过去,次日巳正时分,张大干等人运功调元完毕,自觉功力恢复了六七成。这时候,方剑明不但给周风疗伤完毕,自己也运功一周天,调息而起。

    以周风的伤势,本是仍需调养三五日的,但方剑明心疼她,不惜耗费元气,使得她居然一夜之间痊愈,因此,与张大干等人比起来,她看上去不知道精神了多少。

    众人感觉肚饿,便让店家弄了一些吃的来。正吃间,小鸟却是来到。与它一起来的,竟然是狄向秋。

    方剑明大喜,请狄向秋坐下来喝酒吃饭,一边吃一边谈起近来的事。

    原来,那晚天鹫子突然将狄向秋救走,乃是出自小鸟的授意,就连天鹫子在一统大会上偷袭独孤九天,也是小鸟叫他这么做的。这一段日子以来,天鹫子早已成了小鸟的跟班,小鸟叫他干啥,他就干啥。方剑明等人对此颇为不解,问小鸟,小鸟却是古装高深,只说“天机不可泄露”。

    众人说着,周风突然大叫了一声,方剑明诧道:“风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势没有完全痊愈?”

    周风摇摇头,道:“不是,我现在感觉很好。相公,你不觉得我们少了一个人吗?”

    方剑明一听,突然惊出一身冷汗,喃喃道:“坏了,坏了,我怎么把朱妹妹给忘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情何以堪。不行,我必须返京,将她救出来。”说完,起身要走。

    狄向秋忙道:“方兄且慢。”

    方剑明道:“狄兄有何话说?”

    狄向秋道:“依我看来,公主殿下不会有事。”

    方剑明道:“何以见得?”

    狄向秋道:“公主殿下蕙质兰心,想来早已有了自保的办法。再者说,无论是皇上当政,还是太上皇当政,他们都会极力保护公主殿下的。独孤九天胆子再大,也不敢派人进宫去骚扰公主殿下。”

    周风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补充似的道:“其实还有一点,朱妹妹武功虽然还算可以,但她终究只是一个人,独孤九天要对付她,岂不是显得小题大做?我看独孤九天未必肯把心思花在朱妹妹身上,最多也就让人把朱妹妹监视起来。”

    方剑明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如今听狄向秋和周风这么一分析,也不禁点点头,道:“不错,我要是真的返京,可能还会促使独孤九天对付朱妹妹。只盼朱妹妹除了不得自由外,其他一切都好。有朝一日,我必定入京将她救走。”

    饭后,众人商议了一下,决定立刻南下,赶回云南。

    狄向秋心中虽然惦记着妻子一家,但他认为南宫平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定能护卫妻子一家周全,此时也只能跟随方剑明一行先回点苍再说了。

    一日之后,也就是正月十九日这天,他们已经远离了京师的范畴。眼见路边有个酒馆,众人进酒馆打尖,打算填饱肚子之后,继续赶路。

    酒才喝了三杯,忽听得蹄声“得得”,数骑疾驰而过。不多时,又有数骑从门外过去。片刻之后,竟然先后有十多拨人马经过,也不多做停留。

    方剑明等人起先还有些诧异,最后恍然大悟,心知独孤九天已经事成,那些前来参加一统大会的各门各派各帮各会,以及闲散人等,也是时候离开了。

    方剑明生怕遇到相熟之人,免得彼此尴尬,眼看大家都吃饱了,正要付账起身离去,忽听得蹄声来至,到了门边,却是停了下来。

    一个男子的声音道:“盟主叫我们自行离去,但也不是非要今日不可,咱们就在这家酒馆里喝些小酒,吃些小菜。吃饱喝足了,再走也不迟。”

    另一个男子的声音道:“是极,是极。”

    须臾工夫,四人走了进来,却是四个劲装汉子。

    四人看到方剑明等人,全都变了面色,但他们似是有着什么使命,不敢离去。四人有些胆怯的在边上坐下,叫了些吃的,也不敢开口说话。

    这样的江湖汉子,方剑明等人自是不必理会,正要离去,那四个人面色一慌,其中一人胆子一壮,大声叫道:“听说于大人已经被锦衣卫的人抓了。”

    方剑明一听,猛然转过身来,向四人走去,一脸煞气,道:“说,于大人是不是于阁老?”

    那开口说话的汉子颤声道:“是……的,方……方大侠。”

    方剑明厉声道:“我想知道于阁老的事,快告诉我。”

    那汉子定了定神,道:“太上皇复位之后,抓了好些人,为首的人便是于……于大人。有人说他意图造反,谋立外藩,过不了几日,可能还会被押赴刑场砍头。”

    方剑明听了,又惊又怒,若不是顾忌身在酒馆内,便要纵声狂笑,把满腔怒火发泄出来。

    那四个汉子见了他的脸色,早已吓得浑身哆嗦,就连酒馆的店家与伙计,也都战战兢兢,躲在柜台后面。

    “相公,这一定是独孤九天设下的圈套,你千万不能回京啊。”周风走到方剑明身后,面色有些苍白的道。

    方剑明的脾**,她是最了解的,口上虽是这么劝说着,但她知道这一刻她的话显得多么空洞无力,以至于想到方剑明回京后,被独孤九天擒下,不由白了娇颜。

    “于阁老一心为国,想不到竟落得个身陷囹圄的下场。可恨可怒,可笑可哭。你们谁都不要劝我了,我已经决定回京相救于阁老。我倒要问问朱祁镇,他这么做,是不是以为自己身为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

    “掌门,你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相救于阁老之事,我们义不容辞。”

    “不,这件事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许去。你们尽速赶回点苍,我救出于阁老之后,便会立刻赶回。”

    方剑明话声一落,也不见他如何作势,人突然消失在酒馆里,身法之快,简直赛过了鬼魅。

    周风不见了方剑明,芳心一慌,冲出门去,竭力喊了一声“相公……”却那里还能看得见方剑明的踪影。

    她望着远方,晶莹的泪水滴滴滚出,打湿了脸庞。片刻之后,她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这笑很傻很痴,仿佛已经决定了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