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少林八绝

第八百五十八章 神秘的蒙面人

    第八百五十八章 神秘的蒙面人

    方剑明心里一沉,想道:“我明白了。独孤九天为什么不采取混战,那是因为他入魔之后,心里变态,懒于算计,只想看着人一个个的死去。不管死的是什么人,他都感到很痛快。现在的他,别说追随他的人都死光了,就算那八个战神死掉,他至多也只会愤怒一下。以他的武功,最后纵然只剩下他一个人,但又有谁能奈何得了他?群起而攻之,因为差距实在太大,也只能是徒增伤亡罢了。”

    这时,江湖百晓生也看出了些什么,走到方剑明身边,低声道:“掌门,独孤九天这样的打法对我方虽然有利,但这何尝不是在满足独孤九天入魔后的心理。我虽然不清楚独孤九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变态的心理,但我担心他的功力,会随着这种刺激而一步步的增进。”

    方剑明变色道:“百大哥,你的意思是独孤九天可以借助这种刺激来激发力量,提升功力?”

    江湖百晓生道:“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

    方剑明面色凝重地道:“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办?”

    江湖百晓生苦笑一声,道:“我虽然精通神算,但也不是万能。独孤九天的演变,早已超出了我的料想之外。为今之计,我们只有顺其自然,听天由命。”

    他这话的意思,当然不是要方剑明放弃抵抗,什么都不干,而是要方剑明顺应天命。

    既然天命不可违,那就任它发展下去,当天命达到一定的时候,或许就能从一片死地之中找出一线生机来。

    此时,场上还有两场较量在继续进行着。

    苏残阳和江如血的刀剑合璧之术虽然精湛,但又比不上花自流和水如冰的“圆月剑法”。

    当花自流和水如冰将“圆月剑法”施展到疾处时,干将剑和莫邪剑的光芒,远远盖过了苏残阳的刀芒和江如血的剑芒。若不是他们的内力、修为都在花自流和水如冰之上,只怕早已被剑光吞没了。

    不知不觉,月儿西沉,曙光隐现,东方欲晓。就在日出东方的一瞬间,两场较量几乎是不分先后的有了结果。

    苏残阳和江如血久战之下,体力透支,拼尽最后一口真气,刀剑齐出,冲到了花自流和水如冰的身前。花自流和水如冰将“圆月剑法”的最后一招施展出来,威力胜过之前,看来也是尽了全力。

    “锵”的一响,明明是三剑一刀相接,但只发出了一声兵刃撞击之声。刹那间,剑光与刀光炸开,形同一只巨大的孔雀正在开屏,任何光彩都不足以形容它的华丽和动人。

    “呼”的一声,一道人影飞出,手中的剑断裂,人向前扑倒。差不多是同一时间,第二道人影飞出,手中的刀折断,向后仰天栽倒。两人一前一后的倒下,看上去倒是颇有一种肃杀之气。

    倒下的是苏残阳和江如血。花自流和水如冰虽然满脸大汗,面色苍白,但他们毕竟战胜了残阳如血。这一场,依旧是以点苍一方的胜利而告终。

    另一边,柳生无剑与足利义光鏖战了多时之后,柳生无剑终于找到机会,双掌齐出,剑气冲天,重重地印在了足利义光的胸口上,将足利义光全身经脉震断。

    不过,足利义光也不是省油的灯,双指利如鹰爪,瞬间破空抓出,一下子就抓到了柳生无剑的眼皮底下。柳生无剑避无可避,无力可避,唯有闭目待抓。

    这一刻,时间仿佛骤然间停止了似的,全场一片静寂,交融于初日的阳光之中。

    蓦地,足利义光向后一退,面上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倒了下去。柳生无剑双目一睁,虽然流出了鲜血,但他的一双眼睛总算保住了。

    柳生无剑不知道足利义光为什么在最后的时刻放弃挖掉他的双眼,他也不想知道,他只会用行动来表明自己的语言。

    他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给足利义光的遗体磕了三个头之后,站起身来,托着有些沉重的步子向长青子走去。

    “拿来!”柳生无剑伸出手,语气还是那么的冷酷。

    长青子伸手入怀,拿了一个锦囊出来,道:“锦囊里面有一颗药丸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服用药丸之法。三日后,你妻子若是不醒,你尽管来杀老朽。”

    柳生无剑拿过锦囊,贴身藏好,举步便要离去。

    冷暮云忽道:“无剑兄,走不得。”

    柳生无剑道:“为什么走不得?”

    冷暮云道:“独孤九天不会放过你的,你一走,我敢说,你永远救不醒自己的妻子。”

    柳生无剑不是呆子,当然听得懂这话的意思,想了想,道:“请借一步。”说完,向前走了过去。

    冷暮云走开,身后的人也走开,柳生无剑一直走到后方,距离刀神、华天云、天鹫子、孟德等人不远,坐下盘膝运功调元起来。

    独孤九天看到这里,一声大笑,道:“无剑,你应该感谢冷暮云,你这个时候离去的话,本教主三招之内,必定取你性命。你好好的调元,本教主最后会让世人知道我独孤九天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将手一挥,语气一变,喝道:“帅!”

    那八个战神中走出一人,往场中走去。当他走到场中的时候,独孤九天下令道:“站住,摘下你的面罩。”

    “帅神”听了,果然停步,将面罩一把抓碎,就好像那面罩是面粉做成的一般。

    众人定睛一看,许多人不由吓了一跳。

    原来,这个“帅神”无眉、无眼、无鼻、无嘴,脸上只有三个小洞,上面两个,姑且算是眼睛,下面一个,可以当做嘴巴。就算以前认识他,现在见了他这幅摸样,也认不得了。

    “帅神”出场,点苍一方除了方剑明之外,实是无人可以应付。吴青牛、冷暮云、白依怡等人想出去,但都被方剑明拦住了。

    方剑明抬头望天,突然举步向前,竟是要应战“帅神”。

    独孤九天“哈哈”一笑,向前走了两步,道:“师侄,你是我的,这一场你若战死了,我找谁赔给骄儿?”神农杖缓缓提了起来。

    就在这剑拔弩张,随时发生混战的当儿,忽听左面的人群中发生了一阵骚动。不多时,一个神秘的人走了出来。

    这人一身劲装,包着头,蒙着面,双手背负,身上发出一股骇人的力量,谁都靠近不了他两步,一路走来,均把身边的人推得东倒西歪,无人能挡。

    “你终于来了!”

    独孤九天望着蒙面人,脸上似笑非笑,用一种似朋友但又不是朋友的口气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