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山花灿烂

第266章 这个外祖母是个极品人物!

    由于在来农庄的时候就与林家说定了他们今日午时前会回到城里与林木香汇合,所以交待了魏长生一家暂时住在农庄,先协助袁管事将蜂场的大棚建好,其他的等孙灿烂他们在城里安置下来再做安排。(♀)

    陈浩宇则带着孙灿烂姐弟、陈天炙以及一众家仆,进城先去了东华街的院子,准备先安置下来,再去林家接林木香和陈天佑回家。

    对,是回家,他们在厩的家!

    到了东华街的家,家里的仆妇同样已经得到消息,该打扫的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几个仆妇都集中在门房,就等着主人的到来。

    当陈浩宇驾着马车停在院子外,护院的老头儿还有仆妇争先恐后地迎了出来,帮着从临溪镇过来的仆佣们一起将行李物品全都搬下车,然后按照苏叶的吩咐一一送进各个房间。

    孙天赐和陈天炙进了院子,又是一阵的大呼小叫,尤其是看到后院的那个秋千架,更是欢喜雀跃,两个人争着要上秋千架。

    孙天赐大些,又打小跟着陈浩宇习武,要抢过比他小了五岁的陈天炙没有丝毫的压力,不过他到底是哥哥,与陈天炙抢秋千也不过只是做个样子,逗着陈天炙开心罢了,这让孙灿烂分外满意。

    孙天赐是哥哥,从小就应该懂得爱护弟弟,保护弱小,长大了一定是个绅士,不过这只是对亲人对朋友。

    孙灿烂希望孙天赐成为一个对亲人对友人充满友爱的绅士,对敌人却绝对是个战斗力超强的斗士!

    看着面前的孙天赐对陈天炙爱护谦让,孙灿烂的笑容直达眼底,这样的弟弟让她疼到了骨子里。

    陈浩宇和林木香的卧房自然是正屋,根据陈浩宇安排孙灿烂和孙天赐住进了东厢房,西厢房则留给了陈天炙兄弟。

    当一切都安排停当,时间就已近晌午,林庆诚已经亲自来小院接他们去林家,今日林家设了接风午宴。

    到了林家。林木香正与她那大嫂林钱氏坐在一起说话。

    以前这个大嫂尖酸刻薄,林木香不知在她手中吃过多少明亏暗亏,连林母都在她的手上吃憋,若不是林庆诚看在他们三个孩子的份上。也许这女人早就被休了。

    林木香与裴致远和离回到林家不过两日,林钱氏几乎天天指桑骂槐,搞得家里乌烟瘴气,林木香最终受不了林钱氏的尖酸刻薄,又不愿意看到爹娘和大哥为难,于是决定离开林家自己出去讨生活。

    林木香离开林家后,就刻意隐瞒了自己的行踪以后,林母思女心切因此病倒在床,并与娘家母亲和大哥大嫂闹得很不愉快,从而激发了林庆诚的男儿气势。总算将这女子的尖酸刻薄给压制住了。

    如今再见林木香,林钱氏自然有诸多难堪,好在林木香不是个记仇的人,知道林钱氏如今只是好生与大哥过日子,平日里也开始孝敬爹娘。于是反过来宽慰林钱氏,更让林钱氏感到羞愧。

    如今只需见上林木香一面,看看她的穿着打扮再看看她红润娇嫩的肌肤,就能够看出林木香的日子过得相当舒心和滋润。

    林钱氏也曾经见过陈浩宇一面,那个虽谈不过气宇轩昂,却也算得上挺拨硬朗的男子,对林木香一定是极好极好。这倒让林钱氏感到安慰,总算这个小姑子没有真得出啥事,否则在这个家她还真的难有抬头之日。

    林庆诚与林钱氏育有两子一女,老大是个儿子与孙灿烂差不多的年龄,是个略有些腼腆的少年。

    老二是个女娃,恰与孙天赐同龄。也是个羞涩的女娃子,此刻正依在林钱氏身上,羞怯地望着孙灿烂他们。

    老三是个儿子,比陈天炙大两岁,也许是最小的一个。性子可比他的哥哥姐姐要活泼许多,此刻见了孙天赐和陈天炙,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上来就邀请两个男娃去院子里玩耍。

    孙天赐最不耐大人之间的寒暄,恳求地看着孙灿烂,孙灿烂掩唇微微一笑,轻声吩咐孙天赐要多照顾着些年幼的陈天炙,又让朱常春好生照看,别让几个孩子在打打闹闹中伤着彼此。

    虽然三个男娃的年龄成一个阶梯,不过男娃子大概喜欢的游戏都差不离,很快就能够听到三个孩子欢快的笑声。

    吃罢晌午饭,陈浩宇就准备向林父母告辞带着妻儿和孙灿烂姐弟回安华街自己的家,突然林家外院隐隐传来了老妇人的哭声:“我的香儿啊,我苦命的香儿啊……”

    听到那哭声,林母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林父板着脸不说话,林庆诚虽说也是皱起了眉头,却不得不起身向外走去。

    林木香却挺直了腰,脸上也没有什么笑容,林家几个人的反应让孙灿烂好奇心大起,这到底是何人?林木香才回厩不过一日时间,就得到了消息,而且还上门来哭嚎。

    “是我外祖母。”林木香将抱在怀里已经睡着的陈天佑交给身后的奶娘,让奶娘带着孩子先避开,然后轻声对陈浩宇说道。

    林木香的外祖母?那不就是裴致远的祖母吗?哼,当初林木香在裴府受气的时候,也没见这位外祖母护过林木香一丝一毫,这会上门意欲何为?

    “外祖母,您老今日怎地来我家了呢?就算要见妹妹妹婿也应该是做小辈的上门去探望您老才是……只是妹妹昨日在到,还没安顿下来呢……”林庆诚劝导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让孙灿烂满头黑线。

    让林木香和陈浩宇去裴府拜访,这合适吗?这岂不是越劝越乱!

    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出现在孙灿烂面前。

    这个老妇人一看就是个相当精明的人,虽然一直用块帕子擦拭着眼睛,可是只要稍许仔细观察就能看出她的眼睛里根本没有一丝的眼泪,那有徐浊的眼睛中时不时闪过精明和算计。

    这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老太太,今日上门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面对裴老夫人,林父只是砸巴着手上的烟杆就像眼前没这个人一般。

    到底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林母虽然沉着脸,但还是将裴老夫人让到了上座坐下。

    “姑母。姑丈,表兄,表嫂,香……表妹。表妹夫,呵呵,你们都在啊……

    祖母听说香……表妹回厩了,定要亲自看看……表妹,这不去了你家说来姑丈家了,硬是赶着过来,唉,怎么劝都不听。”裴致远跟在后面也进了林家堂屋,看到大家明显不善的表情有些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谢谢外祖母还记得有香儿这个人,只是香儿刚刚回京。如今家里啥都还没安顿好,两个小儿也困顿了,就不在这里陪外祖母叙旧。

    容香儿先行告退,等哪日香儿安顿下来了,再请外祖母到家一叙。”林木香站起身来。对着裴老夫人微微曲膝行了个礼,微垂下眼帘敛去眼中的不屑,状似恭敬地向裴老夫人告辞。

    然后不等裴老夫人反应过来,对着林父林母说道:“爹娘,香儿得先回家去了,等香儿安顿下来,再来看爹娘!大哥大嫂。有时间去我家坐坐,大宇家没什么亲人,以后我们可要多走动走动。”

    说完陈浩宇打了个眼色,打先出了堂屋,陈浩宇抱着睡得天昏地暗的陈天炙连忙起身,向大家打了个招呼紧跟着林森香的脚步也出了堂屋。

    孙灿烂早就已经看出了林家所有的人很不待见这个外祖母。所以还没等林木香起身,就已经悄悄地带着孙天赐和苏叶撤出了林家堂屋,又去接了避在旁边屋里的奶娘送他们上了车,自己站在马车边等候。

    “香儿,这样好吗?”陈浩宇虽然跟上了林木香的脚步。却低声对林木香说道。

    “没事,这里是我爹娘的家,外祖母不会做出啥事,她说要看我,这不都看到了吗?”林木香不以为意,脚不停顿地出了林家大门。

    这时林家堂屋里才隐约传来裴老夫人的怒骂声:“这就是你们教出的好女儿?我怎地也是她的外祖母,听说她回京来了,就巴巴地上门来看她,她倒好就这样甩手走了?!”

    “你说是来看香儿,如今香儿你已经看到了。香儿也说了,等她将家安顿好了请你上门做客,你还要咋样?”这是林母的声音,明显带着不耐和气恼。

    这倒真是让孙灿烂大开眼界,古人不是最讲孝道的吗?怎地林家的作法完全与之背离呢?

    显然林家人对这个外祖母的都不咋地,林家人给孙灿烂的印象都不错,那么只能说林木香的这个外祖母是个极品人物!

    孙灿烂回身看向林家堂屋,只见那裴致远隐约的身影从堂屋前一闪而过,难道这裴致远对林木香还有余情未了不成?这可不是啥好现象!

    如今两家都住在安华街上,若真要闹出个啥事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啊,这道理裴致远不应该不懂吧!

    “山花,快上车吧!”见孙灿烂没上车,林木香伸手掀开帘子对孙灿烂说道。

    等到孙灿烂上了马车,林木香看了一眼满脸疑惑的孙灿烂说道:“山花是不是特好奇我家对外祖母的态度?

    我这外祖母啊,你若依着她的脾气来,她可以把你气上天,为了让我们自己好过些,只能先发制人,否则她会搞得个没完没了。”

    “可是……”孙灿烂想说万一她真得闹上门来可如何是好,却只说了个可以就没说下去。

    “放心,只要在安华街,她就还得顾着裴家的面子,她不会上咱家闹的!”林木香太了解她这个外祖母了。

    既然林木香如此肯定,孙灿烂也就不再纠结,反正一切有陈浩宇和林木香呢,何况林木香对去安华街居住,似乎并没什么不快,林森香肯定有自己的办法,总不会让大家住得难堪就是了。

    :

    ...

    推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