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盛世暖婚

第377章:做梦不会疼

    “嗯?”

    顾烟抬起头来,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邰叔叔。

    片刻后,她突然笑起来:“叔叔,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放心吧,温家人很好,对我跟阿臻都特别好。他们没有一点架子,而且,非常非常地疼爱阿臻。”

    邰重虽然也担心楼臻,但最担心的还是顾烟。毕竟,温家可不是普通的人家,既然他们能找上门来认楼臻,那楼臻那边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顾烟不一样,她毕竟是个外人,跟楼臻关系再好,到现在也还是没名没分的。

    况且,以温家的权势,他都可以想象到楼臻的前途有多坦荡。不用说也知道,有温家做为依仗的楼臻,绝对会成为京都各世家争夺的目标,而联姻是加强世家之前合作最庸俗却也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男人最了解男人,最是懂雄性本能上对权势的追求。他担心楼臻会因为见过看多开了眼界花了心,更担心,温家人会成为顾烟和楼臻之间的拦路虎。如果到那时,让楼臻在两者之间做个选择,他……

    “傻丫头,我不是担心阿臻,我是担心你。”

    工作上的顾烟,给邰重一种很靠谱很稳重的感觉。他也知道这个丫头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冷静,但作为长辈,尤其是,作为父亲,他实在没办法放心。

    “担心我?”

    顾烟有些迷茫,看着自家叔叔一脸的凝重,终于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回想着自己刚才的话,确实是在关键事情上没解释清楚,轻笑后赶紧解释道:“怪我刚才没说清楚。叔叔,你放心吧,外公外婆舅舅他们很喜欢阿臻,也很喜欢我。对于我跟阿臻之间的事情,都很支持。而且他们现在就在等着我到年龄,去跟阿臻领证,选黄道吉日帮我们举行婚礼呢。”

    “真的?”

    邰重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顺利,自己担心的那些非但没有发生,反而比正常情况下的还要好不少。

    “真的真的。”

    顾烟笑,她知道叔叔是担心她,又是好笑又是感动。一边点头,一边上前去挽住他的手臂。

    这个亲昵的动作,让两人都惊了下。

    邰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本来是打算孤度一生的。谁知道在他最没有的希望的时候,剧情竟然来了个峰回路转,他终于得到了爱了几十年的人,甚至,还当上了父亲。

    “我看别人家的父女都是这样的。”

    顾烟也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犟着鼻子说道。

    邰重顿时就感动了,虽然说不上老泪纵横什么的,但那有些发红的眼睛,而因为压抑而不停抖动的手,都是证明。

    “好,好,好。”

    “邰叔叔,也许我现在还没办法叫你一声父亲,但在我心里,你跟这个称呼的意义是一模一样的。”

    这些话,足以让本就受宠若惊的邰重欣喜若狂了。他不停地点头说着好,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别开头放开行李箱抬手去拭去了什么。

    “小烟,回来了。”

    一进门,顾烟就被冲过来的小包子炮弹击中了,下一秒,大腿就小胖手紧紧地抱住。

    顾岚安后一步,看到这一幕,笑说说道:“宝宝这些日子可想你了,天天都在念着姐姐什么时候回来。你要是再不回来啊,我只怕要带上宝宝直接去京都找你了。”

    像是配合妈妈的话,化身小袋鼠抱着姐姐大腿不放的顾宁小包子也仰着粉雕玉琢的小脸奶声奶气地说道:“姐姐,宝宝每天都好想你。”

    顾烟感动极了,弯腰将抱着大腿不放的小包子抱起,在他脸上亲了口,道歉道:“哎呀,都是姐姐不好。”

    “才不是,姐姐很好。”就算是姐姐自己,小包子都不允许她这么说。

    “妈妈说了,姐姐是做正经事去了。姐姐,什么叫做正经事啊?”

    小包子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只是懵懂如他,还是不懂太过成熟的词语。

    “正经事啊?就是很重要的事。就像姐姐每天都要回来看妈妈和宝宝一样重要。”

    顾烟越看自家宝贝弟弟越稀罕,又忍不住抱着亲了几口。

    小包子一向都是很有礼貌的,也跟着礼尚往来地嘟着嘴在姐姐脸上亲一脸口水。

    看着姐弟俩腻在一起完全不嫌腻歪的样子,顾岚安欣慰极了。扭头看向旁边正拖着外套的男人,柔声道:“怎么样?累了吗?”

    从家里开车去机场,不堵车都要半个多小时,碰到堵车不到一个小时下不来。这样来回一趟,还是很辛苦的。

    “还好。”

    邰重的心情很复杂,他还沉浸在机场上顾烟说的那些话上,沉思之下,他都没注意到自己的眉头皱得有多紧。

    “很累吗?”

    直到一只柔软的手碰到了他眉间的褶皱,才让他恍然回过神来。

    “没有。”

    反手将那只手拉住,轻轻地握住:“就是……”

    “怎么了?”

    顾岚安好奇了。都说感情是处出来的,这件事在她和邰重之间最是明显。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上什么人,更不会比像爱秦弘扬那样爱得深刻了,但现在,她已经没办法那么想了。

    这个男人,带给她太多的感动,也给了她以前所未曾有过的安心。也许他不够浪漫,不会甜言蜜语,但真心足以弥补所有的不足。

    “刚才在机场的时候,小烟……”邰重停顿,小心地斟酌着用词,想要将当时的场景最完整地表述出来:“她说在她心里,她早就把我当成爸爸了。我只是有点,太感动了。”

    看着男人纠结万分的样子,想着他一路竟是因为这个而皱眉走神,顾岚安忍不住笑了:“你啊,你本来就是小烟的爸爸啊。她如果不是因为这么想,怎么会同意我们之间的事情呢?平时看着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一到关键是清上脑子就变笨呢?”

    这话中的亲昵,让邰重紧皱的眉头舒展开,将人伸手拦住,轻轻地舒出口气:“现在的日子,真的就跟,做梦一样。每天睡觉都担心是一场梦,醒了就什么都没了。感觉最近的睡眠质量都好了不少,很久没失眠了。”

    “嘶——”

    话说完,胳膊上就被人用力掐了一把。

    邰重有些发懵地看着突然下狠手的女人。

    “疼吗?疼的话就不是做梦了。怎么尽说胡话呢?”顾岚安娇嗔地白了人一眼。

    顾烟抱着小包子坐在沙发上,小包子一直搂着她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着什么。她很少和家里人分开这么长时间,难怪小包子会这般不舍了。

    “小烟,你坐了那么长时间飞机,又坐车折腾的,先上去休息下吧。晚上咱们去爷爷家吃饭。你爷爷奶奶啊,也可想你了,知道你今天回来,一早就打电话过来让晚上过去吃饭。”

    因为跟邰重婚期已定的关系,顾岚安在说起邰家二老时也改变了称呼。当然,这次的改变是自己主动选择的,因为那两位老人实在是太慈祥太,懂道理了。他们对自己,对小烟和小包子的疼爱,那是发自内心的。尤其是白白嫩嫩长得很可爱的顾宁小包子,更是成为二老的小心肝,疼到了骨子里。隔三差五地就要过来瞧一瞧看一看。

    经过了前面那对难打交道,根本无法沟通的公婆,对于现在的邰家二老,顾岚安真的有种生活在蜜罐子里的感觉。她对现在的生活非常地满足,已经没有任何烦心事需要她操心了。女儿和身边这个男人,都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

    “好。”

    顾烟看看时间,突然想起来自己回来之后忘了跟男人报备的事。想了想,跟小包子说道:“宝宝,姐姐要上去睡觉,你陪姐姐一起睡觉好吗?”

    小孩子多睡觉长得快,顾烟默默地想着。当然,对于这种不负责任的个人意见,她也是默默地藏在心里,不曾说出来。

    “好。”

    小包子是有姐万事足,只要能跟姐姐在一起,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虽然不喜欢睡觉,但如果是陪着姐姐的话,那就没关系了。

    “好,那我们上去吧。”

    顾烟抱着小包子起身,掂量了几下:“宝宝长大不少啊,这抱着都重了。”

    一心想着一夜之间就变成大包子的顾宁小包子当下就乐得眯起了眼睛,露出米粒大小的小白牙:“我每天都吃了好几碗饭,吃得肚子饱饱的。妈妈说了,多吃饭才能长得高,长大了我才能保护妈妈和姐姐了。”

    看着小包子一本正经的样子,顾烟忍不住在小脸蛋上亲了几口:“宁宁真棒。”

    小包子圆溜溜的大眼睛立刻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儿。

    姐弟俩亲亲热热地上了楼。

    “宝宝,想不想你楼臻哥哥呀?咱们来给他打个电话看看楼臻哥哥怎么样?”

    顾烟拿出手机,诱惑道。

    要知道,小包子可是第一天就喜欢上了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说来也是奇怪,像楼臻那样冷漠的人,应该最是讨小孩子害怕的。偏偏在小包子这里刚好相反,楼臻都已经成了小包子喜欢的人中排前几名了。

    t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