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明影侯

第1022章谁不信因果轮回

    天下万事皆有因果,有因就有果。

    虽然有些时候这个因果说不清楚,可能也不会来,也许来的时候太晚,但对于这些相信的人来说,他们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在生活中一定要注意这样的细节,不要把这个因果快速的印在自己身上。

    曲阜城里并没有混乱,百姓们老老实实的在自己家里等待着朝廷的调查,朝廷官员们四处奔跑,这些调查组的人各有各的目标,他们将通过不同的方式提交报告,因为最终得出结论的他们,将会用他们的报告获得一份最终的结论。

    这件事情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其实并不容易,朝廷没有给他们太长的时间,他们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所有的事情都做好,这件事,他们接到这个命令之后,一路北上所想到的最好的方式,他们曾经讨论过用什么方式才能最快的将所有的事情调查清楚,最终得出来的结论,全部都是现场询问。

    锦衣卫会给他们提供很多的资料和情报,那些东西能够帮助他们印证他们所得到的消息是否是真的,真假其实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太重要了,他也许只是说服那些大臣和天下百姓的一份证据吧,可是越是真就越能证明朝廷所做的是正确的。

    孔家发展了很多年,正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人针对他们,所以,对于整个城池的城防并没有考虑得那么清楚,甚至可以说没有太多的想法。

    如果是方中愈在这里,他一定会觉得这些人实在是太没有远见了。

    位极人臣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功高震主就自然更愁皇帝记得,就算是建文皇帝朱允炆在仁慈,他们也没有方中愈那样的地位和在皇帝心目中的重要性。

    所以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那样的情况,也没有在朝堂上经营,而方中愈就不一样了,如今朝堂中大多数的官员都与他有关系,就算是他没有想过。

    要利用这些关系做一些什么事情,可是人都是会被主观的情绪所影响的,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天要做一些什么事情的话,放纵你的话,肯定比其他的一些人求爷爷告奶奶要,给轻松楚的多。

    这个世上本身就不是什么特别容易的事情,可是偏偏在这件事情上方中愈所做的这一切已经超越了很多人,甚至可以说在整件事情的进行之中,有太多的人,是没有办法把这一切做好了。

    离开孔家的张公公立马跑了,他可不想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

    那些跟着他一起来的人们,看到张公公这个样子,不仅有些好笑,不过仔细想来他们也能够清楚,如果皇帝,甚至中的最后一句话不是那样,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的,可偏偏是那样一句话,这个时候那些人也有一些不淡定了,所以跟着张公公一起快马离开。

    “留下一个人看情况,再去一个人,去铁大人和驸马爷那边,告诉他们,我不参与这样的事情了,然后,去海港那边等着他们。”

    “是。”

    立马就有人从他的队伍出来,然后去做这样的事情,按照他的吩咐接下来其中一个会留在这里,打听好后续的情况,把整个情况弄清楚,剩下的一人自然会去驸马爷那边。

    “你说什么?

    他已经先走了?”

    耿璇也是一愣,这算是个什么情况?不是说好大家同进退的吗?怎么突然就跑了呢?

    他也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可是按照他的构想,张公公既然是代表陛下来的这个时候不说会完完全全计较铁大人的地位,可是,在某些情况下别人需要考虑他的意见的。

    怎么一下子突然就走了,而且都不回来跟他们打声招呼。

    前来汇报的卫士,只好把刚刚在大殿里发生的情况,讲述了一遍,特别提到了,皇帝圣旨后面的最后一句话。

    铁大人和耿璇两个人听了之后相视一眼,最后也不得不选择了沉默。

    这算是怎么回事呢?建文皇帝朱允文居然会这样说话,这已经表明了他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失望非常的失望,既然如此失望,那么就不会支持他们做一些其他的动作了。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呢?他们不了解甚至可以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建文皇帝朱允炆会这样做,甚至连铁新铁大人这个时候都没有搞清楚,如果他能了解一下之前张伟从近侍离开,所发生的那些事情的话,他就会大致明白,建文皇帝朱允文其实一开始并没有这么多想法,甚至就像是一个调皮孩子似的,突然熊孩子皮一下。

    建文皇帝朱允炆他自己可是爽,可是其他人却要为这件事情多担忧一番,毕竟没有谁清楚这件事和这句话出来之后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庭院深深繁华无比,虽然之前有些杂乱,但现在已经显得无比镇定,可是这样的镇定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张公公前来把甚至一传之后整个孔家又乱了。

    孔家族老这个时候都比较混乱,他们没有想到建文皇帝朱允炆居然在圣旨的最后问了一句那么像民间百姓吵架的话语。

    有些人愤懑不平,毕竟整件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任,何况他们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如果真的要是错的话,也是朝廷有错,朝廷不该这样对待他们,这是他们最深的想法,有些人也不会,在自己有错还是没错的时候都不会选择承认,因为对于他们来讲,现在的这一切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他们也不需要为这些事情负责。

    有人窃窃私语,他们认为在这个时候根本就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讲,现在这一切都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们之前所能承受的范围。

    孔家家主,当代衍圣公这个时候,却显得无比的落寞,虽然他并不惊慌,可是他知道,孔家这一次算是栽了,甚至可能很久之后都没有办法再回复。

    “家主,您倒是说句话呀,陛下这样说话,已经不仅仅是侮辱您个人了,完全是没把孔家放在眼里。”

    “对呀,家主,您别再沉默了,大家都知道您肯定有方法,来搞定这些事情的,孔家这么多年的力量掌控在您的手里,您肯定能让京师的那些大人物帮忙说几句话吧。”

    大家议论纷纷,只要有人说话,立马就会复合,在他们眼里,之前一个个都是推三阻四,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孔家是他们的大的背景,可是如今一个个都感觉到了孔家可能要倒霉了,这棵大树要倒了,所以纷纷的希望家主能够出主意,甚至是拿出自己之前在今世的人脉关系帮助他们,改变现如今的这一次的命运。

    “好啦,都不要争了,刚刚其实在传旨公公来之前,你们恐怕也都给自己做好了打算吧,不管你们之前是怎么想的,现在也不用想方设法的逃走了,没有用的,我相信你们已经尝试过了,甚至被送走的人现在都被赶了回来,接下来不要响了,朝廷既然已经能够做出这样的安排,也就意味着整个曲阜通往外界的道路早就被封闭了。”

    孔家家主看着眼前这些杂乱的人群,心里有一些难受,这个时候你们担心的依然是自己的命,就没有一个人听列祖列宗考虑过吗?

    这可是孔家的大好基业,这可是在这个地球上,在如今的大明帝国,矗立了那么久的大家族。

    孔家家主很是难受,可是他又没有办法去解决,因为他知道,朝廷就是看到了他们如今如此的散漫,如此的不堪一击,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们动手的。

    如果他的人脉真的有用的话,现在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早就在那些调查组离开近侍的时候就会得到消息。

    可是事实是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向他传递过消息,也就是说,在京师的时候,那些人就已经达成了共识,不会有人向他传递消息,也不会有人帮他解决可能到来的麻烦。

    所有的一切都在袖手旁观,他们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好啦,不要有一些其他的想法了,我们静静的等待吧,如果你们真的有自己的想法,那就去做吧,不过我得提前说一句,如果真的惹到了朝廷命丢了,孔家也不会替他收尸的。”

    孔家家主不想这样说话,可是这是他如今表明态度的一种方式,整个朝廷现在的态度不明,但有一点孔家不会再是之前那样的家族,所以他必须要为了保证整个孔家能够流传下去,整个孔家的足脉能够延伸下去,否则的话他就是真正的大罪人。

    其他人或许没有更多的想法,那些人之前只不过是依附在孔家,就算是孔家如今这棵大树倒了,他们折腾几年也会慢慢的翻身的。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孔家的这棵大树恰恰是被他们自己住空的,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他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有些人根本就不清楚这些事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可是朝廷把这件事情说的也并不是把这件事情说的太透彻。

    听到家主这样说话,他们心里其实已经真的是无语了,甚至可以说有着深深的悲哀,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整件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可是孔家的后代,可是现在却沦落到这个地步,孔家在这种状况下,恐怕根本就不会再有发展了,甚至恢复的可能性也会太少太少。

    “好啦,你们都是聪明人,过多的话我也不想说了,之前你们做的什么自己老老实实的盘算吧,朝廷现在能够做到这一步,自然也能掌控更多的罪证,到朝廷的大军和调查组来之前,你们要么处理好自己手中的事,要么老老实实的认罪吧,时间还久,生活还长,老夫不愿意看到你们重蹈覆辙,所以还是努力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说完这些话之后,孔家家主就选择离开了他之前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可是,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与他无关了,他能够留在这里,已经向朝廷表明了态度,那就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反叛,就算是离开,也不是这个时候,所以,朝廷的官员对他很是宽容,但接下来的事情难以说明,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更何况,他们做了触碰到朝廷大义的事情上。

    听起来似乎有些不道德,但这就是事实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讲,如今的孔家肯定不会像之前一样更加显赫,甚至会遭受灭顶之灾,但,那能怎么办呢?之前的错误已经犯下了,这不是他们一个人的错,而是整个体系的错,已经出了这样的问题,他们还是有权利买,所以整个帝国就变成了如今这种状况。

    铁大人和耿璇两人,虽然在曲阜城里闲逛,但是他们也确发现了,这里很多东西都是新的,甚至在某种状态下,也许这里面住的人都是新的,但是,他丝毫没有去把这些事情说过,因为对于他来讲,现在的心理装不下太多太多的事情。

    “看来,老夫本以为自己可以当下整件事情的责任,不过,想来是失败了,接下来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事情的发生,既然如此,老夫还是做个旁观者吧,也许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接下来老夫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铁铉知道,有些事情脱离掌控,可是非常迅速的,并不会因为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而就受困在控制之内,毕竟很多人还是觉得,今日别人能做,他们自己也能做,所以至于能不能承担后面的后果,那就是两说了,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在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他们好,甚至也是我们自己能够接受的。

    孔家家主说完就选择离开,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几人,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仅要耐心的等待其他人能够做的事情,还应该去另一面焦急的等待,是的,这是一个因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