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虎威娇女

第806章 知情

    臣杭絮絮叨叨的继续说了好一阵子,苇杭听得非常专心,时不时来上几声傻笑。这笑声让兄弟俩之间的谈天莫名有了些喜感,也更激起了臣杭要聊下去的兴趣。

    直到夜深了,臣杭才结束了滔滔不绝,跟苇杭说:“哥哥吵着您睡觉了吧,我不说了,咱们赶紧睡了。”

    “嘿嘿嘿,困。”苇杭回应了一句。

    一直躲在窗外听墙角的萧先生走到门前,拍了拍门道:“杭儿,臣儿,你们俩怎么还没睡,快睡了!”

    臣杭吐吐舌头,哎了一声,爹,我们马上就睡了。

    萧先生笑了笑,转身自回房间去了。

    “他爹,你去看孩子们怎的耽误了这么久?”一进门,萧夫人便发问。

    萧先生笑道:“臣儿跑到杭儿房间里去了,两个人聊了半天,我就多待了一会偷听。”

    萧夫人也笑:“没想到夫君居然也做出听墙角的事,我想问问他们两人都聊了些啥?杭儿只能傻笑,臣儿还能聊得下去?”

    “怎么不能,臣儿说得兴致勃勃哪,他和杭儿在聊明光。”

    萧夫人一下紧张起来:“聊明光?臣儿难道发现什么了吗?”

    “夫人别担心,臣儿没发现什么,只是单纯的想念明光这个兄长罢了。”

    “原来这样啊,看来他们兄弟情深,所以对明光也爱屋及乌。”萧夫人松了一口气,感叹道。

    萧先生点头说了声是啊,夫人夜深了,我们也歇息了吧。

    他怕再说下去,夫人又会想起夭折的大儿子,赶紧切断了话题。

    萧夫人应了好,等夫君躺好,她便吹灭了油灯,也躺上床。

    夜凉如水,万籁俱寂。

    云霞轻轻的起身,披衣下床,开了门走到院子中。

    今晚她又失眠了。

    明光走了这么久,她以为生活会慢慢回归正轨,结果好像越来越偏。而且不仅是她,家里另外两个人比她还过分,成天把明光挂在嘴上,让她也不得不开始张口闭口说起明光来。

    这是不是应了那句典型的话:得到的时候不珍惜,失去才感到可惜。

    明光在的时候不觉得,这一走就有深深的失落感了。

    她信步前行,伫立在了院中那棵大树下。今天的夜空乌漆抹黑的,月亮隐在厚厚的云层里,连星星都很少,天幕就像被泼了浓墨一般。

    一如云霞现在的心情。

    她觉得自己应该理一理心中的想法,这样思念一个人,难道就是知己那么简单吗?她好像对明光的感觉有些超过了知己了。

    一阵风吹过,吹乱了她的头发,也吹乱了她的心。

    第二天在学堂上,因为昨晚没睡好,云霞直犯困,全靠强撑才熬了过去。

    下午练完武回家,快到住所院子的时候,云霄不知是怎么回事,就跟吃了枪药一般,破天荒地朝她发起了火。又说了一些没头没脑的话,什么沈维白把明光兄撵走的,都怪姐姐去招惹那个沈维白,沈维白才会对付明光兄。

    因为沈维白惹怒了云霄,以至于他都是直呼沈维白的全名了。

    云霞听了两遍才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惊问云霄何出此言?云霄说他中午听见母亲和杨妈妈私下说的。

    “姐姐,您千万不能告诉娘,我听娘吩咐杨妈妈说,这件事要烂在肚子里,不许跟任何人讲,尤其是不能告诉姐姐您呢。要是娘知道我偷听,还告诉了您,一定会非常非常生气的。”

    这事情憋在云霄心里都半天了,他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发泄出来的,但着实不愿意惹母亲生气,所以这会儿紧张的和姐姐打起商量来。

    云霞点点头答应他不会说出去,小少年才放下心来。两人走进院子,丹画见小姐少爷回来,便说去找烟霞院找夫人回来,然后匆匆出去了。

    听说母亲不在院子里,云霄一下自然了,他一跃跳到回廊廊柱间的长凳子上站着,开始狂吐槽,说沈维白最讨厌,不是他相逼的话,明光兄就不会走了。

    明光兄不走,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天天在一起开开心心的。

    沈维白就想和明光兄比,就见不得明光兄好,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总之云霄对沈维白的不满已经升级成罄竹难书的仇恨。

    云霞并没有仔细听云霄的吐槽,不过她也很生气。原来明光离开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而且还是因为沈维白背后作梗,才不得不离开的。

    她就不明白了,这沈维白莫名其妙的来针对明光干什么?吃饱了撑得慌吗?你现在都是驸马爷了,和佩琇新婚恩爱,狗粮撒得满城都是,特么来跟我云霞过不去是几个意思?

    简直是太过分了,明光他碍着你沈维白什么事了,你要不依不饶的把他从我身边赶走?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吗?此刻她自己都没察觉,她表达了一个明确的意思,那就是明光留在她身边,她就很好明光走了,她也不好了。

    云霞越想越愤愤,胸脯起伏不定,她非常非常确定自己想跳脚骂人,甚至是抽沈维白两个大嘴巴子。

    于是决定去找沈维白问个清楚。

    她转身往外走,结果刚走出院门,云霞娘正好要进院子。因为只顾生气,云霞都没有留意到母亲与她对面走过。而云霞娘见女儿脸色难看,气势汹汹的往外走,直觉到事情不妙,便喊住云霞。

    云霄还在罗列沈维白的罪状,就见姐姐转身出去了,他觉得姐姐一定是去找沈维白算账去,所以马上跳下长凳,跟在云霞身后冲了出来,然后一头撞到了母亲身上。

    “站住,你们俩要去哪儿?”云霞娘严肃发问。

    云霞没吭声,云霄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她顿觉有蹊跷,便指着院子里说:“都跟我进去说清楚。”

    “娘,我有事情要办。”云霞不愿意回院子,她还要一鼓作气去指责沈维白呢。

    “说清楚了再去办事,云霄先进去。”母亲没有丝毫让步。

    被母亲点名的云霄只得蹭着门框溜进了院子里,云霞也不得不暂时压下心中的愤怒往里走。母亲则跟在他们后面,一路押解着姐弟俩到了正厅。

    ps

    请记住域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