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妻十八岁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并不排斥

    两个人坐在一块石头上,肩并着肩,童玥教授伸手指着远处的山峰,层峦叠嶂,层峦叠嶂之上是荧幕撩人。

    看着如此的美景,童玥教授说道:“流域,我知道你要离开这个城市,我都知道消息了。”

    “童玥,我——”

    “你知道一个人要离开的消息是传播的很快的。我觉得你离开也好,留在国内,并不是和你,因为你的才华出众。”

    童玥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童玥扭头认真地看着副总裁查流域。

    浑身上下地看了一遍,发现副总裁最近憔悴了不少。

    也许是为了自己的事情,也许是为了侄子的事情,或许是为了她童玥的事情。

    童玥教授想了想说道:“流域,你应该走出去,你不应该留在w城市,你也不应该留在那个公司里面。”

    我也对你有所了解,之前你在阿姆斯特丹那一家房地产公司,不要以为我一点都不知道。

    我还是知道一点点的。

    你在哪儿,已经混得很好。那儿,你可以再回去。

    查流域也认真的看着童玥,看着童玥的浑身上下。

    童玥的身材不能说是很好,也不能说是一级棒,更不能说是非常的柔美。

    再看看童玥的这张脸,这张脸是一张大众脸。

    对于大多数女孩子来说都是非常的平凡的。

    也就是说,童玥也是属于平凡当中的一员。

    童玥并没有特别的漂亮,也并没有特别的美丽。

    只不过有一种内在的气质,让查流域觉得眼前这个女子童玥是最美的女子。

    这个内在的气质,并不是别的,还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温柔。这种温柔的气质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具有的。

    这种温柔的背后是一种贤良淑德。

    查流域一直盯着童玥看。

    也许这样的女子在如今这个社会根本就不吃香。

    也许这样的女子在如今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是男同胞的所爱。

    而且男人喜欢的也不是这样的女子。

    这个女子似乎不懂得风情万种。这个女子也不懂得情调。

    但是童玥懂得一点,就是体谅他人,就是体贴他人。

    童玥有母亲的情怀,在体谅着每一个人。

    童玥像是母亲一般,在关怀着所有人。

    当童玥温柔体贴地对待这个自己都认为是邪恶的男人查流域,查流域也觉得非常的公平,也觉得非常的受启发。

    查流域看着、看着,忽然觉得童玥也很憔悴。

    查流域看着这个女子,一张憔悴的面容。

    这种憔悴的面容,其实是怎么样造成的,查流域的心里非常清楚。

    经历过这种婚姻变故的事情,被丈夫抛弃,在婚礼街上就被丈夫扔在了一旁。

    在和童幽沣谈恋爱的时候,童幽沣的心里就像想着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是身材一级棒的女子,面容较好的女子。

    放着哪个女人会开心?

    想和那个女子争丈夫,但是又没有资本。

    无论是从身材方面,还是从容貌方面,还是从财力方面,都没有办法和另外一个女子比较。

    当然另外一个女子并不是别人,只是童玥的妹妹欧阳靓颖而已。

    查流域看到这里的时候,想到这里的时候,一颗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不过,但这眼泪流下来的时候,童玥立马就拿出来纸巾,塞给了查流域。

    最后关切地问道:“这风大吗?还是你感冒了?或者是说你想到什么事情伤心的?”

    都怪我总是讲一些这么沉重的话题。

    我觉得既然在这个风景之上,我们就应该好好地欣赏风景。

    我不应该提起这些沉重的事情。

    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觉得人应该有自由。

    你也应该有自由。

    一直以来,你一直丧失了自己的自由。

    童玥什么都知道。

    童玥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

    只不过后来,童玥才明白一切。

    副总裁住在卓家别墅,那个家里也并不是自己的意愿。

    只不过是想踏入敌人的内部,想掌握一些敌情而已。

    就想尽快复仇。

    但是没有想到,复仇没有道路,自己却付出了自由,想想就得不偿失。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

    不不不!

    对于查流域来说,一切都没有过去。

    复仇没有实现,还可以继续再来。

    至于讨厌的那些人,依然可以继续讨厌。

    不过童玥却不这么认为,童玥一直在安慰副总裁,叫副总裁放下所有。

    查流域看着教授,接过纸巾纸巾,擦拭着眼泪。

    然后缓缓的说道:“童玥,没什么,我没有觉得沉重。”

    “嗯,那就好。”

    查流域继续解释——

    你说的话,即使再沉重都是很开心的。

    我喜欢听你说话。

    我也喜欢和你沟通。

    我喜欢这样和你坐在一起看风景。

    我也喜欢和你相处。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开始一段恋情。

    只是我要离开国内了。

    我想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你留下我,只要你觉得我不可以离开这里,只要你需要我只要你说不让我离开这里。

    我就不离开。为了你,我可以做出一切……

    童玥认真地听着副总裁说这些话,似乎非常的感动,也是非常的激动。

    童玥想说什么来着,但还是出于尊重,等待副总裁把所有的话都说完。

    最后才缓缓地伸手,双手扶着副总裁的手臂。

    童玥温柔体贴地说道:“流域,如果你把我当成一回事,如果你觉得我们应该有未来,那么你明天立马就离开这儿。”

    童玥认为——

    我觉得国内不属于你。你的才华不应该被在国内消磨。

    国内任何的单位都配不上你的才华。

    只有我发现你的才华是出众的。

    只有我发现你确实是一个最好的人。

    查流域被教授的话有所触动。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教授会说出如此好听的话来。

    不过他相信童玥教授说的话都是真的。

    因为这个女人从来不会说假话。

    因为说假话对于这个女人来说,非常的难,难于上晴天。

    这个女人说的话绝对是真的。

    也就是说,他绝对是有才华的。

    他也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个人。

    国内的才华也确实配不上这个男人的才华,是这样的吗?

    查流域苦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地抬头,非常温情脉脉的看着这个童玥教授。

    查流域说道:“玥,你说的是真的?”

    “是,

    是真的。”

    童玥缓缓地松开查流域的手臂,最后站了起来。

    然后捡了一颗石子往下面扔的下去。

    最后扭身靠在栏杆上,然后微笑着,看着副总裁。

    童玥的这个微笑非常的温馨,并不像是那种笑逐颜开,也并不像是一位小姑娘那种纯洁的微笑。

    而是那种带着母性的,给人温暖,给人安全感的微笑。

    童玥看着查流域幽幽地说道:“流域,当然,你的才华是出众的,你的才华应该有好的工作的相匹配。”

    以前卓识地产并不适合你,你应该回阿姆斯特丹。

    查流域看看童玥教授,也看看远处的山峰。

    层峦叠嶂的山峰,此时此刻的云雾有些上去。

    因为太阳升了起来,在这个山上能够看见太阳,也是很稀奇的事情。

    就像是能够看见日出一样的稀奇。

    因为这个山上实在是云雾缭绕,经常很少可以看得见东西。

    现在居然慢慢地清晰起来。这也许是天意。

    这也许是缘分。

    如果说童玥不留着他查流域的话,那么童玥也鼓励他去阿姆斯特丹的话……

    那么查流域就最后一定是下定的决心,一定要离开这里。

    查流域看着远处的风景,感觉到旁边温情脉脉的童玥。

    查流域非常动情地说道:“童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一定好好地照顾自己,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地生活。”

    查流域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些笑意。

    “童玥,如果说哪一天你,想念我了,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你一个电话,只要你说一句让我回来,我随时都可以回到你的身边。”

    我随时都可以回来守护你。

    即使我失去了事业,也无所谓。

    即使我一无所有,也无所谓。

    只要你不介意,我也不会介意。

    童玥激动地看着查流域。

    “流域,谢谢你——”

    “童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不要太委屈了自己,带孩子很辛苦的,注意休息。”

    查流域让教授,如果带孩子觉得实在是太辛苦的话,那么就有必要再请一个保姆。

    目前也只有一个保姆喜儿跟在身边。

    除了要照顾老太太,还要照顾这个孩子。

    甚至有时候大小姐童小颜的一些事情,也需要保姆喜儿来做。

    这些,查流域其实都看着眼里。

    不过,童玥很快就否定了。

    满脸的笑容对副总裁说道:“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协调,现在这个保姆喜儿也非常的负责任,你知道喜儿的品行。”

    查流域当然知道!

    喜儿是查流域曾经玩弄过的女人之一。

    他知道,喜儿这个人很真实。

    喜儿在家里,童玥比较放心。

    童玥反而不能接受其他的保姆和他们一起生活。

    童玥觉得只有喜儿才是她认定的保姆阿姨。

    喜儿?

    一提到这个名字,副总裁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如果不是当年自己****,如果不是当年任何女人都不挑剔……

    那么也不至于和这个保姆喜儿发生的那种关系。

    然后让这个保姆喜儿一辈子痛苦。

    让这个保姆一辈子受伤。

    让这个保姆至今都不讲婚育。

    虽然说现在有一个很好的男人王家宝,在追求这个保姆喜儿,但是这个保姆迟迟没有答应宝宝的求婚。

    其实没有进展,也许当年的那件事情在保姆的心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

    所以想到这里的时候,副总裁居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保姆喜儿。

    查流域扭头看了一下旁边的其他人,每一个人都在休息。

    老太太闭着眼睛在休息。孩子也睡得很好。

    可以感觉到孩子在睡梦当中非常的开心。

    因为贝儿一下子手动了几下,一下子又咯咯作笑。

    然而这个恨铁不成钢的侄子查萧玉,满脸的笑容,又在玩的手机。

    大小姐童小颜也闭上眼睛,有一些忧郁,也在休息。

    大小姐童小颜也许这个心思太重。

    其实压力也并不重,也不知道大小姐童小颜,到底在想什么,只不过是总是开心不起来。

    也许刚刚失去未婚夫,所以现在心情比较沉重吧。

    然后再看看那个花花公子。

    姚之航倒是挺懂得享受的。

    在这儿拿着一支鸡腿,在那里啃着。

    这个男孩子也会肚子饿吗?

    平时那么讲究,在这个山上没有任何吃的,这些方便食品也会吃吗?

    也许有时候环境会改变每一个人的习性。

    这不这个非常讲究的花花公子,也开始吃成这个样子。

    这个时候很想拿着手机,给这个花花公子拍个照片。

    最后让这个花花公子想起今天这个狼狈的样子。

    不过副总裁想到这里的时候,又苦笑了一下。

    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花花公子和我查流域有什么关系?

    人家只是大小姐童小颜的一位备胎而已。

    查流域非常明白备胎的意思。

    就像车上的备胎一样的,备胎只不过是备胎备胎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正式的轮胎使用。

    备胎只是临时使用一下。

    或者是说永远都不能够使用。

    如果车子轮胎从来没有坏过的话,那么备胎,也就是做这样子。

    也就是跟着这个车一直转动而已。

    至于要成为正式的轮胎,那么还得是正式的人。

    他查流域还不能是这个备胎,副总裁把这些想得一清二楚。

    他在想,他应该不属于备胎。

    他自己应该是一位正式的轮胎然而他自己喜欢的这个女人的备胎应该是文斯民。

    想到文斯民的时候,副总裁也觉得在离开之前,应该跟文斯民说一声再见。

    查流域想到这些人的时候,缓缓地扭头看着童玥教授。

    查流域发现,此时此刻童玥教授满脸的悠闲,正在欣赏着风景。

    副总裁不想打扰此时此刻的这种温馨场面。

    于是轻轻地伸出了手,轻轻地放在了童玥的肩膀上。

    此时此刻,童玥并没有反抗,居然并没有排斥。

    副总裁于是就轻轻地拦住了童玥的肩膀,然后自己的胸膛也贴了过去。

    两个人就这样依靠了在一起。

    从后面看是一幅温馨的画面,出现在眼前。

    查流域满脸的笑容。

    他觉得此时此刻,应该是人生当中最美的时光。

    他要把这最美的时光保存收藏在记忆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