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万欲妙体

第六百六十一章 长天绝舞有着杂心

    刘宗云皱眉,道:“老祖宗以前是很霸道,只是做出这种事,是不是搞错了?”

    李顽道:“我窥视了他的心,他的心中有着如海的仇恨之意,应该不会错……这事我是不问了,你们看着该如何处理吧!”

    刘宗云有些发怔,半响方叹道:“没想到枯草宗叠逢大变,追根溯源,竟然是因为老祖宗做下的一件错事。武夷,现如今老祖宗逝去,你又做下这么多恶事,我要如何处理你呢?”

    武夷转看向刘宗云,目光也是恨毒无比。

    李顽道:“他认为刘族就该毁灭,才能让他的恨意消解一些。”

    武夷无法出声,只有靠李顽去窥意,这也是他心中的恨毒心思。

    刘宗云面色深沉,道:“武夷,我只有杀了你,不会杀你的家人,会把他们驱逐出枯草宗。”

    武夷咧着嘴唇,血流如注,凄厉地笑了一声,突然向船辇外跑去,纵身一跃。他这是要自杀,没有人拉着他,就算阻止,还是要被刘宗云杀死的。

    李顽摇头,道:“他就算是死,也不愿意死在刘族人之手,这是一个一生都执拗之人。”

    刘宗云点头,目光转向魏成毅,道:“魏成毅,你虽然是被肋迫,却也是做下许多恶事,还是要死的。”

    魏成毅惨然垂头,又是抬头道:“能不能放过我的家人?”

    刘宗云道:“只要没有恶行,我会放过,驱逐出枯草宗。”

    魏成毅点头道:“刘宗云,你的人品一直都很好,我信你。”

    说着,他也是爬起身跑去,跃下了船辇。

    李顽望着底下摔成肉酱的两具躯体,没有去吸,却是他的吸魂塔已是自主收了这两个灵魂。

    现在枯草宗高层几乎尽灭,其宗最强大者已是刘宗云,武夷心机深,最后的目的是要完全掌控枯草宗,可惜最后还是因为李顽的介入,竹篮打水一场空。

    长天绝舞问道:“李顽,接下来去塔米星球吗?”

    李顽道:“在这里休憩三个月,我收了奇轮星球,然后再去塔米星球,奇轮星球和品烟星球中心处看看。”

    是的,玄薇世界已经壮大到可以容纳奇轮星球,这么一个充满灵气的星球进体,又会让那里大为增扩。

    刘宗云诧异莫名,为秦玉如一番解释,就是看着李顽,震惊不已。躯体里已经有一个世界,还能通过抓取星球增强力量,这可是神通广大的能耐啊!

    长天绝舞迟疑了好一会,才道:“李顽,我……我要进玄薇世界。”

    李顽笑道:“你进去做什么,我把玉女们带出来就行。”

    长天绝舞坚决地道:“我要进去,我也要建造一座小屋。”

    李顽摇头道:“无须如此,你对我还没达致那个深厚情感,不会建造成功的。”

    长天绝舞有些艰难地道:“我的侍女们都能建造成,我又岂有不建的道理,我……我愿意做你的妾室……”

    李顽目光一凝,道:“那只是

    玩笑之语,你不必当真。”

    长天绝舞流泪道:“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我已经放下身份,要做你的妾室了,你怎么又要反悔了呢?”

    李顽有些头痛,当初他本是以此话故意回绝心高气傲的长天绝舞,没认为她会真的做到。这谁知偏偏这位大美人,还真的就转过弯来,抛下尊贵的身份,骄傲的尊严,愿意做自己的妾室了。既然已经说出口,他也不是真正会言而无信,只是并不想接受长天绝舞而已。

    李顽皱着眉,道:“你是心甘情愿做我的妾室吗?”

    长天绝舞抹去泪水,道:“我已经想好了,愿意。”

    李顽颇为犹豫,说出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难以收回来了,可是他真的对长天绝舞没有感觉,十分反感她傲慢强势的性子,想接受她很是艰难。

    刘梦草道:“主人,既然你已经应承过,这时反悔,确也不太好的!”

    李顽立时看向刘梦草,有些怨怪,小侍女也在给自己上紧箍咒吗?

    刘梦草笑道:“主人,你想想看,玉女们都建出小屋,她与玉女们情深义厚,不会分离,总不能玉女们爱上了你,她反而成一个外人了,嫁给你也是应该的。”

    李顽无奈地给了刘梦草一个白眼,这叫什么说辞,明摆着小侍女是想帮着长天绝舞的。

    长天绝舞则是有些感激地看向刘梦草,对她一时间颇有好感,虽然两人接触不多,但能为自己说话,说明她的心地还是很好的。

    李顽想了想,道:“好吧!你可以成为我的妾室,只是……我与你之间也不知有没有情缘,你若反悔,我会松手。”

    长天绝舞道:“我说过的,你娶了我,我这一世只会认你为夫君,对你忠贞,为此我可以发毒誓……”

    顿了一下,长天绝舞又道:“我长天绝舞发誓,既成为李顽妾室,便忠贞不渝,永不变心,不然我形神俱灭,永远不能投胎转世。”

    这可谓是毒誓了,冥冥之中真可能会应验,没有强者敢于这般毒誓的。

    李顽深深凝注长天绝舞,这时间他有点心动,能发下这个毒誓,说明她就算有着目的,没爱上,也是真心要做自己女人的。

    李顽沉吟一下,向刘宗云和秦玉如说了一声,便带着长天绝舞和刘梦草进入玄薇世界。

    外面刘宗云见三人幻没不见,诧异地问道:“他们去了哪里?”

    秦玉如道:“很可能是去了他的世界。”

    刘宗云点头道:“我也很想进去看看,可惜李顽的世界,我们也不能轻易进去啊!”

    秦玉如笑道:“夫君,等你成了界道境界尊,也能拥有自己的世界了。”

    刘宗云叹道:“界道境?那可能只是个梦幻,我或许终生无望。”

    秦玉如道:“夫君,我看你若欲修至界道境,还是要李顽相助才好。他是个神奇的人,也必然会有神奇的好处,我们厚着脸皮向他要。”

    刘宗云迟疑地道:“这样能行吗?”

    秦玉如微笑道:“上次他很大方地就给了我二十万极品灵晶和上万上品灵晶,我们只需试试看,就知道行不行了。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梦草又是他的侍女,或许也会给我们更多好处的。”

    刘宗云心中大动,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想了一会,还是觉得要厚脸皮一回,难得地机会,只要自己能实力增进,这点脸皮算什么啊!

    当刘宗云和秦玉如夫妇盼望着李顽会给予好处,想着怎么去厚脸皮说时,长天绝舞正在玄薇世界建造小屋。

    在李顽平静的目光中,牧云雅淡然的目光中,玉女们期待的目光中,长天绝舞终于建造好了小屋。

    她呆呆看着,心神意乱,虽然建造好了,却是一座可以增加两层修炼进度的小屋。玉女们见此,都是流露出失望之色,有的更是伤心地哭了起来。

    李顽有些意外,长天绝舞竟然也是对他有着爱意,但这个爱掺了杂质,不够纯粹。

    李顽淡声道:“长天绝舞,我会纳你为妾,但也仅限于此了。”

    长天绝舞一声不发,推倒了小屋,再次建造起来。

    不久,小屋搭建好,依然是可以增加两层修炼进度。

    长天绝舞又是推倒,再次重建,如此反复,她还是在建,倔傲地就是不罢手。

    牧云雅摇头道:“夫君,她对你现在还有着别的想法,自然不会纯心纯意,是无法建成功的。你去劝劝她,感情也要培养,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成的。”

    李顽默然一会,上前拉住长天绝舞的手,道:“不要再建了,你心有别意,现在不会成功的。”

    长天绝舞一甩手,道:“我偏要建,我已经在心中愿意这一生成为你的女人,就不信会建不成功。”

    李顽道:“那不一样,我说了,你心有别意,只要一直是如此,就不会成功的。”

    长天绝舞美目中蕴着泪水,道:“为什么绝雪她们能建成,我就不能呢,我就要再试试看……”

    李顽叹息一声,道:“绝雪她们在你的照拂下,甚少受苦难,以致本心都很纯质,她们对我没有任何需求,只是想好好爱我,才会建造成功,而你对我有杂心,想从我这里获得诸多好处,才会这样的。”

    长天绝舞道:“可是……可是我欲从你这里得到好处,同时也会好好爱你,这没有错啊!”

    李顽摇了摇头,道:“我有一位妻子,叫周雨桐,在我几岁时,就已经与她结识,朦胧间对她产生了异样情感。我们是在十几年后再次重逢,那时候我因为中毒丧失了理智,对她有了很不好的侵犯,但是她谅解了,那时我们就知晓,彼此都深爱着对方。她开始也是建造成增加两层修炼进度的小屋,只是因为她心中有一层隔膜,还有一个心事未解,她分不清对另一个男人是不是爱。后来,她回去后,解开了那个困惑,再次回来,才建造成功小屋。”

    长天绝舞睁着朦胧大眼睛,问道:“她现在哪里?也是失忆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