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第三百六十四章 会面2

    等了一会之后,赵远进去找到了二王子和右教教主,把大概的计划告诉了他们,这才道:“不知道二位以为如何?”

    在水上见面已经是赵远现在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最主要一点就是可以避开那些监视的人,特别是东厂,他们无孔不入,到处都有他们的眼线。

    右教教主道:“这个计划倒是可信,至于替身,这点还请放心,为了应付仇家,我们身边准备了替身,若是有精巧的人皮面具的话,完全可以应付过去而不会被人发现。”

    赵远道:“那好,具体的计划我会和大祭司那边商议,制定好计划之后便会详细告知你们!”

    二王子有些疑惑道:“我们相信你们,但是对于大祭司我们却并不能完全相信,你说他会不会有可能在画舫之上设伏?”

    右教教主道:“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大祭司即便损失惨重,可并不代表并无人可用!”

    他们如此谨慎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大祭司那边同样非常谨慎,同样也不会愿意乘坐这边提供的船。

    赵远叹口气,道:“如此的话可就不好办了!”

    右教教主道:“不知道杨门主此话是何意?”

    赵远道:“很简单,大祭司不愿意乘坐我们提供的船只,因为他觉得我们也会设下埋伏,你们不愿意乘坐大祭司的提供的船只,同样你们也觉得有埋伏,彼此双方要合作,可现在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办法建立起来,现在不信任,我没觉得合作的时候你们也同样会相互信任!到时候即便他给你们提供情报,你们会觉得这是埋伏,同样,你们给他的情报,他同样也会觉得是埋伏!所以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你们相互为敌好了!至少有一点,这不存在相互信任的问题。”

    没有永远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说得没错,可是在利益面前,还是相互防备,相互不信任的话,那么合作根本就无从说起。

    二王子道:“杨门主的意思是说不用和大祭司合作了?”

    赵远道:“对!我现在觉得没必要!”

    右教教主道:“为何叫没必要?”

    赵远道:“我们中原有句话叫做过河拆桥,前提条件便是要过河,得先架桥,而你们现在双方连桥都不愿意架,如何过河?一个堂堂的二王子,右教教主,一个还是大祭司,结果呢,一个畏畏缩缩,一个胆小如鼠,论气概没气概,论胆量没胆量,如此气度,若是合作,只能添乱,还不如各行其道,各自为政!原本在下以为,既然大家目标一致,那就有了基础,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在下一厢情愿而已!”

    二王子脸色一沉,道:“杨门主,你说话客气点!”

    赵远冷哼一声,道:“二王子,在下说话已经很客气了!从此以后,合作的事情你们在协商,在下也不参与,不过按照大人的意思,我们还是会尽量保护二位的安全,告辞!”

    坦白的说赵远现在已经没多少耐心可言,原本以为觉得选好了地址,只要能避开东厂的耳目,那么接下来就应该谈如何合作的事情,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过只自己过于天真的想法而已,无论是大祭司也好,还是二王子右教教主也好,他们从来就相信过双方能有诚意合作。

    而自己或者说锦衣卫作为中间人,更是没办法得到双方的信任。

    所以赵远干脆觉得还不如保持现状就好

    屋内!

    二王子狠狠的一拍桌子,怒道:“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而已,居然胆敢如此无礼!”

    右教教主此刻脸色却露出了思索之色,面对二王子的带着几分愤怒的咆哮,他几乎看上去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二王子独自发了火之后,朝国师看去,却发现他眉头紧锁,便问道:“国师,你在想什么?”

    右教教主抬起头来,道:“我在想刚才杨门主的话”

    二王子不服气道:“他的话有何可想的,说穿了,他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本王爷能如此待见他已经是很给朝廷及锦衣卫的面子,而他呢,自持有几分娇宠,居然还敢对本王不敬!此事明日本王定然禀告锦衣卫指挥使大人,由他定夺!”

    右教教主心里不由的微微摇头,在国内,左教教主不知所踪,梵天左教所控制的圣山又被人所毁灭,现在仅仅有少数的大臣还在支持左教!

    对于这些人,做好的做法无非就是让他们心服口服,无论是用利还是其他什么!然而二王子对于他们却有着非常大的成见,认为即便他们归顺了自己,也不可能是心服口服,于是根本就不愿意想着如何去收服这些人。

    于是这些人心里也清楚,即便投靠了二王子也捞不到什么好处,干脆还不如死磕到底。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个道理实际上非常浅显,而作为一个国君,想要国家长治久安,还需要的便是为君者的肚量。

    若二王子的肚量能大一些,能容得下当初那些和他作对之人,梵天左教早就被赶了出去,右教也能彻底的一统国内的梵天教,他二王子离王位又能迈进很大一步,现在国王之所以一直不愿意确定接班人,或者这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闻言右教教主抬起眼帘,道:“殿下,可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

    二王子道:“当然不会忘!”

    右教教主道:“是另外一个目的!”

    二王子脸色沉了下来,道:“找出左教教主,将其杀之,然后彻底断了国内那些左教教徒的念想!”

    左教教主道:“可是就目前为止,我们尚未查到任何关于左教教主的任何消息,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说不定我们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这样的话我们一直都非常的被动。”

    二王子有些有气无力道:“的确如此!”

    右教教主的道:“若是光靠我们,即便离开明朝也不一定能找到左教教主行踪,然后继续给了他们喘气的机会来壮大自己,若是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他消灭了大祭司,完成了左教一统,再次带着中原壮大的力量返回吐蕃,接下来的情况,殿下也应该知道是什么了。”

    若是左教继续占据了半壁江山,那么情况可就更加不乐观,王位之争也就更加的激烈,要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老国王都还没宣布人选,说明他心里在犹豫,若是在如此下去,估计这王位到底属于什么人还真不知道!

    一想到自己王位都有些不保了,二王子心里突然有些慌了起来,问道:“国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右教教主道:“答应大祭司要求!”

    二王子道:“可若是他在船上设伏怎么办?”

    右教教主道:“这点不用担心,到时候老夫一人前往便可,即便老夫出了事情,殿下还在,也能主持大局,另外老夫也觉得杨门主说得有道理,要想合作,前提就是必须建立在信任之上,大祭司对于我们不信任能理解,毕竟现在他势力比我们弱,还是强敌环绕,可老夫好歹也是右教教主,下面教众无数,难道还惧怕他一个区区的大祭司,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对于这点,右教教主也想通了,自己可是堂堂的一教之主,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惧怕他一个小小大祭司,要是自己一直都是如此畏首畏尾,被自己那些教众知道,那自己教主尊严往哪放?

    二王子想了想,道:“也高,那么到时候本王就恭候国师佳音!”

    右教教主心里突然有几分失望,却也点点头算答应。

    商议好了之后,右教教主也就离开了房间,走出了院外,朗声道:“殿下也已经和老夫商议了,就按照杨门主所言便是,还请门主费心安排!”

    他声音不大,赵远也听得清楚,旁边的苍无霜闻言好奇的问道:“听这老头的语气,怎么感觉好像有点认错一般的感觉?”

    赵远压低了声音道:“这就是贱。”

    苍无霜有些不解,道:“贱?什么意思?”

    赵远便把刚才在屋内发生事情说了一遍,道:“起先我好好的建议,他们担心大祭司设下埋伏,不愿意前往,我忍不住的发了一通脾气,这倒好,现在一下子自己想通了,好好说不愿意听,非要骂他一顿才停,这不是贱是什么?”

    苍无霜道:“现在他们愿意了,那接下来是不是就应该商量细节?”

    赵远点头道:“对,所以接下来还得弄一张地图才行。”

    第二天下午,无言来到了赵远,随行的还有一穿着斗篷,头上带着斗笠之人,进了屋之后,无言介绍道:“这位便是千面人”

    赵远一拱手道:“晚辈见过前辈!”

    千面人回礼道:“不必客气,早就听闻杨门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

    说着又看向了苍无霜,道:“不知道宗主最近可好?”

    听他这口气,好像和阴月宗宗主也认识,苍无霜也没携带,道:“承蒙前辈惦记,宗主最近身体安康!”

    千面人在江湖之上并无恶名,虽说人在江湖,却并不喜欢打打杀杀,而更多的喜欢制作面具来游戏江湖。

    苍无霜对此也没敌意。

    千面人微微点头,看向无言,道:“可是替他们做面具?他们现在带的面具就是出自老夫之手。”

    来的时候无言已经给他说了赵远和苍无霜两人的身份,因此即便赵远和苍无霜并没有取下面具,千面人也知道两人是谁。

    无言道:“不是不是,等晚上的时候他们会带你前往,你听从杨门主安排便是。”

    千面人点点头,转身便寻了一张椅子坐下,而赵远此刻则已经在桌子上铺开了地图,道:“这便是地图,现在我们必须得详细计划了路线和时辰,确保万无一失。”

    无言笑道:“还是门主想得周到,昨天回去在下已经将门主的计划详细的禀告了给大祭司,大祭司并无异议,而且门主如此信任,由我们来准备船只十分意外,也十分的感觉!”

    赵远道:“之前事情都已经过去,现在对于而言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也是是时候放下那些恩恩怨怨来想处理眼前的事情。至于这事情结束之后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或者其他什么,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无言道:“杨门主所言甚是,我这里还有一些关于东厂的情报,若是大祭司和国师两人谈判让人满意,到时候我的这些情报,门主一定非常感兴趣。”

    赵远道:“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来人,准备笔墨!”

    既然是计划,那么自然就得制定得非常相信才行,而整个计划的最关键问题就是两船交错的时候换人,而不被其他人察觉,要让大祭司的人马成为奇兵,就必须掩盖这个事实才行。

    而在制定计划的时候也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赵远和苍无霜到时候那可必须得保护右教教主的安全,必须得和他一同前往,假的教主若在船上,自己两人若不在船上,同样也会引人怀疑,于是原本打算一人的替身一下子也就变成了三人。

    好在千面人现在正在此处,几人也询问了他一下,多一两张面具对他而言完全没任何的眼里,众人这才放心下来。

    足足用了两个多时辰,从用什么船,双方的船从哪里出发,在哪里相遇,船上带几个侍卫,然后又在哪里下船等等都做出了完成的计划,昨晚之后,几人又再次商议了下,确定没任何问题之后这才抄写了一分,然后各自呆上一份。

    晚上的时候,赵远和苍无霜便带着千面人前去见右教教主等人,千面人的优势也立刻展现出来,只见他换上了衣服,然后独自在屋内准备了片刻,等出来的时候已经变了一个人,在穿上锦衣卫的衣服,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异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