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狼

第五十五章 强扭的瓜

    ()    这位脾气古怪的乌兰丹师离开后,天狼无奈地拉开门,结果发现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在场的数十人瞪着他。

    那几位眼睛长在天灵盖上的神人免不了又是一堆冷嘲热讽,什么水平不行就别浪费别人的时间、一副穷酸样也想成为炼丹师云云,天狼看着这些神人,摊了摊,无所谓的说道:“怪我咯?”

    气得两个老货在那不停的跳脚,但是碍于在丹师联盟内不敢乱来,否则估计要冲上来拼命。

    “我怎么感觉少了一些人?”天狼好奇的问道。

    “你进去之后,走了十几个。”筱寒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何突然离开。

    “小兄弟有所不知,来参加测试之人大多在这有底,不过炼丹品阶提升了,想来换一下丹师名牌而已,毕竟高一个品阶的丹师,待遇还是有差别的,而那些离开之人就是测试失败的,像小兄弟这种无长辈陪同的倒才是少见呐。”胖子凑过来给天狼解释道。

    “原来如此!”天狼等人恍然大悟,同时说道。

    “咦,你这小松鼠不错啊,居然能说话!”胖子看着小松两眼发光,站他身后的高冷少女亦是对小松频频侧目,颇为好奇。

    “我说大胖子,少打我主意,本大人生是老大的人,死是老大的死人,你一边去。”小松对胖子那猥琐的眼神很是不爽。

    “还大人,不就是一只小松鼠嘛!”胖子斜着嘴巴,露出他那大板牙,不屑的说道。

    “切!我老大自会为我炼制化形丹,不用你操心。”小松双抱在胸前,除了还是松鼠的外形,它的言行举止与人类无异。

    就在天狼他们闲聊的时候,丹师测试区后堂已经炸开了锅。

    “什么!十岁四品?还有可能是五品?”

    “乌兰长老,骗人的人吧,我通州城什么时候出现这种妖孽了,我怎么不知道?”

    “是啊,别说四品,十岁的品我都没见过!”

    “都给我闭嘴!”乌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很霸气的说道,“你们这帮老东西,难道当我是瞎的吗?”

    众人支支吾吾的不敢还嘴,虽说乌兰不是他们之最年长的,但却也是实打实的五品丹师,如今已经是通州分部的九大长老之一,光凭这点就能训斥他们,再加上乌兰还是一只出了名的母老虎,谁敢招惹。

    测试这一块本就是乌兰负责,今天鬼使神差的亲自上阵就碰上了一个妖孽,众人内心里有点羡慕妒忌。

    毕竟发现一个天才并拉入丹师联盟,那可是有重大奖励的,如果再参加大比拿个冠军什么,说不定推荐的人就能成为第十位长老了,这么好的会居然落到了乌兰的里,所以内心不平衡之下,他们很自然的表示怀疑,虽然知道乌兰长老不可能说谎。

    一炷香之后,十个负责测试的丹师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了测试大厅,身后还跟着一些穿着丹师袍服的弟子,每人里都抱着一些同样款式的袍服。

    “此次测试通过的丹师共有十五名,四品丹师一名,品丹师一名,二品丹师五名,一品丹师八名,现在点到名字的丹师上前,领取丹师袍服和名牌。”乌兰说完,往后面招了招。

    弟子们恭敬的站到乌兰身边,按照乌兰念的名字,把名牌和袍服逐一发到了对应的丹师里。

    丹师名牌是一块圆形的白色牌子,一面刻着丹炉,一面刻着名字,这是丹师联盟专属的牌子,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异常坚固,而且刻有诸多灵阵在里面,好像这牌子的功能不少,名牌的丹炉图案上有九颗星,亮起的星数代表了丹师的品阶,品以下的星星的颜色为黄色。

    袍服则是淡蓝色,胸前绣有一只丹炉,上面按照丹师的品阶不同亦有不同数量的星星,颜色与名牌上的一致。

    “四品丹师,狼天。”

    当天狼上前领取袍服和名牌之时,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看过了过来,天狼很淡定的接过名牌和袍服,只见上面的四颗星是银色的,看来四品开始属于另一个层级了。

    那两个之前对天狼冷嘲热讽的老货张着嘴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可置信的指着天狼,嘴里兀自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不可能!肯定是假的!”

    “怎么,你们是在怀疑我吗?”乌兰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位老货说到。

    “乌兰长老,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是他看起来也就十四岁,怎么可能就是四品丹师了?这绝对不可能!”瘦老头不甘的说道,好像天狼的四品是抢夺他的一般。

    “对,即使他从娘胎里就开始炼丹也不可能这么快!”那丑陋无比的老妇亦跟风说到,他炼药数百载,也才堪堪四品而已,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毛都没长齐呢,就四品了,让她情何以堪,那岂不是说明她就是个废物

    “井底之蛙,你们真当每个人都如你等这般?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丹师联盟可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给我轰出去!”乌兰话音刚落,旁边的九位丹师就上前将那几位神人拖了出去。

    乌兰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回头对天狼说道,“小子,跟我来!”

    “那我朋友?”天狼可不想把筱寒一个人丢在这。

    “真麻烦,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人家泡妞,一起过来吧。”

    “这女人到底什么逻辑,跟个女的在一起就是泡妞,再说了小爷泡妞碍着你什么了?真是无妄之灾!”天狼无奈的拉着筱寒跟了上去。

    “人家可没冤枉你,哼!”筱寒在一边补刀。

    “其实老大很冤枉,明明都是女孩子泡他。”小松觉得天狼很无辜。

    ……

    “看看!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天才在未成名之前,总是会饱受各种争议和怀疑的!”胖子趾高气扬的四处扫视,背负着双对自己的徒弟说道,“瞳瞳,咱们走!”

    周围的人怔怔的看着胖子离去,虽然极度鄙视他装十,但是又不得不佩服他的眼光,毕竟之前只有他一人看好天狼,不过他们也庆幸自己没有跟着那两个老货起哄,否则今天脸就丢大了。

    拐八拐之后,天狼两人一兽被带到了丹师联盟后面的一处庭院,只见一位老者头发花白,留着长髯的老者在跟一位年妇女商谈着什么。

    “乌兰见过两位会长。”乌兰恭敬的对两人行礼。

    “见过两位前辈!”天狼和筱寒亦跟着行礼。

    “小友无需客气,我是丹师联盟通州分部的会长山,这是我的夫人,亦是本部的副会长沈玉,你的情况乌兰已跟我二人说了,不过眼见为实,你能否在此炼制一枚五品丹药让我二人开开眼界啊。”山一边捋着自己的长髯一边说道,虽然头发胡子都已花白,但梳理得颇为齐整,看起来带着一股儒生之气。

    “没问题!”天狼爽快的答应了。

    就在天狼给山和沈玉炼制五品丹之时,天家五行天卫派出的人马亦有一部分人乔装进入了通州城,剩下的人在追寻天舒的下落,而且已经锁定了葬神渊和神仙居方向,毕竟古岚城对于天家来说就是一弹丸之地。

    天狼固然聪明,但是年纪还太小,江湖阅历匮乏,看似心思缜密,实则留下了诸多破绽,比如他想保护天狼会,灭了古岚城的傅通镖局后,会不会为了解决后患进而到通州城灭掉其总部,比如他身边带着一只松鼠和匹狼,还有曾接触过的人,到过的地方等等。

    天家作为帝族,传承数万年,拥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才和段,要不露痕迹的获取情报,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太困难的事,况且对象还是神起大陆底层的一座小小城市,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以此同时,天家金脉和土脉亦不肯坐以待毙,圣主天宏和土脉脉主天横在密谈着。

    “天横,双脉其一个有消息了,是天舒的儿子,而且天舒生死未明。”天宏踱着方步,脸色严肃的说道。

    “这小子未死,那可了不得,两个小的还好,当年的事他们不知道,但是天舒可是当年的漏网之鱼啊,这万一回来告咱们一状,老祖还不得扒了我们的皮?”天横是一个精壮的年人,留着短胡子,四肢粗大,并不是很高,听到这个消息,他有点坐不住了。

    “放心,如今天裂他们也没找到人,万幸的是这次组建监察军,让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安插了几个人进去,我们能及时的获取情报,而且在他们把持出口之前我已经撒了一批暗卫出去,随时都能行动!”天宏不愧是圣主,做事总能先人一步,未雨绸缪。

    “如此甚好!”

    ……

    就在天家人各怀鬼胎之时,天狼的五品丹药已经到了成丹之时,天空数道粗大的白色丹雷不停的朝天狼这边轰击而来,天狼无所畏惧的引雷入体,大部分雷电被天狼的身体分解吸收,化为身体的能量,很小一部分通过天狼的臂传到了丹药之上,丹雷的一丝丝生之气息被丹药所吸收。

    一刻钟之后,一枚充满生的丹药出现在了天狼的心,上面冒着一层淡淡的丹雾,这是天狼刻意控制的结果。

    本来是上品丹的,但是天狼突发奇想的把丹雷通过身体过滤后,引导到丹药之上让其吸收,结果造成了品质提升,他也很无奈。

    山和沈玉面面相觑的看着的生丹,有点不可置信,那股淡淡的丹香吸入口鼻,他们都感觉自己老迈的身体好像一下子活跃了许多,别看沈玉只是年的样子,其实已经数百岁了,乌兰更是看怪物一般看着眼前的臭小子。

    因为丹药的逆天,以致他们完全忽略了天狼应对丹雷的段。

    “孩子,你可愿意加入我丹师学院?”山突然激动的看着天狼,好像看着这天底下最珍贵的异宝,一边的沈玉和乌兰听到山如此提议,也是眼睛一亮,不禁佩服起山来。

    “感谢会长厚爱,但是炼丹只是我的副业,我追求的是至高的力量,因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做了,没有实力,我寸步难行啊!”天狼认真的说道。

    “谁说炼丹就不能提高实力了,只要你加入丹师学院,我保证你将来能成为一方巨擘,而且有什么事我们丹师联盟解决不了的,凭借你的天赋,我敢保证就算是盟主对你都会另眼相看!”

    “院长,强扭的瓜不甜。”天狼无奈的看着

    “是不甜,但是解渴啊,你说是不是?”山笑眯眯的说道。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