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狼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帝虚影

    随着战斗的升级,天狼的拳法与空间之力的契合度越来越高,他仿佛也化为了一道虚影,要融入虚空当中,随着对空间之力感悟的加深,他突然想到了许久未成使用的杀招混沌血莲,那是他在涅槃之地自创的招数。

    换做在以前,他必须要静下心来控制体内的元气,转换成各种不同属性的能量,然后融入作为载体的空间之力当中,方能凝聚成混沌血莲,现在他在战斗中,像是突然顿悟了一般,想到了一个制造混沌血莲的方法。

    念头一起,就一发不可收拾,天狼一边战斗一边调动体内的元气,在丹田中进行着转化和融合,居然让他成功了。

    不过由于是在战斗中凝聚的血莲,太过仓促而且这个方法他还不够娴熟,不能融入太多的能量,属于阉割版的混沌血莲,但好在速度快,加上如今天狼实力见长,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不久之后,天狼终于开始翻盘,他一边战斗,一边利用体内元气凝聚的阉割版血莲将虚影轰得遍体鳞伤,最后捉住机会,将虚影给生生的打爆。

    看着虚影化成的电芒在空中逐渐的消散,天狼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的整个身体瘫倒在空中,不停的往下坠落,他已无再战之力了。

    但天狼也明白战斗或许还未结束,他一边控制着神形,一边不断的调用阴阳池里的生命泉水恢复着肉身,因为劫云之上,尚且站着几道人影。

    但当天狼看到已经快要干涸的阴阳池之时,他脸色的瞬间剧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啊!

    “这些到底是什么怪物,难道是大帝虚影吗,千万别再来了……”天狼看着劫云之上的身影,不禁泛起一种无力之感,阴阳池中的神泉已无法支撑他再进行这么一场要命的战斗了。

    围观的众人亦为天狼捏一把汗,这里围观之人大多数都是东域本土之人,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天劫,但也有人例外,比如蛰伏在此的天家之人。

    作为帝族后裔,他们的眼界本就比东域这等贫瘠之地的人要高,虽然天狼的天劫很是逆天,但也并不能代表他就是最强的,自古以来,神起大陆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他们来自中州,见过本家里的绝世妖孽,亦听说过那些圣地、旷世大教里的传人,尽皆是千年万年不出的天才弟子。

    “这小子命真硬,这样都没死,不过看他那伤势,估计已是强弩之末,此时正是出手的最佳时机!”几名暗卫躲在一边商量着,看能否找到机会,一举取他性命。

    另一边,亦有几人在关注着天狼,他们即是驻扎在东域的天家五行天卫。

    “帝脉已是强弩之末,此时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大家注意戒备,只要天劫一结束,我等立即为他护法,直至他恢复!”一名领头的天卫对自己的同伴说道。

    “嗯,上面说若是能劝说帝脉跟我等回去最好,若是不能,我等亦可回秘境复命了。”

    ……

    在万众瞩目之下,那压盖苍穹的劫云中,终于不负众望的再次走出一人。

    此人与之前的虚影不同,乃是站在云端最高处的存在,他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为之一震,整个雷岩山脉寂静得落针可闻,宛若是这天地在对他致敬一般。

    他看向天狼的眼神并非如之前的虚影那般冷漠无情,而像是带着一丝的欣赏和认可,甚至还充天狼点了点头。

    天狼一脸戒备的看着那高高在上的虚影,本来一脸戒备,但是在虚影冲他点头之时,他居然在虚影身上生出了一种共鸣之感,而且他有一种感觉,虚影对他似乎并无敌意,亦或是觉得他如今的实力还不够资格与其战斗。

    围观之人亦是狐疑的盯着天穹之上那诡异的一幕,天劫中走出的虚影居然对应劫者点头致意,这是什么路数,众人一脸懵逼,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那虚影的实力作出判断,此人的境界看起来虽然与之前那人无异,但面对他却让人有一种无力之感。

    那种感觉,就如同蝼蚁看到了巨龙一般,让人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自卑之感,宛若天生就该仰望于他。

    虚影看了天狼一会,突然从他的眉心中射出了一道赤红的雷光,瞬间就将天狼整个人笼罩,不说那些看热闹之人反应不过来,就是作为当事人的天狼也是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着了对方的道。

    但虚影却没有伤害于天狼,只是将他的元神从眉心中拉扯了出来,赤红雷光不停的灼烧着他的元神。

    “大意了,这次天劫的最后考验居然是元神劫?”天狼此刻正经受着雷火炼神,那种痛苦简直比天地间任何的刑罚都要可怕,亦是修者最为害怕的折磨手段之一,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有如此可怕的经历。

    “啊……”

    然而没待天狼痛苦得喊出声,他的元神中却先传出了另一道凄厉的惨叫,那叫声很明显不是天狼的,不过却让听音之人心脏都为之一缩,那怎的一个痛彻心扉、惨绝人寰啊。

    “要完了吗,也免得我们动手了,这次圣主可放心了!”暗卫等人都松了一口气,宛若去除了心间的阴霾。

    “我天家的帝脉难道就这么陨落了吗?”天卫则充满了哀痛,帝脉乃是他们天家重新崛起的希望,这对于他们这等对天家忠心耿耿的人来说,帝脉的陨落是不可承受之痛。

    “天帝,你已死去,为何还要出现,我魂尊现世,借此子雷劫洗去死气,即可重生,我恨啊,啊……”

    天狼的元神中突然冒出一缕缕灰色的雾霭,在空中凝聚成一道淡淡的影子,他五官扭曲,面露痛苦之色,大声的指责眼前的虚影,最后知道生存无望,居然张牙舞爪的朝虚影扑了过去,然而没等他扑到虚影面前,就被雷火炼成了虚无。

    见灰色影子被炼化,虚影收回雷火,重新回到了云端,慢慢的融入劫云当中消失不见,天上的劫云亦在开始慢慢的消退。

    在虚影走后,整个炼魂崖外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聚集在周围的数万人尽皆不敢出声,就像被人定身了一般。

    “我……我我我听到了什么?”许久之后,终于有人结结巴巴的开口说话。

    “天……天天……天帝,魂魂魂尊?”

    “我是不是在做梦?”

    “你没做梦,我也听到了,是天帝,还有上万年前出现的魂帝!”

    ……

    躲在一旁的暗卫和天卫亦是被惊的目瞪口呆,他们已经忘记了定下的刺杀和守护的方案,完全的沉浸在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当中。

    这居然是他们天帝祖先的虚影,在数万载之后居然现世灭敌,这可是大事件,赶紧上报!

    在众人惊骇之际,天狼当然也不例外,之前在炼魂崖内,他一直找不到魂帝在其身上做了什么手脚,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当日,在神魂潭中,他吸收魂力之时,误将魂帝的残魂也吸进了识海当中,最后被魂帝夺舍,虽然那时他已将魂帝的残魂给炼化,但那只是魂帝耍的一个小手段,目的是瞒天过海,将自己的另一部分魂力寄生在他的元神中。

    魂帝的计划一直都在顺利的进行着,他的神魂寄生在天狼的元神之中,以天狼的元神为养分,慢慢的改变着自己的神魂,神魂每天都以细微的变化改变着,一丝丝的洗涤着死气,所以魂帝的神魂慢慢的褪去黑色,对此天狼却毫无察觉。

    帝者手段,不是他一个小小修者所能抵抗得了的。

    魂帝利用天狼的元神不断的壮大自己,等待有朝一日,再利用天狼的天劫对他的神魂进行彻底的洗礼,最后再进行夺舍,彻底化为神起大陆之人,然后开始实施冥皇的计划。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天狼的天劫居然如此逆天,连神起大陆的帝者虚影都召唤了出来,甚至出现了近古以来最强大的天帝虚影,将他给揪了出来。

    其实他没想到的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巧合,天狼的天赋固然逆天,亦能让天道生出感应,使得天道意志摹刻下的帝者法则被激发了出来,形成人形虚影,对天狼的突破进行压制,唯有战胜虚影方能成功突破。

    但以天狼的境界,至多只能引动一道少年帝者的虚影与其战斗,只因其本身乃是天帝的后人,血脉当中有着天帝的烙印,与天帝虚影产生共鸣,故此能引动天帝虚影,将暗藏在他元神中的魂帝给抓了出来。

    所以说并非魂帝的手段不行,而是天帝太过强大,而且他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好不容易碰上一个适合夺舍的对象,却偏偏是天帝的后人,还是其中天赋绝伦之辈,注定了他的悲剧。

    “那就是我的祖先,被称为万古一帝的天帝吗,果然强大!”天狼仰望着天空,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没想到自己的祖先在逝去之后还救了自己一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