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狼

第二百零九章 阴谋的味道

    “怪我咯!”天狼无所谓的说道。

    “哼,决赛的时候我一定会打败你!”紫瞳狠狠的瞪了天狼一眼,撅着小嘴飞向了观众席,她似乎对天狼保留实力非常的不满。

    “不听师父言,吃亏在眼前,我说的没错吧!”大胖子捏着八字胡,笑咪咪的看着自己的爱徒,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死胖子,笑什么笑,你早就知道他的真实水平是不是?为什么不告诉我?”紫瞳扯着胖子的另一边胡子,生气的说道。

    “哎哟哟,造反啊,你进场的时候,为师还特意提醒你,是你自己不听,现在又反过来怪为师,你真是蛮不讲理!”大胖子痛得大声的叫喊着,拿他的刁蛮徒弟没办法。

    “师父,你说这臭小子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的体质跟我一样?不然为什么才两年的时间就进步如此之快?”或许是觉得自己理亏,紫瞳放开了胖子的胡子居然轻声细语的说道,也不再叫他胖子了。

    “这世上不会有比你更适合炼丹的体质,不过这小子确实有点古怪,决赛的时候你还是不要留手了,不然还真有可能再次栽在他的手上。”胖子认真的说道。

    察觉到胖子在看自己,天狼不禁回头往他们的方向望了一眼。

    那胖子看起来跟普通的老头没什么区别,修为也只有神元境后期的样子,但是天狼总感觉他很不一般。

    他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这老头太普通太接地气了,但是却拥有紫瞳这么个妖孽的徒弟,而且才两年的时间就将她从三品丹师*到了六品丹师,这个速度简直是惊世骇俗。

    虽然紫瞳一副刁蛮任性的模样,也经常跟老头对着干,但是天狼能感受到她对那老头是发自真心的尊敬和崇拜。

    “这大胖子到底是什么人,两年时间就能把这小妞他*成这样?”

    正当天狼猜测着大胖子的身份之时,突然一股阴寒的气息让他浑身一颤,不禁猛的回头,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让他很是奇怪。

    “你们有没有察觉到什么熟悉的气息?”天狼疑惑的问道。

    “没有啊!”小松一边啃着灵果一边说道,自从回到了天狼身边,它又变成了那个可爱的小吃货。影姬他们三个也是摇了摇头。

    “本仙虽然没闻到什么气息,但是总感觉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阴谋的味道!”打仙石老神在在的说道,比小黑还像神棍。

    “这……似乎感觉到一丝丝的阴风飘过,就像是在墓地里的那种气息。老大,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小黑驴蹄子挠着脑袋说道,其实那种感觉太过微弱,它都不确定。

    用小松的话说,就是小黑这段时间研读《地藏经》,被鬼上身了。

    “没什么,或许是错觉吧,这里虽然是丹师联盟,但大家还是多长个心眼!”天狼说道。

    众人尽皆点了点头,他们对天狼的感觉从来没有怀疑过。

    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平原中心的众多石柱都沉入了地底,只留下了一千根,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梅花桩一般。

    当天狼迈向场中之时,那些进入决赛的丹师们,早就已经开始抢位置了,其中大多数人抢的是中心的位置,毕竟在这千万人瞩目的比赛中,越是中心的位置,受到的关注也就越多,就越能出风头。

    不过让天狼奇怪的是,有着这么一帮人,明明是最先入场的,却偏偏选择了最边缘的位置,而且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脸上毫无表情。

    “有古怪!”天狼也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他若有所思的看向远处,紫瞳的师父,那个大胖子也正望过来,笑眯眯的冲他点了下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真是个机警的小子!”大胖子腹诽道。

    “应该没什么危险吧,不然这胖子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徒弟身陷险境。”天狼甩了甩头,随意的选了一处无人的石柱,盘坐了下来。

    决赛与初赛时不一样,毕竟这是决定冠军归属的赛事,大长老给的时间比较充裕,足足十二个时辰。

    由于时间充裕,许多人并没有急于炼丹,而是盘膝打坐,调整自身状态,有的人掐着手决,口中念念有词,有的甚至布下了一座灵阵,拿出一个香炉,点上了几根香。

    “他们这是在干嘛?”天狼发现这些丹师并没有急于炼丹,而是在练功啊,点香什么的,很是奇怪。

    那几个在初赛的时候离天狼比较近的丹师,知道天狼的炼丹技艺,看到天狼如此,都以为他是在扮猪吃老虎,所以并没有理会他。

    但是那些不知道天狼底细之人就不一样了,虽然他们嘴上不说,但是脸上却都露出了一副嫌恶的表情,似乎在说:“哪来的乡巴佬,什么都不懂居然还敢来此丢人现眼!”

    “兄台有所不知,丹师除了要有高超的炼丹技艺之外,还要有一个平和的心境,因为在融丹的过程中,一丝丝的情绪波动都有可能造成融丹失败,所以许多丹师在炼丹之前,都会通过一些宁心静气的功法来调整自己的心境,有的甚至会点一些宁神香之类的宝物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位坐在轮椅之上的年轻男子,详细的给天狼讲解道,他的脸上自始自终都带着温和的微笑,似乎永远都不会生气一般。

    “多谢,不知这位大哥如何称呼?”天狼对眼前这位丰神如玉的美男子很有好感,因为在这弱肉强势的武道世界,还能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很是难得。

    “在下姓燕,单名一个青字。”燕青不急不缓的说道。

    “哈哈,我叫天狼,来自通州古岚城!”天狼很是直接的说道。

    燕青微笑着朝他抱了抱拳就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似乎对天狼的来历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但天狼却静不下心来,他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即便他张开魂眼,仔细的观察四周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人,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这让他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随着时间慢慢的逝去,已经有人开始着手炼丹了。

    “我说你是自信呢,还是自以为是呢,大家都在调整状态准备炼丹,你却在东张西望个什么劲啊!”紫瞳一直都在关注着天狼,因为在她眼中,天狼是她夺取冠军的唯一阻碍,所以她特意选择了离天狼比较近的位置。

    “喂,我说大妹子,你家大胖子师父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这么放心的让你来参加比赛?”天狼小声的给她传音道。

    见天狼突然传音说话,紫瞳也是一阵疑惑,之前她跟那胖老头说话之时,他似乎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塞了一个玉牌到她的手里,却什么都没说了。

    紫瞳将那玉牌拿了出来,抚摸了一下,心道:“难道这比赛还会发生什么意外不成?但就算是这样,师父发现很正常,这臭小子又是如何发现的?”

    “没有啊,那胖子除了会炼丹,啥都不会,你问这干嘛?”紫瞳想了一下说道,她并不想暴露她的师父。

    虽然紫瞳脸上的表情只是凝固了一瞬间,但是也被天狼捕捉到了,这大胖子肯定也发现了什么,小爷可得小心点。

    想到这,天狼也盘坐了下来。

    在外人看来,他是在打坐调整心境,但是如果仔细观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元气不断的往掌心凝聚,随着元气的汇聚,一枚枚灵印不断的被凝聚出来,被他藏在袖子里。

    时间慢慢的流失,很快数个时辰过去了,很多丹师都已经开始融丹了,但是天狼却还在盘坐着,只不过他会时不时的换一个位置,拍了拍石台上的灰尘又坐了下去继续打坐。

    对于他这样的奇葩行径,也没多少人关注,毕竟场中有着上千名丹师,而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的弟子。

    “终于搞定了,嘿嘿!”当时间还剩下一半的时候,天狼终于站了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而此时,在他旁边的紫瞳和燕青都开始融丹了,虽然看不到他们丹炉内部的情况,但是从丹炉中传出的波动强度,天狼感受到他们这次炼制的丹药似乎都不一般。

    “小子,看来你不能留手了,不然还真有可能会败给这个小丫头片子!”打仙石在天狼布置灵阵的时候一声不响,如今出言提醒道。

    “是啊,失败事小,但是答应过文山会长的事必须做到,大丈夫言而有信!”天狼自信的说道。

    他一抹戒指,一株株的灵药铺满了整个石桌。

    如今参加决赛的丹师们都进入了融丹的环节,无暇他顾,所以没空看天狼拿出的灵药,但是他们没空看,并不代表别人也没空,特别是和他熟悉的那些人,还有众多丹师联盟的长老。

    只见班若昆指着天狼的方向大声笑道:“吴长峰,这就是你们看重的人,小小年纪就能炼制七品丹药,果然是个天才啊,哈哈!”

    “此子天赋是不错,但却不肯脚踏实地,如此哗众取宠,只能徒增笑料耳!”大长老看着天狼拿出的七品灵药,摇了摇头很是失望的说道。

    吴长峰和文山等人先是惊喜,然后又转为担心,他们虽然知道天狼天赋异禀,在两年前就已经突破了六品,但是他们更加清楚的是,六品以后的每一个品阶的突破都难如登天。

    如果说天狼是这世界上突破七品最快的人,他们相信,但是如果说天狼能够在两年之内从六品丹师突破到七品,就是他们都不会相信。

    不过居于天狼之前创造的奇迹,他们还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