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狼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丹道种魔

    天狼拳印飞舞与疯魔的班若昆斗在一起,两人针锋对麦芒,从天穹打到地上,所过之处,无论是山峰还是建筑都遭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若非在关键时刻,联盟会长催动三合镜锁住了平原的这一片天地,这座联盟的药园子估计要毁在这二人的手上。

    战到最后,他们已经不单只是武技上的交锋了,还动用了法器,那些一次性的强力法器和灵阵师炼制的阵符等,不要钱似得往外乱扔,轰鸣声不断,弄得整个场地坑坑洼洼,狼烟四起。

    经过数个时辰的战斗,即便是天狼身上那件价值连城的丹师袍服,都变成了条状,他浑身染血,到处都是淤青和伤痕,看起来受伤不轻。

    反观班若昆,虽然衣衫破碎,但却毫发无损,没有一丝的伤痕,不过他看起来似乎元气消耗不小,在那喘着粗气,怨毒的瞪着天狼。

    看到两人不同这天壤地别的状态,众人皆以为,此战的结果已毫无悬念!

    “打了这么久,也该分出胜负来了!”联盟会长端坐在宝座之上,古井不波的看着场中二人说道。

    “会长认为他们谁会赢?”道辰笑着问道。

    “你心里已有答案,又何必问我!”会长微微一笑,显得云淡风轻。

    联盟会长不在的日子,东域分散在各国的联盟分部,几乎都由燕国联盟的八大长老把持,这些年在他们的管控之下,联盟的风评越来越差,所以每次会长对道辰笑,他都有一种浑身发毛的感觉。

    因为如今的他已经看不出会长大人的修为了,也就是说他们的会长大人如今的境界已经超越了天神境,再不济也是个半圣。

    修者只要沾了一个圣字,那都不是他们这些天神境的修者所能冒犯的,因为半圣都有着抬手就能置他们于死地的能力。

    “老东西,不是要为你那人渣儿子报仇吗?来呀!”天狼虽然浑身染血,但却无所畏惧,大声的挑衅着班若昆。

    看着天狼眼中那疯狂的战意,班若昆的眼神飘忽不定,因为他知道,天狼虽然外表看起来凄惨,实则血气和元气都旺盛无比,特别是他的斗志,越烧越旺。

    “这少年可真是狂,明明被虐得惨不忍睹,还在主动挑衅班若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有人感叹道。

    “你们注意看他的眼神,再看看班若昆的反应,嘿嘿……”亦有人看出了一些端倪,这场中的战斗似乎并非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

    “此子可真是个怪胎,拳印竟然隐藏暗劲,一开始就麻痹于我,这暗劲叠加起来却是让我吃了个暗亏!”班若昆此刻有点骑虎难下了,他在考虑要不要动用最后的杀手锏。

    他知道,此招一出,天狼定然殒命,但是这招有干天和,会长大人不知会不会出手阻止!

    天狼不可能给班若昆如此多的时间思考,他那隐藏着暗劲的拳印已如同猛虎出闸般往班若昆的面门砸来,他似乎看班若昆那张狰狞的老脸非常的不顺眼,每次都朝着他的脸面招呼。

    “小辈,真当老夫怕了你不成,今日老夫豁出去了,送你入黄泉!”

    班若昆亦是个脾气火爆之人,不然当日也不会为了班默直接打到吴长峰的灵峰之上。他觉得只要以最快的速度杀掉天狼,就算会长大人出手干预,事已成定局,也拿他无可奈何。

    毕竟他是一个活着的七品丹师,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死去的天才?

    想到这,班若昆不再犹豫,盘膝坐在了地上,然后大嘴一张,喷出了一股浓烈的黑烟,那黑烟化成了一个圆形的罩子,将他整个身体包裹在里面。

    天狼的拳印砸到那黑烟罩子上,只是让罩子凹陷了下去,却无法打破,但是罩子却将他的攻击给反弹了回来。

    “这老东西此时才躲到乌龟壳里去,肯定没憋好屁!”天狼从那黑烟罩子中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知道班若昆这是准备拼死一搏了。

    其实,这黑烟乃是由班若昆的丹魔体修炼出的元气,非常的特殊,关键时刻还能保命,他此时动用,意图非常的明显。

    但天狼却不会坐以待毙,他祭出了许久未动用的开天刀,此刀陪伴他的时间最长,一直在他的丹田之内温养着,也一直受丹田内的混沌元气洗礼,虽然如今品阶还是下品神器,但却灵性十足,变得坚愈神金。

    但这还不够,天狼心念一动,一座璀璨的小鼎自他的丹田之中飞了出来,化为一件战衣,套在了开天刀之上,此刻的黑刀威风凛凛,给人一种能劈开天地之感。

    “喝!”天狼大喝一声,开天刀携带着开天辟地之威,呼啸着斩向盘坐在地的班若昆。

    那无匹的刀芒,让围观的千万观众都为之心颤,有一种刀气临身之感,让他们浑身鸡皮疙瘩都鼓了起来。

    “这是什么刀,竟如此可怕!”众人骇然道。

    大长老觉得,就算是他都挡不下这一刀,更不要说那些围观的蝼蚁了。

    此时,大家都睁大着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地面上的那个黑色罩子,因为他们都知道,此战的结果马上就要揭晓了!

    轰!

    平原中心发出一声巨响,地面上瞬间刮起了一阵猛烈的罡风,碎屑纷飞,烟尘迷漫,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结果如何?”

    “看不见啊!”

    ……

    看到此等情形,大长老大袖一挥,一阵狂风吹过,场中的情形顿时一目了然。

    “噗!”

    班若昆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跪倒在地上,他的本命丹炉已经变成了一地的碎片,而他的整个右手则不知所踪,从那参差不齐的伤口来看,似乎并非是被斩断的,而像是被什么可怕的力量给搅碎的。

    “哈哈……”虽然重伤至此,班若昆却并没有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反而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小畜生,你天赋再高又如何,你有大帝之资又如何,今日还不是殒命在我的手上?”

    “丹道种魔之法,只要侵入丹田,就算圣人施法都是无解,好好享受本源被剥离的痛苦吧!哈哈……”

    此刻的班若昆已经元气耗尽,但他却并没有选择恢复,反而使出最后的一丝力气站了起来,如同一只发疯的野狗一般,围着被一股黑色能量缠绕着的天狼不停的打转,眼中充满了疯狂的快意。

    “啊……啊啊……”天狼痛苦的嚎叫着。

    他被那股黑色的能量缠绕着悬浮在半空中,不停的抖动着,他的身体变成了火红之色,浑身的筋脉如同蚯蚓般在皮肤底下不停的蠕动着,扭曲着,他的脸上现出极度痛苦的神色着。

    那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让人望之都为之颤栗!

    “丹魔体……丹道种魔……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等传承!”联盟会长看着疯狂的班若昆,还有陷入痛苦中的天狼,脸上虽然现出吃惊之色,但却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会长大人,这丹道种魔到底是什么?”大长老道辰虚心的请教道,班若昆什么时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得到的这种传承,他一无所知,如今想起来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因为他觉得班若昆隐藏得如此之深,定然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哪天就会对他下手,若不是天狼阴差阳错的杀了他儿子,让他陷入疯狂,或许他还会继续的隐藏下去。

    见大长老发问,众位长老亦是纷纷望了过来,他们也对这种奇特的功法很好奇,特别是吴长峰,他和天狼的纠葛最深,此刻天狼陷入了危机当中生死未卜,他想知道是否有解救之法。

    联盟会长沉思了一下说道:“在上古时期,没有武技之说,只有功法,功就是修炼的法门,修炼肉身,修炼神魂,而法则是战斗之法,通过修炼功获得强大的力量,再通过法将力量化为战力!”

    “我曾在中州总盟的一本古籍上看到过丹魔体,这是上古时期一位伟大的丹道圣者开创出的一种功,而丹道种魔则是结合丹魔体的一种法,可剥离世间万灵的本源,用以壮大己身,亦可转嫁他人,端的是歹毒无比,故此也成为了上古时期的禁忌之法,谁若用此法害人,则会成为天下之敌!”

    “会长大人,丹道种魔可有破解之法?”吴长峰听联盟会长说完,双手微微颤抖着问道。

    “班若昆虽然癫狂,但是他说的也并非假话,丹道种魔入体,就是圣人出手都的无解,以我半圣的修为,亦是爱莫能助啊!”联盟会长看着天狼,眼中现出惋惜之色。

    这两人一个是丹师联盟的二长老,一个是联盟挂名在学院中的天才学子,而且都是七品丹师,任何一人陨落都是联盟的巨大损失。

    但是碍于江湖规矩,私人恩怨,两人约定生死,他人是不得干涉的,他作为大陆顶尖势力丹师联盟东域的掌舵人,不能率先破坏这个规矩。

    对于外界的纷扰,天狼一无所知,如今的他,被那种黑色的能量折磨得已经快失去意识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