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狼

第290章 弱女子的反抗

    在一处茂密的丛林中,秦艺喘着粗气,倚靠在一棵大树上,长剑斜指前方,保护着身后的柳虹。

    看着慢慢逼近的吴氏兄弟,她的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你们两个背宗忘祖的畜生,会遭报应的!”

    “嘿嘿,会不会遭报应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是知道的,那就是,这一次你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吴广生那邪恶的目光赤果果的从秦艺那完美的曲线上扫过,完全不掩饰内心对她的渴望。

    “无耻,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秦艺说完,就要挥剑抹向自己的脖子。

    “你要是敢自杀,我不但会强占你的身体,还会将你剥光,然后挂在树上,让所有的人欣赏!”吴广生恶狠狠的说道。

    听到他如此一说,秦艺顿时吓得不敢动手了,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你简直不是人!”

    吴广生无视秦艺那能将人杀死的目光,继续说道:“只要你乖乖配合,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放你身后的那位小美人一码!”

    秦艺看向躺在她身后虚弱无比的柳虹,眼中露出心疼的神色,纠结了好一会,她似乎下了某种决定,咬了咬银牙说道:“吴广生,你说话可算数?”

    “那当然,虽然我自认为不是什么大丈夫,但是照样说一不二,嘿嘿!”

    秦艺这种正直而又单纯的姑娘,又怎么玩得过心如蛇蝎的吴氏兄弟呢。

    “师姐……不要……”柳虹虽然虚弱,但意识还是清醒的,她一想到秦艺为了救她,竟要遭眼前这两个畜生的侮辱,吓得眼泪都流下来了,拼命的挣扎着想站起来。

    “妹妹,待会我会让他们跟我离开,趁我们走远,你要赶紧离开这里,我是活不成了,但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为你姐姐报仇!你记住,一定不要回头!”秦艺给柳虹传音道。

    “姐姐,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的!”柳虹拼命的摇着头。

    看到这两姐妹突然不说话,吴广生哪里不知道她们是在传音,于是朝他弟弟使了个眼色,吴广文瞬间就朝柳虹扑了过去。

    “畜生,你敢!”秦艺猛的一剑刺向吴广文,她本就身受重伤,急怒之下牵动伤口,动作稍微凝滞了一下。

    就在这一当口,吴广生身形一闪,就出现在秦艺的身后,双手连点,瞬间就锁住了她浑身的经脉,口中邪笑道:“真是个单纯的傻妞,你真以为我们会放过她!”

    原来刚才吴广文只不过是引诱她出手罢了。

    虽然秦艺身受重伤,但是自绝的力气还是有的,他们哪会让她死,这样岂不是失去了许多趣味!

    吴广生搂着秦艺的盈盈一握的腰肢,抓着她的大红衣裙猛的一撕。

    “刺啦!”

    秦艺的整件衣裙瞬间就被撕了下来,露出了雪白的内衣,吴广生用力的在她的身上吸了一口,眼中露出沉醉的神色说道:“真香啊,我等一刻已经很久了!”

    “那你就继续等下去吧!”突然一个充满杀意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宛若死亡的音符一般,吓得吴氏兄弟浑身的*都冷了下来,紧张的四处张望着:“是谁在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正当吴氏兄弟想拿秦艺和柳虹的生命威胁对方之时,突然一股可怕的威压席卷而来,两人瞬间被压得跪伏在地,瑟瑟发抖,因为双方的境界差异实在太大了。

    看着迎面走来的天狼和敖灵,秦艺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当敖灵将她们两身上的禁制解开之时,秦艺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害怕,扑到了天狼的怀里,大声哭道:“师弟,你为什么现在才来啊!”

    天狼尴尬的轻轻拍了拍秦艺的肩膀,安慰了一会,然后将她推开说道:“收到消息我就第一时间赶来了,幸好你们没事,咱们还是先疗伤吧!”

    说狼说完,给了秦艺几颗丹药,然后走到敖灵的身边,敖灵此刻正给柳虹推宫过血,看到他过来,不禁白了他一眼,接过他的丹药,给柳虹服了下去。

    不过眼尖的秦艺还是发现了,敖灵狠狠的掐了天狼一下,不禁脸颊微红,她哪里还看不出来两人关系不一般啊。

    “这两个畜生就交给你们处置了。”安抚好了姐妹两个之后,天狼说道。

    天狼话音刚落,稍稍恢复元气的柳虹拿起身边的长剑,就朝吴广生冲了过去,然后一剑刺到了他的丹田里。

    “小贱人,你竟然废了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吴广生咬牙切齿的瞪着柳虹,眼中露出怨毒的神色。

    他挣扎着想站起来,但被天狼锁住了浑身的经脉,此刻的他与一个凡人无意,感受着那不断离他而去的元气,吴广生脸上开始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面对吴广生那可怕的眼神,柳虹却一改以往的柔弱,直视着他的目光,然后猛的一剑朝他的胯下斩了下去。

    “啊!——”

    吴广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那祸害了无数女子的物件终于遭到了报应,被柳虹整个给切了下来。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目睹了自己兄长的下场,一旁的吴广文,眼中露出了畏惧的目光,吓得浑身发抖。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一向以柔弱著称的女子,为何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凶狠。

    没一会,吴广文发出了和他兄长一样的惨叫,这一对祸害了无数少女的人渣终于为他们的恶行付出了代价。

    “妹妹,先留他们狗命,待会还要他们证明我们的清白!”此时秦艺已经换上了新的衣裳,站在柳虹的身边说道。

    “吴氏一族背叛黑石府已是板上钉钉的事,留这个小的就行了!”天狼淡淡的说道,对这样的人渣他恨不得马上就送他们归西。

    “师兄,请问你有没有那种可以吸引妖兽的丹药?”柳虹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天狼问道。

    看着柳虹那明明内心在滴血,却哭不出来的表情,天狼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将一枚丹丸递了过去说道:“捏碎就可以使用!”

    “谢谢师兄!”

    柳虹接过天狼手中的丹药,当她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向吴广生的眼神却像是一个凶残的厉鬼一般,充满了怨毒和仇恨。

    唰!唰!唰!

    柳虹连挥数剑,将吴广生的四肢都给削断了,然后将天狼给她的丹药捏碎,撒在了他的伤口之上,才回过头来。

    “师姐,我们走吧!”柳虹说完,率先一个人走在了前面。

    秦艺提着失魂落魄的吴广文跟在柳虹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不用担心,等她将心里的情绪宣泄出来就好!”天狼和敖灵跟在身后,淡淡的说道。

    “吼!——”

    他们走出去没多远,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阵兽吼声,然后就听到了吴广生那恐惧而凄厉的惨叫,这种叫声持续了好一会才停止。

    当身后再没有声音传出来的时候,柳虹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然后扑到了秦艺的怀里。

    “没事,都过去了……”秦艺轻轻拍着柳虹的肩膀安慰道。

    ……

    森罗殿弟子的办事效率确实很快,当天狼他们回到生命之海岸边的时候,森罗殿三百六十堂的人和敖灵带来的白龙部众已经集结完毕。

    “公子!”

    “公主!”

    看到天狼和敖灵的到来,众人赶紧行礼道。

    天狼摆了摆手问道:“如今情况如何?”

    “回公子,黑石府和鬼煞门刚发生了一场大战,各有死伤,如今黑石府栖息在一座灵气充裕的峡谷当中,而鬼煞门却似乎不想再起争端,全都退回到了怨灵鬼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兽堂弟子拓跋海说道。

    “无论他们有何企图,注定不会得逞!我们先去黑石府的营地!”天狼望着远处说道。

    在黑石府的营地中,核心弟子们都集中在了议事大厅里,似乎在商量着如何对付鬼煞门。

    “大师兄,秦艺师妹和柳虹师妹不见了,吴氏兄弟也不见了!”门外突然走进来一名弟子,对坐在首位的一名白发男子说道。

    “大师兄,定然是秦艺和柳虹知道事情败露逃跑了,吴氏兄弟追她们去了!”没待那位大师兄发话,坐在白发男子旁边的另一名男子说道。

    “肯定是这样,绝对不能放过叛徒,要不我们派几名师兄弟出手,协助吴氏兄弟?”有人附和道。

    大厅中的部分黑石府弟子七嘴八舌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然而却有一部分人保持着沉默,包括那坐在首位的大师兄。

    “你们是眼瞎呢,还是真蠢呢?”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众人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坐在首位之上的大师兄白阳华。

    白阳华是黑石府内府主的弟子,而且修为达到了半圣中期,是可以碾压黑石府年轻一辈的存在,所以在修罗战场中,他的话没有人敢无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