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狼

第630章 冥狱鼠

    正当天狼在抱怨那鬼卒无故偷袭之时,他不远处的地下突然传来了一阵沙沙声,似乎有什么在地下挖着泥土。

    天狼睁开魂眼,发现一只拳头大小黑不溜秋的东西在地下不断的往外钻。

    “终于出来了,可累死你家鼠大爷了!”

    一只能有拳头大小,浑身布满黑色鳞片,脖子上有着一圈金色的小东西从土里钻了出来,然后旁若无人的伸了伸懒腰,又用小爪子叉在腰上旋转了一圈,这才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小不点,你是谁家的大爷?”天狼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小东西问道。

    “窝草,你是哪头,从哪冒出来的!”

    小东西这时候才发现这里有人,赶紧往后一跳,双脚岔开,两爪握拳,一爪在前,一爪收在腰上。

    这竟然是一只会摆拳架子的小老鼠,不过却没有尾巴,不知道是被人切掉了还是本来就没有。

    “你狼爷一直都在这,你个小不点才是从土里冒出来的!”

    天狼盯着这小东西,眼中带着浓浓的好奇,因为一般的小兽灵智都极其低下,这只小老鼠看起来却很机敏,似乎很不简单。

    “这造型,你你你不会是阴将吧……阴阴阴将大人,小的只是一只土里刨食的小老鼠,无意冒犯您,望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小的一般见识!”

    这小东西看清楚了天狼的样子,竟然跪倒在地,双抓合十举在头顶,朝天狼不断的磕着头。

    “咳咳……念你初犯,本大人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你个小不点这一次,不过你得老实交代,你在这理干什么?”天狼装作老气横秋的说道。

    “多谢阴将大人!”

    小老鼠似乎非常害怕,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它却如一阵风一般扑向了天狼,速度之快就连天狼都震惊不已。

    那小不点盯上的是天狼手上的戒指,但天狼又岂会让它得逞,忽然屈指成爪,一把抓向小老鼠的脑袋。

    感受到天狼那凌厉的指风,小老鼠瞬间做出判断,毫不犹豫的遁入地下,开始逃跑。

    若不是天狼从小就浪迹天涯,见惯了尔虞我诈,万事都留个心眼,还真有可能上了这小不点的当了。

    “曰了他狗大爷的,这家伙应该只是鬼兵才对,为何却如此强大,鼠爷我差点阴沟里翻了船!”

    小老鼠在地下疯狂的逃窜,觉得今日估计是踩了地狱犬的狗屎了,然而就在这时,它却浑身汗毛炸立,一股危险的气息锁定了它。

    “窝草,什么时候骸骨生物也能土遁了,还让不让鼠活了!”

    小老鼠一边呐喊一边拼命的往地下钻,但无论它怎么潜逃,那股气息始终锁定着它,而且小老鼠感觉到,那穿着铠甲的冒牌货正不紧不慢的跟在它的后面。

    “他大爷的,你赢了,说吧,你想怎么样!”小老鼠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索性停了下来。

    天狼二话不说,手中突然蹿出一条黑色的火蛇,瞬间就卷住了小老鼠,将它一把拖出了地面。

    本来小老鼠还很硬气的,但被灼热的火焰包裹着之后,它的身体就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其实这怪不得它,因为这是本能使然,混沌火胎乃是一切阴煞之物的克星,这小老鼠显然修为不是很高。

    “狼爷饶命,小的有眼无珠,冲撞了您,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就当小的是个屁给放了吧!”

    小老鼠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一边抖还一边喋喋不休的求饶。

    “我说鼠爷啊,你刚才不是很牛掰嘛,还想抢我的储物戒,个头不大,胆儿还挺肥啊!”

    天狼将小不点丢到一块石头上,一条踩在它的旁边戏谑的说道,不过他也适时的收回了混沌火胎,免得把这有意思的小家伙给吓死了。

    “狼爷,您才是爷,小的一个土里刨食的小家伙哪敢称爷啊!”

    在天狼收回了混沌火胎之后,小老鼠终于吐出了一口气,战战巍巍的说道,显然还是有点后怕。

    “真没骨气,好歹你也是一只神境鬼妖,怎么就这么脓包!”天狼没好气的看着小老鼠说道。

    “骨气值几各钱?鼠爷……小的的命才是最值钱的。”

    小老鼠差点又牛气冲天了起来,不过想起自己的处境马上又改口了。

    “行了,你也别废话了,刚才你说的阴将是怎么回事,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可别想糊弄我,你的魂火有一丝丝的波动我都能感受到,若是敢骗我,直接将你给烤了!”天狼突然凶巴巴的说道。

    “你……你真不知道?那你为何这般打扮?”

    小老鼠有点惊奇的看着天狼,一副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我在淬炼身躯,看不惯身体那副怪样子,就套上这铠甲,眼不见为净,怎么了?”天狼理所当然的说道。

    “话说你这身行头确实和阴将有点区别,阴将是直属于冥皇的御林军,负责将外界的死者运送到幽冥来,变成我们之中的一员。”小老鼠爪子摩挲着下巴说道。

    这时候天狼才想起来,之前在那小山头之上看到的那队鬼卒确实有一名穿着的盔甲和他这身行头有点相似,只是颜色和头盔的造型有点不同而已,也怪不得这小老鼠误会了。

    “你一只神元境的小老鼠怎么知道这么机密的事?”天狼好奇的问道。

    “嘿——,不是我鼠爷我自吹,在这幽冥离还真没有我鼠爷不知道的事!”

    看天狼似乎不像那种凶神恶煞之辈,这小老鼠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爱吹牛的臭脾气又开始压制不住了。

    “哦?难道你还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不是一只普通的小老鼠?”

    天狼对这小不点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们冥狱鼠遍布整个幽冥,加上我鼠爷交游广阔,知道的当然多了,一看你就知道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晚辈,如果愿意跟鼠爷我混的话,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说到这个,小老鼠瞬间充满了自信。

    天狼看着小不点那自豪的眼神,心思开始活络了起来,如果这冥狱鼠一族真的遍布幽冥的话,那可以考虑借助它们的力量寻找小花,甚至还能让它们帮助寻找通往神起大陆的出口。

    天狼可没有忘记,除了神起大陆西南的幽冥之地那处出口之外,在无人区祖武仙宫的弟子试炼场中也有一个幽冥眼。

    当年他和紫瞳的感情就是从那里开始的,也是在那里将炎帝救出来的。

    “跟你混?”

    天狼抬手丢出一条火蛇,将这小老鼠困在了中间,森然说道“想抢夺我的储物戒,还敢说让我跟你混,小不点,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我的俘虏了?”

    “狼爷,有话好说,万事好商量,您千万别冲动!”

    小老鼠瞬间就怂了,瘫倒在地缩成一团,它虽然拥有神元境的实力,但在天狼这货真价实的六级骨兵面前还真不够看。

    “想活命可以,我最近缺少一些淬炼体魄的生命精粹,你身上有没有?”天狼故作凶狠的盯着小老鼠问道。

    “狼爷,你是大爷,可饶了我吧,我们冥狱鼠最是贪嘴,身上哪里会留下东西啊!不过如果您肯放过我,我倒是可以送你一桩大造化。”老鼠战战兢兢的说道。

    “哦?说来听听?”

    如今天狼缺少黄泉果这类蕴含大量生机的阳性精粹,但又没有门路,不知道去哪寻找,如果这小老鼠有这方面的情报,那再好不过了。

    “在鬼岩城的东边有一座石棺山,我手里掌握着一条秘密通道,里面有很多精粹,可惜有几头真神境的鬼妖把守,我不敢靠近。”

    小老鼠有说到这就抓耳挠腮,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

    “几头,那我也应付不来啊!”天狼皱着眉头说道。

    其实只是真神境而已,要想虎口夺食,天狼还是能做到的,不过这小老鼠如此反复无常,天狼觉得还是有所保留好一点。

    “所以我要先去找我的结拜兄弟,咱们一起进去,夺取这桩天大的造化!”说起它的结拜兄弟,小老鼠瞬间眉飞色舞。

    原来这小不点的结拜兄弟竟然是鬼岩城的城主,天狼要想参与其中,就必须和小老鼠一起去鬼岩城见那位城主,然后他们三个一起出发。

    好在这鬼岩城只是一座边缘小城,城主也只有真神境的修为,不然天狼可不会冒这个险。

    “我说鼠爷啊,你让我跟你去鬼岩城,该不会是想诓我进去,然后联合鬼岩城城主对我下手吧?”天狼笑眯眯的看着小老鼠问道。

    “咳咳,这……哪能啊,狼爷那火焰我估计我那兄弟也抵挡不了,咱们怎么会做这种以卵击石之事。”

    小老鼠的表情有点尴尬,显然它是有过这个打算的,至于现在是怎么想的,估计只有它自己知道了。

    “你们两个自然不行,如果加上城主府的幕僚和护城大阵,应该够了吧?”

    听到天狼这话,小老鼠瞬间浑身僵硬,不知该如何应答,不过天狼马上就自问自答了。

    “我倒是希望你们动手,这样我就有借口灭掉你那兄弟,将城主府洗劫一空了。”天狼面带微笑,宛若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