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狼

第888章 厉沧海出关

    “老大,他就这么走了?”

    噬道王虫蹲在天狼的肩膀上,一脸的迷茫和不解。

    “看来有些事情是时候向血灵娜问清楚了。”

    天狼怔怔的看着那逐渐恢复原状的空间破洞,眼中带着无尽的疑问,内心更是有着一丝难以言明的不安。

    与此同时,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火鳞蟒和血月葵的两位族长正在运转功法疗伤,驱除体内残留的道则。

    当他们感觉到天狼在朝他们走来之后,立即就收功站了起来,警惕的盯着他。虽然刚才天狼救了他们,但他们却分辨不出天狼是敌是友。

    “多谢道友的救命之恩,不知道友尊姓大名?来自哪个大家族?”火鳞蟒族长抱拳问道。

    在他们看来,天狼这样的年轻强者,肯定是来自大千世界的大宗门或者大家族,普通势力可培养不出这样的妖孽。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只想知道死掉的那个人的身份?”天狼冷冷的看向二人。

    “回道友,厉飞白乃第六霸主厉沧海的嫡孙,更是翼蛇厉家的热门继承人之一。”

    火鳞蟒族长和血月葵族长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老实的说了出来。

    “很好,今日我暂且不杀你们,但以后若是让我听到你们两族针对低等界域上来的人,不用血精灵一族出手,我天狼一人就能灭掉你们!”

    天狼话音一落,人就融入了虚空当中,留下了两个目瞪口呆的老家伙。

    “你怎么看?”

    火鳞蟒族长看向血月葵族长。

    “其实所谓的低等界域都是从大千世界分离出去的,说到底他们的祖先也曾跟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大千世界压迫低等界域多年,早就埋下了祸根,血精灵一族不过是引爆这无尽岁月积累下来的矛盾的***罢了!”血月葵族长捋着胡子说道。

    “何止是邪族,听说在更早之前,金州那边就已经有人闹翻天了,我有一种预感,大千世界可能要变天了!”

    火鳞蟒族长仰望着那赤色的天空,眼中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惶恐之色。

    “你是说……”

    血月葵的族长刚想说什么之时,他们两人腰间的传讯玉符竟然同时亮了起来。两人查看了传讯玉符中的消息之后,顿时脸色大变。

    “刚才那个人是不是说他叫天狼?”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传令下去,立刻返回血神岛!”

    血月葵的族长当机立断的对身边的人下令,不久之后,就带着自己的族人慌慌张张的走了。

    火鳞蟒族的族长也是一脸的严肃,将火鳞蟒幸存的族人都召集了起来,随后立即宣布封山。

    众多前来祝贺两家结盟的宾客都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为什么让这两位德高望重的老族长如此惊惧。

    部分有心人想起了已经离去的那可怕的邪族,还有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强者,顿时产生了无限遐想,都纷纷离开了火鳞蟒的族地。

    其实也怪不得两族的族长害怕,因为刚才他们收到了一份密报,里面说有一个叫天狼的狠人来到了涌州。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此人乃是神木林那位传说陨落已久的老祖的忘年之交,更让人惊惧的是,那位老祖居然在神木林公开露面了一次。

    很显然,木族老祖这般做派主要是为了宣布一个信号,这位年轻人是他的人,谁敢动他,就得掂量一下能不能承受他的怒火。

    结合刚才那位年轻人说的话,他们想到了许多,那位年轻人如此维护低等界域之人,说明他很有可能就来自低等界域。

    再结合最近发生的事,他们联想到,大千世界这些年到底聚集了多少低等界域的修者,当这些人全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那将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刚才那位年轻人至少有半祖境八层的修为,如果他和那邪族的王是一伙的,如果他们将蛰伏在大千世界各个角落的低等界域修者全都聚集起来,那将是什么样一个后果。

    想到那等情形,两位族长都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

    天狼可不知道那两个老家伙想了这么多,他带着小不点重新回到了尤迪所在的大阵。

    “天狼公子!”

    看到天狼回来,尤迪当即站了起来。

    “不用多说,带我去见血灵娜!”天狼抬手撤去了阵法,冷着脸说道。

    尤迪感受到天狼的异常,就猜到他可能已经察觉到什么了,也不敢再说话,直接带着他往他们平日里藏匿的地方飞去。

    ……

    砰!

    在一座高达数万张的雪山之颠,血青天从虚空裂缝中跌落了下来。

    虽然如今的他已经恢复了清明,身上长出来的触手也已经收了回去,但他脸上的血色斑纹和脖子上的骨刺却没有消失。

    嗡!

    血青天抬手一划,他的元气顿时在面前凝聚成了一面镜子,当他看到镜子中自己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之时,顿时崩溃了。

    他倒在地上,痛苦得缩成了一团,宛若一匹受伤的孤狼。

    从小的时候开始,他的母亲就告诉他,父亲是个英雄,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如果他想见到他,就必须努力修炼,将来凭自己的能力去到他的面前。

    所以血青天自小开始,就将自己的父亲当成了偶像。

    他每天拼命的修炼,就是为了尽快提升修为,然后打开通往大千世界的大门,去寻找自己的父亲。

    最终,融合了混沌血脉和血精灵血脉的他终于做到了,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他就突破到了半祖境,随着母亲进入了大千世界。

    进入大千世界之后,正当他们对未来充满期待和希望的时候,却遇到了此生最大的危机,遇到了翼蛇厉家的厉飞白。

    最终的结果是,血青天的族人惨死,母亲重伤沉眠。

    为了保护族人和解救母亲,他不得不违反族规,修炼了噬天功。

    他非常清楚噬天功的可怕,而且也知道修炼此功法的弊端,如今他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根本没有脸面是面对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所以,他逃了。

    “翼蛇厉家,都是你们害的!我血青天在此立誓,无论你们有多么强大,我血青天都会将你们连根拔起,即便是厉沧海也不例外!”

    血青天那泣血誓言宛若惊雷一般,在这座雪山之上不断的回荡,震得天空之上的云彩都散开了。

    ……

    大千世界有三千州,但在三千州之外还有一片混乱之地,混乱之地的中心是一片混乱空间。

    “无故心血来潮,定有大事发生!”混乱空间中,一位盘坐在混沌漩涡当中的老者忽然感觉一阵气血翻腾,他猛然睁开了双眼,喃喃自语道。

    他越想越不对劲,当即走出了混乱漩涡。

    “厉兄这么匆匆忙忙,要干嘛去啊!”

    在老者经过一片充满云雾的地方之时,一个缥缈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他仔细一看,发现是个身穿宽大白袍的中年人。

    此人面色白净,头戴发冠,看起来像是位读书人,他盘坐在云团之上,一手拿着酒葫芦,一手提着钓竿,似乎在垂钓。

    “怎么,老穷酸,难道老夫去哪还要跟你汇报不成?”厉沧海冷冷的说道。

    “厉兄说笑了,小弟何德何能,怎敢管厉兄的闲事,只是以厉兄这般心态踏出混乱空间,只怕是要道心不稳咯!”中年人笑着说道。

    “难道外面真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厉沧海大袖一甩,冷哼一声就走出了混乱空间。

    “世事纷扰,争权夺势,要天下大乱咯,你们呐,为什么就不能像我这般置身事外,修身养性呢!”

    中年人望了厉沧海离去的方向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混乱空间是独立于三千州之外的一片奇特空间,任何神念消息都无法传进去,厉沧海刚离开混乱空间,他身上的传讯玉符就亮了起来。

    如今厉家所有的事务都是他的儿子厉道生在打理,一般没有不是天大的事情,他们不不敢给自己传讯的。

    厉沧海神念扫过传讯玉符之后,顿时脸色大变,气得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

    “无论你是谁,敢动我厉沧海的孙子,我都要灭你九族!”

    厉沧海那炸雷般的声音震动整个混乱之地,就连许多布下了禁制的洞府都被震裂,在闭关中的人纷纷被惊醒,有的甚至因为这一声炸响走火入魔。

    那些受到冲击的人义愤填膺的走出了洞府,想要找出那个罪魁祸首,但在知道是厉沧海之后,都纷纷缩了回去。

    开玩笑,大千世界的第六人,他们哪里惹得起啊!

    “这位道友请了,沧海霸主不是在混乱空间闭关吗?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有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我也才出关,不过家里的小兔崽子传来了消息,说厉飞白那祸害被人干掉了。”一名驼背老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窝草,哪位大佬这么牛掰啊,连翼蛇厉家都敢动,不想活了?”那吃瓜群众顿时来了兴致。

    “谁知道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