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农门丑妇

第四百九十七章 无耻啊无耻

    第四百九十七章无耻啊无耻

    连凤丫眼底微冷,垂眸扫过脚踝上的那只脚镯,好看?呵,是好看,好看的脚铐。

    她起首:“喜欢?”冷笑一声,大气道:“送你了。”有本事,自己取下来。

    正愁她想尽各种办法,都没有取下来过。

    有人帮她取下,求之不得。

    “当真?”二爷不紧不慢,眼却如钩子一样,似虎豹盯着大石上的女子。

    “自然。”送给他,他都取不下来。

    连凤丫冷眼看着高大的男人,她的脸上找不出一丝女子家的娇羞。

    这却叫男人心中微微不满他这张脸,到底也是俊美无双,平时不近女色,并不代表女色不想近他。

    却也迷惑不了一个凤丫儿么?

    凤眸不可查地一烁,薄唇浅勾:“好呀。”话落时,连凤丫来不及冷笑,下一秒,脚下一凉,她陡然望去,却是白袜连同花鞋一并被摘下,露出自己那只纤细的赤足。

    “你!”

    “不摘下鞋袜,如何取下脚镯?”

    脚镯并非手镯,取下的方式当然跟手镯不同,这人说的话,根本经不起推敲,她目中带怒火这人根本是故意的!

    二爷把那纤细小脚一番把玩,“啧”的一声,忽抬首,眼中异光一闪,再次确认:“这脚镯,当真送我?”

    “送你。”有本事拿去。

    “果真?”

    “我骗你干什么?”她咬牙,耳畔是竹林外的打斗声,刀剑相撞,刺耳的兵刃交接声,要不是人在屋檐下,她何必逼着自己耐着性子跟这疯子周旋?

    不过是拖延时间,好让谢九刀赶紧摆脱疯子的侍卫,赶紧过来。

    天有微雨,细细飘下,不大,沾不湿衣衫,零星的一些,像是随时就会枯竭。

    “早听闻凤淮县主最守信用。本座信你。”

    “自然,做生意的讲求的就是一个童叟无欺。”她继续拖延时间。

    “好。”二爷唇角一勾:“那本座就先谢过凤淮县主了。”

    连凤丫一边心里盘算着,真要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人有办法把脚镯取下,那她也算是平白捡了大便宜,几年了,自己脚上拷着个不知打哪儿来的脚铐子,换谁谁心里不舒坦。

    就跟一根细小的芒刺,埋在皮肉里,无大碍,却时不时会隐隐疼一下。

    一边又有些心不在焉地时不时去注意竹林外头的动静,盘算着,这疯子的侍从再厉害,再难缠,谢九刀也该差不多甩开疯子的侍从了。

    脚掌忽地被一股力道握住,耳畔随即响起低沉的声音:“你不专心。”

    “”有病吧。

    那只手掌冰凉沁骨,丝丝凉气,从每一根毛细血管中渗入,她清晰地感受到,男人那只手掌在她的脚上游离,陡然一个哆嗦,那感觉就像是蛇游走而过一般,“要取就取,不取放开!”

    蹬腿去踢,却被紧紧握住。

    这感觉真抓狂到想揍人。

    “本座觉得,这脚镯还是戴在凤淮县主这只足踝上,更赏目。”二爷赏玩得意犹未尽。

    “耍我?”连凤丫脸色微冷,下一刻,立即变冷:“既如此,放手!”

    “别动,”二爷紧捉住那只脚踝,唇畔一声轻笑,心情甚好:“这脚镯既然已经送给本座的了,那就是本座的东西。

    本座的东西,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轰怒火连城璧!

    看你妹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