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跃马回明

第五十章 动员

    被抢的明军骑兵只得自认晦气,在他脚边还有一具尸体,这人赶紧跪趴在这尸体身上,两臂护住人头,开始斫斩起来,待他三两下将人头砍下,也是情不自禁笑出声来。︾⊥顶︾⊥点︾⊥小︾⊥说,

    战场上有几处地方开始有小的争执,还好这些明军全部是家丁,彼此熟识,若是普通营兵定然已经打起来,甚至会血拼。

    战场斩首一级以普通兵丁的身份就是一级大功,可以坐升一级,另外有几十两赏银,辽东一户人家拥有三五十亩地,一年收成去掉成本开销,能落下五六两银,一下子便是一个家庭十年的纯收入,争抢和殴打甚至血拼都在所难免。

    首级不多,很快就分割完毕,这些明军刚刚经历生死之战,也有几个同袍或死或重伤,此时重伤者还在地上哀嚎着,他们比后金的伤者幸运,可以被放在马上带回去,能不能挣出性命就看老天,明军虽有军医,其实就是摆设,或是用来服务军官,寻常士兵,就算是家丁亦没有一点医疗保障。

    此时后方吹响喇叭,明军纷纷抬头,隔着不远看到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在雪地上疾驰而来,他们知道是后金兵大队前来,当下不敢耽搁,赶紧上马离开。

    一到马上,所有人神经放松下来,不少人感觉嘴巴干的张不开,赶紧从马身上取出皮袋喝水,虽然这水早就冰冷,灌到嘴里,仍然感觉无比甘甜,喝下腹中,感觉无比舒服。

    有人的皮袋水囊在冲阵时掉落了,或是被敌人枪尖划破或箭矢射破,这些人在马上低声骂着,强忍着嘴巴的干渴。

    此时贺世贤等人簇拥着熊廷弼向前,没有人说逃走的话,双方都在目力可及之处,明军四散而逃只能给对方不停追杀的机会,从这里一路逃到沈阳不被追到得靠逆天的运气,既然如此,只有殊死一搏。

    尖哨们全部返了回来,纷纷下马,继续喝水,也有人拿出饼子来吃。

    生死之间的搏杀对体力的消耗无比巨大,很多人先是感觉口渴,回到自己一方这边以后便是感觉到腹中无比饥饿。

    老兵们知道这是正常反应,纷纷开始吃喝起来,吃了几口后就给战马喂水喂料,和人一样,战马在刚刚的互相冲阵时也消耗了大半的体能储备。

    这时后金兵主力已经显现出全部阵营,大约有二百五六十人的规模,这些后金骑兵排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阵列,此时双方相隔不到二里,可以看到后金方面仍是轻甲在前,重甲在后的格局,正中间的大旗是甲喇额真旗,这就说明眼前的八旗兵最少是两到三个牛录的兵马。

    贺世贤一边看着对方阵列,一边向熊廷弼解释,他将自己最武勇的几个家丁派在了熊廷弼身边,明军这边人少,加上韩旭所部不到百人,贺世贤现在后悔没有召集自己所有的精锐家丁,因为害怕动作太大走漏风声,故而只带了总兵府内现成的人手,若早知如此,定然不能带着熊廷弼出来冒险。

    现在只能寄望打退这些女真人,实在不行只能由那几个家丁簇拥熊廷弼逃走,只要熊廷弼能逃出性命,贺世贤觉得自己就是死在这里也值了。

    熊廷弼也是皱眉,眼前明军只有贺世贤的三十多个家丁,加上自己的亲兵也不到五十人,然后便是韩旭的五十骑兵,相加不到百人,对面的女真兵比这边多出不少,而且后阵近百人皆是甲骑,队列中银光闪烁,显然最少有近二十个白甲,他在辽东多年,知道那些白甲都是后金那边的精锐,战斗经验和技巧十分强悍,一人抵得普通明军多人,这么多白甲,最少也有两三个牛录才凑的起来,这一次看来真的是凶多吉少。

    他心中委实有些不大明白,为什么这一次轻骑巡边,居然会这么巧遇着这么大股的女真骑兵?这般天寒地冻天气对方出动这么多人马,难道真的是走漏了消息?

    在两个文武高官皱眉之时,大半的明军也感觉十分紧张,虽然明军也全部是家丁精锐,但人数毕竟比后金兵少的多,这几年来大明王师对女真屡战屡败,这也挫伤了明军整体的自信,面对后金兵时,底气明显不足,若是普通的营兵,此时恐怕已经开始准备逃走了。

    韩旭也不大明白为何有这般巧事,这一趟原本只当走个苦差,在经略面前表现一下自己怎么带兵就行了,谁料居然遇着敌袭。

    他看到士气不振,拔马走向前方,再调转马头,面向所有的明军。

    在拔马前行时,韩旭脑海中酝酿着说词,亦闪过很多画面。

    “大伙儿听好了,这里是抚顺关前,距离东虏地盘近,距离咱们地盘远,天寒地冻,若亡命奔逃,定是被人一路撵着杀,多半人都逃不出性命,纵一时逃了,离了大队,这方圆二百里地均是人踪不见,脱了大队,这般天气里多半冻死饿死,纵回去,失了经略和总兵,多半也被判斩,左右是死,现在就当自己已经死了,好汉子便与我一起与虏奋战一番,各人都想升官发财,经略和总兵大人就在此,男儿舍身杀敌报国,便在今日!”

    韩旭到最后已经形若嘶吼,话语亦打动人心,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贺庆云第一个怒吼出声,振臂高呼:“杀虏!”

    “杀虏!”

    所有的明军皆是一起怒吼起来!

    韩旭策马至贺世贤马前,说道:“总兵大人,恕末将僭越。”

    贺世贤道:“虏骑在前,韩把总不需客套。底下你觉得应该怎办?”

    不知不觉中,贺世贤已经将韩旭当成可以平等商议的对象。

    “虏骑较我兵多出一倍还多,不过仍打的是轻甲骑兵在前,抛射乱我阵脚,重骑再冲阵的老主张,依下官看,以我兵分成两排,直冲敌阵,两翼拖后,中间破阵以后,两翼包抄,可以兜下来不少人,斩首必定少不了。”

    贺世贤直直盯着韩旭,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韩旭的打法就是要和后金打对冲,打对冲也罢了,贺世贤也只能这般选择,不过若是他布置的话应该采取更稳妥的战法,纵不能胜,也要消耗后金那边的人力和马力,为熊廷弼安然逃走做准备。

    而韩旭的打算在贺世贤眼中简直是疯狂,中间突阵,两翼拖后预备反包,这是把后金强兵当杂鱼在打么?

    “韩把总,你有几成把握?”原本贺世贤打算破口大骂,不过话到嘴边却是变成这般,他恨不得打自己两嘴巴。

    “兵凶战危,没有绝对的把握。”韩旭微微一笑,坦然道:“不过下官有十成把握不会吃亏便是。”

    若他说十成把握能赢,贺世贤准不理这个疯子,不过既然说不会吃亏,贺世贤自忖自己的家丁勇猛不在后金兵之下,刚刚尖哨战便打赢了,他自己也可以一当十,他带两翼明军反包,中间只要纠缠一阵,足可叫他打出漂亮的战损比来,到时候两翼再支援中间,这一仗就能打成烂仗,后金那边想顺利破明军之阵也不是那么容易,最终如果打成不胜不负的局面便是邀天之幸了。

    贺世贤眼中也露出疯狂之色:“入他娘,干了!”

    =======================

    向大家解释一下更新。

    年纪大了,思维变慢,而且家里事很多,不象多年前可以心无旁骛的码字,最近连续写了十几万字,累坏了,而且情节有些滞碍,调整休息一下,为下一段大情节做准备。

    还是要厚脸皮求推荐票,多谢大家的支持。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