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第九百六十章 我在听(中)

    “请大家不要再喊了,我听得见!你们刚刚高喊的一切,我都听得见,我听到了!请大家安静下来,有什么想要说的,我可以听你们说,就算说到明天早晨,后天,大后天,只要你们愿意,可以把你们想要说的一切都说出来!我在听着!”

    震耳欲聋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达了出来,然而此时在其他街道处,一块块光影屏幕上,同步的播出了一切。

    原本闹腾的人群在这一刻突然间停了下来,看着光影屏幕上一脸通红举着扩音器的乐筱。

    “你们想要说什么,可以说出来,我会认真的听的,不管是什么,你们内心里想要表达的一切,都可以说出来,但请大家保持安静,保持理性,放下手里的危险物品!”

    一条街道上,几名率先攻击的闹事者们已经被几个5科的人压在了地上,还有人举着燃烧瓶,熊熊的火焰在燃烧着,但此时不少人已经平静了下来。

    “我知道你们只是想要说话,想要和行事科谈谈,如果以前没有人愿意听你们的声音,现在我可以听得到,都让开!”

    乐筱指着眼前的5科成员们,组成人墙的科员们纷纷朝着两侧退开,乐筱从阿尔法的身上下来了,缓步的朝着示威的人群走了过去。

    此时一条条街道上,原本闹得不可开交的人群逐渐的安静了下来,看着光影屏幕上的乐筱,面容温柔,眼神坚毅,举止间言辞间没有丝毫做作的地方,更像是这条街道上的一个普通小姑娘。

    “请大家保持镇定,有什么想要说的,说出来就行!”

    乐筱站在了游行示威的人面前,摘下了帽子,旁边的阿尔法松了一口气,点燃了一根烟,静静的站在乐筱身边。

    原本场面上狂暴的气息,正在逐渐的消退着,整个底层的区域里,所有的街道上,光影屏幕全都立在了空中,甚至比平日里还要多得多。

    x惊叹的看着不远处后街上的光影屏幕,以及收到的来自各地的消息,网络并没有被行事科全面接管,总务科的信号也一直都在传递下来,但奇怪的是网络却被控制了,发生在眼前的一切让x百思不得其解,他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伴随着一阵阵金色的光芒闪过,x瞬间身处在了一个只有数字符号流动的黑绿空间里,流动的信号无比的顺畅,x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开始在浩瀚的网络中寻找了起来。

    错综复杂的网络通路中,一个个人形影像出现了,x冲着他们点了点头,这些都是新人类的虚拟接入信号,整个网络明明在他们搭建的临时虚拟网络控制中,但现如今出现的情况十分诡异。

    “找到了!”

    猛地x朝着一条闪烁着点点红光的通路飞驰而去,渐渐的x来到了这条通路的尽头,有一座巨大无比一眼根本看不到头的双扇门,门是灰黑色的,仰头看上去,可以看得到一个数字0,就在大门中线处,x飘到了巨大的数字0面前,举着一只手。

    红色的光芒数字信号快速的在眼前拼凑着,犹如点点碎屑的数字信号立体的拼凑成了一面墙壁,x的手掌全身上下,都流动着数字信号。

    无法破解!

    x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大门,以及这些好像墙壁一样的红色数字信号。

    “你究竟是谁?”

    x刚刚问了一句,猛然间两侧的地方瞬间出现了一条条金色的锁链,x大惊失色,刚想要逃跑的刹那,双手双脚瞬间被锁住了。

    “捕获完成!”

    一个沉闷而冰冷的机械音从大门里传导出来,x瞪大了眼睛,无法挣脱,此时大门微微的打开了一条缝隙,x极力的克制着,不断的尝试着想要从这个网络空间中脱离出去,然而他还是一点点的被拖入了大门中。

    砰

    大门关闭了,紧接着一点点的隐去,只有在黑绿色的数字空间中,一个金色的闪烁着光芒的数字0,在微微的泛着光芒。

    啪嗒

    x的身体沉重的摔在了地上,眼中的光芒逝去,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

    “怎么了海瑟薇!”

    恩路公司的会议室内,作为游戏开发策划部部长的海瑟薇突然间站起身来,面色凝重,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惊讶。

    “有点急事,抱歉了!”

    董事长张博马上就点头了,海瑟薇急切的走出了会议室,就在刚刚她接收到了来自x的求救信号,已经完全联系不上x了。

    海瑟薇的眼中闪过一抹抹蓝色的信号,很快所有的ai新人类便开始朝着x所在的地方奔去。

    米雪儿静静看着站在街道口的乐筱,原本她已经做好打算代替乐筱发布命令的,但突然间乐筱就冲了过去,还说让阿尔法把她架起来。

    接下去发生的一切让米雪儿感觉到了惊讶,即将升级为暴乱的游行示威暂时性的被止住了。

    马上米雪儿便联想到乐筱的一切,知道她当时恐怕根本想不到任何的办法,但身体却动了起来,选择了最为简单直白的方法,而这个方法目前奏效了,对于突然间出现的光影屏幕,以及把乐筱现场的影像传达到其他区的事,虽然米雪儿觉得疑惑,但眼下是解决问题,她缓步的走了过去。

    “先从你开始,究竟有什么想要说的!”

    乐筱指着这场游行示威领头者,一个中年男人,胡须和头发都有些白了,男人明显感觉到有些惊讶,他也曾经尝试过找行事科的高层,想要诉说一些东西,但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站在一名行事科的高层面前,而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和他见过的很多行事科高层都不同,一时间男人有些无所适从起来,放下了旗子,有些紧张的舔着嘴唇,吞咽着,双手无所适从的摆弄着。

    乐筱一步走了过去,握住了男人的手。

    “有什么想要说的,可以清楚的告诉我!”

    “是!”

    男人低着头,此时身后一双双略显动容的双眼盯着男人,男人终于开口了。

    “我想要说,请不要再差异化对待我们底层的人!”

    乐筱起初先是一阵迷糊,他们喊的口号很多都是非常正式的,一些口号乐筱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想想你以前为什么找不到工作!”

    阿尔法提醒了一句,乐筱瞬间就明白了。

    “的确,底层的人想要在中层甚至上层找到工作无比困难,因为收入税收的问题,很多人的公民等级都很低,大部分正式的公司店铺只要看到是底层来的人,都会无条件的选择掠过,很辛苦吧!”

    男人点点头。

    “我的两个孩子,原本是抱着希望到中层去的,然而三年了,能够找到的工作只有临时工,公民等级一直都是3,没有公司愿意录用他们,不管他们怎么努力。”

    此时刚刚对着程晨吐了口水的老妪抹着眼泪说道。

    “我的老伴病了,需要钱,我每天都会去应征家政,我已经做了快30年的家政,只是因为前阵子还不出钱来,我的公民等级就被降到了3级,他们说我什么时候能够升到4级就录用我,我知道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升到4级的。”

    乐筱点点头,此时前排的一个男人说了起来。

    “我们是一个小型的食物生产作坊,以前销售还不错,但今年的卫生检查中,行事科的人说我们生产的食物不合符健康安全的标准,所以禁止我们贩售,我家还有两个孩子,我已经撑不住了,为什么要用上层的标准来对待我们底层,我们底层的人吃了那么多年不好的食物,也没见谁身体出现大问题的,他们根本就是在小题大做,而那个三联公司呢?他们生产有毒的食品给我们底层的人食用,我们只是某些指标微微的超标,他们就不准我们生产贩售!要达到行事科定下的标准,我们生产的食物别说赚钱了,还要赔钱进去。”

    乐筱认真的点点头,看向了旁边一个欲言又止的年轻人,身后的阿尔法已经调出了一块光影屏幕,在进行着记录,程晨搬了一套桌椅过来,放在了阿尔法的身边,阿尔法说了声谢谢,此时程晨充满敬意的看着乐筱,感觉眼眶有些酸涩,他默默的站在了一旁。

    终于有人愿意听听他们说话了吗!

    “你有什么想要说的,说出来就行!”

    “高利贷!”

    年轻人低着头,此时人群里不少人都露出了非常痛恨的神情。

    “我才刚刚30岁,4年前我到7科借钱,但却一毛钱都借不到,他们说我的信用评级已经不能借半毛钱,我跑了很多地方,最后只能去借高利贷,只是5000块,但5000块我还到了现在,还剩下一半没有还清,我知道我以后的人生完蛋了,终有一天无法维持住最低的税收,等级一路下降,最后被驱逐。”

    乐筱点了点头。

    “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我们也想要认真努力的工作赚钱,但是高利贷摧毁了我们的一切,上个月我的女儿自杀了!”

    人群中一个老人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此时人群里一个女人说了起来。

    “我是当地一家孤儿院的院长,我们孤儿院里有93个孩子,他们每一个都有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我多次向区权所提交国会援助金,但每次去他们都说没钱,我又去了7科,只希望他们可以借我们一点点钱,让我能够看着这些孩子长大,有了力气才可以生活下去,但每次过去,他们都以不符合条件为由,说会帮我们发一些求助信息,但到现在已经好多年了,我撑不下去了,一些孩子最近已经好多天没有吃过一顿正常的饭了!”

    乐筱心中一惊。

    “你们谁先给他们孤儿院送点吃的过去!”

    程晨马上微笑着点点头,朝着女人招了招手,女人从示威的人群里出来,一些5科的人也急忙跟了过去。

    “还有谁想要说的,可以一个个的来说,我会认真的听完你们每一个人的话!”

    乐筱微笑着说道。

    此时在13科店铺对面的一家面馆里,陈乔笑呵呵的看着光影屏幕上的乐筱,摇了摇头。

    “还真是演得好,这个演技真的可以拿璀璨城最佳女演员奖了!”

    坐在一旁的虹虹点点头,她心里对于这个年仅26岁的小丫头警戒等级又上升了一层,旁边的商人们也是一样的,坐在角落里的麦库林咔咔的笑着。

    “看起来是彻夜排练过的,行事科应该知道今天会爆发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昨晚我就疑惑了,为什么四个秘书会聚在一起,这些小丫头们一个个都不简单!”

    陈乔收起了笑容,对于压榨底层为中上层提供源源不断的市场是每一个资本社会必要的手段,不管是谁都没办法改变的,弱者只有被剥削压榨的命运,特别是在金钱和权利的双重打压下。

    在场的每一个商人心里都清楚,底层很多人想要借着这次机会逃出泥塘,殊不知一旦大资本进驻的话,在底层滚了一圈后,那些逃离的人,等资本转移到中上层的时候,他们又会再度被资本挤压回到底层,没有人可以打破这样的循环的,接下去就看怎么和13科的秘书乐筱谈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