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传奇法师的手札

第二十七章 约定(番外)

    靛青色的天空中,清云流动,一只雪鸮正展翅舒翼安静地盘旋滑翔下来。

    青空之下是一片广袤的森林,这里并非是应该出现雪鸮的地方,尽管随着秋天的气息越来越浓郁,气温之中也有了一丝凛冬的寒意,或许等到冬季真正来临之际,一些迁徙游荡的雪鸮会来到这片森林寻求暂时的猎场。

    但现在这里的季节对于雪鸮来说还是太热了,它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阿加沙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丝不正常,从这只通体纯白的精灵从他头顶的天空中翱翔而过时他就注意到了,但他仍旧安静地坐在树下。直到看见这只雪鸮轻巧地落在了他用来固定帐篷的木桩上。

    流动的风穿过两者之间,雪鸮歪着脑袋看着面前这个身上缠满绷带的男人,而阿加沙也含情脉脉地回望着。这一诡异的场景没有持续太久,突然这只美丽的白色精灵张开了翅膀轻轻一拍,便无声地腾空而起,但它并没有离开这里,而是扑向了阿加沙。

    但预想中的碰撞并没有发生,只见下一瞬间,雪鸮全身的羽毛就化为了点点星芒,一个白色的光团从光辉中舒展开来,伸展开她修长的四肢。

    “阿加沙,你是不是永远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感恩?”她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清晨来到山谷间的第一缕曙光,温暖而充满力量,明明说的是责备的话语,却没有丝毫让人受责备的感觉。

    “米娜,我……唔……”

    光芒散尽,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一把搂住了阿加沙,一双微凉的唇堵住了阿加沙刚到嘴边的话。

    棕褐色的皮甲下是她白皙的肌肤,贴身的衣物遮不住她匀称而充满力量的体态,她就像是一头来自极寒之都的雪豹。而当她伏在阿加沙身上的时候,微微颤抖的身躯,却又像是一朵黑岩山谷上凌风傲寒的霜月花。

    拥吻良久,女子才起身,依靠在阿加沙的身边,一头柔顺的披肩发轻轻挠过了阿加沙的脖子,她伏在拳师的肩上低声耳语道:

    “人没事就好。”

    感受着身边人呼出的气息流连在耳畔,阿加沙心里踏实了不少,但他心里还是觉得对不起这个女子,话语间充满了歉意:“米娜,对不起,护身木……”

    “没事的,”米娜并没有在这方面责怪阿加沙的意思:“人没事,就好。”

    话虽如此,但这却无法抵消阿加沙心中的愧疚之情。

    护身木是米娜一族的圣物,十二位高阶祭祀一人一枚,而位列十二祭司的米娜却把护身木给了一个外族之人——阿加沙。

    “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是感恩?”米娜的声音很干净,雪山上流淌下的溪涧也不过如此:“你若是真的明白什么是感恩,那就应该明白那晚之后我将护身木给你的含义……阿加沙,从那之后,在先祖之灵的见证下,你的生命已与我交织。在风中我听到的是你的声音,在云上我期望的是你的身影,我知道,你已成为了我不可分离的一部分。”

    阿加沙:“我知道,对于我来说,你也是天赐的……”

    米娜一指点了点拳师的头:“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你但凡有一丝的感恩,就不会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护身木都难以抗衡的危险,你但凡有一丝的感恩,就不会几次三番地差点永远离我而去!”

    说话间,帐篷里传来了淅淅索索的声音,但很快就安静了。

    阿加沙又想解释,但米娜抬眼一瞪,阿加沙只好噤了声。

    她整个人低伏潜行到了帐篷边缘,小心地撩开了一丝帐篷,虚着眼看着帐中那个仍在沉睡之中的男孩。

    米娜放下了帐篷,整个人不复一开始的热情,现在的她看上去才像一个真正的雪原之民,冰冷,难以靠近,就连周围的气温也低了几分:

    “所以,这是那个人的孩子。”

    “……嗯……”

    “你准备带他去哪里?”

    阿加沙虽然早有答案,但此刻在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下却有些不太确定了:“……我可能会把他接回公会里……”

    “不行!”米娜还在阿加沙吞吞吐吐的时候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不会允许他跟着你去那帮混蛋那里。”

    阿加沙面露尴尬之色。

    米娜看上去极力地在抗拒着拳师的决定,她的话语间无意中裹挟上了丝丝寒流:“那群人都是不懂得尊敬、原谅的暴徒!这个孩子还小!我绝对不会让他去那里!”

    拳师摸了摸后脑勺:“……米娜……我也是那群人中的一个……”

    祭祀冷哼了一声,一道寒气涌动而出,在她附近的草地上都结起了细微的冰碴。

    阿加沙连忙改口:“那你准备让他去哪儿?”

    “他叔叔呢?”

    “……已经回归拉依波路德神君统治的神国了……”

    “那也不能让他跟那帮只知道喝酒赌博的亡命之徒鬼混!他可以和他的那个讨人嫌的父亲不一样!”

    “但他无论如何体内都流淌着他父亲的血,他是达拉曼……不,应该是……”

    “你不要再提那个名字了,既然已经隐姓埋名叫自己达拉曼,就一直这么叫吧。”米娜并不准备让阿加沙继续说下去:“他不应该和他的父亲一样,这个孩子应该跟我回去,我们会给他最好的教育和培养,他会成为……”

    “成为那群古板而只知道遵守旧日教条的冻岩精之一?”阿加沙在这点上并不想让步。

    “我不允许你这么称呼我的族人!”

    “我也不允许你轻视我的挚友!”

    气氛攀升到了顶点瞬间跌至了冰点,两人都不想让步,阿加沙甚至都支起了旁边的简易木质拐杖,使自己也站了起来。

    片刻的安静之后,看着拳师正努力使自己站稳,米娜突然笑了,阿加沙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好意思,低头看着自己鞋尖前的地面。

    “太久的分别都让我忘了我们当初是怎么分开的……”

    米娜虽然是笑着说,但她微微颤抖的尾音却揭露了她内心深处的细小悲伤。时间回到那天将要分别之时,她多希望面前这个男人会选择留下来,而不是转身走向远方。但她知道如果时间倒流再来一遍,阿加沙还是会选择继续流浪,但这并不代表这个男人不爱自己。

    阿加沙沉默不语,这倔强固执的身影分明是比这世间最坚硬的石头还要难以动摇,还好意思说别人顽固?

    祭祀心中其实还有一个小小的私心,如果带走这个孩子,那么这个男人会不会为了这个孩子跟自己走。

    但她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孩子跟着我会很安全,我们那里几乎与世隔绝……”

    阿加沙抬头,望向米娜:“杰洛特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很快,别说是这个帝国,就说是整片大陆就要开始动荡了,不会再有真正的安全之地。而且从之前公会里的情况来看,或许这次动荡已经开始了。”

    “那就更应该……”

    “那就更应该让他留下来,他不能逃一辈子,而且……”阿加沙微微一笑,像是想到了初遇这个孩子的那一天:“他可是想要成为吟游诗人们口口传颂的英雄的!”

    米娜见过阿加沙此刻的眼神,那种眼底似乎燃着一团火的眼神也正是最开始吸引着她爱上这个男人的原因。

    “嘶,那好吧,”米娜深吸了一口气:“那我尊重你的选择,我的爱人,祝愿神国在上,能够常佑于你。”

    没有再多的寒暄,身居族中要职的她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确认了现在心上人还安好,祭祀双手在身前各滑过一道弧线,最后合掌于胸前,一团光芒在她的掌心释放开来,顷刻间就笼罩了她曼妙的身形,下一瞬,一只雪鸮从中飞出,留下了点点光华。

    这只白色的精灵在拳师头顶的天空中盘旋了三圈后,才恋恋不舍地振翅向着北方飞去。

    (本卷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