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从雾隐开始的忍者生活

第七百三十八章 佩恩(上)

    声浪如潮,一下又一下反复叩击在长门的心间。

    这个被他寄予一切梦想的雨隐小世界,在这最危急的时候,向他这个神灵传来最后的诉求。

    他们想要活命。

    “呵呵呵呵”

    长门口中发出奇怪的声音,表情古怪,也不知是笑,还是哭。

    他仰起头,用那无目的眼眶望向苍穹。

    天上,有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正急速逼近大地。

    “喂,小南,你后悔过吗”他轻轻向旁边的女子问道。

    小南摇了摇头,低声道“无论你和弥彦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

    “我只要和你们在一起就好”

    长门笑了笑,感慨道“你还是如当年一样,一点儿主见都没有呢”

    说着,他抬起双手,翻动手指,慎重地结出一个又一个手印。

    近距离感受到他身上急剧提升的查克拉反应,小南急切道“你要做什么,长门”

    “还用问吗当然是做佩恩该做的事”长门头也不回地说道。

    自比雨隐的救世主,他有责任拯救雨隐的所有无辜民众。

    “你疯了那么大一颗陨石,你根本挡不住的”小南惊叫着喊道。

    最开始的时候,陨石的位置比较高,还能看到陨石的边缘,但随着陨石位置越来越低,整个天空都几乎被陨石所覆盖,一眼望不到边。

    简直就像是天空塌陷了一般

    即便是长门的轮回眼还在,也绝挡不住那么一颗巨大的陨石。

    更何况,如今轮回眼已失,长门几乎变成一个废人,根本不可能挡住。

    “挡住不,也要挡”

    长门怒喝一声,完成了最后一个手印。

    海量的查克拉从他的体内涌出,就像决堤的洪水,纷纷渗入地下。

    片刻的寂静之后,雨隐四周的湖水就像活过来了一般,突然变得活跃起来。

    “这是谁的查克拉,影响范围竟这么大”看着脚下翻腾的湖水,照美冥吃了一惊。

    干柿鬼鲛四下扫了一眼,又道“看这情况,怕是大部分湖面都在那人的查克拉控制范围。”

    “这么巨大的查克拉量,连我都自叹不如,估计也就只有木叶的的初代火影能比较了”

    望了一眼雨隐村内,那一股强大查克拉所在的方向,七霜皱眉道“据我所知,整个忍界拥有这种规模查克拉的人暂时只有三个。”

    “其中一个在妙木山,一个是正在与宇智波斑交战的千手柱间,最后一个就是雨隐的长门了”

    “看这情况,他是准备调集整个雨隐范围的湖水抵挡陨石坠落,我们得赶紧潜入水里,潜得深一些”

    “若是慢了、浅了,怕是会被他的术式给牵连进去”

    说罢,他拉起照美冥的手,一头扎进了翻腾的湖水之中。

    至于水面上的六尾、四尾,他已经顾不上了。

    眼下还是小命要紧,那两头巨兽生命力极其顽强,不会这么容易被砸死。

    真要是砸死了,也是好事一桩。

    尾兽死亡过后,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重新复活。

    即便十尾已经获得了六尾和四尾的力量引子,但少了六尾和四尾的大量查克拉支撑,它的复活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另一边的宇智波斑也注意到了那一股异常的查克拉,很快就明白了是长门的手笔。

    “不自量力的家伙”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在用须佐能乎击退柱间木人又一轮袭击后,他望着不远处的好友道“陨石就要落下来了,我们等会儿再较量”

    “我会让你看看,现在的我到底有多么强大”

    说罢,他收起须佐能乎,切换成轮回眼的形态,借着天道的力量腾空而起,向着高处飞去,准备躲避陨石冲击。

    天道的力量本质,其实改变自身力场。

    无论是斥力,还是引力,其实都是自身的力场变化,只是力场的正反不同而已。

    只要用天道的力量改变自身力场,抵消地面对自身的引力,轮回眼持有者便能御空飞行。

    于此同时,长门将自己的查克拉大量发散,控制住了雨隐四周的湖水。

    失去轮回眼的他,除了最基本的七种遁术,什么能力都没有了。

    要抵挡这么大的陨石,必然需要一个极其庞大的术式才能办到。

    阴、阳、风、雷、火这五种遁术首先被他排除,这几类术式并不适合防御。

    土遁虽然适合防御,但雨隐建在湖心岛上,四周全是水,几乎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

    若仅凭他的查克拉制造土遁抵挡,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无法制造出能抵挡陨石规模的大型术式。

    余下,就只有水遁了。

    水遁虽不及土遁适合防御,但雨隐被湖水环绕,有大量的湖水可以驱使,能将水遁的力量发挥到极限,制造出足够大规模的术式。

    所以,他选择了水遁。

    在湖水的控制稳定以后,长门彻底发动了术式。

    “水遁龙吟”

    霎时间,整个雨隐周边的湖水倒灌上涌,在上空汇聚形成一条巨大的水龙,一条巨大到无法想象的水龙。

    正躲避斑分身追击的鬼灯幻月见了也不禁感叹道“这是何等规模的水遁”

    仅那一个龙头,就遮蔽了整个雨隐的上空,虽仍不及那陨石大,但也有近四分之一的大小了。

    已飞出陨石坠落范围的斑则远远望着巨型水龙冷笑了一声。

    “不自量力”

    若单论陨石的重量,那一头巨型水龙确有挡下的可能,但天碍震星这一招的核心杀伤力可不是来自陨石的重量。

    而是陨石从天外坠落的恐怖冲击之力

    陨石自身的重力,还不及整体冲击力的十分之一。

    长门此举无异于蜉蝣撼树。

    随即,在斑的冷笑中,巨型水龙从湖里探出身体,向着陨石迎了上去。

    只是,实际情况确又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那一条巨型水龙没有直接顶向陨石的中心点,反倒是选了一个比较偏远的位置,错开了陨石的中心。

    “这是”

    斑愣了一下,但看到陨石的坠落轨迹在被水龙冲击之后开始慢慢偏移,他终于明白了长门的打算。

    长门并不是要一根筋地硬接陨石坠落之势,而是要通过巨型水龙冲击,改变陨石的坠落点,从而使雨隐逃过一劫。

    “倒有一些小聪明,可惜,可惜”

    斑望向陨石的正上方,露出一丝意味深长地微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