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蹊跷

    “大管家,没有什么事情吧”

    看着走出来的王莉,大管家这边舒缓了一下眉宇间的担忧“没有什么事情,一切都还好”

    “母亲让我过来看看其实她这一次也是无心的,并不是故意的”王莉说话的时候,注意的看着大管家脸上面的表情,观察的很是仔细“还有就是我先前的说话,也是有那么一些太放肆,大管家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面了不然的话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跟大哥交代了”

    “哦”邓荣笑了一下,“没有的事情,老夫人的心里面有气,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先生那边他有点忙碌”说完了之后,掩饰的笑了一下,“先生那边不会有任何的怪罪,这个事情我会向先生解释的至于老夫人那边我相信先生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大管家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的明确,这个事情不管是对与错,自己都会向先生那边汇报的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是事关老夫人和先生的事情,自己就是无能为力,可以在其中起到缓和的作用,但是绝对不会偏向任何一方

    王莉立刻的就明白过来,大管家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了有那么一些客套,但实际上面已经是最好的做法了所以也是冲着大管家笑着的点头

    “大管家,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吗”

    说这个话,是王莉有着相当自信的一种表现至少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在四九城这边构架了相当的关系,背靠王家和商家,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是回家看孩子吧

    邓荣思量了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美国那边出了一点事情,那边的公司出了一些事情,好在我们有应急的方案,先生那边我们已经联系过了想必先生那边已经做出来了相当的应对,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

    看了一眼左右,书房里面有人出出入入的,脚步匆匆,很显然不是一般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是一般的事情,绝对不至于这个样子的,但是看大管家的意思,并没有要解释的太多

    如果说是国内的事情,自己这边多少还能够帮个忙,至少打探个消息,是没有太多问题的,但涉及到了国外那边自己就真的是无能为力了这个不在自己能力的范围之内了

    微微的吐了一口气,王莉冲着大管家点了一下头,“要是国内这边的话,不管是我这边,还是家里面这边,大管家你言语一声就是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要是有什么状况,我和王阳、还有小宝都可以沟通,但是国外那边,我们就是两眼一抹黑了”

    其实王莉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注视的看着大管家的眼神

    想了一阵,突然的说到,“大管家,是不是我们的到来,给添麻烦了”

    为什么突然的冒出来这么一句王莉并不是无端的揣测,如果说就是因为母亲和大哥之间的矛盾,大哥会弄出来如此之大的阵势吗不管事情最后是不是暴露了自己母亲那边日后恐怕就真的很难出门了

    大哥的性子是有些许的问题,这个不假,但是大哥还是比较的孝顺,上上下下对于这一点都非常的认可,爷爷和奶奶,包括外公,那个绝对是没的说的那一种还有就是父母这边他们从来都不会因为这个事情,有过任何的一句怨言,是真的说不出来

    但是现在偏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母亲和自己姐弟两个人来到了这边不长的时间,就发生了相当的事情,再联想到先前时候得到的消息,大哥那边已经有几天的时间都没有出来了彼此综合的来看,是不是他们的到来才引发出现这些情况

    “有些人过于的紧张了先前孩子的事情还是让一些人有点担心过度了”

    “担心大哥有什么动作”王莉直接的就吐口说到,“不过大哥不是一直都在老家那边吗如此的情况之下,他们紧张个什么劲头闲的没事了吧”

    “谁也不知道这个事情会不会是一个,一个由头”大管家神色不由的一动,给王莉解释的说到,“先生那边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并不代表着其他的势力没有这个方面的担心”

    王莉有那么一些怀疑,大管家说这个话是不是有特别的意图

    不过自己还真的就不好直接的说出来,大管家你这个话有隐射的意思自己的母亲就是神经比较过敏的人甚至于直接的就跑了过来

    而敌对势力那边如果说也有像是母亲一样的人他们的神经肯定是更为的敏锐

    微微的感叹了一声王莉觉得自己的消息打探的也是差不多了“大管家,我先回去了王阳在那边也是没轻没重的,他对于四合院的底蕴根本就看不懂,我好歹还是混迹过一段时间,不过,您放心,我这一次可没有带着其他的意思过来”

    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扭捏,自己原来做过这个方面相当多的事情,那个时候有点肆意,有点就是想要报复自家大哥的意思我就是祸祸你的四合院了我就不相信你能够把我这个妹妹给怎么样了

    丁叮是你的妹妹,难不成我就不是你的妹妹了更何况我还是你的亲妹妹来着

    不过现在吗自己已经不是这样的想法了当时还是有那么一些太年轻,太稚嫩现在想起来甚至都有那么一些可笑,当时的时候最害怕自己过来祸祸的,绝对不是大哥,而是面前的这位大管家,当时的时候他那个肉痛呀

    所以这个事情还是需要跟他解释一番,自己是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

    “姐,你过来给咱们解释一下吧我知晓的真不是那么多”

    要是木器或者是手串、核桃等等,自己勉强还能够解释一番,品种样式还有价格自己多少还是能够说出来一二,但是其他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就真的是有那么一些困难了

    自己就知晓这些东西很是不错,但究竟好在那里,又有什么样子的艺术价值或者是历史价值,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头的雾水了

    苏元看着王阳,这个儿子让他给自己介绍介绍,结果倒是好,露底了

    “其他的东西倒是没有什么感触,但是这个进入到房间之后,香的味道很是不错,给人的感觉很是不同并不是那么的甜腻,没有那种冲的味道,非常的自然”

    王莉微微的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应该是大哥那边特制过来的不太像是成品货,成品的东西虽然也有高级的,但是不会表现的如此自然大哥的家里面也就是这里吧其他的地方基本上是不会有太多的反正就我个人所知晓的情况,大哥在这个方面很是注重”

    “为什么”王阳不由的问了出来,“是因为不太好制”

    所谓的不好制,要么就是原料的问题,要不就是制作的手段太过于的繁琐除此之外,应该没有什么不好制这么一说自己对此也不是说一点都不了解,只能说一知半解

    “你呀一瓶水不满的货色”对于自己的弟弟,王莉向来都是不留情的那一种

    “我倒是看过大哥和大管家制作过非常的繁琐,不过现在也就是大管家用的稍微多点,但也都是用在四合院这边,留存下来的不多”

    “不能够吧”王阳很是怀疑,“这样的好东西,你还能够放过”

    “找打,是不是”王莉双目一瞪,“这个东西对于孩子吗有一定的影响,有好的影响,自然也有负面的影响,一看你就知道,你对此很是不关心要知道,大哥想来对此都是非常的注重,就害怕会影响到家里面的孩子,所以大哥虽然制香,但更多的是兴趣,真的用出来的时候,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

    “小孩子不能够用香没怎么听闻过”

    这一下子连苏元都有那么一些不满了“你这个孩子呀说点什么好小孩子对于呼吸系统还没有完全的长成,对于味道是非常敏感的,要是香水出现了问题的话,对于整个呼吸系统都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特别是还没有出裹的孩子更是如此”

    “也就幸亏小刚没有跟着你一起长大,我都有那么一些怀疑,小刚要是跟着你一起长大的话,会成为什么样子,简直就是不敢去想象”

    对于自己的这位弟弟,王莉表示了最为直接的鄙视,没有任何保留的那一种

    “这些线香对此也有相当的影响”苏元对此还真的就知晓的并不是那么的清楚自己知晓香水是绝对有这个方面的影响,但是不清楚线香也有这个方面的影响

    “大哥跟我提及过这个事情,大哥的东西制作好了之后,我用过一些,他跟我提及过这个方面的事情,孩子最好不要过于的用这些东西,毕竟年纪还太小,所以我也是比较的留心”

    “啊,我想起来了爷爷和奶奶那边好像也有这个味道来着”王阳突然拍着自己的大腿,“难怪我感觉这个味道有那么一些熟悉原来是这个味道就是爷爷和奶奶那边的味道有点不太一样”

    “爷爷和奶奶的身体都已经是什么情况了偶然的点一支,平定一下自己的心绪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时间长了,对于呼吸系统绝对是有害的而且爷爷和奶奶那边的线香还是我给送过来的,大哥特别嘱咐过来的至于父亲和母亲这边,现在还用不上我倒是给带回家里面,放置在父亲的书房里面了不过家里面可能没有留意过”

    王阳则是看向自己的母亲,苏元愣了一下,书房的东西自己一般都是不动的,顶多就是打扫一下罢了还真的就没有想到,原来家里面还有着这样的存货

    自己的这个大儿子呀还真的让自己很是无语,你做了也就做了直接的就说出来好了要不是今天王莉解释了一番,自己还蒙在了鼓里面,也是难为他一番心意了

    “回去问一问你爸这个老头子你大哥给他准备了一些香烟和雪茄,我担心他的身体,所以不少都给没收了”苏元有那么一些尴尬,所以也是找了一个话题,直接的就把这个事情给搪塞过去了不然的话有够难为的

    “姐,都是大哥亲手做的吗我倒是没有听闻过”对于这个事情,王阳表示了相当的兴趣

    “基本上都是大哥和大管家做出来的不过散出去不少,爷爷和奶奶那边用的不多,但是刘道长那边用了不少,有很多都是大哥送过去的他那边情况稍微特殊一点”

    刘道长这个人王阳还是知晓的,连带着苏元也是知晓的甚至于家里面也是调查的很是仔细,甚至于老大来到了京城之后,就把刘道长给请了过来

    注意,是请过来的,不是挟持过来的,也不是其他的手段。

    并不是说就是把刘道长给供在那里,一定程度上面这个是要给刘道长养老送终的节奏反正四合院有的,刘道长那里从来都不缺,甚至于四合院没有的,刘道长那边可能都有

    至于为什么不常过去,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家里面的老大并不想把事情给闹腾的沸沸扬扬的,好在那位刘道长也是比较低调的人,这一点跟家里面的老大很相似

    “有一段时间没有过去了原来的时候还是大哥领着过去的,嘿嘿”

    王阳讪笑了一下,这个事情怨不到自己的头上面来,毕竟头上面还有一个大哥来着,就好像是四合院这边一样自己倒是想要过来,但不是说自己过来了就一定能够进门,两回事情

    “对了那边什么事情”苏元看似无心的问了一句

    王莉摇摇头,“听说好像是美国那边出现了什么事情,按照时间来说,那边都已经快要深夜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已经跟大哥那边联系了不过现在好像没有什么回应”

    “美国那边的事情”苏元的眼角微微的跳动了一下子

    “具体是什么,大管家没有说”王莉冲着自己的母亲点点头,这个事情应该还有其他的一些说法,但是王莉在考虑着,要不要跟自己的母亲说一下自己的推测

    “来的有点蹊跷呀”不得不说,苏元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很显然是认识到了什么先前的时候怒火中烧,因为是自家的儿子是故意的,但是现在来看,情况跟自己的预料有着相当的不同大儿子那边闭门不出,而美国那边又出现了相当的事情,这么的巧合

    如果说这个不是巧合的话,那么就代表着这个背后肯定是有相当的事情难怪自己的大儿子现在是这样的状况,原来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大管家没有说点什么你大哥那边什么情况,需要家里面的话”

    “大管家没有说什么”王莉摇摇头,“不知道美国那边是不是反应有点过激了还是说大哥这两天的情况让他们有点担忧,还真的就说不好也可能是意外的情况,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得而知的那一种我们在这里瞎猜也没有什么作用”

    王莉的让苏元立刻的就警醒了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王莉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苏元立刻的就明白了过来,自己这一次来的太过于的唐突了连带着自己的女儿和儿子都过来了虽然说自己是为了家里面的事情,但是外界怎么看

    自己还真的就忽略了这一点

    “王阳,你去把大管家给找过来,我问他一点事情”

    王阳愣了一下,随即起身立刻的就离开,苏元这才看向了自己的女儿,“你大哥那边的事情你不知道”看着女儿摇头,苏元也是有那么一些担心起来,“他那边有相当的动作”

    “我不是那么的清楚呀大哥一直都没有回来,我有的时候倒是来四合院这边,倒是大管家的口风非常的严,想要从他的嘴里面挖出来东西,比登天还难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并不是王莉推脱什么,这个本来就是实际的情况

    “也没有听闻农场那边有什么事情呀”

    “不知道大哥的农场发展的很是不错,也没有听闻有什么事情想来应该不是农场的事情”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王莉则是试探性的说到,“不过应该是跟孩子们没有太多的关系,要是那样的话,大哥不至于这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

    苏元对此有那么一些不太打底,这样的事情还真的就有点说不好,也是有点不太好说,等大管家过来的时候问及一下

    原本因为过来就是为了试探一下大儿子的,但是那里想到这里面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是大儿子故意的不可能的,虽然两个人因为孩子的事情向左,但是因为孩子的事情闹腾到如此之大,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