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怀念那逝去的青春

第438章 心里一怔

    欣怡此时还真不想跟过多的亲友保持联系,以前落难的时候,要是有人这样关心,她一定会非常的高兴。

    欣怡一边听着文程的诉说,一边唉声叹气的说道。

    “谢谢你们的关心,我现在挺好的,想起以前艰难的时刻,我就忍不住心酸,可是我终于挺过来了。”

    以前,欣怡非常注重维护亲朋好友之间的关系,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希望自己能够变得自私些。

    文程当时也以为,文豪失踪后,欣怡的生活肯定是一蹶不振,没想到欣怡在默默无闻中,竟然也生活得很好,其实,刚才欣怡说那些话,就是想让文程转告给文君,当初文君那样对待他们母子,如今欣怡和俊鹏都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向前。

    文程也知道,那个时候,文君做得非常过分,在当时,就连文程也只能袖手旁观,现在看着欣怡和俊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而且俊鹏公司业绩也是蒸蒸日上,他顿时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表嫂,那我哪天去看望一下你跟俊鹏。”

    现在这个时候,谁来看欣怡,她都会一脸热情的去迎接,欣怡只是微微一笑说道。

    “那好吧!如果你想来探望,就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

    欣怡放下电话以后,她一边摇着头,一边自言自语道。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不要去理会,只要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再就是帮助一下俊鹏的公司,可不能像文豪在的时候,什么事情都管,不论到什么时候,都是自己最重要。”

    欣怡刚要写小说,俊鹏又过来了,他在房间里,听到欣怡跟一个人嘀嘀咕咕的打电话,就一脸关心的说道。

    “老妈,刚才你又跟谁聊天呢!在屋里,我都能感觉到你高兴的心情。”

    欣怡身边也没有什么人,她只有俊鹏这一个至亲,就一脸笑呵呵的说道。

    “你还记得文程吗?刚才我是在跟他聊天,他就是打听一下文豪的事情,还有我们母子的近况。”

    俊鹏对文程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他听到欣怡跟文程聊天,马上一脸吃惊的说道。

    “老妈,我当然知道文程啦!我还知道文君呢!”

    俊鹏这一提起文君,欣怡突然冷笑着说道。

    “文君这个名字,就不要在我耳边提起,免得勾起,昔日那痛心疾首的回忆。”

    欣怡对待文君的感觉,是既佩服又憎恶,她佩服文君能吃苦的精神,但是,同时也狠憎恨文君的无情无义。

    俊鹏看着欣怡那种冷若冰霜的表情,他突然间就想起了小时候落魄时期,文君虐待他的情景,就顿时一脸平淡的神情说道。

    “老妈,是文程呀!其实他这人还不错。”

    欣怡不想跟俊鹏,讨论家里亲友的事情,她用商量的口吻说道。

    “俊鹏,你跟秋仁从日北回来已经有几天时间了,是不是应该继续研究软件开发的事情?文豪那个工程,可是一个亿呢!我不指望你能做上一个亿的工程,最起码得维持自己的生活。”

    其实,俊鹏从日北回来以后,他一直想着这件事情,既然公司都开了,而且他去了一趟日北,上次挣的工程款,差不多已经挥霍一空,一想到还得出去联系业务,俊鹏就有点唉声叹气的说道。

    “老妈,上次你参加聚会的时候,不是发了很多名片吗?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还组织那个虚拟的战队,其实一点帮助都没有。”

    欣怡知道俊鹏因为没有工程,心里十分的急切,欣怡组织那个战队,一是督促自己能够不懒惰,再就是能够玩个心情。

    欣怡一想到,俊鹏早晚也得有独立的那一天,他不能总是依靠着欣怡,那样一来,俊鹏开这个公司,似乎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欣怡看着俊鹏那满脸叹息的神情,就顿时一脸安慰的说道。

    “俊鹏,我上次参加聚会发的那些名片,虽然有的人,可能想要跟你一起合作软件工程,但是时间都具有不确定性,你跟秋仁没事的时候,还得到各个大公司去承揽一下业务,因为这毕竟是你的公司,我只是辅助你而已,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有时间尽量多写写小说,那是我毕生的爱好,也是我精神上的食粮。”

    俊鹏感觉欣怡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虽然他跟秋仁刚做完那个一百万工程,可是那个工程也是看在欣怡的面子上,俊鹏必须学会独立,那样才能一步一步的向前。

    俊鹏也感觉欣怡的年龄越来越大,有些事情不应该再让欣怡操心了,他微微点着头说道。

    “老妈,我知道啦!有时间我就会跟秋仁出去联系业务,总这样守株待兔,可不是个长久的办法。”

    俊鹏说完以后就到秋仁的房间里,他们小哥俩开始研究,怎样去承揽业务。

    箫恬和依云离开的第二天,文豪就抽空给她们母女俩办理退房手续,房主一看是文豪,就一脸疑惑的说道。

    “你好,请问你跟那个依云是什么关系呀?在这个异地他乡,老乡都很少遇到,依云的母亲能把这件事情交给你办理,就说明你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密切。”

    文豪上下打量了房主几眼,然后一脸平淡的说道。

    “那个依云是我的亲生女儿,她们母女俩匆匆忙忙回家乡,忘记了退房子的事情,所以才特意交代我来办理。”

    房主一听是这种情况,他顿时一脸惊讶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如果你跟那个依云,没有直系的亲属关系,我就不打算把余下几个月的房租退给你,因为毕竟是她们母女俩毁约在先,既然你跟依云是父女关系,那咱们俩就速战速决吧!你先把钥匙给我,然后我把剩下的几个月费用,全部给你转账过去。”

    文豪看着这间箫恬和依云曾经居住过的房子,他的内心也是感慨万千,文豪在屋里情不自禁的转了一圈,他感觉这个屋子,虽然有点空荡荡,但是还有着箫恬和依云的气息。

    文豪帮助箫恬退完房子以后,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个时候,箫恬和依云应该已经到家了,可是这个异地他乡,只留下了文豪一个人孤零零的身影。

    自从箫恬和依云回到异地他乡以后,文豪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是时间一长,他慢慢也就习惯了。

    文豪有时候拿起自己的手机,他想拨打给箫恬,可是经过反复思虑过后,他又把手机慢慢的放下了,箫恬应该跟老公在一起,既然文豪不能给箫恬未来,又何必再去打扰她呢?况且箫恬和依云已经回到了家乡,而且李逝手下的人早已经告诉文豪,一旦箫恬和依云回到了家乡,他如果再跟箫恬联系,李逝就会偷偷的窃听,文豪虽然对箫恬和依云百般的想念,他也不敢贸然行事,一旦打草惊蛇,惊动了李逝,文豪跟箫恬都会遇到麻烦。

    箫恬给依云回到家乡以后,她也尝试过给文豪打电话,想告诉文豪一声,都是因为文豪跟她一起合作工程,最后迫不得已才跟老公离婚,箫恬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文豪,同时也想听一听文豪的想法。

    可是,无论箫恬怎样拨打文豪的电话,文豪那边就是没有反应,也不知道李逝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在箫恬的家乡,根本联系不到文豪。

    箫恬曾经因为这件事,还在偷偷的咒骂文豪。

    ”文豪的电话到底怎么回事儿呢?难道把我设置成黑名单了不成?我都打过无数遍的电话,可就是无法接通,真是郁闷死了,我要让文豪知道这件事情,就是因为他,我才跟老公离的婚,能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他也要负一半的责任。”

    箫恬在无可奈何之下,她便放弃了,再次找文豪的想法。

    没有箫恬和依云的日子,文豪也慢慢的投入到了工作之中,他每天还是在不停的忙碌着工程上的事情,有时候心里感觉孤单,就会时常到医院里去看看李逝。

    李逝一看文豪来了,他的精神状态也是越来越好,从刚开始一直躺在床上,到后来已经慢慢的可以独自坐立,每次李逝看到文豪来医院探望,他都会一脸热情的说道。

    “文豪,这些年真是辛苦你啦!我这年纪越来越大,很多时候特别的怀念家乡,等你这个工程做完以后,我就可以拥有一个亿的工程款,那样一来,就算我回到家乡以后,如果股东们管我要那些股份,我也能够赔付得起。”

    李逝的这一番话语,文豪听后顿时心里一愣,怪不得李逝一直盯着这一个亿的工程款,而且还对文豪这样宽松,原来是在打这样的如意算盘,如果李逝三年后打算回到家乡,那文豪岂不是也得跟他一起回去了,文豪想到这时,他的心情顿时有些翻江倒海,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可是有些太意外了,他在心里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脸不解地说道。

    “李总,这个工程结束以后,你真的打算带我回到家乡吗?如果回到家乡以后,你还能放过我吗?那样一来,我是不是就可以跟欣怡和俊鹏团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