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香江风云时代

第一百五十二章重返香港

    4月15日,58届普利策新闻奖揭晓,《洛杉矶纪事报》记者哈里布朗和《雅致报》记者白蓝联手击败热门之一《费城问询报》记者阿瑟穆尔和温德罗斯,如愿蟾宫折桂。3≠八3≠八3≠读3≠书,↗o●

    《费城问询报》报道的是费尔维尤州立医院精神病人医治情况,也曾引起很大反响,奈何贝尔政府贪腐的新闻报道选题尖锐影响太广,因此只能望洋兴叹甘拜下风。

    这个消息传到旧金山,报社全体职员喜出望外。

    陆致远二话不说,拉着大伙去皇后酒楼饱餐一顿,还要奖励给白蓝两万美元,却被白蓝当面拒绝。

    “为什么?”聚餐后回去的路上,陆致远不解地问道。

    “这个新闻的线索是你,采访人员也是你一手指使,经费也是你出,荣誉却归我个人,还要你的奖励,那我可真的无法做人了。”

    “可你为了这个新闻付出这么多”

    “好了老板,你不要再提,奖金我不会要的,这个新闻付出再多它也值得,毕竟得到的荣耀是历史性的,该我谢你才对。”

    见白蓝执意如此,陆致远只好作罢,转而问道“电视台的事跟公益事业不冲突吧?”

    “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不会有冲突的。”

    陆致远见她脸色如常,也便放下心来。

    众人道别后,陆致远望着白蓝的背影犹自叹气。

    后面的周雅芝和吴尚香跟上来。

    “她很特别,不是吗?”周雅芝奇怪地问道。

    “是啊,”陆致远叹道“她确实很特别。”

    三人走回酒店,陆致远把白蓝的事简单述说一遍,周雅芝默不作声,吴尚香泪流满面,“原来白姐姐这么苦,我都不知道?”

    陆致远摸摸她的头道“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知道吗?”

    “为什么?”

    “因为她不喜欢别人议论她可怜她。▲≥八▲≥八▲≥读▲≥书,√≧o”周雅芝在旁解释道。

    陆致远看往周雅芝,周雅芝回以微笑。

    次日上午,陆致远带着阿耀去洪门拜访梁公舒和梁义叔侄俩。

    几人言谈甚欢,互订攻守同盟。

    下午他又联系袁士刚,嘱其毕业后尽快回港。

    袁士刚无有不允,答应尽早赶回。

    至此,陆致远在美国的一应事务宣告完结,可以考虑回港日期了。

    这时,美国舆论界却迎来一个天大的新闻。

    罗纳格雷拉经过两周时间的耐心潜伏和跟踪,终于获得事涉cia老板的重磅新闻实锤。

    他将这个新闻卖给《纽约时报》,《纽约时报》如获至宝。

    于是4月17日,《纽约时报》首先刊文,继而《tiue》、《名利场》、《纽约客》等报刊杂志纷纷跟进,大谈特谈cia老板詹姆斯施莱辛格的桃色艳闻。

    全美民众一时哗然,素以严于律已意志顽强著称的詹姆斯施莱辛格居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拿着纳税人的钱包养qgfu,是可忍孰不可忍。

    美国民众纷纷要求严惩贪官整肃吏治,电视台也不甘人后推波助澜。

    此时正是普利策奖颁发之际,贝尔县政府的贪腐之事犹在耳边,这边詹姆斯施莱辛格的事当面袭来,让白宫上下怒不可遏脸面无存。

    没有丝毫犹豫,仅仅三天过后,也就是4月21日,美国参议院以54票对45票通过了威廉科比的投票,他成为新一任zqj局长。

    詹姆斯施莱辛格由此成为三十年来第二位任期不足半年的zqj局长。

    伊森听闻这个结果后震惊莫名,自己总算走对了这步棋。倘若继续冥顽不灵,必将成为别人眼里的绊脚石、嘴里的下饭菜,除之而后快。

    抱着这种想法的自然还有在家活蹦乱跳在外言称受伤的罗伯特斯隆。

    此时的陆致远正在飞机上面左右观望,旁边坐着吴尚香,另一边座位空置。

    周雅芝在休息仓与众空姐谈笑风生,大家齐说雅致终于脱离苦海得遇良人。

    周雅芝嘴上不屑一顾暗自心花怒放。

    没多久周雅芝回到座位上,左拥右抱的陆致远意气风发地眼望窗外,朵朵白云袅袅婷婷,湛蓝天空一碧如洗,心里不由闪过自己初到旧金山时的遭遇。

    那时自己以为周雅芝移情别恋情,心绪低落至极,如今总算苦尽甘来,美女已然在怀,产业也有不少。

    那么,香港那些敌视自己的人,你们在哪里?都还好吗?

    咱们一切从头来过,旧账新算,务要有个了结。

    说与人斗其乐无穷,那咱们就来好好斗斗法过过招。

    想到这里,他不禁搂住周雅芝细嗅香发。

    周雅芝明白他所思所想,也便偎在他的怀里由他施为。

    大庭广众下,他能出格到哪去?

    唐人街的大道上,阿华抬眼望天,想起远哥上机前给自己打的电话,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我提防的那人在我来旧金山的这段时日居然纹丝不动,足见他所谋甚大。你一定要看仔细了,一旦他动,你便做那砍掉魏延脑袋的马岱,华青帮以后就拜托给你,记得跟梁叔保持良好关系。”

    自己年岁尚轻,经得起这般天翻地覆的变化吗?这种变化果真会如远哥所说必然到来吗?

    梁公舒也望着湛蓝天空,虽觉陆致远那日拜访时私下所说未免太过惊悚,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当然,别的野望他也不敢生出。对于陆致远,他已经不敢再有妄想。

    东郊别墅里,小任终于放心。

    “他真的走了?”

    “确实走了,我看得一清二楚。”

    “那就好,咱们照计划慢慢实施吧。老爷子对我多年照拂,总不能让他老人家黄泉路上孤单,临终所托不能实现,他会死不瞑目的。”

    飞机即将登临香港上空时,陆致远终于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离开一年,香港安好?

    他重又开始佩服陈浪,此人实是通天彻地的神人,居然能准确预知洛城是自己的福地,事实上也确是如此。

    他摸摸兜里的存折,只有800多万港币外加120万美金,剩下的他留700万美元在洛城,3500万美金用于买楼和电视台启动资金,其余均交由雪莉运作电影投资和版权事宜。

    足够了,这些资金傍身,自己也可掀起风浪。

    诸般思虑下,他不禁在心里呐喊道“我胡汉三幸得不死,终于回来了。11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