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王令我来巡山

第三百四十五章 宝药

    聚义堂上。

    因为来回奔波了一天,到山寨已经入夜了。

    林宁特意在聚义堂设火锅宴,请大家吃个东道。

    火锅料是早先就炒好的,炼上上等的熊脂油,鹿肉、牛肉、羊肉、鱼肉、毛肚儿、黄喉……各色下锅料源源不断的送上。

    吴媛并非第一次吃火锅了,但相对于刺激火辣的辣汤,她更喜欢吃清水鲜汤锅。

    只是这一次,她觉得鲜汤锅里似乎有些不同……

    犹豫了下,用漏勺在锅里轻轻那么一捞,捞出来的东西,却令她瞠目结舌……

    不止是她,田五娘、皇鸿儿、东方伊人等人也纷纷侧目,齐刷刷看向林宁。

    这……

    这不是金刚寺之前才打发人送来,给普泓神僧续命用的千年老参吗?

    尼玛,怎么在火锅里?!!

    林宁正大口吃下一筷子毛肚儿,正满脸爽快,见众女齐齐看来,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味道……不鲜美吗?”

    我日哦……

    田五娘皱眉道:“小宁,这锅里的老参,是怎么回事?”

    林宁干笑了声,道:“哦……这个,没甚,这不是普泓老和尚现在用不到这些吗?白放着浪费,咱们先尝尝,看看药效如何……春姨、小九儿、南南那边也送去了,不过春姨和小九儿身子不能这样补,我让徐佛说了,大部分让小南吃了,春姨和小九儿稍微吃清淡些。”

    田五娘没好气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怎么人家给普泓神僧准备的宝药,你给下火锅了?”

    林宁“啧”了声,嗔怪道:“娘子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里太侠骨柔肠了。你想想看,我为那老秃驴疗伤,得耗费多大的精力,嗯?我难道白做不成?总得收点诊费吧……这些宝药,就是我给老和尚救命的诊费。我是男人,赚的银钱东西,就该给老婆吃喝花用,所以就拿宝药犒劳犒劳你们,总不能只让你们跟我出力受苦,却一点甜头也不给吧?”

    皇鸿儿差点笑死,连连点头,说有理有理。

    田五娘斜她一眼,让她老实下来后,皱眉问道:“那治疗普泓神僧和天虹神尼,到底用不用宝药?”

    林宁慢悠悠的吃了块草原上进来的羊羔肉后,呵呵笑道:“宝药嘛,治的时候用处不大,治完后调理时肯定不能缺少。”

    田五娘提醒道:“照咱们三五天吃一次火锅的频率,我估计还没等你治完,这宝药就吃的差不多了。”

    林宁嗔怪道:“你就是太实诚了,没了宝药,还可以让人去采摘嘛!蜀中天府之国,老林子密布,多的是天材地宝。为了给普泓和天虹这对老姊妹养伤,他的徒子徒孙们难道不该去尽份心力?”

    这下,田五娘彻底无语了。

    她是知道,林宁惦记蜀中千里沃土已经惦记的晚上睡觉在梦话里都在说此事了。

    只是她没想到,林宁会用宝药来做突破口。

    “吃吃吃,快吃快吃,都是宗师,经得起药效,这玩意儿比龙髓米可强多了!”

    林宁热情招呼着,可见诸女似乎都起了心理障碍,又语重心长劝道:“咱们用了这些宝药,强化筋骨內腑,是为了更好的给百姓做事,做实事。要是把这些宝药留给那些佛门弟子,他们只会坐苦禅,对着泥塑佛像念经。你们说说,哪个更合适?要不是看在龙髓米是他们历代高僧高尼用精气甚至血脉化之,我连龙髓米都想掏出来。”

    众女侧目:太缺德了吧?

    林宁干笑了声,道:“所以,我才没动手嘛。吃吃吃,快吃啊,一会儿药效散了……对了,等吃完后,劳烦几位再跑一趟楚州,之前那群佛门僧尼们为了赶紧逃命,把那么多粮食都丢弃在山沟里,这不是糟蹋粮食,是在糟蹋人命。我会让法克传令,挑选三十宗师,和你们一道把那些东西都取回来。看吧,不白让你们吃宝药。”

    果然没有白吃的晚餐,皇鸿儿气呼呼的瞪了林宁一眼,夹起一筷子千年何首乌,递到他口边,让他一口吞下。

    这玩意儿,补肾益精!

    ……

    青云山西南侧的两处佛寨,东为僧寨,西为尼寨。

    原本都是可以容下数千人的大寨,如今却显得空落落的……

    西寨内,星月庵一群老尼围绕在天虹神尼身边,看着她牵着挺着好大肚子的妙秋师太的手,众尼皆满脸感慨。

    妙秋师太泪流满面,见面就想下跪,却被拦下。

    天虹神尼看着她缓缓道:“当年下山时,才十多岁,如今,连孩子都这般大了。”

    玲珑小道姑有些不自在的站在一群老尼中间,被人看的有些不安。

    妙秋的师父静慧师太好奇问道:“妙秋,玲珑为何化身为道?这是何道理?”

    一个和尚一个尼姑生的孩子,结果成了道姑,这算什么?

    妙秋师太忙道:“师父,玲珑自幼便有心疾,弟子和法克二人奔走江湖近二十年,便是为了给她治病。原本她长到五岁就要不行了,弟子听闻东海蓬莱山上有仙医,便带她前往,万幸,果真让弟子寻得仙医。只是那仙医为道身,脾性古怪,非要玲珑化身为道,才肯医治。弟子无法,只能令她化道。”

    天虹神尼闻言,关心道:“可是治好了?”

    妙秋师太摇头道:“并未根除,只稳固住了,又给了一葫芦生生造化丹,说是能长到十五岁,以后便只能看天命了。到了十五岁后,果然每况愈下,一天里倒有大半天是昏着的,眼看要不行了,弟子和法克遍访天下名医也无用,本已绝望,又听沧澜山这边出了位神医,就匆匆赶来,菩萨保佑,总算救了过来。”

    听闻此言,众尼无不动容,主持素仁师太惊道:“难道那少年果然有如此圣明的医术?他就算打娘胎里学,也不该如此了得哪!”

    妙秋摇头道:“师叔祖,青云寨绝不可以常理度之。不提小神医医术超神,便是天剑圣人都为他所救后突破成圣,只提他那夫人,也不到双十之数,一身剑道修为,当世只在天剑圣人之下。虽是高品宗师,但爆发之力,便是宗师巅峰都可斩杀。先前,黑冰台派半步武圣邰翀前来榆林城,意在青云,结果连半月都未出,邰翀和他手下十大宗师,就丧命榆林城。黑冰台东方武圣虽大怒,亲自前来,却被天剑圣人阻拦于青云之外,毫无办法。又不知怎么得知了金刚寺宗师在青云,便以为是金刚寺下的黑手,才亲临大禅山,下了毒手,引起了之后种种是非。”

    听完妙秋之言,满堂尼姑无言。

    除却三大圣地外,江湖素来以金刚寺和星月庵以及天机观为尊。

    可她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突然冒出一个青云寨来,居然能硬扛着黑冰台正面刚,非但不落下风,还大占便宜。

    这世道怎么了?

    主持素仁师太却看破了妙秋的心思,温言道:“妙秋,你放心就是,有天剑圣人在,只要如你信中所说,青云寨果真不会逼迫我们去杀伐攻略,只为百姓做些苦力之事,星月庵不会反对的,佛门为清静之地,自也不会与他们起冲突。”

    妙秋忙道:“不会不会,弟子之所以敢担保,是因为有前例在。说起来,此人与星月庵还有些干系,因为她也以星月为号,便是星月菩萨。她原本是青云寨为了除去魔教教主皇觉被请来的,是宗师巅峰高手。但因为和神医约法三章,其一便是不准让她杀生,所以除去皇觉后,她每日里只在山间抚琴,大家都爱去听,却从不会打扰。有星月菩萨的先例在,弟子才敢安心写那封信。”

    天虹神尼闻言后,缓缓点头道:“不枉老尼疼爱你一场,你是好孩子。”

    素仁师太也放下些心来,笑道:“我见那神医对你有不小的敬重,还认作长辈,倒也难得。”

    说着,目光掠过俏脸泛云霞的玲珑。

    妙秋虽觉得不大好意思,但还是对师门言明:“小神医和玲珑情投意合……”

    此事,若在从前,只会让星月庵觉得蒙羞。

    但现在,众人反倒有些庆幸的感觉。

    同为寄人篱下,可在陌生人家里寄人篱下,和在亲戚家里寄宿,完全是两回事。

    “如今,只盼那小神医能够早日医治好太师祖了……对了,明日一早,就让弟子将药库中的宝药都送过去,不止太师祖,这次受伤的人那么多,都需要神医救治,不可小气了去。只要修养好生息,以后多的是机会,去采摘宝药。”

    主持素仁师太开口道。

    自有其门下弟子奉命,前去收拾药库,准备明日给青云寨送去。

    ……

    秦国,咸阳城外。

    东王山上。

    看着身受不浅伤势的四大宗师巅峰高手,东方青叶面色淡漠,道:“有劳四位长老了,既然普泓中了四位长老的合击一掌,便是不死,也必废无疑。普泓一除,余者不足为虑。”

    为首一长老面色灰败,但双眼目光阴森,周身如同浮着一层鬼气,声音森幽,问道:“台主,青云寨若不早除,早晚必成大患。”

    东方青叶闻言,眼睛微微一眯,目光看向东方,在千里之外,一道通天彻地的剑气,隐隐有些刺目。

    他收回目光,淡漠道:“夫子难存五年,若再动手,连一年都撑不住,所以,他断不会再出手的。所以,只有等姜太虚上位成圣后,才有机会诛除侯万千。只要能杀侯万千,其余的,不过跳梁小丑,又何须在意?”

    对武圣来说,唯一的威胁和对手只有武圣。

    只要斩了侯万千,青云寨就算现在再红火,也不过是待宰猪羊罢了。

    说罢,东方青叶一挥手,在四位太上长老的恭送中,离去了。

    东方青叶有一言未说,他的圣道之路,与秦国国运息息相关。

    若是秦国能鼎定宇内,一统天下,那他也将会成为古往今来第一圣人。

    到那时,翻手便可诛天剑。

    至于青云寨其他人,连猪狗都不如。

    又何须现在在意……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