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高段位重生

第五十一章 狗的死亡

    夏曼一路上畅通无阻的进入了面前的大公园中。

    甫一进入这个地方,便感觉出一股大气来。除了夏曼所站着的这条大路之外,两边全是枝叶茂盛的参天大树,就像是来到了什么森林公园一般。

    而夏曼也没站上多久,就听到左边的树林子里传来气势十足的声音,吓飞了不少在树枝上歇息着的鸟雀。

    夏曼走上前去远远的看了一眼,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就被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不动声色的拦了下来。

    原本夏曼还以为这男人会跟自己说些什么不让外人进入之类的话,却没想到男人只是摆了摆头示意她自己去看。

    一旁的树下立了个不太显眼的牌子,上面写着“闲人止步”四个大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夏曼当即往后退了几步准备转身离开,那边的西装男人显然也没有将她的行为放在心上,完全就是一副只要你不继续往前走打扰到他们练功我就不管你的姿态。

    她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东瞧瞧西看看的,一副从来没来过这样的地方的模样。

    如果仅仅只是她没重生前的那段时间的话,她的确是没有去过这样的公园的,但也有和这样的公园差不多的地方——那就是她们家附近的那所高中。

    但那所学校的环境比起这里的公园来,那就实在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虽然这里很大,可真正能让人进去看看的地方却是不多,尤其是她左手边的这片树林更是隔一段路就有人专门把守着,也不知道那里是些什么孩子在练些什么功。

    既然老爷子都让她到这里来了,那看来她直到目前的表现那边都还觉得不错,不至于让人觉得太差。

    如此一想的话,他们家距离发迹起来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等她回去了,是万万不想再继续过来当个“质子”的,因为这么小心翼翼的活着实在是太累了。

    虽然她和重生前的性格大不相同,但学校里的那些人又没有跟以前的她接触过,怎么会知道她里面其实换了个芯子呢。

    就算是赫季坤,和她之间,也是隔了一段时间才又在那所学校里遇见的。

    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她的生活里既没有赫季坤他们,就更别谈雍城夏家的这些个人和事了。

    这些个人物,对于她上辈子来说,是只在传闻中存活着的。

    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叫做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这些人既然出现了,那她只要再更加小心一点,先保证好自己的生命安全,而后再做其他的打算。

    她向来不是个爱出风头的人,从上辈子她就知道了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但上辈子的她因为过于保护自己所以最终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这辈子的她却是不想要继续活着的……

    正当她在路上这么想着自己接下来的打算的时候,从右边的树林子里传来了几声熟悉的犬吠。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前两天还在她耳边出现过的一样。

    不,这听起来的确是穆慈那只狗的叫声,明明是那么大只狗了,叫起来却是奶声奶气的,但如今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却是有几分异样。

    夏曼竖起耳朵有些警觉,她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确认了四下无人这才蹑手蹑脚的朝着传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那是一个有些隐蔽的地方,就算是夏曼踮着脚站在漏花窗那儿往里面看,也看不到太多的东西。

    只能看到一片影影绰绰的竹林,但伴随着日渐西垂,这片竹林也愈发的让人看不清楚了起来。

    不过还好今天她戴上了眼镜,就算是天黑得差不多了她也能看的一清二楚,这时候她就有些庆幸起自己没有夜盲症这一点来。

    正在她心里东想西想的时候,从那片竹林里走出了两个人,夏曼定睛一看,发现那个矮小的身影正是穆慈。

    可穆慈身边的人是谁,她就不清楚了。

    看起来他们像是在说着什么话,还不住的朝着她这边打量。

    第一次被打量着的时候,夏曼心下一紧,还在心里怀疑着她自己是不是刚偷看就被发现了。

    正准备在他们来之前自己悄悄溜走的时候,就听到隔着墙传来的几声奶声奶气的狗叫。

    听起来穆慈养的那条狗离她只有一墙之隔,夏曼摩挲着下巴兀自思考着,她悄悄的挪了个位置继续盯着穆慈两人的动作。

    也不知道他们在那儿做些什么?

    虽然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但是那是一个孩子哎,要是突然之间有什么危险的话怎么办。

    尽管心里还是不太愿意承认自己的小心思,可夏曼的身体行为却很是诚实。

    虽然在那之后她会宁愿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幕,但她后悔的事情就已经是后话了。

    现在的她踮着脚尖一动不动的贴在漏花窗边上,眼巴巴的望着穆慈他们,像个偷窥孩子的老母亲。

    夏曼就只看到穆慈身边的人做了一个按东西的动作,这边疑似被锁在墙边的狗就撒着欢儿的朝着穆慈他们跑去。

    但那只解放了的狗却不是扑向穆慈,而是朝着穆慈身边的那个男人气势汹汹的跑了过去。

    就像是那个男人是它的什么猎物一般。

    那个男人不知道跟穆慈说了句什么,夏曼就只看到穆慈面无表情的在那条藏獒扑过去的一瞬间抬了下手。

    只听到“砰”的一声。

    那是夏曼只在电视里才听到过的枪声,随之而来的则是那条据说被穆慈养了好些年的狗重重的倒在地上的声音。

    就在此时,这片公园里的路灯也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那条狗挣扎着的一幕让夏曼看在眼里,她就看着它黑色光亮的毛发渐渐被鲜血沾染的不成样子,而它挣扎着张嘴想要去咬些什么。

    但它显然不能再完成这样的动作了,抽搐着挣扎着,带着一路斑斑的血迹终于不甘的在两个人类面前彻底没了气息。

    “你做的很不错,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教给你的了……”

    也正是在穆慈身边的人开口说话的那一刻,夏曼这才注意到他漫不经心的将露出袖口的消音器收了回去。

    夏曼瞪大了眼睛,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不再踮着脚去看那里面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而是慢慢的蹲下来在那里平息着自己的情绪。

    可晚上这里的蚊虫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也不知道这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这么多虫子,她心里像是转移着注意力一样的抱怨着这些。

    虽然这样,但仅存的理智也在催促着她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因此她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在草丛里蹲着往外面一点一点的挪动,试图在两人没有发现她的时候离开这个地方。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