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地下城的炼金士

第二十五章 拜尔的夜晚生活

    夜晚,卡兹米的小小餐馆,拜尔站在吧台后面默默的擦着手里的高脚杯,不时的对准灯光,观察着酒杯的光泽度。

    他是卡兹米夫妇请来为餐馆增加客流量的酒保,只在晚上工作,不过这里毕竟不是真正的酒吧,专门到他这个吧台点酒的人倒是不多。为了显得自己专业,也为了让老板看到自己在工作,拜尔便在没有客人的时候不停的擦着酒杯。

    再次将手里的高脚杯举起,明亮的灯光被酒杯边缘折射,泛出更璀璨的光芒。

    “呼。”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环视了一下今晚的客人,大厅里的座位已经坐满了,他身前的几个座位却门可罗雀,只有一个酒鬼在抱着一瓶酒在咕咚咕咚的喝着,喝了不到半瓶,就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嗨”拜尔摇了摇头,无论在那个餐馆,酒店,或者是酒吧,都会免不了有这样的酒鬼。

    走到酒鬼的身旁,敲了敲柜台,又推了一下他,酒鬼丝毫没有醒转的意思,拜尔准备到后台通知一下卡兹米先生,让他来处理一下。

    刚走到腰门附近,就看到一位可爱的小猫人站在那里,向着餐馆门口左右张望,刚刚在他那里被吧台挡住,拜尔到倒是没有看见。

    拜尔知道这是卡兹米夫妇的女儿,叫做艾露,平时在后面帮厨,偶尔也会到前面客串一下服务生,拜尔也很喜欢她,经常拿一些小东西来逗弄她,看到她气鼓鼓或者亮闪闪的表情,拜尔也会高兴一个晚上。

    拜尔准备过去摸摸艾露软乎乎的耳朵,让她去通知一下她的父亲,这里有一个醉鬼需要处理。

    正当他伸出罪恶的魔爪,准备摸向艾露的耳朵时,艾露眼前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口,扑到一个女人的怀里,蹭来蹭去,并发出“喵喵”的叫声,让拜尔好生羡慕。

    那个女人拜尔认识,是最近在店里花钱大手大脚的一位客人,和艾露还有卡兹米夫妇的关系不错,听说是一位熟客的家人。不过倒是没有在他这里喝过酒,每天都只是吃东西,而且食量颇大,让拜尔这个男人汗颜。

    女人的身旁还跟着一位男子,这位拜尔更加的熟悉,是一名叫做奥恩的药剂师,但是他自称是炼金术士,经常会在晚上到他这里喝几杯,不过最近几天倒是没有见到他,不知是什么原因。看他俩一起进来,难道那位美女就是他的家人吗?那倒真是让人羡慕。

    奥恩好像看到了他,对着身边的女人说了几句话,低下身子摸摸艾露的脑袋,便径直走向吧台。

    拜尔连忙整理了一下身上穿着的黑白侍者服,正了正领结,走回原来的位置,等待着客人的光临。

    “嗨,拜尔,好久不见”奥恩趴到柜台上,对着拜尔招呼到,“老样子,先来一杯冰啤酒。”

    “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您还是像以前一样精神,刚才的那位是您的家人吗?”拜尔将冰镇的啤酒从柜台下取出,一边倒进啤酒杯,一边问到。

    奥恩从拜尔的手中接过啤酒,放在嘴边,听见他的问话,顿了一下,想了想回答道:“是的,可以这么说吧。”祖宗的确也是家人。这样想着一口灌下半杯,舒服的舒了一口气。

    “那您的福气真是让人羡慕。”拜尔恭维道,这也是他的内心想法,这样的一位高挑美人,确实让人羡慕。

    “呵呵,是吗?”奥恩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知道拜尔应该是想错了,也没有解释的想法。

    “嗨,奥恩阁下。”

    正当奥恩喝的正高兴的时候,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叫声,奥恩回头,拜尔也寻声望去,是卖酒水的店铺老板,听说和奥恩的店铺相隔不远,看来他们今天是相约一起来这里吃饭的。

    也确实如拜尔所想,听到声音的奥恩回过头见到来人之后,便让拜尔将店里的几瓶好酒拿给他,带着去和酒水店的老板相聚了。

    见到一位熟客走了,拜尔又开始了他的擦杯子大业,今天晚上的客人确实不多,之前的几天这里应该已经坐满一半了。

    但愿老板不会开除自己,拜尔一边擦着杯子一边想到。

    “咚”一个拳头与柜台相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拜尔抬头一看,是一个红头发的野性女人,身上穿着半身的皮质夹克,满头的红发扎成高马尾,脸上还有一道疤痕竖着从眼睛经过,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

    “喂,赛薇娅,过来这边。”正当拜尔想要开口询问这位客人有什么需要的时候,她却先开了口,不过不是对着他说的,而是对着身后的人说的。

    “喂,先上十杯啤酒。”对着身后喊完的红发女人转过头,向着拜尔提出了她的要求。

    拜尔看了看她的表情,没有喝醉的样子,又看了看她身后被两人簇拥着过来的“赛薇娅”,是那位花钱大手大脚的女人,便默默的将啤酒取出。

    十杯啤酒一字排开,占据了大半张柜台,啤酒花的香气在柜台边漫开,引得刚来的客人一阵侧目。

    红发女子率先拿起一杯,咕咚咕咚灌下,转身面对着被簇拥到柜台前坐下的赛薇娅,将面前的一杯啤酒推到她的面前,说了一声:“喝。”

    说完便又拿起一杯,再次的灌下。

    赛薇娅见状也拿起酒杯,放到嘴边,小口小口的饮了下去,虽然喝酒的速度不如那位红发女人,但杯中的啤酒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下降,根据拜尔多年从事酒保的经验,他判断这个赛薇娅的酒量一定不低。

    再次喝完一杯的红发女子,将酒杯“咚”的一声放下,从手中弹出一个钱币,拜尔顺手接住,是一枚银币,随手放入自己的口袋,这是给他的小费,不算入营业额。

    “给那边的那位上一杯饮料。”说完大拇指指了指他的右边。

    坐在四人最右边的那位穿着法师袍的女士举手示意说的是她。

    “请稍等。”拜尔微微鞠躬,转身在后面的柜子里寻找着适合她喝的饮料,总有不喝酒的顾客,这里也备有为他们提供的饮料。

    “赛薇娅,要不要我们带你一起啊?”

    拜尔拿出之前调好的橙汁,倒进一个杯子里,插上吸管,推到了那位法师袍的女子面前。她正在歪着头对着身边的女人说话,随手拉过杯子,吸了一大口。

    “不用。”赛薇娅放下手中刚刚喝完的杯子,头也不回的指指身后,对着法师说道“我和他一起,不用麻烦芙丽雅你们了。”。

    拜尔向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方向,果然看见奥恩正在和几位熟悉的老板正在喝酒吃菜。

    “哼,芙丽雅可不怕麻烦,你的力量那么大,警戒心也很强,隼都比不过你,何必和那个新手一起去,难道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法师芙丽雅无所谓的说到。

    “噗。”那边正在喝酒的红发女人听到这里喷出一大口啤酒,让现在一旁的拜尔一阵摇头,拿起一边的抹布就过去清理。

    “她的力气怎么比我大了,上次不过是我的状态不好而已。”红发的隼高声强辩道。

    “哎呀哎呀,事实都不敢承认吗?枭也看见了,对不对,当时输的那么惨还敢嘴硬。”法师芙丽雅捂嘴轻笑,还在讽刺着那边的隼。

    “好”红发女子气急,拍案而起,对着身边的另一名红发女子喊到“枭你让一让,今天我就要让那个女人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边上的红发女子要比隼更加的年轻,也没有那么强的野性气息,应该是她的后辈或者妹妹吧,拜尔打量了一下那边正在让开座位的女人,给她下了一个判断。

    “咔啦”隼在赛薇娅身边坐好以后,将面前的啤酒杯向两边一推,“咚”的一声,把左臂放到柜台上,向着赛薇娅摆出了一个掰手腕的姿势。

    “今天谁输了,谁就喝一杯,不够继续加,喝倒或者认输为止。”隼大声的宣布道,说完还挑衅的看了一眼坐在赛薇娅身后的芙丽雅,表示你这个喝饮料牛奶的弱鸡。

    “你是在骗酒喝吗?你这个脑袋里只有被酒精浸泡了肌肉的酒鬼”芙丽雅毫不示弱的还击道,还挑衅地将橙汁一饮而尽,再要了一杯并表示这杯由那位红发肌肉女付钱。

    “那今晚我输了就我付钱,赛薇娅输了就你付钱。”隼迅速的想出了一个主意。

    “好”芙丽雅迅速的接口“看来今天晚上可以舒服的大吃一顿了。赛薇娅就靠你咯。”说完拍拍坐在她身前的女子,表现出了对她的充分信心。

    拜尔看着眼前的几人,感觉今天晚上的营业额应该会不错,每当这种时候,总会有好事的人在周围观看,顺便点上一杯。现在就要看那位叫做赛薇娅的女人会不会应战了,那位红发女子看起来就是一个强大有力的冒险者。

    在拜尔思考的时候,赛薇娅已经应下了这场赌斗,同时还向服务生要了一些食物,让服务生端到这里。

    “嘭。”

    赛薇娅的左手被压到了柜台上,赛薇娅默不作声的拿起一杯啤酒,咕咚咕咚的灌下。

    “怎么样,我才是最强力的斗士。”红发的隼高兴的站起身对着芙丽雅喊到,芙丽雅被气的脸色通红。

    “再来”赛薇娅喝完一杯之后,举起左手表示继续。

    “嘭”这次是隼的手被压到了柜台上。

    “哈哈,怎么样,我就说你不如赛薇娅,刚刚不过是运气好罢了。”看到这一幕的芙丽雅立刻站起身回以颜色。

    “再来。”这次是隼拿起酒杯咕咚咕咚喝完,立刻向赛薇娅继续发起挑战。

    ......

    两人豪迈的喝酒架势和两人的赌斗吸引了一批客人到柜台边上围观,如拜尔所想,今晚的营业额确实不错,甚至让他有些手忙脚乱,在四个人走后才清闲了下来,清理收拾的时候才发现,那位抱着酒瓶喝醉的酒鬼早已经不见了,不知是酒醒自己离开了,还是被老板丢了出去。

    ——————

    走在外面准备回家的奥恩和赛薇娅一路上默默无语,奥恩是喝的有点多,脑袋有些昏昏沉沉,而赛薇娅则是将双手举在眼前默默的观察思考着什么。

    奥恩看到她的动作,不由得问出口:“怎么了,受伤了吗?”

    “没有”赛薇娅平静的回答道,“只是在想竟然有人类在力量上和我不相上下,不知是身体的缘故,还是我疏于训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