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一响贪欢:妻调令

第四十四章:倒追风波

    “那去把我的衣服都给我找出来,我要好好的挑一件出来。”

    春杏和如意对视了一眼,无语至极。

    这小姐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啊!

    第二天天还灰蒙蒙的,顾惜欢就起来梳洗打扮了。

    春杏翻了个白眼,打着哈欠,半眯着眼就跑去打洗脸水去了。

    小姐一折腾,她们这些做丫鬟的都要跟着受苦又受累的。

    然后倒霉的也不止她们这些丫鬟们。

    顾惜平本来睡的正香,顾惜欢就敲门进来了。

    把他吓了个够呛。

    大早起的,一张小脸抹的红通通的像鬼不说,还对着他一直呵呵的傻笑。

    他仅有的一点困意也被她吓的消失殆尽了。

    “妹妹,你这脸谁给你画的?”

    顾惜欢傻笑一声,“我自己啊!”

    春杏跟如意不给她化,她可不是要自己化了。

    顾惜平脑门一团黑线,沉着脸道,“等会给你打水你洗掉。”

    像什么样子,就这出门还不把街上的人给吓死。

    顾惜欢刚想说不要,就被顾惜平一句话给堵回去了,“不洗今天就不出去了。”

    顾惜欢只好乖乖的去洗了脸。

    出了门,顾惜欢就欢呼雀跃了起来。

    还是自由的感觉好。

    顾惜平带着她吃了早餐,然后才去了长苏住的地方。

    长苏全名白长苏,祖宅是在平南,乃是当地首富,这次进京也是为了生意而来,找他顾惜平也并没有费多大的劲。

    到了白宅,顾惜平递上拜帖,等了一会就被一小厮带了进去。

    顾惜欢迈着自以为很淑女的步子跟在后面,看的春杏直叹气。

    两人被安排在了一座小亭子里,就没了然后。

    顾惜欢坐不住了,怎么还没人来。

    起了身,捂着肚子望向顾惜平道,“哥哥,我出去下。”

    顾惜平点了点头,“那你快点回来,别乱走。”

    顾惜欢点了点头,出了亭子。

    顾惜欢左走右走的就走迷了路。

    这白宅可比她家大了不止一点,富丽堂皇的让人咂舌。

    既然迷了路,顾惜欢索性就慢悠悠的走了起来。

    远远的看见有一座亭子,顾惜欢便走了过去。

    帘帐掀开,顾惜欢入了帘帐的脚步倏地停了。

    在看到帐中的那个男人,她的瞳孔还是会不自觉的扩大,眼底满是惊艳之色。

    远处的男人身穿青墨色锦袍邪倚在软塌之上,他单手支着头,微垂着眸子,一举一动皆让人惊艳绝绝。

    然后一张小脸慢慢的涨红。

    她看中的男人就是长的美。

    听见了响动,那方的男人蓦的睁开了眼,一双眼眸里俱是厉色。

    为了防止自己因为美色而犯傻,顾惜欢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才娇滴滴的问道,“小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她装作大家闺秀的样子,低垂着眸,一小步一小步的移了过去,顾惜欢完全忘记了人家并没有开口说让她进来,一双眸子还在不断的观察着长苏。

    “是你。”长苏完美诽薄的唇轻启,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然而,顾惜欢并没有因此退缩,反而大步上前,站在他不远处,一脸的羞涩模样。

    “你病好了吗?”

    面对冷冷的长苏顾惜欢并没有觉得哪里难堪,反而更加喜欢了。

    她喜欢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哎!

    长苏浅浅一笑,“多谢姑娘记挂,老毛病了,没事。”

    怎么形容这一笑?

    倾国倾城?

    也好像刹那间百花盛开,扰人心脾。

    顾惜欢被他这一笑,小心脏扑扑的乱跳了起来,脸是更加红了几分。

    “我可以摸摸你吗?”

    春杏满头黑线,她真有些替她家小姐臊的慌。

    长苏一脸呆滞。

    顾惜欢囧。

    她本来是想说她可以坐下吗?结果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怎么办?要脸还是要人?

    然后顾惜欢就脸不红气不喘的坐了下来,干笑了一声,“今天天气真好啊!”

    她选择了要人。

    春杏望了望阴沉沉的天,无语至极,她家小姐现在说假话都不知道遮掩遮掩了吗?

    长苏微微一愣,轻笑着附和了起来,“嗯。”

    春杏,“”

    顾惜欢,“”

    他这样睁眼说瞎话是不是代表对她是有意思的?

    顾惜欢眼睛亮了亮,“公子你觉得我长的好看吗?”

    春杏,“”

    不行了她要出去走走,不然她会被她家小姐给吓死的。

    长苏手指微僵,抬头笑了笑,“好看。”

    顾惜欢脸又红了,往长苏身旁凑了凑,“那你看咱们合适不?”

    春杏,“”

    她应该拉住小姐吗?

    长苏被她有些直白的话吓的愣住了。

    看着一脸认真,眼眸带着光的顾惜欢,长苏心底一软,嘴角微勾,“姑娘怎么称呼呢?”

    顾惜欢甜甜一笑,“顾惜欢。”

    长苏又道,“你看,我才刚知道你的名字。”

    顾惜欢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先熟悉熟悉。”

    春杏,“”

    算了,她还是出去吧!这么傻的姑娘,她可能也拉不走。

    顾惜平见顾惜欢好久不回,便找了出来,然后就看见春杏一脸郁闷的站在一边,遂抬起手来轻轻拍了一下春杏问道,“春杏,你家小姐呢?”

    她们就出去了一会,怎么感觉春杏的脸色都变了?

    春杏低头,她脸皮薄,说不出来。

    顾惜平神色未变,轻声道,“你家小姐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他怎么感觉这么不好。

    春杏一愣,看在二公子和她是一个战线上的,她还是先告诉公子一声吧,好有个心里准备。

    春杏声音放低了些许,道,“小姐调戏了长苏公子。”

    顾惜平闻言更是险些栽倒在地。

    他是低估了他妹妹的胆子啊!

    调戏?顾惜平嘴角微抽,这是大家闺秀做的事吗?

    春杏抬头,默默的又补了一句,“小姐说这是跟公子你学的。”

    把长苏公子抢回去那天,小姐被老爷训斥,小姐嘟囔的,老爷没听清,但是她听见了。

    顾惜平,“”

    顾惜平还未收回的手微微停了停。

    跟他学?她是看他不顺眼了想提前把他赶出顾府吗?

    这要让父亲知道了,还不得拔了他的皮?

    “胡说。”顾惜平额头黑线直冒,抬步往前走去。

    他怎么感觉他被顾惜欢给坑了呢?

    他就不应该同意带她出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