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疯子加拐子

第三十六章 莫名其妙的对话

    院子的空间毕竟有限,拐子跑来跑去的也没地方躲,门口又被那帮看热闹的人塞得死死的,拐子没办法,就算腿瘸也没耽误他如同泥鳅一般地躲到村长的身后去,女人的擀面杖一时收不及,直直地冲着村长的脑门就去了。

    大家见此状,皆是瞪了眼,谁都没想到女人这么凶悍,眼看着跑过去救人都来不及,这一棍子要是打在村长的脑袋上,那还不得开瓢啊?

    顿时,众人齐齐地发出了惊呼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村长扔掉了手上的拐棍,双手呈空掌夺白刃的姿势,硬生生地接下了女人的这一棍。

    大家又一起沉默了,女人显然也是被这突发情况给弄慌了神,方才追着拐子骂的气势转眼就消失不见了,大伙儿都静静地看着弓步擎擀面杖的村长,只见他一动不动地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面上十分严肃。

    “好!”

    在一片寂静中,不知是谁率先拍出了马屁,渐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最后热烈地连成一片。

    终于,村长放开了一只手,手掌冲着众人猛地一握,大家顿时收住了声儿。

    “俺,俺……”

    村长开口了,村长说话了,大家屏息地听着,生怕错过了他的“教诲”。

    村长慢慢地把手扶在腰上,他说:

    “俺,俺腰闪了,谁过来扶俺一把。”

    ……

    墙上的大破钟响了三声,已是午夜,村长歪在拐子家的炕头上热着腰,女人从厨间端了碗热水进来,慢慢地递到村长手上,然后女人便坐到了炕的那边。

    拐子却不敢上炕,只能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双手拽着耳垂,正垂头丧气地数着地上的蚂蚁。

    外面的人也都各回各家了,方才热闹的街巷终于重回平静,至于那些人回家后还能不能睡得着,那便不清楚了。

    “咳咳。”

    村长吸溜着喝了几口热水,终于缓过点儿气,他略微哆嗦地把碗放回床上,抬头无奈地看着拐子和女人:

    “你俩大晚上的到底在闹啥?有啥事不能白天说,非得吵得这么惊天动地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不嫌丢人啊?”

    拐子听后猛地抬头,刚想说什么,还没待开口便接收到了两道来自女人的寒冷视线,他张了张嘴,复低下头去,吭哧吭哧地挪了挪蹲麻了的双腿。

    村长知道他想说什么,毕竟还是自己打电话让人把拐子给接回来的,但他一开始也抱了跟拐子同样的想法,都以为女人是跑了的,这谁知道她是自己先回来了呢?

    “您老儿也不用说什么了,具体是啥情况我也能想个大概,但我可是什么都没干,他在商场里鬼鬼祟祟地让人拦下了,我嫌丢人,便自己先去买东西,买完东西就先回来了,我可没那个脸去找他,反正他个老爷们儿也不能有啥事,难不成他自己连车都不会坐,还非得我带着他回来?”

    女人没好气地抱着胳膊,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数落着李拐子。

    村长听了这话,心想:你还真说对了,他就是连车都不会坐。

    低头看看拐子还可怜兮兮地蹲在地上,腿麻也不敢站起来,村长怪不忍心的,寻思着帮拐子说说话,他捂着嘴假咳了一声,尽可能温和地笑道:

    “拐子他媳妇,这话也不能这么说,他就是想坐车,他身上也没钱不是?钱不都让你拿着呢么?”

    女人一愣,显然是刚刚想起这茬,既然钱都在自己身上,那这老东西是怎么回来的?

    村长见女人面有愣色,还当她心生愧疚了,便笑呵呵地继续打着圆场,想着赶紧把今晚的事儿给收收尾:

    “你看,这也不能全怪他不是?今个儿俺是求着人家赵家的儿子才把他带回来的,否则,他还不知道要在哪个桥墩子底下窝一宿呐!所以啊,他心里不忿气也是正常的,嘴欠两句,你就随他说呗,他也就嘴上有劲儿,你又不是不知道……”

    村长一方面尽可能地把拐子说得可怜,另一方面,又说这事儿是拐子干得不对,依旧把台阶放在女人的脚下,原想着女人愧疚点,自己能顺着台阶下来,这事儿就算完了,自己也能赶紧回家睡觉去,谁想着女人并不领情,直接一嘴还了回来,别说下台阶了,就算挪挪脚,那也是不肯的。

    “谁让他不跟我要钱的?”女人不买账地站起身来,叉腰梗脖地不让分毫,“再说了,谁让他把自己整天弄得脏兮兮的,又是那副形态,看着就不像个正经的,怎么人家不抓别人,单单就抓他,也不想想是为什么,这也能怪我了?”

    “不,不是……”

    村长瞠目结舌地看着根本不打算讲理的女人,心里居然冒出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神奇想法,这女人和拐子撒泼的劲头真是不相上下。

    “不是,拐子媳妇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怎么越说越歪了呢?”

    老头儿头疼地抓抓后脑勺,竟不知该如何接茬。

    这时,从方才就一直闷着头的拐子突然抬起脑袋,他贼眉鼠眼地四下瞟着,但就是不敢去看女人,听着村长被女人怼了回去,拐子吭哧几声,声音含糊地说:

    “俺,俺知道你在气什么,俺在商场里面叫人拦下了,谁都没觉得咱俩有啥关系,所以俺也没丢你的人,你不就是气俺刚才说了那些浑话么,那俺又不是故意的,俺不是以为你走了么,一时想不开,才,才说了那些有的没的,你说说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来,差点没把老头给打死……”

    村长起先还若有所思地听着柺子向女人解释,心想这拐子出息了,居然还能抓出问题的关键来,没成想说到最后还把自己给拎出来了,村长没忍住,拎起炕边上的拐棍就给了拐子一下,直接把蹲着的拐子给捅到了地上。

    女人听后,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

    “呦,你还知道我气的什么?就你这脑袋还能明白,确实是不容易。”

    拐子听着女人的口气缓和了些许,心里觉着女人大概是消气了,便嬉皮笑脸地抬起头,刚准备站起来,就被女人骂了回去。

    “谁让你站起来的?蹲着!”

    女人伸手抄起炕上的卫生纸卷,直接扔到了拐子的头上,她指着拐子,不依不饶地问道:

    “我问你,这家里的钱是谁挣的?”

    拐子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给问懵了,见女人正一本正经地看着自己,他只好讷讷地回答:

    “你,你,全是你挣的。”

    “那好,钱是我挣的,那跟你有关系么?”

    “没,没关系。”

    “你还想拿着钱去娶媳妇?”

    女人横眉倒竖。

    “不不不,俺媳妇不是你么,俺还娶什么媳妇?!”

    拐子吓得不轻,赶紧将手举在脑门顶上发誓。

    “你说谁是母老虎?”

    女人依旧没打算放过他,抄起村长的拐棍握在手里,状似恐吓地看着拐子。

    “那,那肯定不是你,你,你就是一天仙,田螺姑娘,七仙女,牛郎织女……”

    拐子捂着脑袋,为了活命竟然满嘴放着炮。

    村长觉得自己可能是睡懵了,脑子现在还不大清醒,否则他怎么会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了点打情骂俏的意味。

    “睡糊涂了,肯定是睡糊涂了!”

    被自己方才的胡乱猜想给惊出了一个寒颤,村长觉得自己还是趁早走了的好,想着,他便下了炕,也没仔细去听他俩还在说着些什么,村长刚想伸手去拿女人手里的拐杖,就被拐子突然的一通表白给惊在了炕边上。

    “俺,俺错了,俺真的错了,俺不该说那些浑话,俺保证,以后这家就是你的家,俺死了你都不用走,这屋子就是你的了,你愿意在这,你就一直住着,你要是哪天想走了,俺也绝对不拦着你,你乐意就好……”

    拐子胡乱地表白一通,终于把女人的脾气给表白没了,只看女人状似毫不在意地一撩头发,随口骂了句“不害臊”,便扭头进了里屋,竟是没打算再搭理外屋的这两个人。

    拐子终于松了口气,觉得今晚就跟电视里的“闯关”节目一样,简直心跳加速,吓死个人不偿命,他扭头看了看村长,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天呐,刚才是李石头显灵了么?”村长喃喃自语道。

    “啥?”突然听到村长提起自己的爹,拐子莫名其妙地看着村长,“俺爹怎么显灵了,老头儿,你睡懵了么?”

    “没啥,”村长晃过神,随即自嘲地笑笑,“泼皮,你还不知道吧,你爹当初可是出了名的会说话,那小酸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仗着一张嘴,愣是把花追到手了,你刚才,也就才把你爹的样子学了个七成吧。”

    “老头,你可别说瞎话了,”拐子鄙夷地瞅了村长几眼,“当初你没追上俺娘,你心里就一直不舒坦,非说俺爹是靠着嘴甜才追上俺娘的,你就编瞎话吧,俺爹干其他的事也都是把好手,啥都比你强,你就过过嘴瘾,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嫌丢人!“

    “哎呀!”村长一拐棍杵在地上,老脸可疑地红了红,他掩饰似地咳嗽两声,突然,猛地抬起头来,冲着里屋的女人喊了声:

    “既然事儿都解决了,那俺就先回去了,你俩可不要再闹啊!”

    说完,老头儿像被狼撵似地夺门而出,在“夺门”的时候还一头撞在了门框上,但是村长并没有停下逃窜的脚步,转眼就窜入了黑夜中。

    “噗。”

    拐子没忍住,跟放屁似地笑出了声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