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婚:重生娇妻不好惹

第721章 这男人是……楚琛

    第721章 这男人是……楚琛

    这话简直扎心,但现实往往更加扎心。

    他们看着也不知道砸了有多深的人形坑洞,整个三观都在崩塌。

    “这,这难道是血皇的小号吗!怎么,怎么会……”

    一名武者憋了半天,终于憋出这么一句话。

    不止是他,所有人心中都和他有一样的感受。

    怎么会这样?

    血皇不是号称千百年前就已经称霸欧区了吗,那可是动辄就是尸山血海的超级强者,怎么会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就被拍到了地底?

    玫瑰伯爵在一旁冷笑:“愚蠢的人类,以你们那浅薄的见识,怎么可能知道血皇大人力量?”

    果然,他的话音一落地,那个深不见底的巨坑就发出一声震天的轰鸣,紧接着周围的地面开始疯狂地震动起来。

    “什么情况?”

    武者们面面相觑,只听玫瑰伯爵一声冷哼。

    “愚蠢的人类们,都来见证血皇大人的无上荣光吧!”

    这声过后,就有武者惊呼出声。

    “老天啊,那是什么东西!”

    “这,这……呕……”有人甚至当场吐了出来。

    众人顺着惊呼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人形的坑洞内正在缓慢坍塌,而从中爬出一个黑色的身影。

    对,是爬。

    四只布满了如同老树盘根般经络的上肢,六只犹如蜘蛛脚般的后腿,支撑着被抽长的身体从人形的孔洞中爬了出来,那身体上布满了斑驳的纹路,看上去邪恶而又诡异,而他的脸……

    刚才让人吐的想必就是这张脸了。

    之前的脸已经够狰狞了,但同现在的这张脸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因为现在的这张脸,是由无数张脸拼接而成,而每一张脸都是极度惊慌恐怖的模样,如同死之前经受了巨大的痛苦。

    所有的脸同时开口说话,那声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咆哮,有哭泣,听起来极度刺耳。

    “你们竟然让我的受了奇耻大辱!不可饶恕,不可饶恕!我一定要把你的血吸干,这样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血皇没说一个字,那些脸就在哀叫哭嚎,听的人头皮发麻。

    而玫瑰伯爵则虔诚而恭敬地五体投地,狂热地跪拜:“我尊敬的血皇大人!你是我的一切,我愿意为您奉上我的所有!”

    但除了玫瑰伯爵,其他人都是惊恐的连连后退,就连之前至高审判庭的拥护者也都是脸色铁青。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刚才她们居然还想着让这样的怪物带领武者圈子?

    就算连楚再不济,至少是个人,最关键的还没有滥杀无辜,而这个血皇……一看身上就是有着累累血债的!

    “可怕,简直太可怕了……快跑,我们快跑……”

    有人控制不住地尖叫出声。

    然而,还没有等他跑出几步,就见她原本鲜活的皮肤迅速枯萎腐烂,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被瞬间抽干血液的干尸。

    连氏武者迅速戒备,而连爸更是低喝一声。

    “这就是

    你们找过来逼迫连楚的怪物?他的脸还不能证明一切吗,这样一个手上沾满了人类鲜血的东西,你们居然认为他会为了这个世界奉献?愚蠢至极!”

    此言一出,众人脸上都不由地十分难堪。

    有谁能想到这个外表俊美,实力超群的血皇,真实的模样居然这么丑陋!

    关键你丑就算了,这样子一看就是个大反派,就算他们希望血皇除掉连翘,现在他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他们还怎么公开支持他?

    众人神色各异,而血皇看着连翘和楚深,冷笑道。

    “愚蠢的人类,就让我来让你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力量吧!”

    血皇周身那些狰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而他的精神力也攀升到一个极其厉害的高度。

    连翘挽着楚深的胳膊,笑着说:“大佬,有点怕怕的。”

    楚深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淡淡道:“有我。”

    “死!”

    血皇没想到死到临头,连翘和楚深还跟没事人一样的恩恩爱爱,气的更显狰狞,整个身体又暴涨了数倍,如同被吹炸的气球,四肢变异的手掌生长出了倒刺,直接朝连翘和楚深挖来。

    天空狂风大作,鬼哭狼嚎,而那些狰狞的脸也尽数叫嚣起来,似乎随时都会把两人撕碎。

    楚深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连眼皮都没抬下,随手一掌拍出。

    砰!

    这一掌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直接就拍向血皇的脑门。

    血皇一开始并不在意,可很快他脸色大变。

    因为他发现他引以为傲的瞬移不管用了,他迅速闪身,可惜反应还是慢了一拍,两条手臂直接被活生生地拍飞,暗红色的鲜血从伤口狂喷而出。

    “混蛋!混蛋!”

    血皇疯了,那被拍飞的手臂以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重新长了出来,用比先前还要凶猛的速度再次发动了攻击。

    而这一次,他的四条手臂上都闪现着黑红色的条纹,这些黑色条纹都加上了纯血血族的诅咒力量,假如被这一掌击中,恐怕绝无生路。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血皇大叫一声,那四条手臂上的暗黑力量便汹涌而入,而这一次他们的目标变成了楚深和连翘的心脏。

    楚深面无表情,在那力量即将凑近两人的时候,动了动手指。

    而仅仅是这一动,血皇就眼睁睁地瞧着一道黑色的精神力从那手指延伸而出,完全无视了他叠加在手臂上的力量,将他的四条手臂都从身体上扯了下来。

    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发现他受伤的手臂居然完全无法愈合,甚至还有向其他没有受伤的手臂蔓延的态势。

    怎么可能?

    血皇心惊肉跳,立刻向后倒退了几步。

    这种攻击方式……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楚琛是星际时代的人,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血皇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居然也有和楚琛使用相同招式的人,惊骇莫名,哪里还有半点战斗的意思,当下就向后暴退。

    不管这男人是不是楚琛,他都不能留在这里!

    跑,绝对要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