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别歌帝后

第431章 尾声

    这样的情况一连就是持续了好几天的时间回来的时候都是发现白子殊躺在床上没法动弹,后者也是一副病态的样子大家都是听到了欢呼的声音,然后又是有着不甘的声音,反正白子清就是有赢有输至于能不能够进入秘境倒是一个问题了。

    “云成,你刚才要是提前一剑的话这场比试就结束了,也不会拖延这么长的时间。”看到云成从竞技场之中回来的时候别歌说了一句,指导了一下云成后者也是后知后觉的样子点了点头。

    先前的确是自己有些大意了,没想到这些人的手法极其变态,已经是打的不能够动弹了居然是想着蓄力一击能够偷袭自己这思想真是有一些可怕了真不知道脑子里面想的是一些什么东西,居然是能够这么厉害。

    动手的人是童雨后者是多宝门的弟子,多宝门之中的暗器十分的出名,上至门主胡云志下至各个弟子的独门暗器都是有一手的,或许他的正面实力的确是不如你,但是真正打斗起来的时候他却是一直都是在找着机会能够将你给灭下来。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正常战斗方式,若是在偷袭的情况之下完全的将自己隐蔽在不可能发现的地步,随后又是找准了时机一击必中的姿势铲除自己的对手,不过童雨在正面上面是打不过云成的,但是隐蔽的地方太难了。

    都是大石头的并且云成也是紧追不舍的跟在了身后,好几次童雨以为自己的位置足够好了可以偷袭云成,但是都是被后者迅速的步伐追赶了上来,还没有射出自己手中的暗器自己就被云成一脚踹飞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后背砸在了地上传来的都是痛感,力道跟速度也是没有之前那么快了,几次下来完全就是被云成吊打的样子,说来也奇怪面对其余对手的时候童雨还有着十分不错的经验,但是碰到云成的时候却是十分的束手无策。

    想起来自己还是一个女生居然是被这么打,这云成也实在是太不会怜香惜玉了吧,外面的人都是不少的嘘声,看着童雨大美女没云成吊打的滋味真是难受的很,长老冠绝的脸色也是有一些难看,时不时的看着场中的情况。

    大家的目光也是看向了天清老人,后者跟一个没事人一样的看着眼前的状况,旁边的海静法师都是有一些坐不住了,看着天清老人道:“门主,好像他们的眼光带着一丝丝的不友好。”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无妨,无妨让他们说去吧,反正又不是云成被吊打对不对,是个人嘛总是有输有赢的,这之中太多的事情都是无法掌控的,若是名利这样安排的话那也是束手无策了静静的看着就好了。”天清老人云里雾里的说了一大堆。

    两个人说话的风格倒是像换了一番,本身海静法师应该是说这样的话,听不懂但是又十分的有道理,B格尽在其中,但是海静法师在天清老人的面前始终还是一个后生的姿势,这是改不过来的早些年就是如此心中就这样的一直延续下来了。

    “门主说的有理,佛曾经也这么说过。”海静法师点了点头随即也是才附和着。

    “这尼玛佛也说过这样的话?”旁边的长老听了无力吐槽的问着,旁边的人都是摇了摇头大家都是修道的,对佛门的事情好像并不是这么的了解,他说什么那不就是什么了,你还能够有什么办法去反驳的吗?好像并没有。

    不得不说天清老人在上面真是裁判席之中的一门活宝,加上海静法师两个人一起的无厘头的配合说话真是叫人有些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是你还真是找不出来有什么事可以扭曲的事实,因为他们说的的确是有道理就是这么的简单。

    回到待战区之中,小和尚觉远看着云成想说话又憋着没有说话,显然是有话要说的样子但是畏惧后者的淫威之下又没有说出来,倒是一旁的赵龙爽快道:“小和尚你是不是想要说云成的手段残忍这样下去是不好的?”

    听到有人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顿时小和尚觉远脸色都是变得精神起来了,看着赵龙十分的肯定随即道:“残暴!太残暴了!简直就不是人。”

    话刚刚说完就感受到了一股子不友好的气势看着自己的这一边过来了,那人是云成后者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和尚觉远,麻溜的来到了跟前笑嘻嘻的看着觉远道:“小和尚你是不是觉得这段时间你很快乐?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你了?”

    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面开始涌动了起来,小和尚觉远笑着比哭着都是难看,明明就是佛子的觉远面对云成还有别歌的时候都是屁话说不出来一个对于被别人,觉远丝毫都不害怕就是偏偏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还是畏惧了起来。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脸色难堪的一比,旁边的赵龙见了马上打着哈哈:“云成师弟,这小和尚说的也是没有错的,那什么你也的确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是不是,你看看童雨小师妹被你打成了什么样子了,练胆子的都是肿了起来。”

    说着童雨也是缓缓的走过来了,在药门赵老的治疗之下已经是恢复了八九成了,但是脸上的伤势倒是没有这么快的恢复了,后者大眼睛水汪汪的天生就是给人一种心疼的感觉,一时之间别歌倒是想起了当初的青梅。

    这两个小家伙还真是像啊,将童雨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别歌好生的安慰着:“小妹妹不疼不疼,乖啊哈~”

    被这么一说童雨哇的一声就是哭出来了,小脸蛋子委屈巴巴的在别歌怀里面好一阵的腻歪,顿时小和尚觉远还有赵龙、楚风。上官绝心几个人都是愣了起来,尴尬的说不出什么话来了,这也太能装了吧居然是,居然是在别歌怀里面哭了起来。

    “握草,我是看错了吗?刺客童雨在别歌怀里面哭起来了?”

    “你不是一个人。”赵龙不敢相信的说了一句,十分的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随后一旁的楚风回复了他一句胡才是确定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小和尚觉远却是十分怜惜道:“唉,你们啊真是不如别歌师姐,看看人家多么的会怜香惜玉,相比较之下你们却是如此无情,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总是那么的遥远让人看不透摸不着的样子真是有些无奈,若不是天生如此又有多少的悲欢离合,佛说……”

    “说你妈个头,让你说两句你还喘上来了,你个小和尚叭叭的叭叭的还想着是没完没了了是不是,我看你也是披着羊皮的狼肯定也是一个喜欢女人的小和尚,一点都不正经。”楚风听烦了直接是怼了一句,把小和尚给憋的半天说不出来话。

    良久小河上才道:“男儿本色,若说不喜欢美女那是假的,我乃是佛门弟子自然是要替你们好好的观察一番才是,若是你们看上了什么妖魔鬼怪又应该是怎么办,我乃是天生的佛子,双眼能够辨别妖魔鬼怪为你们的幸福,在下义不容辞。”

    “……”

    小和尚觉远是看出来了,跟这些人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说话还真是不能够这么的正经要是正人八经的多了那肯定会被欺负的只有想办法找突破口才是,变得跟他们一样,都是说的不正经才是不会被他们占便宜。

    饶是把一个佛门的弟子弄的跟他们都是一样的了,赵龙摸了摸头不晓得说一些什么,鬼知道小和尚自己都是承认了男儿本色,你还有什么办法说他什么了,看了看云成后者也是被怼的说不出话来了,虽然说自己是无厘头。

    不过这小和尚觉远好像是出师了,已经是可以把他们都是怼的没有话说的地步了,一字字都是说的很有道理,以来就是佛说,然后再是自己说的,能够说的话都是自己说出来了,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啊这里几个人都是没得办法。

    这里的几个人算是都在竞技场上面打过了一次,不仅是没有什么仇恨不甘心,下来之后反而是成为了朋友大家一起都是有说有笑的没事情的时候都是调侃了起来,上了竞技场就是拼尽全力了要是有那个人放水的话就是他的不对了。

    哭完了之后的童雨才是安静了下来,来到了几个人的面前直勾勾的看着云成,后者被盯的发毛喉咙都是哽咽了一下,随即童雨走到跟前指着云成:“臭弟弟,下一次我一定是要打败你,这一次是地势不好的缘故下一次地势好一些我肯定能够打败你。”

    “……”云成一脸尴尬,这是跟自己杠上了。

    旁边的几个人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云成,这家伙算是自己给自己找事情了,没事找事的样子有时候很难受关键还是得罪了童雨小师姐啊,看着童真的面孔实则内心一样的硬气跟男孩子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随着几个人的吵吵闹闹,比试也是接近了尾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