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二十二点二十分

第九十五章:“探望老闫”

    回了学校,正好是下课时间,同学们都围过来争先恐后地问姜念枫和高雪汐关于闫老师的状况。“念枫,闫老师到底得了什么病啊,现在怎么样了啊?”冯柳翌也关切地问道。

    姜念枫刚想张嘴,但又想起临走前书记对自己说的:“不要实话实说,让同学们安心学习。”便只好说道:“没什么大事儿,只是太累了,医生说多休息就好啦”,姜念枫不知道自己这样说对不对,说完后便看向了高雪汐,高雪汐微微地点了点头,想告诉姜念枫,这样说没错,你并不是有意欺瞒大家的。

    看到高雪汐肯定的眼神姜念枫才算好受一些了。尽管姜念枫努力地克制自己了,但是心思总是跑偏,时不时就飘到闫老师那去了。

    高雪汐看着心里也着急,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了,只得说道:“不要太难受了,这周六我陪你去看闫老师,现在先稳住学习,好吗?”,看着高雪汐关切忧虑的样子,姜念枫点点头,不知道是真听进去了,还是为了宽慰高雪汐。看着姜念枫这样子,高雪汐着实心疼了,原本清澈透亮的眼睛里,却变得无神了,整个人也不像以前那样轻飘飘的了,高雪汐甚至感觉自己看到了姜念枫头顶的乌云。

    好不容易熬到周六了,一下学,姜念枫就急匆匆地拉着高雪汐往医院走,进了病房之后,姜念枫把路上买的果篮放在了桌子上,高雪汐把手里的花束轻轻地摆在阳台上。

    “小枫,你俩来就来,怎么还带东西啊”,张阿姨见姜念枫和高雪汐进来后轻声说道。

    “没事儿的,张阿姨,闫叔的情况怎么样了啊?”姜念枫关切地问着。

    “在恢复,你们那天走了没多久就醒了,这会儿是刚睡着了,你俩吃饭没有,我带你们去吃饭吧”张阿姨和蔼地回答道,看着这俩孩子大中午就过来了,想着估计也没吃午饭。

    “张阿姨,我们吃过了,您去吃吧,正好我俩可以帮您看护一会儿”尽管肚子里饥肠辘辘可是想着要是都走了万一闫老师醒来想要喝水什么的也没人在一旁了,于是就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高雪汐也懂事的说道:“就是,阿姨,您去吧,有我俩在这呢,您也正好去休息会儿,抽空出去走走。”

    张阿姨看着俩懂事的孩子,笑着点了点头便出去了。这几天的确也累坏了,每天吃饭就是将就,有一顿没一顿的,有时就是开水配着凉馒头就对付过去了。

    张阿姨走后,姜念枫轻轻地刮了刮高雪汐的鼻子说道:“对不起啊连饭都没让你吃,稍迟一会儿了带你去吃”。高雪汐轻轻地摇摇头说:“没事儿,就当减肥了,嘿嘿。”

    “你还需要减肥啊,看都多瘦了啊,等我闲下来,一定要把你养的胖胖的。”姜念枫听到高雪汐的减肥两字时不由得笑出了声,这是这么多天,姜念枫第一次露出笑容,高雪汐看了也很欣慰,“胖了难看死了,我才不要胖呢”高雪汐有点撒娇意味的和姜念枫说着。

    “那样正好,就没人觊觎你了,我就放心了”很明显,看到闫老师逐渐好转,姜念枫的心情轻松了很多。

    “你俩说的我都听到了啊!”听到这句话,姜念枫和高雪汐猛然一惊,“啊,闫老师,您醒了啊”,姜念枫边说边赶紧走到病床边握着闫老师的手说道。

    “嗯嗯,不过你俩这对话实在是,咳咳咳……”话还没说完,闫老师就咳嗽了起来,姜念枫赶忙把闫老师扶着坐起来,拿了一个靠枕垫在腰后,高雪汐也很懂事地倒了一杯温水端过来。

    喝完水后,费了点劲儿才把气喘匀。

    “闫老师,您感觉好些吗?”高雪汐小声问道。

    “嗯嗯,好些了,只是偶尔还会觉得闷。不过听到你俩刚才的话我就不觉得闷了。”闫老师说着,笑意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仿佛看到的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儿一样。那份慈爱的感觉连老闫自己都觉得奇怪。

    “闫叔,看来您这确实好很多了,都有心情开我俩的玩笑了。”姜念枫帮老闫削了一个苹果递过去后说道。

    “哈哈,只是看到你们,想到了我那时的时光,也想起了我青春时期的往事,有些还和你们很相像呢。”老闫说着,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十八九岁时的模样。

    “那您就给我讲讲呗,您这多久没给我讲过故事了”,姜念枫缠着老闫给他讲故事,小时候,每次老闫来家里,姜念枫都会拉着老闫去给他讲故事。

    “那会儿啊,我和你们也一样,每天没有什么负担,就连学习也不觉得是负担,反而觉得很开心,只是相对单调了些,直到那个女孩出线,说起来还真像你俩,那女孩也是从外地来咱们这边读书的。”老闫想到自己的青葱岁月,不由得感叹时间真是催人老啊。

    “那这个人是张阿姨吗?”姜念枫好奇地问道,老闫摇摇头说不是。

    “那然后呢?”姜念枫可从来没有听过老闫讲这些故事,兴致勃勃地追问着,高雪汐也在一旁坐着聚精会神的听着。

    “后来啊,我们就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然后在一起了。我起初认为这些事情不会耽误学习的,一直都很开心,她也一样。可是,高考结束估分的时候却打破了这层幻境,录取结果出来后,果不其然,我顺利考试了,她落榜了。然后她就远走另一个城市去复读了,也再没有联系我,就这样,断了。”说到这儿老闫感觉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久没有过了,也是,这份匣子很久没有打开过了。

    “那您后来没有试图去找她吗?”高雪汐听了这个故事,感觉到很压抑。

    “找了,可是她一点线索没有留给我,找了好多次,可是……这也就是我当老师之后不让同学们谈恋爱的原因,没有人可以完全不受影响的,没有人能够对别人的未来负责。”闫老师说完后望了望窗户外面,满眼都是自己曾经的样子。

    “所以,小枫啊,尽管我没有制止你们,但是还是不支持,不过现在已经就剩一个月了,我希望你俩不要因为琐事耽误了更重要的事儿。”老闫回过头来对姜念枫和高雪汐说道。

    两人会意,不约而同地点点头答应着。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