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6174章 完整的人生

    杨若晴在水里揉捏着自己的手臂,揉搓着浑圆饱满的小腿,感受着水下这肌肤的弹性和娇嫩。

    每次当她在村子里走动,总难免被一堆大娘嫂子们围住讨教保养的秘方。

    明明已经是二十九岁的女人了,可是站在一群十岁的大姑娘中间却一点儿都看不出十年的时间跨度。

    可跟同样二十岁的媳妇们搁一块儿,她却沦为一个‘臭妹妹’。

    岁月好像遗忘了她,只将小刀在那些同龄的媳妇们脸上身上划出一道一道的痕迹。

    眼角的细纹,笑起来的皱纹,失去神采的眼眸,明明没吃啥山珍海味却一日比一日臃肿的身段,以及那渐渐粗糙的皮肤

    那些媳妇们为之困扰的问题,在杨若晴这里却都找不到痕迹,所以她们私下里羡慕嫉妒,当着面又忍不住的打听可有保养的秘方。

    每次遇到这样的问题,杨若晴都是微笑着敷衍带过。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逃脱岁月的侵蚀,花儿有花期,女人的年轻容貌也是如此。

    只不过,在大家都是往同样的衰老终点走去的过程中,她却能比别人延缓,享受着青春的好时期更久一些,仅此而已。

    至于原因,很简单,无外乎以下几点:

    首当其冲便是优渥的物质生活和丰富的精神追求。

    优渥的物质生活满足机体的营养供应,不说别的,像她杨若晴这样早晚一只水煮蛋,一碗牛奶,补充足够的蛋白质之余,晌午的主食荤素搭配,各种内在的营养元素都不缺的前提下,各种精心调配的护肤品拍在脸上手上脖子上,甚至身体的隐秘处

    这每拍一下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拍出去了呢!

    没有像其他妇人那样为生计操劳,没有日晒风吹,没有频繁的生儿育女,健康的饮食摄入,每天坚持不懈的练功,所以身体随时随地都保持着活力。

    除此外,丰富的精神生活让她没有在这人世的滚滚洪流中沦为一具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她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想法,这些隐形的财富无形中净化了她的气质,提升了她的神韵。

    除此外,和谐的家庭关系,充满信任的夫妻感情,这些都是让她心情愉悦,青春永驻的重要原因。

    最后,她没有像其他贵妇人那样暴饮暴食,变成一个珠光宝气的大胖子。

    在吃这块她很有讲究,会吃,懂吃,综合以上方方面面才成就了如今的她。

    但她知道这种‘花期’不会太长,现在二十九,保养再得到,撑死了过十年临近四十岁的时候,再美的花也会渐渐枯萎。

    所以趁着现在还能再美一阵,她要好好享受这种感觉,等到将来自然老去的那一天,她也会随遇而安,平心静气,这就是人生,完整的人生。

    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又把秀发擦干燥后松散的披在身后,杨若晴走到院子里。

    桂花开了,风中偶尔送来一缕馥郁的花香,她贪婪的深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晴儿,吃点东西去补个觉。”

    王翠莲过来了,手里拿着一副托盘,托盘上不仅放着两只切开了的鸡蛋,边上还摆着一碗牛奶。

    杨若晴感念大妈的体贴,乖巧的道了谢,吃得一口不剩,喝得一滴不留。

    王翠莲坐在一旁,识趣的故意不问昨夜的事儿,免得破坏了杨若晴的胃口,只跟她这里说骆宝宝的事儿。

    吃饱喝足杨若晴并没有补觉,而是来灶房帮王翠莲一块儿收拾碗筷,边拉家常边等刘雪云他们过来。

    当刘雪云过来的时候,明显也是洗了澡换了衣裳的,神清气爽。

    杨若晴满意的点点头,开始询问后续。

    刘雪云如实禀告:“遵照你的吩咐,将棺材移到了后山山冲那间小黑屋里暂时停灵,里面原本收容的两个妇人转移到了夜壶佬家暂住,莫氏也从李甲家接了出来,跟她们两个放在一块儿。”

    “之前为了引夜壶佬上钩,我们找了一个妇人,我暂时让她照看莫氏三人的饮食起居。”

    “至于夜壶佬,则单独被收容在山中的一处隐蔽山洞内,派了人看守,等回禀了姐,再做下一步定夺。”

    杨若晴听完全部,再次满意点头。

    “不错,安排的都落到了实处。”

    她先前喝过了牛奶,这会子肚子里饱饱的,也暖洋洋的,喝不下其他东西。

    于是把给刘雪云泡的茶推到他面前:“你先喝口茶。”

    刘雪云点点头,端起茶来垂眸慢喝。

    喝了两口,茶香让他舒服了一些,他放下茶碗再次抬起眼:“姐,接下来作何安排?”

    杨若晴手指托着下巴,眼睛微微眯起。

    “夜壶佬先控住,让人接着审问,审问手段随意,缺胳膊少腿都没关系,只要不把人弄死就成。”

    “莫氏三人那边,你回头拿笔银子过去交给那个负责照看的妇人,叮嘱她不准出半点差池,”

    “此外,再去请大夫来给她们三个好好的诊断一番,该用啥药就用啥药,不用给我省钱。”

    刘雪云把这一条条记在心里,外人都说姐霸道邪乎,暴力血腥,其实不然。

    姐对恶人,比恶人还恶。

    姐对那些可怜人,永远都是那么善良,只是她不喜欢去外面宣扬罢了。

    “那陈金红那边,要不要我去安排下葬的事儿?”刘雪云循着杨若晴的思维节奏,主动发问。

    杨若晴挑眉打量了他一眼,眼中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和欣赏,“哎呀,小子竟然学会抢答啦?不错不错,进步很大嘛,看来是爱情的滋润让你变得越发的聪明且爱学习了哦!”

    刘雪云脸膛微微发红。

    这在心里刚刚夸过你,你就不正经了。

    “不过,你这抢答却没答到知识点上。”她两手一摊,笑嘻嘻道。

    刘雪云愣了下,这是啥意思?难道还有其他的安排不成?

    杨若晴突然抓过他面前的茶碗。

    刘雪云更错愕了。

    怎么,这答错了不仅要扣分,连茶水都不让喝了?

    杨若晴却对他眨了眨眼,手指沾了一点茶水在桌面写了几个字:“下葬不急,你先帮我去把这件事办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