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6175章 不正常

    皇宫。

    齐星云手中握笔,陷入沉吟之中。

    他始终不认为大齐的国力有任何问题,时至今日,大齐的国帑的收入增速已经超过了齐星云的预期,年岁万万缗。

    这可不是四舍五入等于一个亿,而是真的一年收入一亿缗,在大齐银两不足的情况下,一两银子大约相当于一缗。

    作为商贸最为繁盛的时代,这样的税收,绝对不会发生先帝创业未半,而花光预算的窘境。

    他始终认为齐国的衰落和濒临灭亡,是偶然之中的必然。

    而这份必然,绝大多数都要落在党争之上。

    没有任何朝代、任何制度可以千秋万代,一成不变。

    而大齐朝政之中最大的问题,压根就不是什么三冗两积,就是出在了革故鼎新和祖宗之法的党争之上。

    而唐景辉提出的收养齐兰雄的根由,若是齐星云理会,就会再次在朝堂上掀起党争之祸。

    这个口子不能开,齐星云选择冷处理,比张廷玉说的指斥乘舆为罪名罢黜唐景辉,要高明一些。

    齐星云很不喜欢开党争的口子,所以哪怕是唐景辉那道让自己收养赵齐兰雄的札子,等同于骑在齐星云脖子上耀武扬威,但是齐星云依旧将此事留中不发。

    不管是申斥、革职、带枷流放,还是同意唐景辉的说辞,都代表着党争的开启。

    张廷玉选择了接招,并且态度极为强硬,齐星云则有了别的选择。

    “老虎,眯着眼的时候才最吓人。”齐星云笑着坐直了身子,表示局势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禾安易已经归京,军权在握的齐星云,自然对京城局势的掌控,真的是智珠在握。

    “圣上英明,就是委屈皇上了。”张廷玉诚服的说道。

    当皇上说出党争这两个字的时候,张廷玉已然完全幡然醒悟。

    党争这两个字对张廷玉来说,对于大齐朝臣来说,已然有些陌生,虽然这两个字,在他们的世界里消失才数年有余。

    皇上登基这数年来,竭尽全力的避免着党争之事,差点就被自己这个阁老,亲手再次开启,这让张廷玉的内襟都湿透了。

    舵手和船长终究职能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同,思考方式自然不同,齐星云自然没有责怪张廷玉的意思。

    张廷玉走后,齐星云才长长了的松了一口气,笑着打开了札子,说道“今天这个事,不要记。”

    “是。”王昀乐呵呵的来到御史旁侧,将两页写好的起居注撕了下来,揣在了袖子里,待会儿他要去烧饭,这两页,自然要塞到火塘里烧火。

    “你们先下去吧。王昀你等会儿去御膳房。”齐星云让两个御史离开,招着手,让王昀凑到跟前,问道“王都知,朕问你,你为什么要力保夏妃?”

    王昀的脸色变了数次,最后才有点颓然的说道:“就知道瞒不住皇上。”

    齐星云满脸笑意的让王昀去生火做饭去了,自己敲打王昀的目的就达到了。

    骆风棠军报到京城的时候,作为因为的大头目王昀,能没有收到黄素寿的书信?

    大齐那么多察子,怎么可能放过李云武被任妃毒杀,卫博文增兵夏都之事?

    那当时王昀那个惊讶的表情和语气,就纯属伪装。

    而王昀之后讯问齐星云,夏妃三口是死是活,其实就是在救夏妃、齐青儿和齐仁罢了。

    齐星云想明白这个之后,只能感慨,连王昀的演技都这么游刃有余,把自己都给诓了。

    作为大齐皇宫里宫人的老祖宗,皇帝从小的大伴,现在的内侍省都知,王昀这个老祖宗,其实也背负着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从皇帝这个主宰类的生物口中抢人的职能。

    他贪点宫人的钱,不过分。

    当然王昀从来没想到皇上压根就不愿意再折腾那可怜的一家三口,来惩戒卫家在大夏所作所为。

    齐星云继续翻阅着札子,自言自语的说道:“都说当皇帝好,有什么好的,事事都委屈自己。”

    齐星云翻阅着刘预的札子,刘预年岁仅仅六十出头,但身子骨却相当的虚,甚至还比不上年纪最大的阁老万进。

    此时的刘预,完全可以选择告老,而不是前往鄂州和潭州接手鄂州知府一手作孽弄下的烂摊子。

    齐星云非常担心刘预的健康问题。

    齐星云很担心刘预的身体状况,是否能够挨过这次的鄂州之事,毕竟涉及到了亿兆黎民的安危,但是刘预亲自上书请战,齐星云也只能给了便宜行事的权力,派出了刘预。

    而此时的刘预,正虎虎生威的打了一趟长拳,打拳都带着拳风,收拳之后,刘预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

    他已经来到了鄂州,甚至见过了知府齐伟明。

    “刘阁老,古稀之年居然还有如此健朗的身躯,真是让某刮目相看。”一个一身书卷气的年轻人,端着一盏茶立在庭院旁侧。

    他就是刘御医的同门刘善,河东河北两路流传甚广的刘灵官。

    齐星云担心都是瞎担心,刘预既然能带兵打仗,那身体肯定是倍棒。

    刘预接过了刘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说道:“我准备给皇上上书,把这齐伟明留在鄂州,继续就任。”

    “皇上给了刘阁老便宜行事的权力,把齐伟明留在鄂州,我想皇上会同意的。”刘善将毛巾放到了热水里烫着。

    刘预点头笑道:“但愿吧。”

    草原上。

    一场雨过后,碧空如洗。

    但绿油油的草地上,却并没有以往成群结队的牛羊。

    “这草绿的不正常。”夜一皱了皱眉,他对蛊毒不了解,但也能一眼看出,青草的绿不是正常的绿,而是一种艳丽而邪异的绿。

    只要看上一眼,就让人心中烦闷不舒适。

    骆星辰上前几步,蹲下身子,他手中带着一只白色的手套,用皮毛缝制而成的,里面垫了好几层,就为了防止蛊毒的侵蚀。

    他伸手拔下一束草,叶片绿油油的草,根部却有着一抹暗红,像是鲜血凝固以后的颜色。

    “这么大片的蛊毒侵染,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骆星辰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