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城姬三国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封官赐爵

    “愿天佑万民、愿万民佑我大楚楚国,立”

    白图直接以“万民”为愿,与第一条的“仁者爱人”相互照应,上苍只要庇佑万民,楚国靠的不是上苍,而是万民的庇护

    “以金陵姬为楚姬,愿大楚万世不易”伴随着白图的话,磅礴的气运融入到金陵姬府。

    接着金陵姬的身影,在城姬府上空浮现,并且渐渐脱离城姬府,飘到了白图所在高台上,身上的穿着,也变得更加华丽,气象威严。

    “某为楚王,受命于民,既寿永昌”

    白图话音方落,腰间的官印和兵符同时绽放出金得发紫的光辉,隐约可以看到,白图兵符居然也瞬间蜕变为金玉。

    不过只是一瞬间,两者便悬浮到白图面前,并且开始交融于身前打造好的印玺中没错,就是“打造”。

    这一方楚国的印玺,通体灰白,显得并不华丽,甚至过于简朴

    但简朴的只是颜色,造型反而十分繁杂,方形的印玺底座的四面,分别刻画着朝中众臣、田间农户、工坊工匠、坊市商户,而印鼻的部分,则是一座纪念碑的样式,下面无数奋勇作战的将士,有衣不附体、铜刀石斧的,也有一身步人甲、举着火枪的

    整座印玺,通体是钨钢打造也就是钨钛合金钢

    坚固度仅次于金刚石,密度略低于黄金,拥有超越黄金的耐腐蚀性、耐热性。

    最基础的钨钢,是18世纪时,西班牙最初开始应用,以现在将军府的技术,正常还无法量产钨钢。

    不过于吉却和庞统配合,利用于吉的画符,提取了钨矿、钛矿,并且强行按照庞统的模拟效果,进行了融合

    于吉的画符,虽然更多是用来提取出植物中的某些物质,用以治病调理,但也能够提取矿物、融合合金毕竟两者是相同的原理,就像初中化学说的那样,合金也是一种溶液。

    至于钨钢印上的浮雕,则是用金刚石砂轮,一点点打磨出来。

    为了展现楚国的工业力量,白图特地让工部来负责订制印玺相比于掷贼溃角的传国玉玺,楚国的钨钢玺绝对是凶器的级别,碎颅十万都不会稍微崩一个角儿

    白图作为楚王,兵符与官印融入其中之后,也令这钨钢印,真正成为楚国的印玺。

    不仅有兵符、官印的功能,而且在白图身后,也可以留存下去。

    上面的篆字,则是“受命于民,既寿永昌”。

    当这八个字浮现时,因为“咸使知闻”的效果,即使不识字的人,也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令白图有种对楚地百姓,无差别的发动了一次超大规模的“彩虹之源”的感觉。

    “吕氏玲绮,文武兼备,勇者无畏,为楚王后,兼宿卫长,愿今后琴瑟和鸣,共襄盛举”

    众臣

    好在之前感动劲儿还没过去,故而也没人吐槽为什么作为王后,还需要“文武兼备”、还需要“勇者无畏”确定这是在册封王后,而不是大将

    而且王后居然还真的“兼”了个宿卫长

    白图也是在借机的输出价值观王后也不是就一定要负责管理后宫,不仅是因为本王没有后宫,也是为了“以身作则”,鼓励女性尝试承担更多的责任。

    男耕女织中,水力多纱锭纺织机可以迅速取代“女织”,也就是说,在水力设施与改良纺织机已经是现成的、官府还将大力推动的情况下,家庭纺织的价值将会迅速贬值。

    这时如果不能引导女性劳动力离开家庭,不仅是对社会人力的浪费,而且也将引发更多的矛盾。

    就好像西方近代时珍妮纺织机发明之后,发明者最初也曾被失业人群愤怒的打砸抢烧。

    好在汉代女性的地位,本身就并不低,汉代人比今后一千多年的其他封建王朝的百姓,更明白男主外、女主内也只是一种分工不同,并没有孰优孰劣,贞操观也相对健康。

    这方面的阻碍,在汉代其实并不大,抛头露面算什么汉武帝的老娘还是二婚生过孩子的呢

    吕玲绮闻言,也肃穆的上前受封,原本就已经金玉色的兵符,此时更加闪耀了几分

    “楚国设殿阁大学士,入阁者选朝中政务精湛者,军政尽以咨之,设六部一院,直管郡县诸司诸堂,为楚政之中枢

    九原吕布,骁勇善战,举世无二,拜枢密使,总领枢密院,授武英殿大学士,入阁议政,封曲阿侯,增食邑万户,世袭罔替,与楚同休

    吴郡陆康,清德义烈,中正无畏,拜户部尚书,总领户部,授文华殿大学士,入阁议政,封安丰侯,食邑三千户。

    东城鲁肃,壮节方严,思度宏远,拜民部尚书,总领民部,授文华殿大学士,入阁议政,封东城侯,食邑两千五百千户。

    临江甘宁,轻财敬士,开爽有谋,拜海军都督,总领楚国海军事宜,封夷州侯,食邑五千户,世袭罔替,与楚同休。

    襄阳庞统”

    白图逐一册封中枢官员,并且追溯前功,封侯赐爵。

    这本身就具有象征意义以往白图也好、其他诸侯也好,要封侯,虽然也都是上下嘴唇一碰,但理论上是“我会上表朝廷、封你这个侯爵”。

    然而现在白图,却是实实在在的自己在封爵、封楚国的爵位

    所以即便之前有爵位的,此时也都重新封了楚国的爵位。

    每封赏到一人,无论是否在场,都当即受到楚国气运加持,精神力、亦或是真气大幅提升

    原本受年龄与资质所限,一直只是银印青绶的陆康,官印瞬间蜕变为金印紫绶,因为年迈而不佳的脸色,都隐隐红润了几分

    第七个点到孙策时,其背后浮现出霸王遗甲的虚影,金芒大作、盏茶乃散

    吕布和赵云已经感觉到,孙策彻底摆脱或者说是消化了霸王遗甲的影响,真正站到了超脱之境。

    不过对此吕布只是撇了撇嘴,赵云则是不动声色恩,从两者的角度来看,孙策虽然资质不凡,本身也可道骁勇,但是这超脱的有些“以力证道”的意思。

    刚刚突破金玉时,便借助霸王遗甲到半步超脱,之后又在立国封赏下强行突破,终究差了些意思

    尤其是白图念到十几人以后时,场面便越发热闹起来。

    前面的一众文武,大多早就已经金玉兵符、金印紫绶,能借此超脱的只有孙策一人,故而没什么异象,不过念到后面一些原本是鎏金巅峰、银印青绶的文武,便开始不断有人突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