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山野闲云

第225章 成为天炎部落的传说

    ,

    对天炎部落之人来说,云不留这个人,他们并不陌生。

    即便认不出他来,也肯定听过他的名字,肯定能够认出他肩膀上的那只小兽小毛球。

    那只会放电的小兽,当初在天炎部落的时候,那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存在。爱是因为这小家伙确实很招人喜欢,浑身毛绒绒的,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去撸一把。

    但结果那些忍不住去撸它一把的,都被电得口吐白沫倒地,无一例外,除了它的主人云不留之外。

    当初还有人拿这个事情打赌,打赌谁去摸它不会被电。

    最终的结果是,别说男人,就是女人敢去撸,它也毫不留情。

    而云不留的大名,在这天炎部落里,那绝对算得上家喻户晓了。

    即便没有近距离见过他这个人,也肯定有远远看过,而且名字也绝对听过。因为他的到来,改善了他们部落的许多生活习惯。

    比如接生新生儿的时候,一定要把所有器具用开水煮一遍,这叫卫生问题。然后部落里婴儿的死亡率很快就降低了不少。

    比如早上起来,一定要保持牙齿口腔清洁,这也是卫生问题,还说能保护牙齿,保证牙齿的生命,不会还没老就掉牙,同时还能保证口腔清新,不会臭气熏天,让人不敢接近。

    知道这个后,部落里的少年少女们,刷的最是勤快。

    还有他想到了办法让谷子脱壳,想到办法让谷子和大豆增产。

    他让部落里的人学会了煮盐,学会了烧陶。

    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影响着他们这个部落的生活。

    虽然他已经离开这里近两年,但这两年时间,他们的部落里,却一直流传着关于他的传说。

    据不确定传闻,首领家的那几个女儿还不嫁人,就是没法忘记他。

    “是先生,是云先生,快开门,我去通知首领和大巫。”

    上面有人认出了云不留,叫了起来。

    没多久,部落大门便嘎嘎嘎缓缓开启,从里面跑出几个人。

    “云先生,快请进,快请进……”

    他们跑来拎起云不留身边用兽皮包裹的金骨,甚至还有想去解大风背上的竹箱,但被大风一闪身躲开了。

    云不留笑着从大风背上解下竹箱,扔给其中一人,道:“大家都还好吧!大巫和首领呢?炎角和炎岩他们最近怎么样?”

    “他们都很好,炎角去年成亲了,今年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先生,去我家吧!我家离首领家最近。”

    “你家人那么多,怎么住得下?先生,去我家,我家就仨人,我和我婆娘,还有我老娘……”

    几个年轻人争相邀请云不留去他们家做客。

    云不留摆了摆手,笑道:“都别争了,我得去大巫那里,快带我去见大巫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商量。”

    云不留这么一说,大家才停止相互拆台,然后领着云不留,浩浩荡荡地朝寨城中心走去。

    “先生,你找到家乡了吧!你们家乡在哪里啊?”

    路上,又有少年忍不住好奇,问起云不留。

    云不留微笑道:“还没有找到,不过我也成亲了,暂时就不打算去找了,安安稳稳过几年再说。”

    “咦?先生也成亲了吗?那怎么不把嫂夫人带来,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要是有什么危险,那可怎么办?”

    云不留闻言,唇角轻轻抽搐了下,而后微笑道:“不用担心,她很厉害的,比我可厉害多了!”

    正聊着,大巫炎元和首领炎阳带着一大批人迎了上来。

    在他们身后,除了几位巫外,还有炎角和炎岩他们几兄弟,更有他们那几个长得极其威武的姐姐妹妹。

    “大巫,首领,好久不见,你们还好吗?”

    云不留远远就朝他们挥手打招呼,笑容极为爽朗,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心事的样子,他把自己的心思隐藏得很好。

    “先生可是找到故乡了?”大巫哈哈大笑,挤得满脸褶子。

    众人纷纷和他打招呼,炎角抱着个小子,咧着嘴,龇着牙,有些不自然地笑道:“先生这次前来,可是来向我父亲提亲的?”

    他边说还边朝几位‘娇羞’中的姐姐妹妹瞄一眼,很显然,他是被逼的,所以才会当众提出这个问题来。

    这就让云不留有些不好招架了,拒绝就是扫人面子,不拒绝,难道还要接受?要是愿意接受,当初他就不会一个人回去了。

    云不留轻咳了下,微笑道:“这次来,是有要事要和大巫和首领商量一下。另外,我还没有找到故乡,但已经成亲了。在路上遇到了一位极为厉害的姑娘,我们组了个家庭,在那座大雪山旁边安了家。”

    云不留说着,看向大巫,没有去看炎角的那些姐姐妹妹。

    而炎角的那些姐姐妹妹们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神情其实也没有太过黯然,毕竟在这原始时代,三妻四妾真不算什么。

    他们的父亲炎阳,妻妾成群,儿女都五六十个了。

    不管是在哪个时代,越是强大的男人,所占有的女人资源就越多。

    只不过,在这个时代,没有人会去指责这样道不道德,也没有人会觉得这样对女人是不是不公平,人家女人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

    而大巫炎元,则是有些意外地看了眼云不留,然后邀请云不留去他家,首领元阳也跟在他们身边,后面还跟着一大波人。

    “先生也没有穿过那片大草原吗?”大巫问他。

    云不留摇了摇头,道:“没有。”

    大巫微笑道:“要是早知道先生在那里停留下来,我们早就派人过去请先生来做客了。虽然这里和先生那里相距几千里之遥,但对炎凰来说,跑个来回还不需要一天时间。”

    云不留微笑道:“正是因为知道你们部落的炎凰很厉害,所以这次我才前来寻找你们帮忙的。”

    一边的炎阳拍着胸口道:“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请尽管开口便是,除非实在没办法,否则我们可没有拒绝的道理。”

    炎元也微笑道:“首领的意思,就是老头子的想法。”

    云不留点了点头,但没有当场说出来言,炎元和炎阳都明白,云不留说的事,不宜当众说出来,于是他们加快了步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