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

第125章 等待

    一年后,辰风上市了,市值翻了上百倍。

    夏亦辰很忙,他变成了工作狂,他开始用工作来填补内心的空虚。

    苏晓晓走了,他的情感世界一片荒芜。

    只剩下痛苦和绝望。

    他唯一的寄托就是辰风,辰风是苏晓晓付出一切为他保住的。

    他不能辜负她,她走后,他想明白了很多事。

    他开始了解苏晓晓,以前他爱她,却并不了解她。

    所以他失去了她,现在,他有了足够多的时间回忆她。

    回忆她和他一起的点滴,其实她要的,只不过就是他无条件的信任。

    吴韬和娜娜很幸福,从澳洲回来后,他们自己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六个月后,娜娜生下了吴韬的儿子。

    生米煮成熟饭的他们,终于让老吴夫妻低了头。

    认回了儿子,媳妇和孙子。

    吴韬运气不错,投了夏亦辰的公司,心安理得地做着股东。

    享受着股票市值翻了上百倍的喜悦。

    他们的儿子认了夏亦辰做干爹,和夏亦辰一起,等着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回来的干妈。

    ***************

    两年后,夏亦辰的生活一切如旧。

    辰风已经成为医药行业的笼头,他似乎更忙了,可除了工作。

    他的感情依旧空白,他和苏晓晓在复华附近的房子被他买下来了。

    他住了进去,房子每天有阿姨打扫,维持着苏晓晓离开时的状态。

    夏亦辰每天检视着房子里的所有物品,他一直在找一样东西。

    可惜,他始终没有找到,相反,他找到了很多苏晓晓留给他的东西。

    最令他无语的是,苏晓晓留下了那张曾经要给他生活费的银行卡。

    这张银行卡成了夏亦辰的宝贝。

    他带在身边形影不离,苏晓晓留给他的所有东西,似乎都静止在她离开的时间。

    唯有这张卡,夏亦辰发现了一个秘密。

    他和苏晓晓唯一还有的联系。

    康雪和夏俊豪开始担心夏亦辰的状态,他虽然看起来一切正常。

    可他们知道,苏晓晓带走了夏亦辰所有的情绪和欢乐。

    他的工作和生活一切都按部就班,但他没有了情绪,也没有了欢乐。

    他像一个木偶般做着固定的工作,却没有了热情。

    夏俊豪后悔万分,如果可以,他宁愿康文成拿走辰风的一千万。

    如果可以,他绝不会找苏晓晓谈话。

    他会告诉夏亦辰发生的一切,让他回来,为苏晓晓遮风挡雨。

    如果可以,他会听夏俊风的话,夏俊风说过,夏亦辰唯一想要的是苏晓晓。

    他老了,开始明白生活的真谛。

    夏亦辰得到了辰风,拯救了夏氏,可代价是失去了苏晓晓。

    失去苏晓晓的同时,他也失去了这个儿子。

    他知道,除了苏晓晓,夏亦辰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他和康雪找夏亦辰谈过,夏亦辰平静地告诉他们。

    这辈子,除了苏晓晓,他不会娶任何人。

    他说出这句话时,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情绪。

    那个时候,夏俊豪就后悔了,他亲手断送了夏亦辰的幸福。

    **************

    苏晓晓离开夏亦辰三年了。

    辰风的发展蒸蒸日上,夏亦辰引进了管理团队。

    自己退居董事会,除了大事,他会出席,辰风的日常他开始逐步退出。

    夏俊风的股份他没有接受,只是帮他代持,辰风因为上市,稀释了部分股权出去。

    他和夏俊风的加起来,占股比例为百分之五十一,辰风还是夏氏说了算。

    辰风收购了之前的夏氏,重组了夏氏的债务,出售了部分不良资产。

    夏氏成了辰风的子公司,负责辰风药业的销售和医院的业务。

    夏氏在夏亦辰的主导下,重新焕发了新生。

    辰风的总裁夏亦辰渐渐成了一个传说,优秀,帅气,多金,绝对的皇冠级别的钻石王老五。

    唯一的问题,就是既没有妻子,也没有情人。

    这是他唯一的怪癖,不止不接受任何女人,就连帮他介绍女朋友也成为了他的禁忌。

    他所有的助理都是男性,他的办公室也从不招收女秘书。

    就连能帮他汇报工作的人,也只限定为男性。

    他这个操作,让无数企图拿下他,一飞冲天的女人们伤透了心。

    私心以为这个帅气多金的青年才俊,难不成因为之前的情伤,性格大变。

    走了偏路,讨厌,厌恶女人?

    娜娜又生了一个女儿,三年抱俩,正好凑了个好字。

    老吴夫妻乐开了嘴,享受着含饴弄孙的乐趣。

    他们很庆幸当初的明智,接受了儿子真正喜欢的人。

    看看夏亦辰,他们相当知足。

    吴韬从小就不如夏亦辰,没他聪明,没他帅气,没他能干……

    可吴韬现在的生活却比他幸福,人生苦短,凡事不能太过强求。

    做父母的更是要明白这个道理,孩子的生活,总将属于他们自己。

    父母能做的就是尊重他们,顺其自然。

    这个道理,夏俊豪和康雪终于明白了。

    可惜,对他们来说,这有点晚了。

    那件事情发生后,知道真相的夏亦辰什么也没有说。

    也没有去责怪他们,可他用了折磨自己的方式,让夏俊豪夫妻更加悔恨。

    夏亦辰给他们买了别墅,没有以前豪华,很温馨,绿化很好。

    适合夏俊豪调养身体,他也会不时来看他们。

    而他自己,一直住在复华旁边的小区,苏晓晓走之前和他住过的那个两室一厅的房子里。

    夏俊豪和康雪之前住的,那个他和苏晓晓共同出资的三房,被他装修成了新房。

    每天派人打扫,等着苏晓晓回来。

    终于有一天,康雪受不了了,她受不了夏亦辰活在苏晓晓的记忆中。

    日复一日地在新房中忙碌,布置各种和苏晓晓有关的东西。

    她冲进夏亦辰的新房,歇斯底里地冲他大喊大叫,问他到底要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愧疚多久。

    她开始疯狂地砸房间中的各种东西。

    夏亦辰没有动,眼神有些凄凉,看着自己的母亲尽情地发泄。

    等康雪累了,他轻轻抱住她,叹了口气,说道“妈妈!

    对不起!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唯一的一件,就是我不能忘了苏晓晓,我做不到,你别逼我了!

    你砸掉的东西,我可以再买。

    苏晓晓已经住进我心里了,除非我死了,就像泽浩一样,我才可能放手。”

    康雪哭了,抱着夏亦辰哭的声嘶力竭。

    夏亦辰扶起她,看着她,拿下了自己一直系在脖子上的领结。

    康雪惊呆了,夏亦辰白皙的脖子上,纹着苏晓晓的名字。

    夏亦辰笑了笑,轻轻说道“妈!这辈子我都只能是苏晓晓一个人的。

    她生日时,我就答应过她,我只会娶她一个人。

    不管她会不会嫁给别人,这辈子,这个承诺我会守一生。

    所以,你不要再管我了,就让我等着她吧!”

    康雪擦擦眼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她做什么都徒劳了。

    她看了看夏亦辰,轻轻说道“对不起!亦辰,妈妈失控了。

    今天我答应你,我和你爸不会再过问你的事。

    只要你开心,想怎么样都行。”

    康雪走了,再也没有进过夏亦辰的新房。

    同样对夏亦辰怀着愧疚的人,还有吴韬。

    夏亦辰失去苏晓晓,和他也有些关系。

    夏亦辰为了帮他找回娜娜,去了澳洲。

    失去了苏晓晓,他得到了他的幸福。

    而夏亦辰失去了苏晓晓。

    吴韬知道,苏晓晓对夏亦辰而言是怎样的存在。

    从夏亦辰开始认识苏晓晓还是,他就陷进去了。

    不管是苏晓晓之前的感情泽浩,还是安娜,康嘉伟,夏俊风……

    都不能让夏亦辰放弃她,苏晓晓已经成为夏亦辰心中的日月光。

    没人可以取代,这样的感觉,吴韬也有。

    为了娜娜,他这样懦弱的人,都能干出那样的事。

    更何况是夏亦辰这样倔强的人,他有这个狠劲,为了苏晓晓,他真的可以等一辈子。

    吴韬心中不晓得骂了苏晓晓多少次,这个死妞。

    比娜娜还狠,在医院吵一架,骂两句而已,一点口风不漏,一拍屁股跑了。

    结果等她跑得没影了,再爆出所有的事。

    这个操作直接就废了夏亦辰,他知道,她这种搞法弄废夏亦辰分分钟的事。

    现在好了,她一跑跑了三年,消息全无,夏亦辰也废了三年。

    吴韬私下为夏亦辰抱了许多不平,可当着夏亦辰的面,他一句都不敢提。

    眼看夏亦辰越来越变态,就快为了苏晓晓变成神经病的节奏。

    吴韬也开始焦虑,三年了,他眼看夏亦辰越来越废。

    前两年还打了鸡血一样的勤奋工作,还算正常,可到了第三年。

    他把公司的管理交给团队后,每天做的事,就变成了等苏晓晓回来。

    吴韬到过他布置的新房一次,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货直接把苏晓晓之前和他的合影p成了婚纱照,满屋子挂着。

    这个房子布置得就像他和苏晓晓生活在一起一样,所有的摆设都是苏晓晓喜欢的。

    他每季都为苏晓晓买很多衣服,每年都换,从各种衣服,到各种鞋子,全是苏晓晓以前的尺寸。

    房间的花瓶中每天都插了玫瑰,他每天都会写卡片给苏晓晓。

    花会每天换,卡片写好后他会保存。

    三年下来,一千多张,上面全是他对苏晓晓的思念。

    看到吴韬过来,他乐滋滋地和吴韬说着等苏晓晓回来后,他的生活规划。

    还不停地问吴韬的意见,苏晓晓会不会喜欢他的安排?

    除了布置新房,他还有一个去处,就是曾经的方清华的酒吧!

    方清华毕业后工作了,这个酒吧现在被他买下来了。

    他会时不时去酒吧走走,每次去,都会调一杯加足了君度的红粉佳人。

    就像以前的苏晓晓一样,静静地坐一个晚上后,将酒倒掉。

    吴韬看到他做的这些事,一度怀疑他神经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三年了,他开始走向偏执,他坚持了三年。

    苏晓晓要是不出现,他还会一直坚持下去……

    吴韬不敢想象他后面会变成什么样子。

    吴韬受不了了,第三个年头。

    他私人出资,雇佣顶级私人侦探找寻苏晓晓的消息。

    苏晓晓再不回来,夏亦辰就会一直疯狂下去,他不能放任夏亦辰被她毁了。

    *************

    吴韬的小姨脑溢血进了医院,号称从美国请回的专家,做了台完美的开颅手术。

    恢复良好,吴韬这几天正好要办二女儿的满月宴。

    大清早,就去了医院看他小姨,顺便问问医生小姨的恢复情况,能不能出席女儿的满月酒。

    吴韬到了复华医院的单人病房,看到他的小姨神采奕奕,恢复良好。

    也相当高兴,他小姨脸上笑成一朵菊花。

    不停地和他诉说着这次的凶险,号称脑部出了相当多的血。

    要不是这个美国专家恰好回国,紧急为她做了手术。

    不止命保不住,说不定就算保住了也会留下后遗症,以后在轮椅上度过。

    吴韬一听大感兴趣,夏亦辰的父亲也是脑溢血,现在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这么好的医生资源,一定要留下来。

    现在他也老大不小了,上面一堆老人。

    万一有个什么,这种优质资源说不定就会派上用场。

    她小姨一听连连点头,告诉吴韬专家等一下会过来查房,看她的恢复情况。

    让他务必留下人家的联系方式。

    吴韬索性就留在了病房,陪着她小姨聊天,等着专家过来查房。

    早上八点三刻,吴韬看到洋洋洒洒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个身材姣好。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医生走了进来,看到这个女医生的时候。

    吴韬石化了,他脑子一片空白,口中发干,眼珠几乎鼓了出来。

    女医生看到他,似乎也愣了一下。

    吴韬还没有说话,就听他小姨热情地打着招呼“海伦医生,辛苦你了。

    又来看我了。”

    吴韬傻眼了,海伦?她什么时候改名了?

    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她?

    海伦医生把眼光从吴韬身上移了过去,温和地看着吴韬的小姨。

    笑笑说道“没关系!这是应该的,对了!

    您今天感觉怎么样?身体有什么不适吗?有没有哪里有麻痹的感觉?……”

    海伦还在问话,顺便敲击病人的四肢,看了看她的手术创口。

    顺便和一起来的实习医生,讲着脑溢血的术后观察和护理。

    从海伦进来,吴韬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就像做梦一样,眼睛都不眨盯着她,上下打量。

    他这个表情明显引起了他小姨的不适,她恼怒万分。

    自己这个外甥,年轻时就不靠谱,一天到晚花天酒地,勾三搭四。

    本来以为他现在结婚了,能收敛点了。

    谁知道看到人家长得漂亮,那个白痴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句话都不说。

    这也太丢人了,她恨恨地剜了他一眼。

    猛地推了他一把,语气中有些责备,说道“吴韬,你刚才不是说要好好谢谢人家海伦医生的吗?”

    ------题外话------

    苏晓晓走了,夏亦辰在痛苦中一直等待

    8.。.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