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叶

第94章 请告诉我真相

    结盟之事,最终自然是成了。

    只是冰媛的要求,着实月鸿有些意外。

    联姻!

    没错,就是联姻,而且还是冰媛主动要求的。

    算起来,这是月鸿第二个联姻了,皆是因为势力纷争而起。

    第一个,自然是文婧了,因为需要一个名正言顺,干预南疆事物的身份,月鸿希望文婧能够跟他联姻,当然,只是名义上的,而且等月鸿日后解决了南疆的内乱,便会换文婧自由,文婧答应了。

    然而月鸿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暗中被凝蓉给卖了,被卖的,还有文婧和完颜政。

    其实也不能说卖,只不过是凝蓉没告诉月鸿事情,而是告诉了文婧和完颜政,血缘的关系,阻断了他们之间的所有可能。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那就的问当事人了。

    这第二个联姻嘛,便是冰媛的了。

    月鸿寻思着,这是既抱得美人归,又得了嫁妆,貌似没理由拒绝。

    不是他不争气,实在是“情谊”太过沉重呐!

    从冰媛的住所离开,月鸿微微沉吟了一会,然后来到了离山长老所在石洞。

    因为担心其再出问题,便将四面封锁,派人严加看守,不过以离山长老的伤势,其实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作妖了。

    进入石洞,令月鸿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这里碰到了冷清雪。

    “冷清雪,你怎么在这里?”月鸿有些意外。

    “我来看望一下离山长老,你有什么事吗?”冷清雪淡淡地看了月鸿一眼,平静的神情和话语,丝毫没有在意他如今是御龙堡的堡主。

    她一向如此,少有事情能够让她情绪产生剧烈波动。

    “给他换一个晶魄,”手中凝聚出一根三寸左右,如冰晶细小的晶魄,月鸿走到了正重伤昏迷着的离山长老身旁,递送到对方耳旁。

    “晶魄?你不知道离山长老是完颜修的父亲吗?”冷清雪一把抓住月鸿拿着晶魄的手,看着月鸿,眼神微微有些难以理解。

    “正因为他是离山,所以必须得到这样的惩罚,”月鸿叹息了一声,说道,“不仅如此,我还要废了他的武功。”

    “惩罚?废功?你疯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冷清雪声音骤然加大了几度。

    月鸿望着因此而情绪激动的冷清雪,心里微微感慨,或许,也只有完颜修,才能让这个冰美人这么激动了。

    “我没疯,只能有些你不知道,四弟不知道,但有些人知道,所以,离山必须为了曾经的过错而承担其责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不知道,你这样做,完颜修会怎么想?”

    “所以我不会让四弟知道,包括你,也不能说,”月鸿摇头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月鸿回头静静望着她,那冰封的容颜之上,神情变得愈发冰冷了,冷清雪好不回避地对视上月鸿的眼睛,从那深邃之中,她忽然发现了好多自己无法理解,又或者不明白的东西,有一些,甚至令她有些闪躲,仿佛戳中了她内心的软弱之处。

    “如果我不知道,那你请你告诉我,”冷清雪倔强地道,御龙堡少有人知道,御姐外表和气质下的她,其实是一个一笑软弱和倔强的女孩。

    月鸿目光沉静地望着他,如此对视了半响,终于开口:“你真的想知道?”

    “那可能会有感到痛苦,从此,你再也回不到过去。”

    如果冷清雪真的知道了她的身世,那么很可能,真的就回不去了。

    其实月鸿想了许久,终究觉得,应该把真相告诉冷清雪,不然就太不公平了,知道了真相,她也许会失去一些东西,但那也会让她放下以往心中的包袱和压力。

    不过究竟如何,月鸿打算把选择权交给她。

    “回不到过去,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很可能是和某人的关系,也可能是其他。”月鸿轻声说道,旋即闭口不言。

    提示,只能到这里了。

    冷清雪忽然沉默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很莫名其妙的情绪,却这么突然拨乱的她的心弦,虽然不知道他想说的究竟是什么,但冷清雪隐约觉得,或许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且与她跟完颜修有关。

    冷清雪犹豫了,究竟要不要知道,他所说的那些事情,可能尘封在过去的东西。

    需要知道吗?有必要知道吗?

    如果不知道,那么结果又会变成怎样呢?

    “请告诉我……”

    冷清雪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心中忽然有些彷徨,又有些迷茫,但她最终,还是做出了选择。

    未知的道路突然出现在眼前,可能与自己,有着这样那样,密不可分的关联,没有人会不好奇。

    尽管,那条路的尽头,可能是深渊……

    月鸿叹息了一声,然后嘴唇微动,告诉了她,那些她应该知道的真相。

    十几分钟后,冷清雪失神落魄地走了,去找冰媛。

    她失散多年的姐姐……

    月鸿伫立沉默着,冷清雪终究还是选择了知道,那么以后她和四弟,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当年,离山见扎特部隐隐有崛起的趋势,担心其威胁自己所在冽日族的地位,便率全族将扎特部给灭了。

    而冷清雪和冰媛,正是扎特部之人。

    冰媛是姐姐,冷清雪是妹妹。

    因为冽日族的追杀,两个人失散了,冷清雪到御龙堡找到了完颜藏,从此留在御龙堡,陪伴在完颜修身边,冰媛则碰到了不灭天,也活了下来。

    “斩草务必除根,哪怕这其中有你的亲人……”月鸿望着离山,低声喃喃了一声,旋即化作冷笑。

    这句话,正是离山当年灭掉扎特部时说的。

    完颜修的母亲,正是扎特部族长的女儿,灵月。

    无锋之所以会加入御龙堡,起初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完颜修,因为无锋曾经便是灵月的童仆。

    也就是说,无锋也是扎特部余存下来的族人之一。

    算了算,扎特部现存的族人只剩四个了,冰媛,冷清雪,完颜修,无锋。

    而离山,可以说是扎特部心存族人的生死仇敌。

    那可是灭族之仇,不死不休!

    趁着与冰媛结盟的时候,月鸿便跟她谈到了此事。

    事实上,冰媛第一次见面时,就认出了冷清雪,只是没有立刻认她罢了。

    月鸿便跟冰媛说,她们可以相认,但究竟要不要知道当年的真相,由冷清雪终究决定,月鸿太清楚她跟完颜修的关系了,简直跟亲姐弟一样。

    纵使灭族之举是离山做的,但完颜修毕竟是离山的侵蚀儿子,有些东西,是割不断的,冷清雪心中也必然会留下疙瘩。

    但对与错,从来不是由旁人说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