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盛世贵女之王牌相师

第197章 秦烟的怒火

    凉岫搜遍了整个宋氏公馆,都没有发现宋棠的身影。

    她看着死活不开口的凉一,想要割了他的舌头。

    章长老阻止了她,“凉岫,他是八和派的长老,我已经废了他的修为,你割了他的舌头,他会疼死。”

    凉一要是死了,他的长命灯肯定会灭。

    虽然地珑阁不惧八和派,但是现在地珑阁祭坛缺少生机,这个时候出了乱子,很容易给人钻空子。

    凉岫向来听章长老的话,她没再搭理凉一的死活。

    “金气罩没破,宋棠肯定就在宋氏公馆里,不知道他被藏在了哪个地方。”

    年长老“不如用蓍草吧。”

    凉岫用眼神询问章长老的意见。

    章长老点头,“如果宋棠真如你所说的那么厉害,那么为他用一根蓍草,很值得。”

    大衍筮法又称蓍草揲蓍法,属于最高层次的预测术,远古时期筮者利用蓍草来占卜,传说用黄帝陵或孔陵附近的蓍草占卜,会特别灵验。

    凉岫点燃了蓍草,烟雾腾在空中,为她指引宋棠所在的方向。

    古时筮者占卜时需要用五十根蓍草,但是现在蓍草稀缺,有些蓍草已经没有了灵性,已经不能用来占卜问卦。

    地珑阁所有的蓍草都有数目,有专人看管,她手中也只有十根蓍草,一般她不会轻易动用蓍草。

    凉岫根据蓍草的提示,来到了一面墙前,烟雾飘进了墙里。

    “原来是障眼法。”

    凉岫挥出三道蓝色灵符,‘墙’眨眼消失不见了,地面上多出了一个人。

    “宋棠!”

    她眼中露出笑容,跪坐在地上描摹着他俊美的容颜,“我会带你回地珑阁,年长老会帮你洗去以前的记忆,以后你就是地珑阁的人。”

    “哦,”一道冷漠的女声在凉岫身后响起,“抢人都抢到家里了,你这么不要脸,你爸妈知道吗?”

    凉岫脸色一僵,她居然没有察觉背后有人!

    秦烟不等她反应,啪啪两巴掌甩在她脸上。

    凉岫迅速退后了几步,施法防御,秦烟冷笑,她右手燃烧着浑厚强悍的元气,直接掐住凉岫的脖子。

    凉岫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论速度她比不过秦烟,论实力也差一筹。

    屋内的打斗声很快引来了章长老和年长老。

    秦烟眼神泛着冷漠的金光,她直接拿出一把短剑,穿过凉岫的脖子,直接把她钉在墙上。

    匕首上刻了咒语,凉岫挣脱不开,只能活生生受罪。

    她已经对凉岫很仁慈了,修士只要元气还在,就算心脏被挖了都有活命的机会。

    “你们在宋氏公馆撒野,十分猖狂吗。”秦烟双手负在身后,金眸闪烁,身上的气息纯厚磅礴,就算面对两名化神修士,她的气势依旧强悍。

    章长老和年长老知道眼前这个少女修士不好惹,二话不说祭出法器,阵阵灵气犹如水波荡开,法力浩瀚无边,轻轻一挥就能镇压一切!

    秦烟瞳孔森然,她大喝一声,徒手握住了攻击而来的两把法器。

    “你们都该死!”肃穆的声音似九幽之地传出的绞杀令,令所有神佛都不得违背!

    章长老和年长老大惊,这个少女明明只有元婴初期实力,她怎么会这么强?!

    秦烟吸收了法器上的灵气,然后当废铁一样把它们扔出了窗外。

    年长老“你竟敢废了我们的法器,今日不杀你,来日必成为我地珑阁的心头大患!”

    “杀我?”秦烟笑了两声,墨发飞扬,眉宇高洁似神,眼中却散发着比魔还要浓的杀气。

    漫天灵符从她身后涌出,天空中更是有十道大符飘在宋氏公馆上方!

    秦烟嘴角弯起,白皙的脸庞露出恶魔般的邪笑,“这些灵符全都是我的宝贝,就让它们陪你们玩玩吧。”

    年长老不屑一笑,章长老眼神谨慎道,“这些灵符有些不对劲!它们好像真的有灵性!”

    秦烟带着宋棠离开了这间屋子。

    她把雪獒和黑獒抱进了客厅,双手覆盖在它们身上,为它们疗伤。

    “嗷呜——”

    “我回来了,放心,没事了。”

    秦烟从口袋里掏出凤凰,“你身上灵气浓郁,离它们近点。”

    “叽叽!”我要吃灵符!我要吃灵符!

    秦烟“有两只肥羊送上门,他们手里应该有不少好东西,你急什么。”

    “叽叽!”我要分一半!

    秦烟“现在是分赃的时候吗?安静点,不然让你吃空气。”

    “啊——”

    “我可是化神修士,啊啊啊啊——”

    秦烟瞧了眼那扇紧闭的房门,眼神冰冷至极。

    经由符火炼制出来的灵符,一张就威力无比,更别提满屋子都是灵符。

    化神修士又如何,就算他们逃了出来,外面还有十道大符等着他们!

    既然敢闯进来,那就别想全须全尾的走出去!

    秦烟起身,看了看沙发上凉一的情况。

    他的修为居然全部都被废了。

    这有点棘手。

    除非有紫灵竹,不然很难让他恢复修为。

    她取出一道灵符,把它叠成千纸鹤的模样,“去,把紫灵竹引来。”

    千纸鹤化成一道金光飞了出去。

    秦烟又去院中找到了七窍流血的墨坤,还有倒在宋氏公馆各个角落的暗卫,他们的情况不比墨坤好多少。

    她调动元气,双手在虚空画下一道道银色灵符,它们飞向各个角落,没入他们的体内。

    虽然不能完全让他们好转,起码能保住他们的命。

    做完这一切,秦烟回到了宋棠身边,她跪坐在地上,背后出了一层汗,她是真的怕自己赶不到。

    如果保卫宋氏公馆的人都是修士,情况是不是不会像现在这么糟糕?

    以前她独来独往,再多的人都奈何不了她,但是现在她有了牵挂,有了朋友,她不可能时时刻刻守护在他们身边,日后是不是要让墨坤他们修炼呢…

    秦烟眼皮不住的往下垂,神识里那簇过度使用的符火已经只剩绿豆大小了,精神力也透支的厉害,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身体缓缓倒了下去,少女的小脸砸在宋棠的肩膀上。

    “啊啊啊啊啊——”两个化神修士眼神疯狂,他们快被灵符折磨疯了,要不是有阁主赐的秘宝保命,今天就要损落在这里了。

    年长老眼睛猩红的来到客厅,他看到倒在地上的秦烟,抬起大掌要拍碎她的天灵盖。

    一双凤眸突然睁开了。

    8.。.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