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七之弃女风华

第四百六十八章 事不过三

    第四百六十九章 灵魂造型师

    两孩子都要抢着和妈妈睡,最后不得已只好划拳决定胜负,妹妹运气不佳输了,愿赌服输将妈妈让给哥哥,自己睡在爸爸身边了。

    第二天是周六,也是江楚科的生日,一家人都不用上班上学,全都睡到了自然醒。

    安安睁开双眼就记起了今日的大事,从被窝里爬起来就找爸爸借手机,“爸爸,借您的电话用一下,我给二伯打电话。”

    “给你。”江楚恒翻身坐起来,将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给他。

    李海棠比他们稍起得早点,已经洗漱完换好衣服了,见他们父子俩都醒了,小丫头还窝在被窝里赖床,轻柔的点了点她的小脸蛋:“小芮同学,今早上想吃点什么呀?”

    “牛奶”朵朵嘟着小嘴巴说着,抓了把乱蓬蓬的头发,好似在认真的想,过了好几秒才继续道:“南瓜饼,三明治,鸡蛋。”

    “点这么多,看来胃口还不错。行,妈妈现在去给你们做,你快点起床哦,让爸爸给你穿衣服。”李海棠见儿子在和二哥通电话,也就不征求他的意见了。

    “江梓芮,快起来,先给你穿衣服。”江楚恒拿起放在一旁衣架上的绿色毛衣和裤子过来,一把将起床气有点重的女儿从被窝里拉出来,“哥哥在给二伯打电话,你先把衣服穿好,等下接着跟二伯道声生日快乐。”

    “我要给二伯送个生日礼物。”朵朵突然抬起头来。

    “可以,你准备好了吗?”江楚恒利索给她套上毛衣,整理好后才给她穿裤子。

    江梓芮小朋友迷糊的摇着头:“没有,我再想想。”

    “妹妹,我说完了,轮到你了。”江梓琰爬过来,将手机塞到妹妹手中,让她和二伯通话,自己则主动站好让爸爸帮着穿衣服。

    等他们父子三人下楼时,李海棠还在厨房里忙着早餐,还只准备了一半,儿子笑嘻嘻的奔了过来,“妈妈,您快看妹妹的新发型,跟冲天炮一样,爸爸给她扎的。”

    李海棠回头,见女儿头顶上顶着一根竖得笔直的辫子,发尾还留了一小撮头发像鱼尾巴似的晃,噗呲一声笑了:“哈哈,这头发怎么扎成了这样?怎么弄的?”

    “爸爸弄了发胶给她固定成型的。”江梓琰站在一旁当解说,笑得可开心了,“好像个冲天炮,好有趣。”

    江梓芮刚刚在镜子前看了好一会儿,她自己觉得这个发型太美了,踩着小碎步走了过来,好似怕弄散了她的漂亮发型似的,还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头顶的辫子:“妈妈,好看吗?”

    “好看。小芮这发型真的太好看了,今日出去肯定回头率特高。”李海棠憋着笑,还拾掇儿子:“小琰,去拿相机,让爸爸给小芮拍个照留作纪念。”

    “好。”安安也觉得有趣,开心的跑去房间里拿相机了。

    江楚恒配合着给女儿拍了好多张照片,等她回房去找生日礼物后,一脸憋笑的来到厨房讨奖励:“老婆,我手艺怎么样?”

    “灵魂造型师!”李海棠笑着评价了五个字。

    这是赤裸裸的贬低呀,江楚恒眼带浓浓笑意:“我觉得很不错啊,很适合我们家朵朵。”

    “她很满意,很捧你的场。”

    “老婆,要不要我给你也弄个新发型?”江楚恒在后面环绕着她的腰,低头埋在她的大波浪卷发里,故意往她脖子上吐气逗弄着。

    李海棠果断拒绝:“不要。若弄个这样的发型,估计要被人笑上一年了。”

    “呵呵,换一个,不弄朵朵的那样。”

    “你那手艺还是打住吧,我才不要当小白鼠被你做实验呢。”李海棠坚决拒绝,她这些年一直是长卷发,平时都是自己打理,优雅知性又不失温婉,她很喜欢自己的发型。

    江楚恒是故意逗她玩的,替她细细捋了捋背后的长卷发,见锅里的南瓜饼煎得差不多了,他主动前去帮忙泡牛奶了。

    一家人吃过早饭后,等朵朵抱着个大猴子玩偶出来后,直接开车前往家属大院。

    因提前通知了大家今日会杀猪,江家其他人都来得挺早,此时都在客厅里帮着准备中午的生日宴。他们一家四口过来后,大家看到朵朵的发型,全体哄堂大笑。

    “哈哈,朵朵,你那头发是谁给你扎的?”一向温柔细语的高雅雯今日都笑得特别大声。

    还没等她回答,一旁帮着刨姜的高轩打趣道:“这一看就是你小舅舅的手艺,整得跟他们单位的发射炮似的。”

    “哈哈哈哈”他那形容实在是太贴切了,其他人再度笑了起来。

    安安再度看了看妹妹的发型,突然间觉得大姑父形容得很对,一本正经道:“我早上觉得像冲天炮,现在也认为像发射炮。”

    朵朵见大家都在笑,以为他们都觉得这发型好看,小心的摸着头顶,还兴奋的给爸爸加分:“爸爸给我扎的,用了妈妈的发胶固定,我觉得特别好看,跟别人的发型都不一样。”

    “是,是,还挺不错的。”楚红梅一向宠孙女,自然要捧场的,不过转身就丢眼刀子给儿子,嫌弃意味明显得很。

    江楚恒直接忽略老妈的眼神,笑呵呵的接受大家的打趣。

    “朵朵,你抱个大猴子来做什么呀?”系着围裙在择菜的夏雨萍笑着问。

    “二伯母,这是送给二伯的生日礼物,爸爸告诉我二伯是属猴的,我就挑了个大猴子送给他。”朵朵自己都没这只大猴子高,将猴子夹着送去了坐在沙发上的江楚科,“二伯,江梓芮祝您生日快乐,身体健康,这是我送您的礼物。”

    “谢谢我家宝贝朵朵。”江楚科一手接过礼物,一手将侄女抱了起来,看到她那独特的发型,也忍不住想笑,笑着打趣:“你爸是故意在我们面前炫耀他有个女儿可以随意折腾。”

    “二伯,您在说什么呀?”朵朵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她再聪慧也是个不到五岁的孩子,这些话还听不懂。

    “二伯的意思是你爸爸很宝贝你,给你弄了这么新颖有趣的发型,他真的费心了。”江楚科笑容依旧的给她解释。

    一听是这意思,江梓芮咧着嘴笑了,又举着手轻轻的摸头发,生怕把这个发型给弄乱了。

    “哈哈,笑死我了。”憋不住的江梓童捂着肚子笑,怕朵朵揪着他问,干脆的躲到后面厨房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