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当娱神

第71章 当灾难降临

    穿越的第二天,大家继续走在如画般的风景之中。

    这天比第一天更累更苦,但没人后悔参加这次穿越。

    到了第四天上午,当大家走到一处谷地时,孙美意又带头唱起了林鸣的《曾经的你》。

    大家都看出,她特别喜欢这首歌。

    歌一唱完,一个男生就大喊着:“我要四海为家,勇往直前。啊……”

    “小弟弟,你别叫了,像杀猪似的,难听死了。”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我这一喊,好像地动山摇了。我牛逼吧!哈哈哈哈……”

    “卧槽!地面好像真的在动!”

    “地震!真的是地震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天灾,大家如惊弓之鸟,四散乱跑。

    场面很混乱。

    “去那边!去那边!”林鸣临危不惧,指着一个方向大声叫喊着。

    “山脚凹进去的地方,好像有个洞。去那躲一躲,快快快!”他继续大声引导着队友。

    在两边都是悬崖峭壁的狭窄山谷里,地震很容易会引发山体滑坡、高空落石,高处掉下来的一块小石头,可能就会要了一个人的命。

    更可怕的是,谁也不知道哪里危险哪里安全。如果四处乱跑,一不小心就会玩蛋。

    这时候,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找一个可以避开高处落物的地方躲着。

    领队吴军快速观察四周的地形,知道林鸣的选择是正确的。他第一个冲向林鸣指着的山凹处。

    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的队友们,在林鸣的指引下,也快速向那个位置跑去。

    慌乱之中,孙美意扭到了脚,摔倒在地上。

    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从山上滚落,掉在她身旁,吓得她花颜失色。落石砸出的碎石、泥土溅到他的脸上,吓得她惨声呼救。

    林鸣看到落石多了起来,下意识的就往山脚下的凹处跑去,却听到侧后方传来呼救声。

    他猛的转头一看,只见孙美意倒在了地上。一个男队友从她身边跑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停下来。

    林鸣立即把背包和吉他扔到地上,飞奔过去,快速解开孙美意的背包,抱起她玩命的向山凹处跑去。

    他险之又险的避开一块落石,继续往前飞奔。

    已经跑到山凹小洞里的许妍,看到林鸣差点被石头砸中,焦急得大声叫道:“林哥,小心!”

    林鸣欧神附身,把速度提高到极限,终于安全跑到山凹的洞里。

    在高原上抱着一个超过一百斤的人来了一段极速奔跑,就算林鸣的身体素质很好,这时也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小心的把孙美意放到地上,站起身,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地震还在继续,洞外的落石越来越多。

    突然“轰”的一声,一块大石掉落在洞口一侧,把大家吓了一大跳。

    众人所呆的小洞上方,泥沙、碎石被震得不断掉落下来,弄得大家灰头土脸。

    所有人都顾不了这点泥沙,他们看到洞壁上出现了裂缝,很担心这个洞会塌下来,把他们活埋。

    靠着洞壁坐在地上的孙美意,痛苦的呻1吟着,“呜呜”的哭起来。

    在这紧张关头,大家一时也顾不上她。

    吴军焦急的说:“怎么办?我们是出去还是继续呆在这里?”

    一个男生道:“这洞很可能快要塌了,呆在这里只怕会被活埋。我想出去。”

    一女生也说:“我也不想呆在这里,我想出去。”

    又有人说:“你们看这缝越来越大了,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出到外面不一定有事,洞塌了我们肯定完蛋。”

    顺过气来的林鸣说话了:“外面同样很危险,无处可躲,一块石头就能要了一个人的命。而且我们还有一个不能走路的伤员要照顾,走不快。这裂缝看着是可怕,但洞的结构还完整,一时半会不会塌。我不建议现在出去。”

    吴军:“可是这裂缝越来越大了啊!”

    眼前能看得见的危险,比外面未知的危险更让他们感到恐怖。

    “对,要留在洞里还是要出去,自己选择,我选择出去。”

    “我跟你一起。”

    “还有我。”

    许妍:“我听林哥的。”

    冯志龙:“不走。”

    吴军:“行,那就更安天命吧,我们出去。”

    他们四个刚离开洞口,突然间山摇地动,无数的石头泥沙从山上冲到峡谷里。

    如果吴军他们再往前走十多米,此时就被活埋了。

    四人被吓得屁滚尿流,手足并用的爬回洞里。

    泥石流还在持续着。

    洞外就像炼狱一样,洞里又像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吓得所有人面色煞白,话都不敢说。

    就连刚才一直在哭的孙美意,此时都停止了哭泣,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许妍紧握着她的手,把她搂在怀里。

    泥石流“轰轰”的声音持续了一分多钟,总算停了。

    山没再摇,地不再动。

    地震似乎过去了。

    但是,没有一个人再提出去的事。刚才四人差点被活埋的一幕,还让大家后怕不已。

    这时候,队友们才有空去关注可怜的孙美意。

    握着她手的许妍,关切的问道:“美意,你哪里受伤了?”

    此时,孙美意最痛的地方是脚祼处,其次是手肘,最后才是脸上。

    她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却是:“我的脸!流血了!我是不是毁容了?”

    许妍急忙安慰她:“你放心,只是划了两道小口,没大事。”

    “真的?你没骗我?可是我摸到血了。”

    “小伤口,只是流了一点血。真没事。”

    没有了毁容的担忧后,她感觉到脚祼越来越痛,痛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的脚,好痛!呜呜呜……我扭到脚了,啊,好痛!呜呜呜……”

    身为领队的吴军,在刚才的危险情况下,不顾同伴的安危,第一个跑进了这个小山洞。

    他看到许妍倒在地上时,也没有胆量跑过去救她。

    而且,刚才他坚持要离开山洞,差点就和三个同伴一命呜呼。

    现在,他感到脸上火辣辣的。

    他觉得应该做点事,来掩饰自己的无能和羞愧。

    “我看看。”他走到孙美意身边蹲下,轻轻的脱掉她的鞋,看着肿起来的脚裸,“这种情况,只能冰敷,可这里没有冰……”

    他是学过一点急救技能,但面对筋骨受伤的情况,一筹莫展。

    林鸣也不懂治伤救人,他也没办法。

    “让我看看。”冯志龙挤过来说,“我爸是骨科医生,我学过,你放心。”

    一直都沉默寡语的他,难得的说了这么多话,目的是稳住孙美意的心态。

    他坐在地上,轻手轻脚的抬起孙美意的脚,架到他的大腿上。

    接着,他在孙美意脚上不同位置按按摸摸,问了她几个问题。

    一翻检查过后,冯志龙说:“没骨折,没错位,单纯的扭伤,不严重。”

    他叫人把他的背包拿过来,从里面掏出一个急救包,给孙美意的脚裸喷了两种药水,再用纱布包扎好。

    “记住暂时不能走路,二次伤害很麻烦。出去后,去医院拍个片子。”

    地震已经停了好一会,洞壁的裂缝更加触目惊心。

    雪上加霜的是,大家发现手机没有信号,心里更加慌了!

    林鸣说:“可能还会有余震,不知道这小山洞还能撑多久。我们现在出去,尽快走出峡谷。”

    刚才,林鸣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孙美意的命。他建议吴军他们不要出洞,拖了他们一点时间,让他们四人免受被活埋的下场,间接上又救了四个人的命。

    而且,大家发现,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林鸣都很镇定。这让大家对他很信任,马首是瞻。

    不管林鸣说什么,他们都下意识的照做。

    林鸣背上孙美意,和队友们走出了山洞。

    峡谷里,满目疮痍。

    地上到底可见的石头、泥土堆,不断提醒着众人,如果没有林鸣的临危不惧给他们指路,他们中很可能就有人把命留在这里了。

    “林兄弟,谢谢,如果不是你,我真不敢想像后果。”

    “林大哥,谢谢你,接下来怎么做,我全听你的。”

    除了吴军和冯志龙外,其他几个也齐声附和,表示一切听从林鸣的安排。

    趴在林鸣背上的孙美意,忍着痛,郑重的说:“林大哥,我欠你一条命,以后无论你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拒绝。”

    林鸣:“你确定?”

    孙美意:“确定!”

    林鸣:“以身相许怎么样?”

    他见小队的气氛太凝重,大家精神过于紧张。以这种状态去面对接下来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很容易出错。于是他就开玩笑调节一下气氛,让大家放松一点。

    孙美意想都不想的回答:“我愿意。”

    林鸣却不说话了。

    “哇,林大哥,这次你赚大了。”

    “兄弟,孙美意都同意了,你表个态啊。”

    “对啊,你怎么不说话了?”

    许妍明知道林鸣是在开玩笑,可是她的脸色还是垮了下来。

    “咳咳。”

    林鸣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说:“我在拉啥的时候发下誓言,一年内不近女色,这个……这次机会能不能存个定期,一年后算上利息,一次变两次?”

    大家哄笑起来。

    知道林鸣是在开玩笑,孙美意不说话了。

    许妍的脸上又挂上了笑容。

    吴军,这个名存实灭的领队,看到林鸣在这种形势之下,还有心情开玩笑,他是真的服了!

    现在,他对林鸣只有羡慕和一点挥之不去的嫉妒,没有恨。

    队伍的气氛总算轻松起来。

    冯志龙把林鸣和孙美意的背包、吉他都找了回来。他二话不说,直接把林鸣的背包背上,把自己的背包放到了胸前。

    一前一后挂着两个大背包,他站着都有点吃力,不过仍然一声不吭。

    吴军走到他身边,把孙美意的背包背在胸前。

    另一个男生也走上前,拿起了林鸣的吉他。

    许妍走到冯志龙身边,把绑在林鸣背包上的她的防潮垫、帐篷、睡袋,以及一套炊具解了下来,帮他减轻负担。

    林鸣:“应该没多远就能走出峡谷了。我们辛苦一点加快速度先出去,找个安全的地方,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大家都没有异议。

    走了大几百米后,林鸣他们听到前面有说话声。

    拐过一道弯后,他们看到了十多个人,有的站着,有的坐着,还有两个躺着。从那边传来的说话声中还夹杂着哭泣声。

    “有人过来了!”那群人中有人看到了林鸣一行人,兴奋的大叫起来。

    一个人小跑着走到林鸣他们前面,说:“你们来的方向能不能出峡谷?”

    林鸣听到那人的话,心里一沉,不过他表面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他现在是队里的支柱,他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其他人的心态,他绝对不会让自己表现出丝毫的消极情绪。

    “后面一公里能走,再后面就不知道了。哥们,前面什么情况?不能出去吗?”林鸣平静的问道。

    “恐怕不行……唉,我说不清楚,你们还是自己去看吧。”

    林鸣叫大家停下来休息,他叫上吴军一起到前面看情况。

    经过那队人旁边时,林鸣数了数,全队十二人,六人受伤。有两个还躺在地上,手上多处地方都缠着纱布。

    两个女生抱在一起哭着。

    整支队伍,充满了悲伤、绝望的气氛。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自称为这个队伍的领队,他对林鸣说:“兄弟,你们过来的方向,手机有信号吗?”

    “没有,可能是附近的信号塔坏了。”

    “我们有四个人无法走路。手机没信号,连向外面求救都不行。怎么办?怎么办?”

    林鸣没再说什么,和吴军继续往前面走去。

    走了三两分钟,他们看到前面一段狭窄的峡谷通道,被山上冲下来的泥石堵住了。

    林鸣抬起头看了看,目测这堵泥石屏障有三四十米高!

    如果是三四十米高的山崖,他可能会尝试爬上去,但这因为地震而形成的屏障,他绝对不会爬,谁也不知道,当他在爬的时候,屏障会不会突然坍塌。

    吴军皱着眉,说:“这路走不通,我们只能往回走。”

    林鸣:“先回去跟大家说明情况,我们再往峡谷入口方向探探路。”

    林鸣和吴军回到小队说了前路情况后,其他队员的情绪立即发生了变化。加上另一支队伍的负面情绪影响,林鸣小队的气氛也变得不太妙。

    “大家不要多想,我和吴军往回走看看路况再做打算。这段路比较宽,大家就在路中间休息,不要呆在山脚下……”

    交待好一切注意事项后,林鸣和吴军再次出发。另一支队伍里那个三十岁左右的领队欧阳健也加入进来。

    他们每人只带了工兵铲和一点饮用水,往回走的速度快了很多。

    经过了刚才避难的山洞时,吴军看了一眼,发现洞塌了。他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林鸣。现在,他心里对林鸣的感觉只有两个字——佩服!

    再往前走了一两公里,林鸣的脸色第一次变得沉重起来。

    进入峡谷的山道毁得已经看不到原来的样子。那个地方,就像峡谷两边的峭壁一样,和地面垂直成90度!

    至于高度……林鸣一点要爬上去的心思都没有。

    吴军慌了:“怎么办?前后都堵死了,两边都是悬崖峭壁,手机没信号。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死?”

    “完了,真的完了,这次真的完了……”欧阳健快要崩溃了。

    林鸣:“先回去,仔细观察峡谷两边,看有没有地方可以爬上去。”

    回队伍的途中,吴军和欧阳健越来越绝望。峡谷两边,根本就找不到能爬上去的地方。

    快要回到队伍聚集地的时候,他们两个停下来,不由自主的望向林鸣,见到林鸣仍然是那么的淡定。

    难道他有办法?

    两人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他们此时多么希望听到林鸣说:“没事,我有办法,我们肯定能安全出去。”()
Back to Top